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汽车行业下一波风口、创新一定在中国

创客猫 · 2019-09-06 12:34

汽车行业最大的挑战不是少卖了多少车,不是产销量下降了多少,而是真正在这场大变局下,我们下一波的机会究竟在哪里?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汽车观察》杂志主办的“2019中国汽车先锋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马光远发表的主题演讲。

微信图片_20190905190653.jpg

著名经济学家、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 马光远

马光远表示,中国汽车行业发展到现在,真的到了重新思考重新出发的时候。他提出的第一个启示是,无论创新走向何方,汽车就是汽车,这个初心不能忘。

他指出,汽车产业本身的发展现状是整个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在谈中国经济时,要有全球的视角。在他看来,2019年的中国经济面临的这些困难,既有中国经济自身发展的必然规律,但是更重要的是由于全球性的大周期。

他认为,对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对于汽车行业来讲,没有任何事情比“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论断更重要。

“汽车行业最大的挑战不是少卖了多少车,不是产销量下降了多少,而是真正在这场大变局下,我们下一波的机会究竟在哪里?我们将向何处,我们会变成什么?这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马光远指出,大变局一定有痛苦,但是痛苦的时间多长,痛苦的解药在哪里,痛苦的结局是什么,这需要从大变局去思考,不是简单的政策,不是某个刺激政策或者限制政策就能解决你的后顾之忧。这是他对汽车行业的提醒。

中国汽车产销量在2017年达到高点后开始往下走,很多人对此持悲观态度。但马光远表示,面对困难不要低估了中国经济,中国经济过去四十年就是再困难、没人相信、各种质疑的声音下取得这样的成就。

“我们认为中国经济经过四十年发展,具备下一波提质增效,实现第二次腾飞的所有的产业和财富机会。这些机会我们不是生造的,我们不是讲中国还比美国落后所以我们还有机会,不是这个概念,而是我们具备这样的基础为这些产业领域下一步再做,所以我认为没有问题。”

他认为,不要拿一个静态的观点来看问题,就消费本身的增长而言,中国消费的前景太大了。他依旧坚信,中国的千人汽车拥有量仍然有提升的机会。

汽车的未来是什么?很多人现在都在探讨汽车新势力、传统势力,但他指出,其实没有严格的区分,大家都来玩车,把这个行业所有的边界打破就成功了。

最后他说到,“汽车行业下一波风口重镇一定在中国,创新也一定在中国。所以我认为汽车行业经过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以后,其实第二波的机遇正在比较黑暗的、比较惨淡的这种环境下蕴育着新的力量、新的周期。”

以下为马光远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大家下午好。我觉得到了今天,其实汽车产业本身的发展现状是整个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应该值得更多的人关注。中国汽车行业发展到现在,真的到了我们重新思考重新出发的时候,当然现在流行很多悲观的观点,我是不同意的。今天我讲点正能量吧。

不管创新走向何方,不能忘了初心

第一,关于汽车。汽车行业一百多年了,一百多年到现在为止,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讲概念,讲黑科技,讲各种各样的创新,讲各种各样的颠覆,我同意这个观点。

罗伯特·戈登《美国经济增长的兴衰》这本书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很浮躁,每天都在讲互联网、大数据,但是作者认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仍然是汽车、火车这些东西,互联网大数据纯粹就是炒作。当然我觉得他说的有一点极端,但是我看了书以后很难反驳,为什么?因为数据告诉我们,互联网大数据出现以后,人类社会的生产率并没有提高多少,在人类历史上真正发生革命性巨变的创新就是汽车。

所以我想给你们最大的启示是什么?你们不能忘了初心,现在汽车行业惶惶不可终日,好像会怎么样。汽车就是汽车,这个初心不能改变。不管创新走向何方,(不能忘了)汽车它本来的样子是什么

我们今天谈这个行业的时候,就像我前面讲的,我们对这个行业的重要性仍然认识不够,这个行业可以说是在人类经济发展历史上真正的巨大飞跃。从过去传统的温饱经济走向现代经济的真正转折点在哪里?就是汽车。这个论点可以让在座各位对我们所处的行业本身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第二点,我想讲的就是现在大家谈到中国经济的时候,都很担心。比如说2019年的中国经济究竟怎么样?大家讲到2019年经济的时候总是会讲各种各样的挑战,如果你听经济学家讲,经济差的时候他会把整个经济说得恐怖到极致,当然好的时候又会吹上天。

我想2019年我们讲中国经济的挑战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我跟很多人讲,任何国家经济发展都有挑战,不仅仅是中国。我想对中国经济怎么看,一定要有全球的视角。2019年的中国经济面临的这些困难,既有中国经济自身发展的必然规律,但是更重要的是什么?我认为是全球性的大周期。我们可以从一些机构,从一些指标,从一些数据本身的表现来看2019年全球究竟发生了什么。

7月份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的最新全球经济展望,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大家可以看下调了谁的,下调了中国的。但是在4月份的报告里边上调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到了7月份又下调了。我研究经济这么几年可以负责任告诉大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报告基本没有任何价值,就是你好的时候他说你会更好,你差的时候它落井下石,没有多少前瞻性。

但是这个报告结合其他报告来看,它的报告下调说明经济不好,包括全球几乎所有的投行都不看好今年的全球经济。不看好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现在经济指标出现了倒挂,美国历史上这样的指标出现倒挂的时候,全球经济在1年到2年以后出现衰退的概率特别大,说明大家对经济不看好。

其实这几年我们一直在讲一个概念,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认为最最重要的论断就是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我觉得对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对我们的汽车行业来讲,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个论断更重要的。我认为当务之急不是去研究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而是认真的研究在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边,每个行业究竟面临什么挑战和机遇。

汽车行业最大的挑战不是少卖了多少车,不是产销量下降了多少,而是真正在这场大变局下,我们下一波的机会究竟在哪里?我们将向何处,我们会变成什么?这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挑战是什么?我们的挑战是不是说中国有些地方出台了限购政策?我们是不是把这些限购取消?我觉得都不是。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当下的每个行业来讲,需要认真的研究大变局是什么,大变局意味着什么。

这个大变局不仅仅是针对汽车行业,而是对中国经济、全球经济都提出了非常重大的挑战。如果从经济层面去讲,中国经济面临的大变局是颠覆性的。几乎所有的东西跟过去四十年不一样,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所有元素几乎面目全非

你感觉很痛苦,但是痛苦的时间多长,痛苦的解药在哪里,痛苦的结局是什么?这需要从大变局去思考,不是简单的政策,不是某个刺激政策或者限制政策就能解决你的后顾之忧。这是我对汽车行业的第一个提醒。我们面临的是大变局,这场大变局不是轻描淡写的。大变局一定有痛苦,大变局一定有死掉的东西,但是你能不能涅槃重生?取决于你对这场大变局的未雨绸缪和正确的应对,这很重要

当然这场大变局的根源在哪里?根源我认为就是过去四十年中国的崛起。为什么全球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这个大变局的前边,其实还有一个大变局,就是中国崛起。过去四十年,这场变局,中国的崛起导致全球政治经济的版图发生变化。中国崛起,全球话语权、治理方向、人类命运怎么走,成了大家重新思考的问题。

我们回过头去看,这场崛起可以讲始料未及,远远超出大家的预期。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讲中国的每一个数字都是惊人的,中国的每一个数字都是奇迹。1978年改革开放启动的时候,谁能想到中国四十年以后会有这样的数字?谁能想到四十年以后中国的经济总量是这样的变化?没有人想到。

中国经济总量到2017年,40年超过82万亿,2018年超过90万亿,人均GDP接近1万美金,没有人想到过。过去四十年有很多人对中国的发展是持怀疑态度的,特别是国际社会。我们回过头看这四十年,中国经济经历过很多挑战,不是一帆风顺走到今天的。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件事,就是问各种人,四十年中国经济能有今天你们想到过没有?有改革开放四十年全程的亲历者,他们都老实告诉我没有想到过。没有想到过是什么意思?就是没想到中国经济能有今天。

我给大家讲汽车行业的例子,1998年我们曾经有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规划,那时候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的时候,提醒我们预测一下汽车产销量什么时候到1千万辆。199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只有100多万辆,我们绞尽脑汁预测,领导特别提醒我们要乐观,胆子要大。后来我们什么都不管了,决定到2030年的时候汽车产销量能到1千万辆。

你们现在笑,但当时也有人笑,当时有人笑什么?笑我们不要脸,说吹牛可以,但是吹牛要有底线。因为当时我们预测2030年汽车产销量到1千万辆,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们能做到。我们当时为什么预测2030到1千万辆,因为1998年预测,到2030年的时候如果达不到谁还能想起来,没有人想起我们当年吹过的牛。我认为最牛的预测就是今年明年,五年以内你把预测搞清楚都不容易。

大家可以看到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变化让很多人始料未及,2017年汽车行业是什么情况?2018年掉下来,2019年谁又能想到是这样的情况?好的时候很乐观,坏的时候一下子所有不好的理由全出来了。当然在座各位都知道,中国汽车产销量什么时候突破1千万辆的?2009年,比我们当年吹的那个不要脸的牛提前了21年。

中国汽车产销量目前接近3千万辆,2017年达到高点以后往下走,往下走意味着什么?我讲这么多是告诉大家,面对困难不要低估了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过去四十年就是在困难、没人相信、各种质疑的声音下取得这样的成就。现在这个困难跟过去四十年我们遇到的困难相比较,我不认为有多大的区别。当然,现在的中国经济跟过去不一样。我们如果讲大变局的话,那所有的变局都变了,过去所有行业都是增量,所有行业只要做就能赚钱,所有行业都短缺。

现在不一样了,不仅仅如此,左右中国大局的所有元素变了,比如中美贸易战,现在大家都想达成协议。我去年就讲达成协议达不成协议,没有变局都变了,这不是贸易战,就是两大国之间的博弈。过去为什么不博弈?他根本看不上你,不在一个重量级。现在为什么博弈?它害怕你。所以你说达成协议能解决这种问题吗?解决不了。

我们说有协议,大家可以有一个游戏规则,有协议可以为中国的发展赢得先机,但是这种大变局带来的变化我不认为可以通过谈判解决,这意味着什么?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周期发生了颠覆逆转,过去四十年的关系和以后的关系肯定不一样,我们要做好准备。我们不能每天看到说协议眼看要达成就有多高兴,达不成协议好像天要塌下来,不是这样。特朗普他这样做有他的特色,也反映了下一个时期中美关系怎么走。

这五点稳住,中国经济就没有问题

2019年中国经济从数字本身看好像不是怎么样,但即使是专家,对经济数字都有很多误读,比如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2%,6.2%的增长好不好?媒体专家上半年都在讲一句话,6.2%的增长是三十年以来最差的。这种说法对不对?这种说法很荒唐。为什么?90年代的中国经济能跟现在比吗?90年代的中国经济跟现在的中国经济完全是两种根本没有任何共同点的经济。那时候增长6.2%和现在的6.2%有什么关联?没有关联。

中国经济发展的周期,跟人长身体一样,过去两位数,为什么?年轻,小,七八岁每年长几厘米,爸爸妈妈很高兴。现在这个人过了40岁,如果每年还长几厘米的话那很吓人。我们现在把这样的数字跟过去比,这种时间序列是违背经济学基本原理的,我们要跟谁比?我们要跟那些经历过高增长的国家相比。跟他们比,我们是优秀的,新加坡告别高增长以后,他的表现如何?断崖式,两位数掉到3%、2%甚至负增长,我们还有6%以上,这是最优秀的。

第二,我们放在同样经济体量的国家相比,G20的国家经济增长比我们快的也只有印度,而且我告诉大家印度现在的规模,我们当年是它这个规模的时候,我们的经济增速两位数,12%、13%,比它快太多了,它只有7%,所以这个数字并不差。

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什么?今年很多数字不尽如人意,不尽如人意在哪里?大家可以去看中国经济的很多指标是什么表现?上窜下跳,动荡很厉害。比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高到8.5%,低到4.8%,这种波动以前大家可能在中国股市看到过,但是今年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数据里边,消费、进出口、汽车销售、房地产、民间投资、制造业,你都可以看到这种动荡。这说明什么?中国经济今年受全球经济大气候影响不确定性非常大,这种不确定性不是汽车一家,而是中国经济受到全球经济大气候的影响是这个结果。

我们讲中国经济要稳住没有问题,中央政治局会议讲了很多,特别是消费领域做很多布局。挖掘国内需求潜力,多用改革方法扩大消费,这说明什么?消费长效机制的构建已经提上了日程。

过去我们讲刺激消费不对,老百姓消费不需要你刺激。但现在消费成为下一步的长效战略,会有很多长效机制出台,而且我认为中国要把经济稳下来没问题,我们有很多政策空间。我们跟美国欧洲相比最大的优势在哪里?政府的工具比较多,短期把经济稳住没有任何问题,我们有很多组合拳。

我提出了五项稳增长的建议,“金木水火土”。金就是大规模减税,把减税作为一项战略来对待,给老百姓减税,给企业减税。木就是大兴土木,建设继续搞,当然中国有很多人是反对搞基建,特别是专家反基础建设,经济一下来政府一搞铁公机他们就反对。我告诉大家,政府搞铁公机是对的。水是什么?货币政策,我认为要宽松。火是什么?中美贸易摩擦,我们要想办法主动的把它按掉,因为中国出口到美国多于美国出口中国。土是稳定房地产。

我认为这五点只要稳住,中国经济没有问题。

现在全球都在降息,中国没有必要扛着。大家担心货币进来就进房地产,有一部分肯定进,但是中国经济不可能有非常完美的政策。中国经济最终走出来要靠改革开放,过去每次遇到挑战最终能战胜挑战、战胜困难是因为我们坚持改革开放,用改革开放的办法和倒逼的办法让中国经济破局迎来发展机遇,这是中国过去四十年告诉我们的。

所以我对中国下半年经济的建议,还是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重要的,治中国经济的病也是重要的,但是最最重要的是把增长稳住、预期稳住,各行各业最最重要的需要一个比较好看的数字。

所以我提出的建议都是先稳的办法,比如说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医生不给他做手术,说你先把坏毛病改掉,这是不对的。先给他做手术,然后告诉他以后不要这样,这是正确的。所以我们认为先稳住,长周期去看中国经济也没有问题,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大家一定要比较清醒。

中国消费前景很大,汽车行业下一波风口一定在中国

我们讲中国经济下一步没有问题,我们看好的在哪里?关键是我们没有讲故事,而是我们认为中国经济经过四十年发展,具备下一波提质增效,实现第二次腾飞的所有的产业和财富机会。这些机会我们不是生造的,我们不是讲中国比美国落后所以我们还有机会,不是这个概念,而是我们具备这样的基础为这些产业领域下一步再做,所以我认为没有问题。

比如消费,现在汽车行业的人都在讲好日子结束了,快速增长结束了,这个话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对在哪里?的确结束了,像过去20%、30%的增长的确结束了。说不对在哪里?有人认为2017年那个量就是天花板,我不认为。有人说我们不能学美国,我们达不到那个水平,也不要胡说。十年以后汽车产业是什么样,二十年以后是什么样,你知道吗?四十年前谁能想到中国每个家庭现在都有汽车?你那时讲一定有人认为你是疯子,现在变成了现实。

所以我认为不要拿一个静态的观点来看问题,就消费本身的增长而言,中国消费的前景太大了。一季度的时候中国有一个数据,历史性的,叫做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量第一次总量超过了美国,但是我们人均连美国的1/3都不到。说明潜力非常大,这种潜力也不是说你现在很低就怎么样,而是我们具备这种基础。

我仍然坚信这么一个观点,我们的千人汽车拥有量仍然有提升的机会。十年以后中国农村、中国城市的巨变,一定让这个数字还会往上走,天花板远远没有到来。中国汽车产销量的总拥有量的天花板是3千万还是5千万,我们根本不敢论证,因为形势在变化。但是我要讲的是,我认为还会往上增长,我没有那么悲观。

汽车未来是什么?这是你们思考最多的。这个思考是对的,包括汽车是什么,汽车创新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现在老讲两个势力,汽车新势力、汽车传统势力。我认为没有这么严格的区分,大家都来玩车,最后把车玩得面目全非就成功了,这个行业所有的边界打破就成功了

回到罗伯·特戈登的那句话,汽车是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我认为在现代新的科技革命下,它仍然会成为产业财富和各种各样机会的引领者。这个行业千万不要盯着那些可怜的产销量,当然产销量很重要,因为大家要活着。但是我想活着是第一位的,活着可能是最低最低的行业要求,但是我们也可以浪漫一下。对于汽车行业而言,我觉得这个行业不仅仅意味着眼前的活着和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还应该有更加远大的未来。

汽车行业下一波风口重镇一定在中国,创新也一定在中国。所以我认为汽车行业经过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以后,其实第二波的机遇正在比较黑暗的、比较惨淡的这种环境下蕴育着新的力量、新的周期,我希望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们再来谈中国汽车行业的时候,我们会想起这一天,2019年汽车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我们在展望那个美丽的未来。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