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大文娱“减负”前行

侃科技频道 · 2019-06-24 15:28

阿里大文娱的三年动荡期,可能要结束了。

0c10a7a3770896368eca670219c4b68b.jpg

阿里大文娱的三年动荡期,可能要结束了。

618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宣布了新一轮组织调整。此轮调整外界关注最多的当属阿里对大文娱板块的拆分与重组,其中将UC、阿里文学和阿里音乐从大文娱板块拆分,划分至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朱顺炎担任总裁。

而原来的优酷、阿里影业、大麦和互动娱乐(原阿里游戏)则留在阿里大文娱事业群,继续由樊路远负责。

自2016年成立以来,阿里大文娱的每一次战略发布、人事变动都会备受关注。

因为三年时间,阿里大文娱经历了俞永福、杨伟东到樊路远的三次掌舵人更迭,却仍未讲好一个故事。直到这次调整之后,“轮值主席”的概念消失,似乎暗示大文娱的“动荡”已然结束了。

第三阶段整合:甩掉文学、音乐

此轮调整,应该是阿里大文娱三年内的第三阶段整合。

第一阶段整合发生在2017年,阿里收编大麦网后就曾宣布将整合大文娱资源,并于当时打通了阿里音乐与大麦网业务。

第二阶段发生在去年,阿里大文娱将音乐和大麦网的管理分拆,并分别与优酷和阿里影业结合。

而此轮调整,则是将文学、音乐这两个过去颇为看重的业务拆分出去,只留下核心的文娱业务。这几乎可以看作是大文娱的“减负”行为,在无法强行打造矩阵优势的情况下,做业务减法以谋求向前发展的可能。

第三阶段的调整被外界认为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当然也大不同于前两次。阿里不再从大而全的矩阵入手整合,而是“减负”聚焦优质资产的深层次协同。

不过还是有一个疑惑的地方,在人事调整上张勇的公开信没有表明黎直前(宇乾)的动向。黎直前(宇乾)同时担任阿里文学CEO和互动娱乐CEO,分拆后前者并入创新业务事业群、后者留在了大文娱事业群。

阿里大文娱此前对外一直强调协同生态作战。张勇最初的设定,是希望大文娱各个板块既能充分利用集团资源,又能在板块内形成合力。宇乾之前也曾有过这样的表态,作者签约阿里文学其实是签约大文娱生态 。

但如今,不仅阿里文学被剔除,阿里音乐也连同被划走。从组织架构上今后文学和音乐已经归属创新业务事业群,与大文娱不再是一个体系。并且在业务组成上只有一个UC是成熟产品,除此之外的天猫精灵、阿里文学、阿里音乐等等均是半失败业务。天猫精灵出货量被百度超越、阿里音乐则传出被网易或头条并购的消息。

但阿里仍未放弃大文娱业务。这次调整之后,留在大文娱的优酷、阿里影业、大麦和互动娱乐,基本上可作为一个闭环互相衔接与影响。

优酷作为线上内容平台,阿里影业为其贡献内容,尤其是在过去一年阿里影业拿到了非常漂亮的成绩单之后,这一协同基本稳固了。此前,阿里体育已经被打入优酷,阿里体育CEO张大钟卸任后,由优酷体育与少儿事业部总经理戴玮(花名:元宝)兼任。

大麦在阿里大文娱内部是打通线上线下的关键环节,其与阿里影业也有协同。余下一个互动娱乐,理论上与优酷和阿里影业是上下游关系,无论是影漫游、还是IP开发都能在此框架下展开。

必须止损

次轮调整中,张勇称主要目的之一是明确大文娱一号位,聚焦大文娱各业务的紧密融合。这自然是一剂官方强心针,表示阿里对大文娱的器重。

不过也有悲观派认为,属于腾讯的阅文和腾讯音娱均已上市,反观阿里文学和阿里音乐与大文娱始终未见协同,这也是阿里决定将其剔除大文娱板块的原因之一。同样,现有大文娱业务中,优酷在网络视频行业的竞争力逐渐被拉大、互动娱乐在旅行青蛙之后又归于平静,唯独一个此前樊路远亲自接管的阿里影业表现尚可。

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未来可能会继续出现阿里文学和阿里音乐的覆辙,结果如何还要看这一轮调整后各个业务的发展情况。

频繁的高管变动及业务整合,好的一面是阿里始终重视大文娱,而坏的一面也显示出大文娱在业务层面仍有不小的问题存在。

去年年底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带走调查,如今看来更像是一个信号。阿里开始全方位以雷霆手段着手大文娱内部问题的解决,而这么做的原因无外乎业务发展不顺且亏损不断增加。

财报显示,2018年度四个季度阿里大文娱的运营亏损分别为35.41亿元、42.9亿元、48.05亿元、70.97亿元,整个财年合计亏损214.18亿元。尤其是第四季度,运营营收只有64.91亿元,亏损却高达70.97亿元。

由于阿里在财报中并未列出内容成本项目,所以具体到哪个业务或项目外界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阿里不能放任大文娱继续亏损下去。

从杨伟东开始到这一轮调整,半年时间内大文娱动作频繁,可想而知的是下一个季度财报里,大文娱的运营亏损将有所收窄,甚至于优于预期。

整合成效待定

俞永福为阿里影业定下的“基础设施”战略,在樊路远掌舵后被否定。从过去一年阿里影业的动作来看,涉足内容制作和出品业务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主航道。

相比当年票房口碑双扑街的《摆渡人》,去年阿里影业联合出品了多部票房爆款影片,比如《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以及今年3月联合出品的《绿皮书》,一举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这些成绩自然给阿里影业提气不少,也给整个大文娱的打通和整合提供了场景。

樊路远接手大文娱后的首要工作,是将各个板块串联起来,形成张勇口中的“合力”。在上述出品电影的宣发中,樊路远曾透露已经完成了一些打通,比如《绿皮书》里优酷、阿里影业以及淘票票的协同。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樊路远针对大文娱的整合从宣发、产品技术和内容三个层面依次进行,其中年初阿里体育和优酷打通;4月大麦网logo焕新之际对外表态,新财年要和阿里大文娱在产品技术、大宣发和内容三个方面全面打通;5月阿里文娱+电商业务的“大宣发”体系已经完成打通。

上述“打通”,某种意义上只是大文娱体系内的业务协同,或者说互相合作的管道得以疏通。相比之下,腾讯泛娱乐体系的协同则更加深化和紧密。比如腾讯音娱与腾讯视频的合作《创造101》和《明日之子》;腾讯动漫与阅文的网文IP合作,几乎已是一个产业链形式的成熟工业体系,而在这方面阿里大文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不过,令阿里欣慰的是,樊路远渐渐找到了解决大文娱问题的方法和感觉。今年上半年的两次人事和架构调整显示出,樊路远已经消除了大文娱各个板块之间出现的发展失衡问题,并着手将一些贯穿性的项目用集体的方式打出效果。

但阿里对大文娱的要求始终是为主体电商业务引流,而过去三年无论是俞永福还是杨伟东,都未将这项工作做好。期间还出现了阿里音乐、阿里数娱这样的半失败业务,现在这些事都留给了樊路远去解决。

(文章来源:侃科技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