微影资本唐肖明:未来三四年是做文娱创业与投资的黄金年代

创客猫 · 2019-06-04 11:23

创业者为王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第二十一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上,重庆产业引导基金董事长杨文利、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国信弘盛董事总经理陈晓海围绕“大放光彩的文化新业态”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投资家网、正商参阅创始人蒋东文担任专场主席。

1.jpg

在文化产业中,内容、平台、技术三方面的发展密不可分,在不同阶段也有不同的侧重点。杨文利认为,做文化产业投资,内容永远是王,内容是最核心的,没有IP产生,其他东西变来变去都是在炒。唐肖明表示,每个领域在每个发展阶段所需要的最主要要素不一样,没有一个要素能够支撑企业走得太长远,所以他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创业者为王”。

对于文化的发展前景,陈晓海提出了四个趋势,第一是IP竞争越来越激烈;第二是平台级公司开始往上游去渗透;第三是小众化的文化产业发展越来越好;第四是强监管。

以下为对话实录节选:(经创客猫编辑)

杨文利.jpg

重庆产业引导基金董事长杨文利

内容、平台、技术之间的关系

蒋东文:文化产业,尤其在内容领域,我们最早是内容为王,之后各个平台起来了,然后是平台为王,尤其在互联网行业,互联网的崛起都是跟技术的更新迭代是有关系的,我觉得还是各有各的观点,基于这点,大家认为这三个的重要性或者说你认为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做文化产业投资,内容永远为王

杨文利:刚才的题目是内容、平台和技术,我们做产业投资,因为不同的业态组成这么一个文化产业。我们需要有内容,需要有平台传播,需要有技术来支撑它,但不矛盾。

对我们做文化产业投资,我们觉得内容永远是王,内容是最核心的,没有IP产生,其他东西变来变去都是在炒。当然炒也可以炒出好味道,不管去年现象级的《战狼2》,包括《红海行动》,这些大的IP出来之后,它的传播虽然只是在一个传统的院线传播,但它一下子传播得很厉害。

应该说近十年以来我们整个院线这块的发展是极其快速的,十年前我们看一场电影的时候,到城中心、市中心去看,现在我们小区里面都是电影院。基础设施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文化产业要突破的话,现在技术也很关键。因为现在人的消费提高了,对体验感觉要求有提升,原来是有没有的问题,现在是好不好,精不精,或者独不独特的问题,特别是我们面对90后、00后的消费群体。

不管是内容还是院线、技术,我倒觉得现在新的消费人群的变化,特别是代际变更以后,消费理念真的不一样。60后、70后,包括一些80后,当时互联网兴起,大家习惯互联网的东西是免费的,第一代网民习惯网上的免费资源。现在90后、00后如果到网上消费一个东西,买一个会员或者买一个装备,不光是游戏类的,他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们做投资最终关心的是怎么变现,现金流要有一个回路、闭环,原来是靠广告,还有游戏,当然还有支付,所以支付宝才这么厉害。下一步内容变现不光是这些,00后、90后的消费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们整个投资行业面临新的模式、新的变化。

这三个东西,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我们都投,都看。我们是带着预期的5G时代到来了,前些年很热的AR、VR,我们的基金也一直保持紧密的沟通,今年以来我们投了AR、VR两三个项目,因为经过两三年的泡沫之后,我们认为剩下的这些才会真正实现人才、模式包括技术有突破,因为5G讲的是速度,讲的是算力、算法,但是你整个技术不突破,体验感上不去。文化的体验感,特别是网络社会,体验感是很重要的,AR、VR的技术突破我们还是很期待的。

文化产业的投资格外复杂,创业者为王

唐肖明我觉得文化产业的投资格外复杂一些。好的内容你去模仿它往往不成,同时也涉及到技术的应用,因为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技术发展也是未来人类的基本享受。

不能说文化产业就是虚的,我为文化产业正一下名,这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很多高精尖的技术,除了军用,在民用行业用的很多,对企业家的才干也要求很多,同时还强监管,对意识形态的把握是基本功,这个行业对创业者的要求格外复杂一些,对每个领域都要求挺高的。

第二个是文化产业我们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影视产业去年不行,但去年有两三家新的互联网影视公司在行业遭到很大打击的情况下,他们相反成长很快。因为包袱很轻,没有历史的税务、演员的包袱,所以他们走的很快。

文化产业按统计局的22个子行业,加上文化+消费,文化+体育,文化+教育的领域,每个子领域的发展阶段都截然不一样。每个领域在每个发展阶段所需要的最主要要素不一样,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领域里面,这三个要素的重要性完全不一样,而且没有一个要素能够支撑企业走得太长远,我们希望企业都有第一曲线、第二曲线,最后成为一家平台级的公司,确实要细分。

相反,我自己要提出一个观点,创业者为王,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这个领域的成长规律比其他行业可能更复杂一些,我亲身感受如此,至少对创业者的要求、成熟要高,你要懂渠道发行、要懂监管,还要懂技术等等。我们投资的时候经常偏向于有成熟企业管理经验或者是成熟的媒体从业经验、文化从业经验的偏成熟一点的创业者,这是第一个观察。

第二个观察,能把内容、技术、监管、市场、资本完美结合的团队极其稀缺,所以我们特别关注团队,我们的观点是从一个企业起步,从天使阶段到几百亿美金的估值,团队的学习成长能力始终占企业生命线的2/3以上,其他都是一路走过来要积累的资源。

所以我们特别强调团队,我们看到的过去成功的纯文化企业,比如罗辑思维开始讲故事、十点读书、开心麻花等等,举这些名字是因为他们很强悍的、善于学习的、综合的,善于吸纳新的创始人、合作伙伴的一个新很优秀的、全面的团队。刚好借此话题在文化投资领域提一个创业者为王。

陈晓海.jpg

国信弘盛董事总经理陈晓海

技术推动内容和平台的发展

陈晓海:蒋总一开始提的是平台为王,内容为王这两块,我个人的观点是两个都重要。

蒋东文:还有一个技术。

陈晓海:技术是推动这两方面的,因为有新的智能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所以这些平台成长起来了。而现在文化产业是将近十万亿的一个产业,去年是九万多亿。这么大一个行业,原来是一个传统产业,现在因为有新技术的应用,像BAT,特别是腾讯、百度,这些大平台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平台有比传统的平台里面包容性更强,包容性体现在哪里呢?

年轻人可以来创业,比如百度文学,我不知道大家有没看过唐七公子,这个项目所在的公司前年我差点投,她写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其实她就是一个90后的女孩子。她成长起来也是依托百度文学起来的,她自己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做的是内容,然后自己成了一个IP。

文化产业应该是最容易被互联网技术和智能技术颠覆的一个行业,因为它不是一个重资产行业。无论是影视还是新闻信息传播、媒体,都是内容型的,它是轻资产行业。只要你形成一个平台,你改变它原来销售的渠道,比如我们要发一本书,必须要通过出版社、发行商,现在有新的技术的应用,我有BAT这些大的平台,还有其他大的领域的平台。这些新平台的出现是可以推动创业的发展,因为这些新的平台掌握了大量的流量、大量的IP,它的消费群体直接就在上面。

我们看腾讯视频,背后是有很多创业者在上面的。我们去年差点投一个企业,他们做网络剧,生意非常好,他们没有大电影那种风险,因为我只要做出来东西质量高,团队原创能力强,平台都会把它买过去,现金流非常正常,是一个比较好的行业。

平台重要还是内容重要?发展到现在因为技术的驱动这两者都非常重要,平台发展起来后,无论是互联网平台还是其他平台,都可以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推动创新创业,这是我对这个题目的观点。

2.jpg

文化行业的前景

蒋东文:大家分享一下对文化行业的现状跟前景的看法,同时再给大家要来点干货,干货就是要求大家把最近或者今年大家看好的文化领域的方向,为什么要看好这个领域。

看好注文化+教育、文化+消费领域

唐肖明:在整个国民经济里面能找出像文化行业这样速度成长的领域已经不多了,所以从大的方向来说我们是坚定看好。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自动驾驶也好,解放出来的生产力能干嘛呢?也不能多穿一件衣服,只能多花一些娱乐时间,这是简单朴素的道理。

从产业前景我们极其看好,仔细看结构化的发展,有的行业肯定是不好,电视广告急剧下跌,出版业不行,户外广告我听说今年下半年机场和高速大牌也开始下滑,但是这个钱还是在增加。

增长到什么地方?我们要看增长的领域,比如我们去年投了一批移动互联网媒体,不仅广告好,轻轻松松赚钱,现金流好,知识付费也不错。大家还在争论知识付费是否已经触及天花板的时候,我们认为它整合了传统的教育,解构了传统的教育和出版,重新在互联网上进行内容售卖、知识售卖,仅仅是一个刚开始,所以这批公司的现金流、利润也很好。

到了今年一大批互联网媒体公司,按照我们所说的移动互联网媒体红利已经消失,流量越来越贵。今年互联网广告用户获取的成本,比如去年是40块钱,今年是60块钱,涨了30%、40%到50%,这个时候要内容为王,大家所喜欢的内容当然是正能量的内容,去低成本、零成本的吸引流量、吸引用户,用内容对消费者进行画像,引导用户进行消费,这个方向上的公司跑得很好。

唐肖明.jpg

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

总体来看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行业前景极好,技术再发展也都是为人类的休闲娱乐服务的,第二个就是看结构性的发展。

第三个,我们关注文化+教育,文化+消费的公司。今年有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叫如涵,这是属于网络流量变现的初级版本。我们今年投的一个公司很好在抖音、快手体系里面,面对几十万主播做SAAS服务,且帮他们做供应链,帮助几十万人进行流量变现。我们俗称GMV销售额增长很快,它是能够帮助社交媒体进一步通过流量和内容发挥影响力来对整个社会零售业进行改造的一个切面。

我们还有一家公司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里面集中了垂直领域的网红,然后来进行商品品牌的塑造和售卖。我们坚定的认为在服装、个人护理领域等等,有几个领域电商化率会越来越高,不会停留在30%,甚至会做到50%、60%。按照网络上产生的新品牌,通过网络媒体的内容进行营销,通过网络的网红节点进行传播、直接形成销售,甚至将来有一天不需要走到线下渠道。这是网络的社交媒体加内容营销,加流量运营,对零售业和品牌业产生巨大影响力的新成长点所在。

第二个是文化+教育,后面两三年我预测有十到二十家独角兽的互联网教育公司会上市。这些公司相当于出版业、教育行业、培训行业通过新的技术手段,通过新的内容的组织方式对人群技术聚合之后,去卖教育产品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在文化或者传媒+教育这个领域我们也极其看重,认为这是不管从经济效益还是从成长性还是从社会价值都是很值得关注的一个方向。

文化要跟智能化结合

杨文利: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传媒也好,广告营销也好,它跟传统的广告完全是两件事情。原来的广告行业讲的是创意,我有好的展位,好的大广告牌,好的人脉关系,现在的广告公司服务的客户基本全部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客户,全都在互联网上投广告,都是用它的技术、算法来支撑的。

当然我们也投一些网剧,比如《香蜜》我们也有参与,粉丝经济我们也参与,游戏手办类的我们也参与,当然这在中国属于萌芽的状态。政府扶持的产业我们都去关注。

今年的热点和今年关注的,伴随5G时代的大家可预期,我们今年对有硬实力的AR、VR公司也是比较看重的。我们的文化产业和新技术要结合,要跟智能化去结合。大数据和智能化,在我的脑海里,我认为这是两件事情。数据利用起来、算法利用起来,能够精准化,能给你的消费对象、你的服务客户精准的画像,比如今日头条,包括抖音。文化产业涵盖的面很宽,有文化的制造业,有硬科技、硬实力的制造公司,我们也很关注,因为这才能真正提升地方经济。

另外与智能化的结合对原有的传统文化产业的改造,或者把它进行一个转型升级。我们通过算法提升互联网生态,改变原来的整个广告业务。现在互联网的广告业务,就是技术,你的算法跟别人不一样,客户花钱花得最精准,你的营销最精准,所以才有了这种技术公司,才有了像今日头条这种公司,还是要跟科技结合的企业。

强监管的行业坚决不投

陈晓海: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一个深度的了解,这个行业可能朝四个方向发展,第一是IP竞争越来越激烈,第二是平台级公司开始往上游去渗透,第三是小众化的文化产业发展越来越好,第四是强监管

我们的基因是投成熟期的项目比较多一点。因为一个大领域都是按行业去分的,每个团队分管一个大的领域,大的领域里面再细分出很多大的行业,大的行业里面细分出各个的子行业,然后一个子行业、一个子行业去投。对各个行业去分析哪个行业最值得我们去投,就是IP竞争化,然后平台往上游渗透,上游就是内容。

平台级公司到目前为止我们绝对不会投,现在主要是投成熟期的内容性公司。而这些领域,因为有新技术、新平台的推动,很多创业公司已经成熟起来了。

比如我们投过一点天下,它主要是贩卖流量,比如facebook和其他海外的大平台的流量,帮助中国的商家走出去,做海外的互联网广告。我们投的时候是有一个多亿的利润,今年有四个多亿的利润,成长非常快。

其实每个领域都有很多的投资机会,因为这个行业非常大,而且技术带来的变革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在这之前我们也踩过坑,我们投过游戏产业,当时我们投的时候,游戏产业是很好的行业。这就是发展趋势的第四点,带来的强监管,强监管的行业你再挣钱我们都坚决不投。游戏行业我们前面投了两个项目,砸了接近两个亿进去,它现在很挣钱,但是退不出来。

3.jpg

强监管下项目的选择

蒋东文:内容行业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大家在这种强监管的行业下,如何去选择项目?

杨文利:一般情况下我们选择项目,投资人分析不光因为它是一个赚钱的闭环,还会想着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回到文化产业,要看是不是对整个消费者的文化享受有升级,是不是做得更高效或者体验更好,它还有点正能量在,我们往这个方向走肯定不会错。

本身股权投资是一个长期投资,要随着经济的周期,经济的迭代转型升级,我们投资文化产业更要是这样,创业者为王,团队为王,这样企业才能走得长远。

唐肖明:做文化产业投资十几年,从来不觉得监管是一个负担。举个例子,腾讯的王者荣耀,作为这么大的游戏公司,赚这么多钱,就应该提前把防沉迷的这些东西做好,而不是等到舆论争议起来之后国家去管制它,导致影响整个游戏行业的进展进程。

游戏行业也是高技术应用的地方,比如我们最近在投一个汽车电竞游戏,那个东西基本上可以作为赛事的训练机器,它是电竞,也是游戏。游戏产业是好的,只不过因为某些大大小小的企业在赚钱的时候忘记了社会自觉。不仅大企业如此,大企业应该首先想到这个东西,小企业也应该一样。

我是赞成文化传媒的内容是99%是积极向上的,而不是我一打开手机、电脑90%的内容都是在传递负面情绪的。哪怕一个小小的自媒体现在的影响力也不亚于当时的一张城市日报或者是晚报,影响越大,责任越大,哪怕你赚钱不多,影响力也一样很大。这个时候需要自觉,所有做文化内容的东西必须要有理想情怀,必须要鼓励人去奋斗,去进步。

陈晓海:关于强监管行业,我们现在有很多没有涉入。因为这涉及到投资公司的商业模式,因为我们主要是投成熟期的项目多一点,我们投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要推动它上市,所以只要是我们投过的项目,我们有强大的投行团队,国信证券的投行团队是全国最大的投行团队,涉及到各行各业。

所以国信弘盛无论做文化产业、人工智能技术产业或者新兴产业还是哪个产业,我们投成熟期的项目会多一点。基于这个考虑,如果我们投的某一个领域是强监管的行业,我们要把它推进资本市场上市,难度是非常大的。但并不是说强监管行业是不能投的,像唐总说可以投整个全生命周期各个阶段的企业,我可以做并购,隔轮退等等,都可以,所以并不是政府强监管的行业不要去创业。

蒋东文:最后大家再用一到两句话寄予一下文化行业以及文化行业的投资者、投资机构。

陈晓海:文化产业是一个很大的行业,未来的前景非常广阔,中国的文化产业适合年轻人去创业,而且现在情况会越来越好,对年轻人的创业,对国家的进步,对文化传播,会越来越好,鼓励大家进入这个行业,然后传播正能量。

唐肖明:(文化产业)正在处于动能转换期,现在这两三年,以及后面的三四年是做文娱创业和VC投资的黄金年代。

杨文利:整个中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的空间很大,特别是我们提出中国模式、文化自信方面,我们感觉这几年来中国的文化行业现象级的产品正在出现,应该说中国文化产业的创业的春天才真的开始,希望大家投身这个行业。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