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你”这个问题不仅企业要回答,GP也要

创客猫 · 2019-07-15 17:36

在一万多家GP的竞争中,保持独特性是首要原则。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上,辰海资本创始合伙人陈尘、常春藤资本高级合伙人高悦、阳光融汇资本董事总经理黄升轩、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围绕《产业投资:不忘初心》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创东方首席投资官、管理合伙人肖珂担任主持人。

1.JPG

在一个基金的发展过程中,投资策略会有一些变化,也有需要坚持的理念。高悦表示,在常春藤资本的发展过程中,有三点是不变的,第一给坚持价值投资,第二是专注自己的投资领域,不受诱惑,第三是专注技术。

黄升轩指出,阳光融汇资本不变的是围绕自己的投资策略,在能力范围之内的真正创造有价值的东西。而变的则是随着行业的不断迭代,不同价值的发现点会不一样。

行业内有一万多家GP,所以竞争很是激烈。GP不仅要让LP投钱进来,同时也要让企业选择拿他的钱。在这方面,陈尘表示,他们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在于,有没有这么一个机会,或者他们能不能帮消费的企业创造机会,让企业从0-1的速度能够增加,不管做渠道的还是做品牌的。而这是他们的优势所在。

杨瑞荣表示,如何做到跟别人不一样,就是要从最早培养的团队开始,团队的持续学习能力,这个是最基本的数值。另外一点,要在浪潮之前提前布局,坚持找到自己在产业里面不一样的角度来赢得自己在这个风险投资行业里面的一席之地。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2.JPG

投资策略的“变”与“不变”

肖珂:我想问问几位嘉宾,你们创建公司的时候有自己的理念和策略,在市场环境变化过程当中,你的理念有没有变化或者不变的地方。第二个是我们很多做产业投资的人非常强调基于价值的投资,那么基于价值,你们的理解和相关的策略有哪些跟同行比较共性的地方,又有哪些差异的地方呢?

陈尘:首先我觉得产业投资确实跟有一些狙击手打法不一样,我们自己认为,因为整个资本市场,包括国内的环境在变迁,产业投资也不是死抱着一个方向不变。我觉得产业投资里面还是要跨行业,当然如果过度的跨会超过GP的能力范围圈,而适度的跨会给自己过往已投企业,以及寻找新的标的带来新的机会。

我们有两期基金,里面大部分的项目是围绕着内容、消费和技术,虽然看起来这三个基本上把所有投的TMT涵盖了,但是我们里面有细分的,我们不会以品类细分,还是以商业模式和驱动力细分。

第二个问题,首先我觉得作为一级市场,尤其对VC投资来讲,价值投资不光光是一个主动选择,也是一个被动选择。因为本身一级市场项目交易的频率比较低,不能像二级市场有高频的交易,我觉得所有从事中早期投资的,如果是机会主义的想法,长期可能很难持续,所以价值本身要专注自己项目的标准,专注这个行业的长期方向,也专注这个企业的核心价值。

所以这个我觉得价值投资,不光针对我们自己的基金,可能对所有在座从事产业投资,或者从事中早期投资的机构来讲,价值投资既是一个主动选择,也是一个资本行业被动地给到我们只能做这个,我们才能生存,才能做好。

高悦:所谓的不变,就真是我们实实在在这11年一直坚持的。有这么几点。

一个是刚才说的,价值投资。其实我们作为早期投资人,一定是做价值投资的。我们的初心也在于说我们真正能够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一个长期资本,能够真正的支持我们这些创业者。

第二点,少就是多,我们不去受很多的诱惑。我们的团队十年来的积累和沉淀,都是在信息技术,在企业SaaS、产业互联网相关领域里面。所以我们一定是说做到我们成为这样的专家,我们要有自己专属的领域,我们要特别的专注。

第三点,我们一定会去强调,价值投资我们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呢?就是技术,尤其是现在技术变化这么快,技术创新能够给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带来变化的创业项目,这个就是我们的不变。

说到变,我可以举例来说,在企业SaaS这一块,我们也曾经从十年前投资的SaaS的案子,比如某一个企业做CRM,我们也会借鉴美国的SaaS,他们比较成熟,但事实证明,后来也是水土不服,这家公司未必特别成功。

我们从这些经验教训当中得出,其实在中国市场的SaaS领域里面,跟美国是有一些变化的,我们要关注这样的变化。过去我们讲SaaS,原来是解决企业内部比如说生产效率的提升,成本的降低。它的工具要非常好用,但是我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到,不仅要解决企业内部的,要解决企业上下游之间的,还有行业的痛点。

所以我们更多的会看一个企业SaaS的工具能不能真正产品化,这是非常大的挑战。往往SaaS服务是你找一个大客户,为他定制了,但其实很难形成通用,很难形成产品化,很难形成真正的网络化效应。

中国SaaS为什么这么多年默默无闻,十年前开始投SaaS,今天这样的大会把产业互联网拿出来作为我们的主题,包括业界都在关注这个方向。但是我们真正看到这十年来走过来的变化,过去我们讲,像工具的应用性,或者SaaS能不能具备长期可持续的收费能力。但是我现在更关注的是有没有连接性,他有产品化就具备连接性,就有进一步商业化的能力。不仅仅说我能够具备这个能力——收费特别强,而是他能不能切入交易,由于积累很多行业的数据,能够产生更多数据变现的价值。

这就是我们又有很多变化,从投资的理念和我们具体的策略来说又有很多迭代的地方。包括现在的科创板又带来巨大的机会,我们也希望在相关的投资领域里面拥抱这样的一些趋势,能够真正为我们的投资人来创造回报,更多的促进中国产业互联网当中的技术创新。

黄升轩:现在股权投资应该是进入到下半场,大家知道全国一万三千家GP,从最早2000年初的时候第一批,然后2010年之后的全民PE一大批进来,其实在这种竞争淘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专注,有自己的特殊的价值。

我觉得“不变”要围绕自己的投资策略,我们能够做什么,我们在做能力范围之内的、真正能够创造价值的东西。这是将来作为一个成功的GP能够具备的要素。

当然“变”的很简单,就是这个行业不断的迭代,包括我们看医疗,其实这个技术的迭代、商业的迭代、支付端科技的迭代,这些迭代导致不同价值的发现点不一样,但是实际上我们要秉承一个GP能够成功,肯定要做出跟大家不一样的。

当然价值投资是大家一直在说的,我觉得最核心的,一要围绕最擅长、有资源有能力的地方去做。价值投资有两点,一个是发现价值,只有我们看懂这个行业,才能发现投资的价值。第二个是创造价值,发现价值可能比别人早一点,我投完之后,怎么进行投后的服务价值。因为很多中国GP没有真正长周期去做。2011年全民PE到现在正好是投资期结束,或者基金寿命结束的时候,可能会经历一个调整。

所以真正的价值的话,要有能力发现价值,有能力创造价值,这样好的GP就能够持续发展。

杨瑞荣:实际上我们做风险投资过程当中,一直回答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是你?”从LP的角度来讲,他凭什么要把钱给你。我们到企业家这边面临同样的问题,我有这么多投资人在选,好的企业,还是有很多人追他的,他也会问你,为什么要选你远毅。可能我自己愿意回答的,怎么老是你,又看到你。

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讲,要回答这个问题,你自己必须有自己的独特性。就是回到刚才您的问题,回到初心,从我们的角度来讲,认为在这里面有两个方向回答这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我们坚持早期,我们认为在这个投资阶段上,他对你能力的考验是非常必要的。投资跟人生一样是一个马拉松,你要陪着企业家包括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要有很长的时间。

第二点,在这个行业里面,产业投资有太多的人比你更有产业的资源,很多比你更懂产业,你怎么能够在这么多产业投资里面显示你是独特性。对我们来说给自己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在浪潮来之前提前布局。尤其是你对一个事情的判断和整个事情的理解可能需要和别人不一样。如果判断对了,我们可能就能赶在浪潮的前面。

比如说在AI这个来临之前,我们要知道人工智能怎么样和医疗的东西做结合。当基因测试的时候,大家都在看DNA蛋白质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其实基因测试这里面最核心的是数钻,我们提前用数据,最核心的问题是我什么时候能够把一个G的监测成本降低到其他的都要低。比如我们在保险,但是我们从保险里面不能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是我们从这个角度,第一个坚持早期,第二个坚持找到自己在产业里面不一样的角度来赢得自己在这个风险投资行业里面的一席之地。    

“为什么是你?”

肖珂:在各自领域里面,怎么样挖掘行业的机会,怎么样发现技术变化所带来的机会,来形成独有的策略,就是回答“为什么是你”的问题?

陈尘:为什么是我们,其实从消费来看,消费不难看,因为机构投资人都是消费者,所以很多大的PE基金,也都会投消费。因为这时候企业或者公司到了一定的规模之后,更多的消费企业,看的相对来讲是财务数据,包括他的一些核心运营数据,不管品牌还是零售连锁。其实很多PE会配置或者投资跟消费相关的公司。

但是确实,消费这个领域,早期是比较难投的。因为以前绝大部分的中早期基金专注的要么是TMT,要么是科技,或者是医疗,或者是文化。但是消费领域的一个品牌也好,一个渠道的建立也好,从0到1的是时间相对特别漫长的。反而他一旦做到1,做到3之后,他本身自有现金流滚动起来,除了股权融资之外,还有很多债权可以投资。

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在于,有没有这么一个机会,或者我们能不能帮消费的企业创造机会,让他们从0-1的速度能够增加,不管做渠道的还是做品牌的。

高悦我想这么来回答,这就好比是说我已经揉成了一个雪球,这个雪球已经滚起来了。一开始一定由于你的专注,你在这个专业领域里的沉淀,你的努力,你把这个雪球若起来,当它滚起来的时候,别人都会来找你了。

我这么说是深有体会,在SaaS这个领域里面,我们投了很多,通用型的SaaS,也有垂直领域的SaaS。这两年大环境遭遇寒冬,但是其实常春藤资本这两年反而表现得让我们更有信心,原因是我们投的这些企业SaaS,在后续的融资里面都是一轮轮融资的增长倍数非常高,是很多大基金追着抢这些额度。慢慢的就形成在这个领域里面,常春藤资本投过的,其他的基金在后续轮里面比较有信心。

我们经常帮被投企业介绍客户,跟着他一起打单。还有在一个SaaS成长的过程中,要迈的槛特别多,你有了大客户往往很容易做定制,不做产品化,那时候在战略和方向上我们会指导我们的创业者,甚至把其他优秀创业者踩过的坑告诉他们。往往做SaaS的人,互联网信息技术方面有很多的人才,但你没有行业方面的人作为你的合伙人,往往又不行,所以我们经常要帮他挖人。这样的话,我们的被投企业之间,其实我觉得我们已经形成了一种生态。所以在这个里面机会会越来越好,这就是回答你这个问题,“为什么是我”的问题。

黄升轩:从投资机构来说,要做出自己的特点,第一是看得懂,第二是投得进去,第三个是帮得上。

我们有两个赛道,一个是医疗一个是科技。保险加医疗本身是保险公司特别重要的赛道,我们在医疗方面的投资策略,归结成三个新,第一个是新支付,第二个是新的诊疗哲学,第三个新技术。这三个来推动中国医疗的下一波创业机会。

我们专注在几个领域,一个核心从粗放型外延式的增长到价值型的导向。现在支付端在控费,医保在控费,这样对价值性医疗,怎么为患者,怎么为支付端创造价值。比如我们比较关注的两点,第一点在中国集中式的医疗体系下面,很多机会从集中的公立体系分离出来,比如说专业中心,专业的检验中心,影像中心,又可以复制,又可以标准化,这些在传统医疗体系内相对不是那么核心的,但是它适于复制,创造核心的、额外的服务价值。这一块增长空间很大,而且跟保险的协同很大。

第二点我们在保险的一些创新的思路,其实我们在中国做健康险,大多数是赔钱,因为我们只有团险和大病重疾险可以做的。当然这个和普通的健康险是逆向选择,通常要赔钱的。所以第二点是从增量到存量,存量下面我们的效率会提高。

第三个我们投后增值,能够帮得上他们,这样过程当中就创造了刚才说的价值投资,我们怎么发现价值,怎么创造价值。真正投好的企业,去实现价值也很容易。如果是优秀的企业,退出的时候相对来说实现价值会比较简单。

杨瑞荣:我们作为一个早期的VC基金来讲,怎么样能做跟别人不一样,可能就从最早培养的团队开始。我们现在招人的时候猎头经常问我们,你招的人需不需要投资经验,我说最好没有,因为我们可以从头来把我们的投资理念灌输给他。

因为任何一个人,可能有非常专业的,但是任何人不可能说什么都懂,而我们投资是哪怕细分的领域,什么都得投。所以团队的持续学习能力,这个是最基本的数值。在这个之上我们再考虑如何建立这样一个投资的哲学和思考的办法。

比如说我是什么都不懂,也是从一个消费者的角度看,我们在过去十年,见证了整个消费,尤其是互联网对消费带来的各种冲击,从最早的门户网站、搜索引擎,到电商,到后面内容的平台,然后再出现带货网红。

然后在前两个月,我们医疗的论坛里面,很多人都在讲专业的专科医院,我们应该定位在哪里,我们的专业在哪里。我就想这不是十年前我投食品,投消费的时候就考虑的问题吗?在医疗里面可能很专业,但是很多事情上可以从纯粹消费的角度去看,为什么医疗的消费引导过程中没有出现特别大的公司,因为医疗在消费里面还是比较大的一块,尤其从互联网的角度,其实还没有的公司出来。这里面核心的问题在于真正核心的专业内容没有出来。专业的医学知识内容,你去跟医生讲,医生肯定要显得非常专业,他一旦专业了,可能我就听不懂了。如果听不懂我再找别的地方又没有合适的过来,所以在这里面对我们来说是巨大投资机会。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我们从消费的角度怎么看医疗,通过这种眼光去看还有很大的投资机会和投资空间在里面。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