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投资新时代,并购是非常大的退出机会

创客猫 · 2019-07-18 14:42

产业投资人时代,如何顺应新的产业方向?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融资中国主办的“第五届融资中国2019股权投资产业峰会”上,好未来集团副总裁&产业基金总裁蔡翔、西安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韩迪、58产业基金合伙人李纳、信中利资本集团高级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刘朝晨、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于彤围绕《良苗怀新,产业投资进入新时代》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深创投政府引导基金部总经理申少军担任圆桌主持人。  

1.JPG

当产业互联网提出之后,产业投资也随着而来。圆桌嘉宾中既有引导基金从业者,也有财务投资人,也有垂直细分的产业基金投资人。在他们看来,产业投资人时代,如何顺应新的产业方向?政府引导基金在产业投资中起到哪些引领作用?财务性投资又能在产业投资中如何进一步深化自己的投资策略?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申少军:股权投资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在进入产业投资新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因为我们这些嘉宾有的是来自于政府引导基金的掌门人,有些是金融财团的投资掌门人,还有一些产业资本的掌门人,他们站在各自的角度来看未来进入产业资本的时代是如何促进我们产业的优化调整和优化升级,实现新旧产能的转换,并且通过方式改变给投资人带来更好的投资收益,请各位谈谈自己对这方面的想法或者是自己的策略。

蔡翔.JPG

好未来集团副总裁&产业基金总裁蔡翔

好未来在教育领域里的三个作用

蔡翔:随着中国行业发展的深入,随着中国创新企业的科技实力的提升,再加上行业竞争的加剧必然走进术业有专攻的阶段。如何把资本的力量和产业力量紧密结合,应该是发挥真正投资效果的最佳手段。

在这里面以我个人的亲身体会讲一下在教育行业如何用资本的力量发挥杠杆的撬动作用。我们在教育行业里发挥三个作用,深度、高度、宽度

深度,真正具有在产业之中行业的认知,帮助被投企业选择好的发展方向、发展模式提升自身的运营。在教育领域绝大多数人是没有做过教育的,如果是以互联网模式快速增长,追求市场模式寻求发展是很走不通的。教育行业的认知某种意义是慢就是快,真正打磨产品。另外一方面我们行业的深度体现在如何判断或者说帮助被投企业在教研、获客,帮助学生、家长接受自己的产品过程之中,以及构建覆盖全国教育体系的过程之中是不是有这个能力,如何提高这个能力。

再比如在科技平台的搭建上,好未来这么大的公司每年科研投入是20亿人民币的投入,构建科技平台不仅我们自己用,也会帮助我们的被投企业直接在上面发展他们的互联网化、科技化能力,深度方面我们给被投企业带来这么多的增值和赋能

高度,作为产业资本必然要超过行业里面大多数的从业者以更高的眼光看待行业的发展方向。就像我们现在提到教育感觉还是以线下的模式为主,不尽然,我们现在所感受的中国教育行业的情况特别像我2007年刚从美国回到中国看到互联网对于传统零售消费的改造一样,那时候中国最大的公司是国美,几年通过互联网化涌现了京东,教育的互联网化已经到了呼之欲出。

第三波浪潮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方式去改变教育的供给侧改革,也是我们非常愿意抓取的方向。而在这个方向上真正从事相应科技创新的公司,虽然不多,但是来自于阿里、百度、谷歌非常出色的团队已经出现,我们在抓取这样的机会,在行业高度上我们是要有引领的作用。

教育远远不止是考试,我们更愿意把教育看作是但凡和个人成长都是教育,既面向上学之前,中学毕业之后上大学,有好的大学机构是我们愿意投资的,有各种面向大学生职业的发展,技能的培训,即便是大学生毕业之后在企业之中如何提升自己的能力。还有像知识付费,如何站在产业投资人的背景上,有深度、高度、拉开进行投资,助力产业的整体发展是我们非常愿意的方式来产生更高的成长。

韩迪.JPG

西安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韩迪

引导基金关注的三个重点

韩迪:引导基金到底怎么去跟产业资本结合,服务于当地经济转型和优化调整,我们有一些思考。引导基金的本意,政府引导基金它就是政府设立的,通过市场化运作的政策性基金,通过基金要搭建我们外部的资金和本地产业发展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为本地引进机构投资,为本地企业提供直接融资的渠道。在引导基金参股的子基金里面通过专业化的资金引导团队,整合各种资源,支持产业发展,进而推动当地产业转型升级。

可以看出引导基金核心在引导,目的是支持产业,我们考虑引导基金在产业资本联合起来,和GP联合起来支持产业的发展

我们自己觉得可以重点关注一下这三个方面。第一个引导基金它还是要引导社会资本投向本地的重点产业发展领域,投向本地的市场领域。引导基金要返璞归真,引导资金到底要干什么,社会资本有逐利性,社会资本投资的标的布局要低一点,规避高风险,我们引导基金要综合施策,把优惠机制、风险补偿机制等用足,把政策性目标和市场化目标达到平衡,进而促进参股的子基金来服务本地的发展。同时产业资本和引导基金联合起来,还要联合GP,致力于打造本地产业链的生态圈,发挥产业资本在资本和市场资金中的优势,打造本地生态圈。

第二个要突出引导基金连接器的作用,它是政府、资本、企业三者之间的连接器。引进资金我们现在的打法不仅仅是母基金,引导基金是一个特殊的LP,背后有很强的政府意愿,引导基金在投资的同时,一方面宣传本地的产业规划,宣传本地的优惠政策。第二个跟产业资本联合在一起,培育当地的创投力量,为当地的产业规划提供决策支持,产业资本和引导基金要联合起来,要去打造我们本地的投资生态圈在这里面起到重要的作用。

第三个引导基金还要强调市场和资本的对接器,对接平台的作用,我们在实践工作中发现很多的基金是有多层基金或者是引导基金,还是要直接服务企业。

宇通.JPG

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于彤

产业投资相比普通股权投资更聚焦

于彤:我们是一家产业投资公司,大家认为产业投资公司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有什么样的区别?

作为产业投资公司来说是不同的投资策略或者是投资模式,我们一村资本分四大产业部在我们平台上开展并购基金,我们事业部都是在产业里面做到中高层,对这个产业有一定的视野,对这个产业的资源圈也是非常熟悉,一方面要对产业里面的标的一下子可以看得懂、透,另外一方面把产业资源跟我们这边做一个结合和对接。

第二个产业投资相对来说比普通的私募股权投资更加聚焦一些,它在这些行业里面选定的一定是细分的子行业。这个跟事业合伙人它自己的出身有关系,像我们医疗大健康主要是做药出身的,在医疗大健康布局最主要是在小分子创新药在这样的领域。芯片半导体合伙人也是在这个产业里面有一定的经验,在这个领域投资一些芯片,人工智能芯片等等这样的项目都是跟他自己的出身非常相关。

第三个投资模式,投资模式四大产业相对来说第一个是非常的聚焦,在各自领域里也是在细分的子行业在这里面进行投资。

我们在四大子行业一定要和产业有深度结合,深度结合有三个方式,一村资本采用的第一个方式跟相关产业的上市公司来合作除了跟上市公司做紧密结合以外,跟标的方是有一个非常紧密的协同,这里面我们有的时候会采取对大比例的控股标的方传统的并购方式;第三个方面,我们自己投资了一家做人工智能芯片的企业,我们就用人工智能芯片的企业在中国进行落地,相当于是我们自己投了这些企业之后,我们跟它进行后端的整合,或者说我们用投入的资源自己去新搭一个平台,来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所以我们认为作为产业投资来说,他跟传统私募股权不是特别一样的,他在这个产业里面整体的运作都是非常深度的,而且要跟上市公司方,要跟投资标的方都要有一个非常紧密的联系。我们也是希望借此借助专业的投资人员能力来帮助被投企业赋能,也帮助被投这个行业或者是产业有比较大的升级作用。

刘朝晨.JPG

信中利资本集团高级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刘朝晨

财务性投资+产业助力,选择性更多

刘朝晨:在座可能是产业资本为主,我们可能是比较特殊的一家由财务性投资到现在进入到综合性投资的机构。

和产业为主导的投资机构相比我们的优劣在哪里?这里边最重要的定位是一个协同能力,包括我们现在打造的是综合和专业之间平衡性的能力,综合在哪里?经过二十年的发展,我们覆盖的行业随着中国经济不断的发展,不断完善到至少七八个战略新兴的产业,而且在每个产业里面都有几十个投资标的的积累。这里面不乏有一些已经成为行业的上市公司和独角兽,是我们在过去二十年的投资过程中自然成长出来的,跟他们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我们在他们已经成功,并且借助他们的成功已经实现我们第一轮成功的基础上,如何更好的帮助他们,并且伴随他们来进行产业的深度挖掘,这是一种天生的自然资源,就体现在第二个层面专业。

三年多以前我们在投资团队的时候,已经不会用VC,成长,PE,并购,这样的架构,反而把团队重新构建为都是按照细分的行业来做的,每一个合伙人也会认领一到两个核心行业,可能跟你的背景有关,第二个可能跟你过去多年已经完成的投资综合数量能够形成集成、产生自然的小生态是相关的。在里面既可以做VC,也可以做成长性,也可以围绕培养出来或者是即将培养出来做并购性成长的基金,通过这样的尝试也能够发挥我们很强的特色。

第一点是因为我们有更广泛的行业覆盖能力。第二个现在产生的很多新兴公司,非常具备的一个重要成功要素是跨界能力,不是简单的局限在原来的行业。这种跨界体现在一个是技术的赋能,第二个是对行业模式和社会影响渠道和营销能力最快速的整合。我们原来投的很多公司现在已经跨界在他营销的应用方面,我们已经主动帮他引导到我们现在投的对以技术为核心的2B公司里面。

在跨界基础上,第三种能力是我们要从和主动帮助我们的企业去发掘在这个行业里面的龙头公司,往往是一些上市公司,他们在未来产业发展过程中进行并购重组的对接能力,这个对接能力可能和现在以产业为主的投资机构最大差别,是产业投资的核心目的还是以控股型并购为主的,当然不乏财务投资,我们是以财务性投资+产业助力为核心

在这样的过程中选择性就更多,可以跟市场上所有的巨头进行更广泛的对接,选择合适的点进行产业性的整合。我们现在也主动在监管允许的范围内来控股细分行业的上市公司,甚至我们在投的公司上市之后,进一步加码,成为他的二三股东围绕产业链通过跟他联合构建并购基金的方式,把这个行业做大和做强。

在做大和做强的过程中一个很深刻的体验是,确实如前面几位所讲在团队构建里面更多的在吸纳有很强的产业背景经验,带有很强的运营服务能力的人加入到我们的团队里面。大概是通过几种方法,虽然作为金融资本但是能够以产业角度更好助力我们进行比较好的发展和升级产业性的投资。

徐诗.JPG

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

只做有时间复利的事

徐诗:我们并没有把自己定义为产业基金,而是财务机构,我们有很强的产业背景的优势,我们是相信结构性机会的,是非常长线思维,只做有时间复利的事。

我看到最近有很多的报道,募资难,还有大家在说一些非常常识性的问题,因为供给和需求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差异,本质上还是要回归商业价值本身作为基金我们的定位是什么,我们要给LP合理选择我们的理由,让团队愿意加入我们做一个基业常青的组织。

为什么我们能够系统性找一些赛道?我们十几年的产业基因就跟这些赛道相关联。在中国,今天无论是5G、AI、云,都成为很多企业的标配,边界被打破以后所有企业都面临一个挑战,为什么产业基金有更多的优势能够深入到细分行业里,帮助被投企业也好,能够帮助创新者来完成可能阶段性的跨越,本质还是要靠企业家的创新活动。

我们在看案子的时候,会看他有没有数据问题,有没有长期盈利。如果在内层逻辑有问题我们不会追逐所谓的风口,像出行、零售、教育,包括养老健康这样大的赛道,我们相信这些事在未来十年依然是非常大的可能性,能够形成时间的复利。

在今天很大的一个挑战,以前线性增长思维已经不行了,在未来五年十年产生一个交互,今天种什么因,未来得什么果。今天所有投资的选择到底能够给被投项目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这是取决于产业资本个人的选择。我们既有长线思维,我们也会非常有效率,因为是财务机构的定位会管理DPI的结构,我们不会那么功利为了做DPI而做DPI。如果是我坚信的技术变革或者是非常大的产业机会那我就要长线持有,当然是在周期基金里合理的退出。

李纳.JPG

58产业基金合伙人李纳

在优势领域寻找项目的共性

李纳:以我们的角度,产业是我们的基因,它让我们更聚焦,也不会追逐所谓的风口。在我们自己优势的领域比如新服务和教育培训更能够找到项目之间的共性,帮助行业的共性和结构性机会。

我们在看新服务行业的时候发现有三点比较大的特点,现在服务更加能够规模化第二个服务背后是有非常强大的中台技术支持,更加智能化第三点它跟资本走得非常近,会更加的资本化

基于这三点我们看到了服务行业带来的新机会,我们在看项目的时候,会根据这三点去寻找包括现在大部分的新服务。以前为什么那么难,因为这些服务难规模化,前端服务人才抓了大量的资源包括客户的资源,包括服务的资源,现在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发展,很多东西是可以拆分的,是可以数据化的,基本上不会担心跳单的存在。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完善,包括中台技术的加强是这个行业发展的很重要的原因。

第三点能够跟资本正向的结合,具备前两点的因素,目前在看新服务行业我们会发现有很多新的机会,包括也有很多新人群变化的机会和有更多更强的创业者加入这个行业,我们非常看好这个行业,但是也不是风口。

第二个看教育培训的时候,像我们的重点是在职业教育的赛道,是因为我们觉得像职业教育更能够跟我们自己的招聘相结合

职业赛道的人群目的是非常明确的,我参加一个培训或者是我做职业教育是跟找工作相关,在教育赛道我们的布局还是蛮多的,发现一个重要的特点,可能服务人群周期的变化。比如我选择职业教育赛道,虽然非常细分,但是不仅是提供考证类的教育,可能职前,还有职后成长性的教育都提供,因为它够垂直,了解人群的需求,包括他们还会提供垂直行业的招聘服务,基本上把链条打通,并且还有生活化服务的机会会出现。

我们在选择这些职业教育的赛道,不会看它固定的市场规模,你会看到它这个人群的市场规模,它的机会会更大。而且职业教育项目把他们拼在一起之后,未来基于这样的产业眼光退出路径会有各式各样的变化,够垂直,有并购的机会,并且这个项目与项目之间也会有一些合并的机会。

这个也是基于我们的产业眼光能够看到行业的变化,不那么追逐风口,找到行业新的突破口和机会,会下重注,更多的是做产业性的投资行为。

申少君.JPG

深创投政府引导基金部总经理申少军

未来并购是非常大的退出机会

申少军:大家能不能分享一下你们最好的投资策略,如何给投资者带来很好的回报。

蔡翔:这个问题回到论坛的本质,从好未来做教育产业行业基金的时候就明确一点,如何把产业和资本两种力量结合一起是产生回报的根本保障,而这样的结合不是简单把两种人放在一个盘子里这盘菜就炒出来了,而是如何把两种基因以一种机制化的模式结合起来,形成真正的一个新的物种,无论对于GP的设计,还是对背后的激励机制和团队的激励。

另外一点在整个教育行业里面非常关注的一点要投就投行业之中的有前瞻性赛道的数一数二的行业玩家。某种意义上好未来已经成为龙头企业,各自赛道之中的领军者都愿意和我们结合,我们如果能够以产业基金的方式给他们独立发展的空间,结合他们数一数二的行业能力,这是我们最看重的。

最后一点对于LP来说我们核心的想法做基金还是要守正出奇,要有中后期的项目保证人民币基金在相对短的时间之内LP能够看到现金回报,要有类似于IPO,IPO前一轮投资的压舱石。因为教育行业科技化的改革这一波浪潮刚刚兴起,按照七到九年基金持久期我们有能力博取高回报的,数量上比较多的投资在中早期项目上,形成守正出奇。

于彤:要结合产业端相关的上市公司共同进行投资,一方面解决了我们短期退出的问题,比较好的项目上市公司直接就有一个退出的口径。另外一个产业端的上市公司也要相信他的判断能力,经过他把关的这些企业一定是很不错的企业。

微信图片_20190718150807.jpg

刘朝晨:关注的核心一个是流动性,一个是长期资本,现在中国缺乏长期资本是一个挑战性的问题,流动性还是核心根造于产业链。

我们2017年设立的围绕出行行业的产业基金到去年一个出售退出,一个IPO今年可以全部卖掉,今年有三个IPO的申报,一个并购重组,基金全部投完。更重要的在投的时候12个项目从上到下围绕产业链全程一环套着一环,并购重组将会成为未来基金管理者非常重要的管理能力。而且国家现在对于并购重组也是重点扶持,可以增加很强的流动性,更多的偏重于在中早期成长性投资过程中并购重组要加大,不要留恋于IPO。

第二个我们更多深入的主动性的和上市公司构建整合能力,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长期资本,通过跟他打造这样的能力也增加了流动性,在这里面不光是我们投的可以分轮次进行投资,还可以在未来构建的可投资项目中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进行退出。

李纳:关于退出,产业资本迎来了非常好的机会不光像我们,很多头部公司都成立了自己的产业资本,基本上策略都是一样,先投资,后并购,未来并购是非常大的退出机会。从投资策略来说我们投的每个项目都是按照财务资本的要求投资的,还是会投一些有自我造血能力的公司,它本身的现金流比较不错或者是具备有自我造血能力的企业潜力是我们投资的原则。对于退出来说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只要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创造价值,退出就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