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追不追?

创客猫 · 2019-08-30 14:04

风口对投资人来说,是一个又爱又恨的话题。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华兴新经济基金管理合伙人杜永波、浙商创投联合创始人&行政总裁华晔宇、国新央企运营投资基金总经理刘隆文、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众海投资创始合伙人鲁众、力合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唐立新围绕《聚焦新经济投资风口》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昆仲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钧担任主持人。

1.JPG

“风口”对于每个投资人来说,都是躲不开的话题。究竟是应该追风口,还是根据自己的节奏来做投资,这是投资界经常讨论的话题。做了20年的投资,唐立新感受最深的是“坚持”和“聚焦”,在一个产业当中做深度的投资。“如果去造风口或者是追风口,可能到最后,等尘埃落定的时候,发现自己是步了别人的后尘。”

鲁众表示,他个人不喜欢风口,最主要的风口有时候是伪风口,是被造出来的。但他也指出,投资是有机会和趋势的,这是大家不能否认的。所以他会从三个角度去寻找投资机会,第一是技术的进步永远会对所有的生活、生产和制造,带来巨大的变革的机会和影响;第二是消费人群的变化,一定会带来所有相关产业的变化;第三是政府制造的商业机会。

李论认为,风口就是大家已经达成共识了,而做中早期的投资,永远赚的是反共识的钱。“作为一个投资人还是应该非常理性根据自己擅长的领域,进行理智的判断,来看什么东西是代表长期和未来的。”这一点,华晔宇也很赞同。他认为,真正的风口不仅仅是估值的一种共识,而是能够真正的长期带来收入跟利润成长的项目,那种公司可能才是真正值得投资的。

刘隆文则表示,在战略上他永远在追风口,但是在战术上他永远不会去追风口。

杜永波表示,投资人该不该追风口这是因人而异的。“如果你是对某一个行业有特别独到的了解优势,你可以去追,但是超出自己能力和支持范围之外的,你就不用去管,那是别人赚钱的机会,不是你赚钱的机会。第二,越早期的要创造风口,你要在别人还没有看到的时候,先发现一些机会,你投进去,然后让别人来追。而作为一个比较中后期的机构,对于风口一定要去看到底是什么。”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王钧:做一级市场的投资,你完全不关注风口,我觉得也是不可能的。风口一刮起来,创业者可能就有了。最近科创板起来了之后,大家都变成了把科创作为投资的重点。

问大家两个问题,过往有没有追过风口,你的具体投资逻辑是什么?在这个投资逻辑下,投什么,什么是好的项目?科技创新,这是不是一个风口,在这个风口里追什么?我希望大家能在过往的风口中间,不管你是支持还是反对风口,有没有抓住一个好的案例?下一步准备重点看什么?

唐立新.JPG

力合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 唐立新

投资最深的感受是“坚持”和“聚焦”

唐立新:我做投资孵化到今年,差不多将近20年了。20年来中国资本市场起起落落,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20年。这20年赚了大钱的行业,其实是两个,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移动互联网。20年走下来,感受最深的就是“坚持”,我觉得坚持是最终回归本原的如果去造风口或者是追风口,可能到最后,等尘埃落定的时候,发现自己是步了别人的后尘。

这么多年我们看到了很多公司在里面做投资,如果没有抓住移动互联网或者是互联网,最终成长性并没有那么强。我记得两年多前,杜总带着团队到我们的研究院,跟我们做过交流,两三年前跟我们讲,现在看的方向是硬科技,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些产业。但是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这么多年走下来,其实我觉得硬科技实际上是未来中国真正能够振兴,真正能够立足于世界之林的一个核心的东西。如果没有一个真正核心的科技,真正科技的发展是非常困难的。我觉得更重要的在于坚持。

还有一个是聚焦,聚焦在一个产业当中做深度的投资。我们投早期的项目,后期有产业资本来做结合。以前我们做孵化的时候,总觉得在政、产、学、研、经、贸等几个方面,对一个企业进行深度的孵化和赋能,沿着产业链的纵深有更多的赋能,才能把产业公司扶持起来。风口我们是永远追不上的,但是我们持之以恒把工作做好,才能达到最终的结果。

王钧:力合资本孵化了很多的项目,哪一个项目作为一个标杆的事,能讲一讲的?未来的时间我们还是准备聚焦硬科技吗? 

唐立新:其实我们一路走来都是围绕着硬科技做各种各样的投资和孵化。现在上市的唯信诺,我跟这个项目是97年,当时大家都不太理解OLED,今天成了一个热点,前一段所有沾OLED概念股都在火。

我们心里最明白,真正技术的发明人和创始人其实没有多少股权,凭着这个,他获得了很多的收益。这个项目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很多的坎坷,每家公司成长下来都是不容易的。

力合投的一个最典型的就是拜腾,拜腾这个项目在座很多人不是特别知道,是一帮老外在中国创业,由德国宝马的核心团队,加上特斯拉的团队,加上奔驰负责无人驾驶,再加上苹果的超豪华团队,在中国创业。我们觉得他们非常懂车,对车的理解非常深厚。他们做了一个全球到目前为止非常少见的一个B级正向开发的纯电动平台,最近又在迎来一轮新的投资,就是C轮。

美国是一个创新的大国,二战之后获得了这么多的资源,他抢的不是土地,抢的是人,抢的是技术。今天的中国有市场,我们有了一定的资金和资本,我们应该抢什么?我觉得我们应该抢技术,应该抢人,让这些人到中国来创业,到中国来发展,把中国变成一个很好的营商环境,跟世界真正的接轨,我们才能真正的富强,才能发展

鲁众.JPG

众海投资创始合伙人 鲁众

从三个角度来寻找投资机会 

鲁众:其实我个人是不太喜欢风口的,因为风口基本上是一阵风,最最主要的风口有的时候是伪风口,是被造出来的

我个人感觉O2O是投资人和资本市场推动起来的,但是O2O冷下来后,整个企业很受伤。共享也是一个风口,现在也有很多的风口,所以我不太愿意讲风口。但是确实是投资是有机会,是有趋势的,这也是大家不能否认的。

我是怎么来看这些东西的呢?我觉得所有的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看你那一脚踩到哪里去。我自己从三个角度来看,第一个是技术的进步永远会对所有的生活、生产和制造,带来巨大的变革的机会和影响。

很多技术诞生以后,它就会冲击各个原有产业的领域,然后原有产业往往它的边界是很清晰的,比如说经常跟很多企业家说,你的竞争对手,你的同行你能看见,但是技术进步以后,产业边界模糊了,有很多新的物种未必看得见。这是我觉得技术进步带来了很多的边界变化,带来了很多新的创业机会。这是我们觉得要看的,因为可能它很小,但未来可能会颠覆你,把你吃掉,这是一种投资逻辑。

第二,我们人总是一代一代的成长,所以人的代际的变化,也就是说消费人群的变化,一定会带来所有相关产业的变化。通过人群的变化,我们去寻找投资机会。

第三个发生变化的,就是政府制造的商业机会。今天的中美贸易战,核心技术是中国要做到自主可控,需要大量的资金进来,以前钱不往这边来。中国延续20、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到这一代人老去的时候,就没有人养了,养老自然就成了问题,这是国家创造的机会。

这三个角度来看投资机会,然后在这里面发现那些好的团队,好的商业模式,然后我们去寻找投资机会。

王钧:你现在往前走,还会专注在这三方面吗?现在很多人在谈专业化和垂直化。

鲁众:我认为产业互联网垂直领域的这个机会会跑出来,细分市场一定是下一个机会,我们现在也很关注一些细分市场。现在那些要做一个平台,做一个要打败所有的平台,这些我们都不看好。

李论.JPG

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 李论

投资人要理性根据自己擅长的领域去判断代表未来的东西

李论:我们对风口比较中立。第一,我非常坚信一点,我是做中早期,我们这波人永远赚的是反共识的钱。如果有一个事情一定是共识了,大家认为是风口的,这个钱我一定挣不了,即使赚到了,那也是账面的回报。

如果你投到的确是某个行业最强的,你一定不会希望成为风口,成为了风口之后,首先会大量的钱涌进来,增加了你的投资难度,打成了消耗战,把你本来可以拿回的50倍回报,打成了5倍,或者是10倍。不过,你永远没法保证投到一个赛道里的第一,你没有投到中位的选手,也许风口会救你,钱更多了,生命期也延长了,这里面还出现大量的并购,所以我对风口比较中立。

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作为一个投资人还是应该非常理性根据自己擅长的领域,进行理智的判断,来看什么东西是代表长期和未来的。

同时风口会模糊人的因素,去年微信和头条出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在投人,他们中高层的人出来,市场的估值都是在5千万美金左右。但是这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判断这个人怎么在风口下面去创业,他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创业者遇到了这个事情,眼睛里有没有光明,是不是真的爱这个事情,是不是正心诚意来做这个事情。

风口往往会做减法,我们当年投了摩拜,在我们之前聊了35家,还没有投,结果我们账打了之后,风口就来了,翻了30多倍。因为有了摩拜之后,我们进入到了共享,但是在之后我们没有参与任何的投资。根本一点是在于我们理性判断什么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不是租赁经济,共享经济能做大的东西,一定是很接近社会公共资源的,这个东西符合社会公共资源属性的,才能在共享经济成为巨无霸。煤电、油和道路是由政府把控的,也不是VC和PE机构能去推动的。所以这里面需要非常理性去判断这是不是一个风口的机会。

王钧:你最近在忙什么,看什么?

李论:我们最近不断跟各种各样的优秀创业者聊天,哪怕他不创业,我们也希望更早去认识他。最好一批创业者都是在创业之前的半年就已经认识了,或者大家在不断地讨论和不断参与进来的,我们要建立人才数据库,这是我们每个月在花时间做的。

第二,还是根据趋势来看有哪些大的机会。其实有一个风口,可能算是一个争议点,比如说瑞幸的出现,瑞幸在18个月我就坚持认为这是一家好公司。为什么认为瑞幸是一家好公司?18个月以前我们不断跟瑞幸(沟通)试图参与他的投资,但是不幸没有让我们投进去。

我认为过往三年里面便利蜂和瑞幸是中国在新的商业环境下非常大的创新,有可能是我们能够在全球输出的(代表),麦当劳、肯德基代表了老的,但是瑞幸是代表了新的,可以在大量零售相关的领域被复制。这是我们一个在关注的风口,就是用新的技术,用新的硬件,创造了一个新的软硬件环境之下,重新改变零售领域人货场之间的关系,建立一个全新的商业形态,我觉得可以把所有的线上商业都重新来升级一次。

第二,有人提出了一个概念,说2018年代表了中国或者全世界互联网的黄金时代结束,我觉得这个完全错了。今天是全世界互联网,或者高科技真正黄金时代的刚刚开始。我们过去十年真的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移动互联网只是本质上完成了生命跟生命的连接。5G和IOT来了之后,都是万物互联,用户不单单指有生命的人,用户就是使用数据和产生数据的,宇宙爆炸级新的连接关系的出现,这就是黄金时代。所以今天是最好的时代,不是最坏的时代

刘隆文.JPG

国新央企运营投资基金总经理 刘隆文

战略上永远追风口,战术上永远不追风口

王钧:刘总我有两个特别的问题问你,从您的角度怎么看这个风口?第二,您从某种意义上讲,也代表了一个政策风口,比如说投了寒武纪,投了芯片,我以前在所在的机构也投了不少的芯片公司,活下来不多,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刘隆文:作为我们来讲,对于风口这个概念是这么看的,在战略上,我永远在追风口,但是在战术上,我永远不会去追风口。怎么来解释这个话呢?从大的方向,什么叫战略?其实战略就是国家所倡导的或者主导的经济发展领域里,国家想要你做什么,从我的角度来说,是要重点考虑的。

所以我们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基本上是每个季度会内部讨论,我们很关注定位,甚至找一些外部专家来给我们解读经济是热了,还是冷了。所以从战略上,我们永远关注风口,而且时刻会追风口。战略角度另外一个方面是行业发展和变化的趋势,比如说新能源走到了什么位置,上半年传统车销售怎么样,新能源车销售怎么样。从战略角度,我们关注的一个是政策,一个是趋势。

战术角度,我们从来不会关注风口,因为我们不会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更多是在成长期,甚至成功期之后才进去,所以我们获得的收益往往是很低的,但是追求一个相对稳定的回报。所以从战术上来说,我不会去追任何一个风口,别人已经赚了好几倍,然后我们再进去加一把柴,推一把力。风投机构是投前面一轮,我们在最后,帮大家把这个事情产业化,能够大规模化。

华晔宇.JPG

浙商创投联合创始人&行政总裁 华晔宇

科创板是未来很长时间的一个风口

华晔宇:李论讲到风口是一种共识,我非常认同。风口是什么样的一种共识?它是一级市场投资人形成的一种价值来估值的,如果你能够延续到二级市场,还能继续得到投资人估值的认可。很多的风口断裂在哪里?一级市场还没有顺利送到二级市场去,就戛然而止了。

其实这里讨论新经济的风口,大家觉得最新,最热的风口是什么?鞋子,一双鞋子限量版一两万是可以想象的顶峰,谈不上是奢侈品,但是能炒到几十万,这种我们看不懂,投资就不参与了。老同志炒过普洱茶、和田玉,归根到底其实也是一种共识而已,很难说年轻人一定就是错的,但是这种风口能持续吗?年轻人的兴趣也转得很快,老同志赶不上他们,所以也不敢踩这样的风口。

真正的风口不仅仅是估值的一种共识,而是能够真正的长期带来收入跟利润成长的项目,那种公司可能才是真正值得投资的。新的永远会有,新的技术,甚至一些新的消费升级,包括消费的下沉,对广大农村来说也是一种升级,各种新经济的风口还是会不断涌现,但是我觉得作为投资人,从以往的教训来说,不能光去追逐估值的风口,而是要真正去追逐那些收入、利润成长的风口。

王钧:最近你们最关注的领域是什么?

华晔宇:科创板是一个长期的风口,也是我们国家战略所需要的科创属性。上交所搞了一次科创板改革方向座谈会,我也去参加了,他们一再强调硬科技的科创板,我说现在这些科技企业可能在目前来说,是硬科技、高门槛的,但是随着技术的普及以后,如果这些技术变成传统的制造业,科创板能不能转到其他板去,然后吸收其他板的高科技企业呢?我觉得科创板是所有做投资值得关注的,未来很长时间的一个风口。

杜永波.JPG

华兴新经济基金管理合伙人 杜永波(左)

越早期的投资要创造风口,中后期的要看清风口

杜永波作为投资人到底该不该追捧风口,我自己觉得因人而异,你要分清长短,有的机构是该追的,有的机构是不该追的。

如果你是对某一个行业有特别独到的了解优势,你可以去追,但是超出自己能力和支持范围之外的,你就不用去管,那是别人赚钱的机会,不是你赚钱的机会。

第二,越早期的要创造风口,你要在别人还没有看到的时候,先发现一些机会,你投进去,然后让别人来追。作为一个比较中后期的机构,风口一定要去看到底是什么,是一个很大长期的风口,代表未来的风口,还是很阶段性的风口?

最终还是回到最原始点,不管是一个技术,还是一个产品,还是一个商业模式,你给用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这个价值本身有多大,要实现这个价值,你这个模式所要花费的成本是多少,最终是不是有一个成型商业模式存在的。就算他创造了价值,当下能不能给你创造想要的回报。

对我们基金来讲,我们一定是要去追风口,在我所关注的里面,如果冒出来的小风口,我一定让投资团队去看的。这个行业主要的玩家都要了解,然后再到内部讨论,这个风口是短期风口,还是长期风口,当下的投资值不值。

王钧:风口的项目,到最后都是估值超越了财务指标,或者是运营指标,你怎么把握这个?

杜永波:这个其实挺难的,中国前几年的钱很多,像雷军这么聪明的人,他们一定看到我们没有看到的东西,最终也许大家得到的结论是不一样的。未来能做到的市场空间,中间能赚多少钱,一二级市场有多少估值,我想赚的倍数能不能赚得着?算术也是数字游戏,所有投资都去算数,我觉得还是做不到。

我们投过美团,美团也是O2O很成功的一家企业,上市之后股价表现不太好,前面几个月我们的锁定期也到期了,我们到底是锁定,还是卖,还是不卖?当时我有一个观点,其实美团代表了是一种服务的线上化、电商化。商品电商化产生了阿里、京东、拼多多,但是在服务的电商化里面,全世界都是美团一家,阿里可能也会发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未来的空间还是很大。你对这个市场有不同的判断,最后来决定你做策略。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