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兴遇见李想

黄云杰 · 2019-08-19 10:24

王兴的大出行版图与李想都将紧密结合在一起。不得不承认,李想能够拿下从交手后便一直势如水火的程维与王兴,这样的操作实在是够“骚”的。

qita-lixiangzhizao.jpg

在那个千团厮杀的日子里,做团购的王兴与做网约车的程维还是朋友。直到两家看似独角兽企业都踏入了对方的核心领地时——滴滴入股饿了么,美团上线打车功能,昔日好友终于同室操戈。

至此,程维向左,王兴向右。

然而因为李想,这一左一右的两人在时隔多年后又重新有了共同的意志,一齐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背对背拥抱。

2018年3月22日,王兴的美团正以低价策略在大上海攻城略地,耳后却传来了程维与李想的官宣。车和家与滴滴出行达成战略合作,双方组建合资公司将在打造共享出行场景专属的智能电动车产品、智能化车队的运营及服务、自动驾驶的规模化应用等,共同探索未来出行。

在这个合作协议之后,除了一条“陈冰还出任车和家与滴滴合资公司的COO”的新闻,再也没有关于这个合资公司的任何消息。别说CEO是谁,就连合资公司全名恐怕在李想和程维外也没第三个人知道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合作协议发布的同时,李想最为关键的B轮融资也顺利落地,共计30亿元。或许在这次融资的背后,滴滴和车和家的合作成为了最重要的“谈资”。

一年之后的夏天,美团打车已然在上海站稳了脚跟,此时的王兴也把目光投向了李想,与程维不同的是,他选择了投资,大手笔的投资。

在理想汽车近期完成5.3亿美元的C轮融资中。由王兴领投,其个人投资近3亿美元。李想本人则继续投资近1亿美元。此外,字节跳动跟投3000万美元,经纬创投、明势资本、蓝驰创投等老股东也均有跟投。

至此,理想汽车累计融资额已达15.75亿美元,投后估值约29.3亿美元,已然超过教父李斌口中200亿元的造车门槛。

不得不说在这个给钱才是硬道理的互联网时代,比起面向未来的合资公司,王兴看起来更重视李想,颇有几分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创业“双生子”

从两人的成长路线上看,李想与王兴完全是处在了一个定义域的两个极端,如果说王兴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幸运儿,那把李想比作草莽英雄一点也不为过。

在开放初期,王兴的家庭就早早地成为了万元户。1992 年,他的父亲王苗正式拿出了十多年的积蓄,总计 300 多万与朋友一起办起了水泥厂。十一年后,王苗事业升级,与朋友合伙投资年产量达 200 万吨的现代化水泥厂,投资额高达 6 亿元。

而对于理想的家庭来说,上面的每一组数据都是天文数字。1997年后,王兴从龙岩一中直接被保送到清华,另一边马上高二的李想却在此时与互联网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论坛发帖、投稿,再到建立自己的个人网站,李想的高中三年完全交给了自己的爱好,身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浪潮,身居其中的李想比外人体会得更加深刻。“赚钱非常容易,网站上的广告展示一个月有1万多块钱收入。加上稿费我一个月差不多有接近2万的收入,比我爸我妈加起来多10倍。”

这样的收入让高中毕业后李想没有考大学,而是选择了创业。2000年,李想在石家庄正式创办了泡泡网,2003年其的广告收入达到200万,李想也开始以一个企业家的身份步入公众视野。

一时间,81年出生的李想突然被冠以“80后亿万创业家”、“白手起家的80后富翁”等等抬头。正在美国留学的王兴终于也在此时放弃了学业,在03年的圣诞节,他带着明确的创业计划登机回国。尽管此后王兴也小有成就,但仅仅比李想大两岁的他因为出生在了70年代,所有的光辉都被前辈们掩盖。

总之,这对创业“双生子”在互联网浪潮的席卷下,不停地裹挟向前。

2005年,对于李想和王兴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一年,在经历了多多友、游子图的失败后,王兴模仿美国的facebook创立了校内网,火爆一年之后便卖给了千橡集团,凭自己的努力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而李想的泡泡网也随着整体环境的恶化开始大不如前,没能走进象牙塔的李想在校内网的掩映之下正式从IT向汽车行业扩张,创建“汽车之家”网站,同样一年之后,汽车之家成功登上了汽车垂直网站流量排行的第一名。

尔后,李想开始了自己的十年“之家路”,而王兴又历经了饭否网、海内网等多个创业项目,很长时间里他被外界称为“连环创业者”,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王兴也终于在2010年捧出了美团。

2013年12月11日,当王兴带领着麾下铁军与饿了么抢占市场逐鹿中原之时,李想一众人等顶着寒风在纽交所敲钟,上市首日收盘价报30.07 美元,较发行价上涨76.88%。

2015年5月份,李想创办车和家(后更名理想汽车),宣布完成A轮7.8亿人民币融资,估值29.8亿元人民币。在摩拜2016年10月完成的超1亿美元C轮融资中,王兴以个人名义参与了投资,两人开始一同走进了出行领域。直到2019年的这个夏天,看似平行的两条线也第一次有了交集。

美团的出行版图与理想汽车

王兴选中李想并不是偶然。

从泡泡网到汽车之家再到理想汽车,被外界称作产品经理的李想没有输过,至少目前如此。王兴需要一个立于不败之地的人去完成自己大出行的最后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想的成功之路是曾经那个屡战屡败的王兴想要看到的另一个自己。

虽然如今的王兴已然成为富豪榜的常客,但3亿美元毕竟不是个小数目,显然李想的个人色彩和人格魅力并不是打动他的全部。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开始全面退坡,新能源汽车企业利润面临全面锐减的窘境。各大公司开始节衣缩食。近期,就连向来不差钱的蔚来就都被频传裁员负面,更别说其他公司的欠薪丑闻。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的产品质量问题也开始广受关注,特斯拉、江淮、云度、蔚来……燃烧的电池像是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点燃了消费者心中的不安情绪,质疑之声不绝于耳。那么在造车新势力和新能源产业频传低迷之声时,王兴为何要下重注在理想汽车上?

早在2017年,物流智能化企业新石器CEO余恩源拜访车和家,发现其低速电动车平台SEV非常适合用来开发L4级低速无人车,于是就带领团队开发出了无人物流车样车,并在获得双方认可之后,成立了新公司新石器。

车和家先期推出的SEV这一被放弃的产品被重新打造成无人物流车。而新石器就是美团无人配送开放平台中的积极参与者,后者未来也将向新石器采采购无人配送车,相当于是美团将采购车和家的SEV平台。

2018年夏天,美团在上市前夕推出了无人配送开放平台,允许符合条件的自动驾驶等相关公司加入其中,共建无人配送生态。在活动现场,美团展出有一辆体积较大的无人配送车,这款车正是基于车和家成立之初推出的SEV打造而来。

或许正是这一次在物流商用车上的小试牛刀让王兴下定了决心。如果未来美团与车和家达成定制车辆研发合作,相当于是美团跟车和家在乘用车、商用车领域都有合作。

今年 5 月的时候,理想汽车公布了关于理想ONE预订及交付计划的时间表:理想ONE将于2019年8-9月开始排产,并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向首批车主交付。与此同时,13个首发城市的交付中心与维修中心也将全部开业。网约车车型的量产时间未定,背后还涉及资产管理、城市运营许可等因素。“但至少不是今年”。

从2015年正式创办至今整整4个年头,在整个造车新势力中,李想的脚步算是走得比较慢了。在上市之后已是补贴完全退坡之时,直接推往市场走向消费者存在着较大的风险,而在美团打车的网约车领域中,理想汽车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但前提条件是,在网约车型上线后,滴滴与车和家的合资公司依旧没有下文,王兴的美团打车才会成为首选。

从目前来看,未来美团外卖以及其他物流可能会用上此前车和家投资的新石器无人小车,在网约车方面理想汽车也会成为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新能源汽车的整车制造和销售也会有王兴的那一份。

总体上王兴的大出行版图与李想都将紧密结合在一起。不得不承认,李想能够拿下从交手后便一直势如水火的程维与王兴,这样的操作实在是够“骚”的。

(文章来源:BusinessCars 作者:黄云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