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VC的退出选择:坚定看好科创板 并购最重要的是双方的协同效应

创客猫 · 2019-09-02 13:41

早期投到好项目,后期顺利退出,这是投资的最完美过程。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唐兴资本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宫蒲玲、金茂投资合伙人黄勇、东方富海合伙人黄国强、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盈科资本合伙人周晓晨、天际资本创始合伙人张倩围绕《如何破解PE/VC投资的退出之道》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卓儒担任主持人。

1.JPG

早期投到好项目,后期顺利退出,这是投资的最完美过程。

对于早期投资来说,识别好项目是一个大学问。袁宏伟认为,投天使跟其他阶段有一个特别不同的点,就是特别考验直觉。早期投资不确定性非常大,所以投资之前就要有一个逻辑,在哪些方面上布局,这个是影响到未来退出的核心。对于如何判断一个项目最后能否获得成功,她指出,首先一定要符合国家十年之内的产业需求;其次,出于长期阶段的考虑,在选择时不会局限在某个具体的产品上,或者某个产业链一个相对窄的领域去投资,一定要在一个通用的方向上去做布局;第三,项目在它的研究方向上要有一个更贴近未来的产业转化。

对于科创早期项目,黄勇在判断上第一也是关注它是不是面向国家的未来重大需求,其次看它是不是有一个核心的技术,如果有从0到1的开创性技术,这是非常重要的。

科创项目的创始人大部分是科学家或者学者,他们对市场、管理、资本的操作可能会有局限性。宫蒲玲表示,做科技领域的投资,要能够以真诚的心态,去帮助项目创始人成长。首先伴随着他们成长的过程当中,能成为他们的一个合作伙伴。同时要用你自己的资源,能够为企业成长所需要的各种要素共融,真正的补足他们身上存在的各种短板。同时,能够不断为他们出谋划策,引导他们从现实走向产业,从科学家走向企业家,从一个研究所的思维,或者是实验室的思维,走向市场的思维。

黄国强指出了科创企业需要具备的五项能力:研发能力、产品能力、企业组织管理能力、营销能力、服务能力。

在最后的退出阶段,上市跟并购都是重要的途径。张倩表示,选择一个好的地方上市,拿到更多的资金,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竞争力,现在她坚定看好科创板。周晓晨总结了在并购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并购双方的协同效应。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袁宏伟.JPG

松禾资本合伙人 袁宏伟

如何识别一个优质的早期项目?

李卓儒:第一个问题先请问一下松禾资本的袁总,你负责的天使项目比较多,从投资者的观点怎么样去识别一个优质的早期项目,以及这几年你看到的一些比较有潜力的产业是什么?

袁宏伟我觉得投天使跟投其他的阶段,有一个特别不同的一点,就是它特别考验你的直觉

凡是创始的天使轮的方向,都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的。这个时候你怎么去做判断,可能不像在VC阶段,对产业背景要求有那么高,更多的是你在投资之前,就要有一个逻辑,就是注重看什么,在什么方向上去布局,这个是影响到未来退出的核心。因为天使都是非常早期的,有很多都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我们又是聚焦在熟悉的这几个行业里面,这几个行业不管是生命科学,还是人工智能+硬件,还是材料,它都有漫长的周期,后面这些不确定性都非常之大。

所以怎么去判断这个项目能否最后获得成功,我们是有一个严格的纪律,首先一定要符合国家在未来一个相对长远的时间,就是十年之内它的产业需求。这就需要我们站在产业方向上,对未来的风口有一个逻辑判断。需要从国产替代,或者自主创新,或者是解决对境外产品的依赖等方面出发,进行稍微宏观或者中观的判断。

其次,领域里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出于长期阶段的考虑,在选择时不会局限在某个具体的产品上,或者某个产业链一个相对窄的领域去投资,一定要在一个通用的(如果是这个技术创新可以实现的话,就有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潜力)方向上去做布局。只有平台型的技术创新,成功的概率才可能会更高一些,因为它占据了技术的源头,它是一个通用的技术。

第三,和松禾这么多年的积累有关系,我们在这些领域之外,还会更重要的考虑创始人和他的项目,就是它的研究方向上,要有一个更贴近未来的产业转化。

我们看重的是海外华人科学家,他作为技术所有者,他们做创业的这些项目。在美国或者是在欧洲,它的科研资金来源非常丰富,它有一个很完备的生态系统。学校里的研发,有可能跟企业最前沿的技术诉求有直接的关系,这个钱就有可能是这些企业基于自己的研究诉求出的。所以一旦有技术创新,就可以迅速实现产业化。

海外的技术,由于我们还是要投中国,还是要让这些项目落地到中国,可能就是华人的创业项目在国内落地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然后它对落地的文化差异也会要小一些,所以我们就聚焦在这样几个领域。

这三个逻辑是我们一直在遵守的,也考虑从已有积累的领域做投资项目的主动筛选。

黄勇.JPG

金茂投资合伙人 黄勇

李卓儒:问一下金茂的黄总,科技创新企业应该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黄勇早期的项目有一个特点,需要方方面面的一些资源,特别是讲到全球领先的企业回来,技术上可能比较领先,但是缺政府方面的资源,缺市场方面的资源。所以我们做相对比较熟悉的领域,新能源的装备、集成电路、半导体的装备和材料,可以给所投企业持续赋能。

另外,我们判断早期的项目主要关注它是不是面向国家的未来重大需求,是不是面向未来经济的主战场,天花板的情况怎么样?我们投一些新能源的装备材料,还有投集成电路的装备材料,中国的新能源成为国家的名片,很多海外回来的技术创新团队,把半导体的技术用在了新能源这一块,推动了我们这个行业快速的成长。

第二,是不是有一个核心的技术,如果有平台技术,进一步讲如果有从0到1这样一些开创性的技术,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就是团队这一块,我们做集成电路,或者做硬创新,往往时间周期非常长。优秀的团队在海外做过一二十年,回来又做15年,往往起来的时候,市值是非常高的。

投早期如果有持续的创新,而且面向市场的空间很大,团队非常稳定,将来在中间过程的退出机会也比较多。

科技领域跟传统领域的投资截然不同

李卓儒:我也想问一下宫蒲玲,你们投资了比较多的先进制造的产业,针对这些产业的投资,相对于比较传统的投资,你觉得从投资的评估上有没有比较特殊的?

宫蒲玲.JPG

唐兴资本创始人兼执行董事 宫蒲玲

宫蒲玲做科技领域的投资,跟做传统领域的投资,其实是截然不同。

我们觉得科技领域的投资有几大特点,一个是科技产业本身技术门槛比较高,资金投入非常大,特别是在研发,进入产品,进入到市场这个阶段。另外能够成长起来的这种周期也相对比较长。

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因为科技企业的创始人多半都是技术人员,也是掌握核心技术的关键人物,所以决定了科技领域的投资,我们一定要关注它的核心技术是不是有绝对的竞争力。还有,它的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创新能力,是不是可持续。第三,他的研发创新的这种可持续的资金保障,因为研发创新都需要不断的有资金投入,这个资金投入的保障能力怎么样。

第四,他的团队一定要对这个组织、对这个公司要有绝对的掌控能力,还应该有一定的战略管理,包括市场拓展这一方面的能力。更主要还是应该有一种非常开放、包容的心态和境界,同时因为这个周期比较长,也是非常辛苦的,所以对企业家应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要求,就是要有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

我觉得有一点,我做这么多年的科技领域的投资,跟很多企业家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为什么呢?我觉得要做科技领域的投资,是需要有情怀的,因为他们的创始人大部分都是从学校教授,或者是科研院所的工程师,或者是科学家走出来的,所以他们身上也有明显的这种短板,就是对于管理,特别是对市场,对整个开放的这种心态上,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

所以要做科技领域的投资,要有这种爱心,要能够以真诚的心态,去帮助他们成长。首先伴随着他们成长的过程当中,能成为他们的一个合作伙伴。同时要用你自己的资源,能够为企业成长所需要的各种要素共融,真正的补足他们身上存在的各种短板。同时,能够不断为他们出谋划策,引导他们从现实走向产业,从科学家走向企业家,从一个研究所的思维,或者是实验室的思维,走向市场的思维。

李卓儒:你刚才讲科技背景的公司,创始人都是科学家,有技术背景的人。以您的经验,有什么跟他沟通的方式,可以让他更多的理解应用、市场方面,或者说对于资本的操作方面?

宫蒲玲: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我觉得首先一点,我们要做企业家的朋友,能够取得他们充分的认可和信任,那么这种信任的基础上,可以能够给他们提出很多启发,包括很好的一些思路和建议,特别是他们在意识方面。一个月至少大家在一起交流一次,交流的过程中,就是提升和改变他们的想法、意识的过程。所以我觉得这个过程首先是意识得改变

另外一个方面,怎么样用你自己的这种资源,能够为企业成长过程中,给他们形成一种互惠共赢的帮助,能够给他们真正赋能。

黄国强.JPG

东方富海合伙人 黄国强

科创企业应该具备的五项关键能力

黄国强:回答科创企业它的一些关注的不同点,其实包括天使、成长期的企业,都是有共同的地方,其实就关注三个字,人、事、行早期天使阶段更多是关注团队,这个团队是不是很牛,有很好的背景,有很好成功的履历,这些是放在第一位的因素。你的行为方式和商业模式是不是对的,这是次要的。你的事,就是你的产品和技术应用在哪个领域里面,这个行业的天花板,这个行业的终极趋势是什么,未来的发展趋势,围绕这三个方面的匹配,然后不同投的阶段,我的关注点是不太一样。

从科创企业的投资出发,我们总结了五种关键能力。第一,现在科创企业过审的时候,一定要看研发投入的占比,我觉得研发的能力是很重要的,就是你的技术,你的产品在过往的投入、过往的积累到底多深厚,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能力。

第二,你的技术、科研成果能够解决某个行业痛点的产品,能找到这样一个产品的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这两个能力,这是一个硬的能力。

另外三个能力是软的能力,对企业的成长特别重要的。第一个能力就是企业的组织管理能力。科创企业在成长过程当中,他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整个企业随着规模不断扩大,怎么样对组织进行人才优化,管理上怎么优化,怎么样通过激励体系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形成一个很好的文化,从而让公司管理效率提高,管理的成本能够降下来,这个能力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能力是营销的能力。好的产品很重要,但是对于科创企业来说,它的营销能力也很重要。因为科创企业的产品,TO B企业的产品不像TO C的产品有天然传播的效益,通过互联网就能传播,TO B必须一个一个行业去打,一个一个企业去磕,必须要建立起自己强大的营销团队。营销体系怎么搭建,这里面的激励体系是什么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能力是它的服务能力。企业服务团队不断的能够配合产品进行完善,给客户更高、更好的体验。

很多科创企业的创始人,要么就是教授出身的,要么就是学者,要么就是技术和产品出身的,有这些背景出身的人,他们能不能有市场的嗅觉和商业敏锐的程度,能否带领团队突破瓶颈,做一个合格的带头人,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当然,除此之外,对于科创企业而言,保护知识产权以及确保不侵犯别人的权利,也是非常重要的

独角兽退出之道:上市和并购都是非常重要的途径

李卓儒:我想问一下天际资本的张倩总,怎么样协助一个企业到独角兽的阶段,怎么样去协助这种独角兽去选择一个合适的退出路径?

张倩.JPG

天际资本创始合伙人 张倩

张倩:每一个我投的公司,我都是跟创始人做非常深度的分析。其实在中国做企业非常艰难,面临着各种的困难,尤其是我投的这个领域非常艰难,因为竞争对手都是如狼似虎,稍有闪失,可能整个公司都被挂了。

所以选择一个好的地方上市,拿到更多的资金,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竞争力。在我们投的每一家公司背后,当他们逐渐大的时候,要支持他们的资金就不再是一两亿,而是十亿,二十亿,甚至几十亿的美元,这个时候我觉得一定要有前瞻性现在我们坚定看好科创板,我觉得科创板可能在未来一到两年是最有活力的,而且最接近注册制的情况。

作为一个企业的创始人,当你的企业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我觉得一定要保持对监管制度的敏感性。就是一定要想三年之后你在哪里上市可能对你更加有利,而且我觉得一定要敢于去做这种拓荒者。不管是美图,小米,还是美团,大家都充分利用好了香港市场制度创新的优势,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利用好制度创新的优势,把握好机会,敢于去拓荒。

周晓晨.JPG

盈科资本合伙人 周晓晨

李卓儒:问一下周总,我们讲退出,除了以上市的方式退出之外,您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并购的方式,或者一些其他更创新的退出方式。

周晓晨:IPO是VC和PE退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除了IPO之外,大家知道并购可能也是另外一条非常重要的途径。在并购里面,我个人总结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说并购双方的协同效应。

这个协同不只是一个点,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它的协同都可以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说你的业务协同,你的生产的协同,你的人员协同等,它都可以在企业并购过程中产生这种1+1大于2的效应。

为什么会有1+1大于2的协同效应呢?因为企业在并购过程中,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交易成本,不是简单的1+1等于2,这个交易的成本也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企业文化的磨合,包括内部管理的磨合,包括人员的沟通交流,然后组织架构的磨合,都会增加很多的成本。所以都需要在某些方面有一个非常突出的协同效应,来抵消掉中间的交易成本,才使得这个并购交易有意义。

从我们做投资的角度来说,盈科资本还是偏后端的投资,所以我们在投资的当时就会考虑这个项目后续走哪一条的退出路径更合理,更具有可行性。不管是IPO,还是并购,都会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方向。

当然并购跟IPO相比,可能还会有一些其他的特点。比如说并购的估值,大家知道,对于上市公司收购来说,之前有数据统计显示,基本上都维持在15倍上下,不同行业会有不同的差异。所以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在投未来可能通过并购形式退出的项目时,对于投资成本,也会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考量。当然这个收益更多还是体现在项目本身,如果项目自身成长性非常好,包括其自身业务的发展、市场前景和行业地位都很好,那么,未来不管通过什么形式的退出,都会产生一个比较好的效益。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