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寒冬,如何破局?

创客猫 · 2019-07-28 11:58

无论外部的环境如何变,始终不变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要把自己的事情做扎实。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GMIC广州2019暨科学复兴节全球领袖峰会上,完美世界首席执行官萧泓、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珠海市蜜蜂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贾凡围绕“创业寒冬,如何破局”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用户运营平台天乐邦创始人简昉担任主持人。

微信图片_20190728115954.jpg

面对资本寒冬,赖奕龙表示,无论外部的环境如何变,始终不变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要把自己的事情做扎实。“你要擦干眼泪回去继续干,这才是好的心态,不要被外界的环境干扰到,把你自己想做的东西做好,把长远要积累的东西做好,我认为这在‘寒冬期’是最好的事。”同时他指出,他一般不看经济的浪潮,但是技术的浪潮必须要看,如果在五年十年不了解AI不掌握AI的技术,那你很大的机率会被淘汰。

针对影视行业的系统性风险,萧泓提出了三个应对方法,第一要对政策有足够的预知和把握;第二国际化非常重要;第三个是跨界。

虽然现在面对的是经济下行,但萧泓表示,从中长期的趋势来看经济一定是上升的。原因有三:第一,技术上的前进和突破;第二,中国经济崛起的大方向是一定的;第三,从人的整个素质和人才结构的角度来讲,当人才的发展是不可逆的过程的时候,经济周期就变得不是很重要了。

所以萧泓认为,“如果大家从中长期来看,至少文化行业来讲,其实是一个值得长期持有甚至比较低的行业可以入手的行业。”

在如今的经济环境下,很多企业都选择收缩策略,但贾凡还是坚持稳步扩张。

他认为,经济周期的波动是去伪存真的过程,把真正扎扎实实做事的企业留下来了,这是练内功的过程。如果能在这么难的过程当中活下来,而且活得不错的话,这恰恰就是机会。“在这样的浪潮当中,我们如果能坚持活下来,而且适度扩张,当然要判断风险,可能三年五年等经济回暖的时候你就抢占了先机,因为你比别人早走了三到五年。所以,对我们来说,不光没有收缩而且加快脚步扩张,但前提是基础业务要好,营收增长得快。”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赖.jpg

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

无论外部环境怎么变,要坚持做好自己的事

简昉:是不是在经济寒冬的生意不太好?这几位嘉宾完全没有,全部都在涨。有个残酷的问题,影视和游戏,最主要的是有系统化风险的问题,你们的投资人和股东如何回答面对这两个产业非常大的系统性风险?

赖奕龙:在创业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波折很正常,大家平常心看待就好了。

要适应环境,中国的创业者都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我觉得无论外部的环境如何变,我们始终不变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要把自己的事情做扎实

其实我很少去讨论外部的环境,但是在很多微信群中大家都很喜欢讨论,我不喜欢参加讨论第二是觉得很浪费时间,第二是改变不了什么东西。你遇到很多不能改变的东西讨论有什么用?好像有很多想法和见解,但是你讲了也没有什么用,跟你没有关系。你要擦干眼泪回去继续干,这才是好的心态,不要被外界的环境干扰到,把你自己想做的东西做好,把长远要积累的东西做好,我认为这在“寒冬期”是最好的事。

寒冬期有不好的地方也有好的地方,好的地方在于泡沫期很喧嚣,很多融资会影响你做事。在寒冬期大家也没有什么好嘚瑟的,反而对扎扎实实做事情的人来说是好的机会。

简昉:追问一下,我们知道荔枝FM流量很大,但在商业的排布没有把广告作为一个非常大的比例,在今年上半年广告大滑坡当中对你影响非常小,当时是怎么思考这个商业模式结构的?

赖奕龙:广告是很好的商业模式,但会被国内大的平台挤占,在大家觉得广告不好的时候,一些广告平台的广告还在迅猛增长。我们不选择是因为我们是做声音的,声音如果是加入广告对用户的体验影响比较大,我们尽量在里面少一些广告。我们是服务主播的,希望帮优秀的专业的主播赚到钱,所以我们全力做为主播付费的事。所以没有投太多的精力做广告这件事。

小红.jpg

完美世界首席执行官萧泓

影视行业回避系统性风险的三个办法

萧泓:经济周期其实是起起伏伏的,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进入到下行阶段,在下行阶段的时候,预示着一定会有上行阶段在到来的过程当中,这个时候聚焦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最重要。

回到刚才的问题“系统性风险”,我们都是做所谓的文化行业,这个行业确实在周期的下行期,目前来看我们做的还可以。当然我们不再是创业公司,我们是一个规模成熟的公司,当然有我们的方法,对创业企业很难复制,但是还可以给大家一些建议。

无论是影视行业还是游戏行业,过去一两年有很多的“黑天鹅”事件,使得行业受到了一些冲击。

在这样的特定行业,回避系统性风险有几条路,要对政策有足够的预知和把握。虽然我们都是做内容出身,但是做内容的同时还要有更多的认知,虽然产品是你最重要的事,但是你利益相关者其实不单纯是用户,有很多的时候员工、投资人、主管部门、监管机构、社区这些其实都是你的利益相关者的一个环,都要有所考虑。在跟政策监管层的时不时的沟通,甚至是一些建议过程当中,事实上有很多的机会对政策的走向有相当多的把握。从商业的角度无论是做产品和平台,很多时候就知道如何去设计你的东西可以回避风险。

简昉:一般一个影视周期多久?

萧泓:一年。如果大家在这个行业待的时间比较久了你就会知道是否有风险。还有一个,国际化非常重要

简昉:做产品APP,国际化也是分散风险的方法。

赖奕龙:完美世界电影投得那么好,就是因为他们国际化的投资团队,我们经常看到好莱坞的大片都有他们的投资,他们整体的系统性的风险比较低。全球化是降低系统性风险比较重要的手段。

简昉: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布局吗?

萧泓:我们用户大概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游戏影视都有,好莱坞有很多的投资,全球化其实已经做了11、12年了。

我觉得第三个方面是跨界,文化产品领域是很多可以跨界的。比如我们做游戏起家,后来做影视、院线、动漫都是围绕产业链做产品。现在我们也做教育,你会发现这个链条是连在一起的。这也是控制系统性风险最好的方法。当然不是唯一的方法,跨不同的细分领域也是一个方法。

微信图片_20190728132006.jpg

基础业务好,营收增长快,资本寒冬也可以稳步扩张

简昉:虽然我们说办公楼的共享好像不能说是有系统性的风险,但是我们遇到经济寒冬的时候,经常说这么漂亮的办公室,一个人的租金加上去挺高的,那你们怎么面对经济寒冬?

贾凡:我们主要的客户是B端的企业,所以我们能感受到企业在经济周期中的波动对我们的影响。到底经济寒冬对我们这种创新型的办公模式是利好还是负面,现在还不好说。

很多人说经济下行所以企业要减成本,减成本后原来是租传统的写字楼,有可能会转向我们这样租期更加灵活,不需要装修投入的新型的办公方式。但如果再差一点这些企业全死掉了,我的客户也就没有了。所以从今天来看到底对我们利好还是负面还看不出来。

简昉:上半年的趋势怎么样?

贾凡:我们的业绩非常好。我们虽然是创业公司,但是我们过去三年做了行业当中别人不会做的事,所以基础非常好,今年的势能上来后就非常快。

这个行业还是新兴的行业,过去几年里一下子出来很多的对手,在竞争环境下大家都在拼价格,但我们坚持把我们的产品做好,把品牌做好。我们服务的都是世界五百强的客户,还有大企业分部的客户,他们抗经济周期的能力比较强,而初创企业占我们的客户比例不到30%。对我们来说这个时候是比较安全的,因为这些客户相对比较稳定。

简昉:在你的状况当中,作为一个CEO看不清寒冬的好和坏,你的决策是扩张还是保持现有的库存?

贾凡:我一定是扩张的。

我是这样看经济寒冬的,你看过去的十年二十年中国的经济周期,会发现今天中国比较伟大的企业,98年那波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是在上一波经济周成长起来的。经济周期的波动是去伪存真的过程,把真正扎扎实实做事的企业留下来了。而且这个过程中企业的决策也更加理性。原来比较激进冒进策略的手法已经会回归理性,回归到商业本质的逻辑,这是练内功的过程。

如果能在这么难的过程当中活下来,而且活得不错的话,这恰恰就是机会。在这样的浪潮当中,我们如果能坚持活下来,而且适度扩张,当然要判断风险,可能三年五年等经济回暖的时候你就抢占了先机,因为你比别人早走了三到五年。在最难的时候,别人收缩的时候,你在稳步扩张。所以,对我们来说,不光没有收缩而且加快脚步扩张,但基础是业务要好,营收增长得快。

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讲,先拿到钱是最重要的

简昉:其实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是人才,有很多IT公司都在裁员,团队当中你是否吸收了新人才?

赖奕龙无论是寒冬还是酷夏,还是要按自己的节奏。我认为创业这么多年,很多企业都把自己作死了,当然节奏要把握好这是一个艺术,在创业过程当并不是那么容易。对每一个步伐,走的每一个点,你是要有自己的节奏。而且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节奏不要被外界裹胁,要看清外部的环境,不要被外部的环境改变自己的节奏。这也可能是我多年来做法,聪明的人都踩在浪尖,我们是比较笨的,按自己的节奏走就比较好。

简昉:赖总的风格一直是追逐唯美的,也是一路追逐自我,没有随着浪潮上上下下。还有一种弄潮你也很厉害,他也看外界而且摆弄得很好,所以萧总在现在的时候满地资产赶紧买是这样吗?

萧泓在行业有可能有下行的趋势的时候,收购资产是一个手段。我们一直在看,不是只在这个时候做的,最终的决策当然要是品质和配合度,当然现在资产价钱稍微便宜一点,我们又是现金流非常健康的行业,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策略。

其实我特别同意赖奕龙说的,要坚持自己最核心的能力,无论外面的风向如何改变,当然看风向也很重要,因为你要适当地调整自己的战术级的决策。但最终只有坚持自己的特长和特色,把自己最愿意追逐的梦想实现出来,才有机会拿到登峰造极的果实。当然,这当中要有很多保障,比如有足够的资金在手里。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讲,先拿到钱是最重要的。

简昉:完美世界针对自己的行业有没有对创业者有投资?

萧泓:有。但是现在来看,在任何比较下行的周期的时候,小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拿钱的机会比较小。这时候大浪淘沙,贾凡也说了是比较容易看出哪些真的有长期的价值,这个我们一定要投入,我们一直在投很多文化产业链当中的。

刚才你说这个行业最重要的是人,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重点是看人,比如去我们喜欢的清华当中,把有潜力的人才挖过来,虽然很早期也没有现金流,但如果看重这个人和方向我们也会投。

微信图片_20190728132154.jpg

长期看好中国的未来

简昉:我们今天谈的都是现在面对的寒冬,明年会怎么样?后年会怎么样?接下来是爬坡了,问题是爬坡是这样陡峭地上来,还是小波浪地慢慢地上来,对企业的领头人决策非常重要。赖奕龙您如何看?

赖奕龙:我们活得还是比较好的,有时候趋势三两年很难看,但是看五年、十年会好一点。五年、十年还是非常坚定的看好中国的发展,中国在技术的革新,在各方面都有非常好的底子。

简昉:AI你用了吗?

赖奕龙:我们在2014年开始用AI,是最早一波用AI做智能推荐的企业。我们今年开始在北京建立我们的研发中心。

AI非常重要,AI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今天我们整个公司的员工都来了,参加一个AI院士的论坛,向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学习和请教。为什么这么重视?我觉得未来五年、十年,如果你不掌握人工智能的话,互联网公司是没有存活的可能。所以我一般不看经济的浪潮,但是技术的浪潮是必须要看的。在五年、十年,你对AI不了解,不掌握AI技术的话,有很大几率会被淘汰。如果说未来有什么风险,我觉得这一点比较重要,反倒是外部的环境,随缘。

简昉:贾凡聊一聊,这个行业本身是朝阳行业,接下来会怎么做?

贾凡:我对未来比起在座的嘉宾,最大的优势是多十到二十年的时间。

中国到今天经济一定程度上遇到了困难,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下,我想大多数人的判断是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很好的一个趋势,就中美贸易战而言。

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把时间的维度再放得更长一点你会发现,经济的波动一定是必然的。但是从长远来看,我是坚定地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很有信心。因为我觉得改革开放40年的时间,中国发展到今天,我们有这么巨大的市场,以及积累了这么多优秀的企业,以及有这么多比较好的技术,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国今天依然面临了很多问题、挑战。线下实体经济包括新零售、空间还有很多的命题需要做。

我记得之前有人说过“今天中国很多产业适合从零到一再做一遍”,我非常坚定地认为这句话是对的。今天看日本、美国的线下,看他们精细化运营管理的程度,看他们的品牌和文创,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未来的10到20年这是一个巨大的命题,光从自身内需市场来讲,从13-14亿人的需求来讲,这里面有太多的课题需要研究。所以我自己本身坚定地长期看好中国的经济,我们有一个基本盘。

我有一个板块做新零售,长远来看线下有很多方面可以做,所以长远来看是谁有更多时间的问题。

简昉:虽然你有时间,但是我们更有经验的人在这里。

萧泓:他的观点是对的。这个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我会同意总有一天他再次站在这个台上,有更多的年轻人挑战他,这是一个延绵下去的过程,每一代人在这里面不是最重要的,但趋势是很重要。

我没有这么悲观,虽然现在经济下行,虽然不知道真正的爆发和起来的具体时间点,但是总的中长期的趋势一定是上升的,有如下几个重要的参考点。

第一,技术上的前进和突破。

 无论是大数据、AI,最重要的是5G,对文化产业、互联网产业将是颠覆性的,对内容的制作和内容消费模式无论是制作还是消费、发行接触用户都是颠覆性的。如果你仔细研究,这样的技术带来的颠覆要超过4G替代3G的技术,带来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

技术的前进是不可阻挡的,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第二,我非常同意贾凡说的,中国崛起是大概率事件,到底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障碍,可能跟贸易战、外部环境、世界局势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总的来讲,中国经济崛起的大方向是一定的。作为中国的企业在借助大方向起来的同时,能获得更多的国际机会,这是另外一个不可阻挡的增长点。

第三,从人的整个素质和人才结构的角度来讲,今天的大学就是“科学复兴”为主题,我们这样的人都会参与到活动中,说明学为主的教育受到广泛认同和支持的浪潮已经起来了,当人才的发展是不可逆的过程的时候,经济周期变得不是很重要了。

基于以上三个判断,如果大家从中长期来看,至少文化行业来讲,其实是一个值得长期持有甚至比较低的行业可以入手的行业。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