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能给文创带来什么?

创客猫 · 2019-08-14 13:37

5G带来的文创新变局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中国·广州2019文创(美业)产业独角兽峰会暨黑马文创产业加速服务大会”上,留白影视创始人徐康、VFine Music创始人兼CEO & 豆瓣FM CEO唐子御、火星文化CEO李浩、小红唇联合创始人龙黎围绕《5G与文创产业新变局》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创业黑马集团首席内容官卢旭成担任主持人。

微信图片_20190814133252.jpg

5G的到来,将对各行各业产生极为深刻的影响,在文创行业也是如此。

对于视频领域来说,5G带来了技术变革。李浩表示,虽然现在短视频有抖音、快手两大巨头,但是这并不代表短视频领域就已经定局了。因为5G会带来万物互联,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模式。“以后你也许看视频的时候,你希望跟对方实时交互,支持多人的实时交互,可能支持游戏互动。”他认为,这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场景。

徐康表示,未来5G出来以后,它会带来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变化,就像当初从3G过渡到4G一样。而且去年用户在短视频上的总时长已经超过了长视频,也对上游内容也会是一个挑战。当新的技术出现后,硬件和基础设施成熟,也会反向对内容有一个要求。“我们挺希望5G来了以后的技术变革,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赛道,能把公司做成上百亿市值的公司。”

在音乐领域,唐子御认为,最主要的变化是因为屏幕数量增长,导致音乐所需要的场景越来越多,最后引发出来一个趋势。另外他表示,未来对于上游版权的管理,包括一系列确权的监测,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大的课题。

在美业平台方面,龙黎认为未来5G技术会对平台带来三个方面的变化:一是万物互联,它会使你的产品使用场景有非常大的变化;二是数字技术的升级,对个体可以做非常精细的量化;三是新零售发生变化,变成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整合。

微信图片_20190814133247.jpg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卢旭成:首先各位先自我介绍一下,你们来自哪个领域,核心业务是什么?

李浩:火星是一家短视频行业的创业公司,我们是一家数据驱动的内容产业链服务商,火星旗下有一个数据产品,叫做卡士数据。

徐康:留白影视是一家专门做剧集制作业务的公司,我们今年会有四五部剧上线,包括现在正在播的《长安十二时辰》。

唐子御:我是VFine Music和豆瓣FM的创始人,我们在2018年收购了豆瓣音乐的相关版权,主要做版权的监控、管理、确权、分销这部分的事情。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积累了大概3000多位音乐人和相关机构的版权,也是对外授权了接近17万次。未来我们希望能够以技术驱动,为整个版权行业做一个比较好的线上基础设施。

龙黎:大家好,我叫龙黎,是小红唇的联合创始人。小红唇是一家美业的平台,我们自己做短视频的内容产出,做网红经济,我们也做正常的电商销售运营,所以目前我们等于是一个平台、内容和电商销售,包括我们现在在着力做自己的自有平台。

卢柏文:每一个技术的进步都给自己的产业带来很大的变化,比如说3G到4G,比如说智能手机的普及,都对文创大产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开始,中美贸易摩擦的加速,所以中国5G的商用提前到来。我想请各位可以围绕这个主题来聊一聊,5G加速商用,到底会给自己公司,自己所在的产业带来哪些革命性的变化?

李浩:火星创业五周年,我自己在互联网行业已经15年了,我回想第一次创业,做了一个大学生的门户网站。那时候在学校的学生宿舍,想看球,不方便,所以我们接入电视直播的信号,让大家打开校园在线可以看电视直播,那时候是2G网络,连宿舍的网线信号都不足以支撑球赛直播的效果,这是失败的项目。

2007年我加入56网,流媒体起来了。在做了7年视频网站之后,我们离开56网出来创建这样一个公司。这个行业过去几年发生非常大的变化,2014-2017年,我们的业务板块主要是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现在这些都变成了传统渠道了,我们发现和腾讯没有合作空间了。

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发现短视频在快速成长,手机是竖屏,(抖音、快手)整个手机屏幕全是视频自动播放,如果不是4G技术的到来,这种产品形态是无法想象的。所以我们看到有一个数据指标,在去年的11月份,短视频整个在线用户市场正式超过了长视频,成为了中国网民除了及时通讯软件以外,花时间最大的一个应用,而且短视频正在加速抛离其他的业务板块。

接下来5G对视频网站或者对视频行业有什么样的变化?今天的抖音和快手是两个庞然大物,抖音现在日均有3.2亿活跃用户,每个用户平均在抖音上花76分钟,这两个庞然大物是不是意味着短视频的格局定下来了?未必,这个行业一直会有变数。

因为5G会带来万物互联,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模式。今天我们刷抖音是用手指不停地划,未来我们的设备是不是一定还是手机?我还有疑问,手机是大家看视频和娱乐的一种设备了,即使在手机上,交互模式有没有发生大变化?这是有可能的。以后你也许看视频的时候,你希望跟对方实时交互,支持多人的实时交互,可能支持游戏互动。

徐康:当年3G到4G的时候,我还在做投资,那时候我们也是对这个趋势做过很多的预判,有的做对了,有的确实是没想到,比如说短视频里的抖音、快手做得这么大,这是当时没有想到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回顾一下当时的一些判断,我前些日子还看了一下视频,当时说4G出来以后会出现大机会,其实很少有人能全猜对的。未来5G出来以后,我觉得也是一样,它会带来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变化。

比如刚才李浩说短视频的那些方面,对于我们做专业长视频的,我觉得也会发生一些变化。现在跟短视频的竞争当中,年短视频的用时总时长已经超过长视频,所以长视频需要有什么改进,这直接压到上游,这是对我们的一个挑战。

大体来讲,我觉得以前CP公司跟平台之间B2B公司向B2C直接转换更多,现在平台开发的互动剧、互动游戏,其实通常都是先有技术,就是硬件和基础设施成熟,然后反向会对于内容有一个要求,一般会有一个内容的大爆款,在这上面做成功。

比如天美《隐形守护者》这种游戏,它取得的成功对于长视频来说也是一个挺大的机会,你可以在上面赋予很高的附加值。就像用户付费,今年爱奇艺用户付费正式破1亿,付费要求会越来越高,对于上游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直面C端做类似于分账。我们挺希望5G来了以后的技术变革,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赛道,能把公司做成上百亿市值的公司。

微信图片_20190814133256.jpg

唐子御:我是做音乐的,站在我的角度去看,音乐本身是没有一个直接的价值,通常都是一种伴随价值,比如说伴随着明星的IP,伴随着视频的画面等等,它的属性不可能直接被卖,一般都是伴随很多东西。正因为它有这样一个属性,所以它无处不在,所有产品都可能会占到10-20%,我定义的音乐是一个广义的音乐,或者是声音这样一个东西吧。

所以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那时候看得比较窄,我们就是一个工作室,做了很多原创内容,因为本身也不是特别知名的音乐人,所以会把它卖给各种各样的学校、公司、企业、项目里面。后来我们发现这个行业其实存在大量的需求还没有被挖掘,我只是行业外,其他行业对于音乐产业的诉求没有被挖掘干净,我们在2017年的时候才做了这样一个平台。

做了这个平台之后就发现,我们在公司,就像今天我们签约,比如说BAT也好,或者是头条也好,大家都是第一次跟我们技术平台级别的合作,每一家都是第一次,都是在2018年。所有的平台,谁会想到京东或者淘宝,在2018年的时候,它所有的商品展示窗口从图片变成了视频,然后产生了大量对于音乐版权的诉求,没有人想到这个事情,也没有人想到短视频这种平台的出现,让整个的音乐使用频次达到另外一个量级。

所以我们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作为音乐行业来说,我觉得我们不太可能会是主角。对于流媒体来说,可能你听的音频质量更高了,更高的比特率,比如说在流媒体上看到更高清的MV,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变化。我觉得最主要的变化是因为屏幕数量增长,导致音乐所需要的场景越来越多,最后引发出来一个趋势

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线上数据的大量增加,尤其是对于很多的企业方、用户,他们可能会对于管理这部分数据有一个更高的要求,我看了这个视频,这个视频是谁拍的,这个视频里面的音乐是谁作的,以前都是比如说我放到平台上,这个事情我就不管了,大家只要知道我这边是一手的就可以了,音乐也是一样的。因此我觉得未来对于上游版权的管理,包括一系列确权的监测,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大的课题。

龙黎:我分享一下小红唇的情况,小红唇很有趣,其实我们做短视频做得非常早,我们2015年开始请网红,那时候叫达人,开始请他们在小红唇里做短视频的分享。当时我们找达人、网红的时候,我觉得短视频没有这么普及,大家还有一些抗拒,好像没有图片、文字这么好做。

等到2016年,大家开始逐渐适应这个东西,我们很多前期拒绝的达人都找回来,想要在小红唇上面去传播,上传视频。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技术变化过渡阶段,我还能够明显感觉到,从图文到视频的转化,我们确实经历了这个阶段。

5G技术在我们这里会有什么变化?我们自己判断,在未来5G技术对于小红唇这样的美业平台,可能会有三个方面的变化:

1、万物互联,物联网。它会使你的产品使用场景有非常大的变化,以后我们在想你的梳子不仅仅可以梳头,在你梳头的过程中会对你的发质作一个诊断,告诉你应该保护怎么头发,应该怎么选择洗发水、护发素。面膜也是一样,贴在你脸上的面膜会对你的肌肤做一个诊断,你的美白程度怎么样、紧致程度怎么样,抗皱怎么样,它都会给你一个建议,这是物联网层面上,技术上对于我们有很大的变化;

2、数字技术的升级。其实美业,很多时候我们有点凭感觉。比如你是油皮、干皮,油有多油,干有多干,具体结合到产品,我要选择什么?大家还是比较粗放。但是如果随着智能技术,物联网设备的应用,我可能对环境有非常精细的量化,对个体也可以做非常精细的量化,这时候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3、以前说新零售叫做线上线下整合,我觉得新零售之后可能就是所谓的新指导,叫做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整合。基于前面的技术智能,基于技术发展,可以对对个体做量化。

卢柏文:5G时代到来,你们要做什么准备?

李浩:第一,需要准备好心态,拥抱变化。第二,火星作为一家数据公司,习惯于用数据角度来看什么阶段做什么样的事情,当发生了变化就是我们调整赛道的时候。

徐康:其实它的需求都是一直存在的,关键是怎么满足,纯粹从留白影视或者我们从事长视频来讲,我们自己比较看好的是互动形式的长视频展现,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就会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尝试。

唐子御:我们可能希望把监控和确权这个事情做得更好,其实传统意义上授权这件事,出门之后,他怎么卖,怎么用,没有人知道的。

龙黎:我们自己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韩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外资品牌和韩资的比例8:2,80%的市场都被外资品牌占领了,韩国自己的化妆品品牌只有20%,韩国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把这个比例完全调换过来。

我觉得在5G时代到来的时候,对于中国的新国货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因为在5G的赛道里面完全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这样一个庞大市场,我们完全可以做出千亿美元的公司,做出一个新国货可以和宝洁、联合利华等大公司抗衡的。因为中国一直在化妆品美业这个行业上缺少这样一家公司,5G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