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资本李论:伟大的公司都是自己长出来的,作为投资人不能越俎代庖

创客猫 · 2019-09-11 13:57

熊猫资本想找的是那些真的有独立核心竞争力的创业团队,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判断、独立做大的野心。

李论的20年职业生涯中,有一份漂亮的履历。他在新东方当过GMAT讲师,在人民日报旗下的《国际金融报》担任媒体管理的工作,在国内一线美元基金“晨兴资本”做过投后工作。此外他也在团购火热时创过业,并成功将公司出售给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获得第一桶金。之后加入合力资本,从之前投资工作的“幕后”走到了“台前”。

在合力资本期间,他投出了春水堂、淘当铺、爱尔威等项目,但他还是有自己创立新基金的想法。他首先找到了策源创投合伙人梁维弘,然后又顺应找到梁维弘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李心毅、毛圣博。

2015年5月,熊猫资本成立了。

BE405D052E5256F677264FAC65B4E1A07D0B8C7C_size85_w800_h888.jpeg

投资摩拜,一战成名

每一家基金都有一个代表作,让熊猫资本一战成名的是对摩拜B轮的领投。2016年,共享单车还没有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熊猫资本这家成立还不足一年的资本机构就对摩拜下了重注。

这是熊猫资本第一次投B轮的项目,金额也是当时投资项目里最高的。当时投资摩拜时,熊猫资本用了两个基金去投,因为要做风险控制,不可能在一个项目上砸超过基金规模15%的资金。当份额花掉之后,李论觉得应该还要追加投资,就找了一些LP临时做了一个专项基金投钱,最后总共参与了4轮摩拜的融资。

对于投资中早期的基金来说,all in一个项目是不常见的,但李论认为,中早期投资并不应该以投资轮次或投资金额来衡量,当时代已经变了之后,对基金的定义方式不能以公司估值或者融资数额为标准,而是以回报倍数为标准。而中早期的特点就是风险大回报倍数高,只要回报倍数可以,就可以投。在摩拜之后,熊猫资本还在C轮投资了米么金服,进一步打破边界。

众所周知,李论在美团收购摩拜的大会上投下了反对票,他觉得,摩拜是可以做成200亿美金的公司。

在投资摩拜时,李论他们算了一笔账,即便把所有成本加上去,依靠租金的收入最后依然可以获得40%的综合年化回报。但后来因为打仗了,大家才都没利润了。他反对投入那么多数量的单车,但在这场杀红眼的共享单车战斗中,他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了。

说到共享单车发展过程中的遗憾,他表示,遗憾就是钱少了,如果钱够,摩拜也许就不用卖。不过,即便在摩拜卖了给美团之后,他依旧看好摩拜。对于投资摩拜的意义,李论认为,“它意味着你打过多大场面的仗,又和多少投资人产生过关系。”

在《首批共享单车死于2019》文中提到,一代退场,二代登场,共享单车迎来下半场。曾经“小黄”(ofo)、“小橙”(摩拜)一统天下的局面,已经被“大黄”(美团)、“小绿”(青桔)、“小白”(哈啰)悄然改变。

美团收购摩拜,滴滴接管小蓝单车,哈罗单车有阿里投资,与上半场单打独斗的局面不同,下半场存活的玩家基本形成了以阿里、美团、滴滴为首的巨头割据局面。

融入美团的摩拜,也许可以在下半场走得更远。

保持自己的投资节奏,理性判断风口

熊猫资本成立4年,每年保持十个项目左右的投资节奏,不追求规模化,对风口保持中立。

李论认为,做中早期投资赚的永远是反共识的钱。“如果有一个事情成为了共识,大家认为是风口的,这个钱我一定挣不了。”

“我对风口的态度比较中立。”在他看来,如果你投到某个行业最强的项目,你一定不会希望成为风口,成为了风口之后,首先会大量的钱涌进来,增加了你的投资难度,打成了消耗战,把你本来可以拿回的50倍回报,打成了5倍,或者是10倍。而另一方面,你永远没法保证投到一个赛道里的第一,你没有投到中位的选手,也许风口会救你,钱更多了,生命期也延长了,这里面还出现大量的并购。

“我觉得作为一个投资人还是应该非常理性根据自己擅长的领域,进行理智的判断,来看什么东西是代表长期和未来的。”

共享单车成为风口之后,只要跟“共享”相关的,几乎都会被资本追逐。但熊猫资本在投了摩拜后,在之后并没有参与任何与“共享”相关的投资。

“共享经济不是租赁经济,共享经济能做大的东西,一定是很接近社会公共资源的,这个东西符合社会公共资源属性的,才能在共享经济成为巨无霸。煤电、油和道路是由政府把控的,也不是VC和PE机构能去推动的,这里面需要非常理性去判断这是不是一个风口的机会。”

理性判断,这是专业投资人应该有的基本素质。同时作为一家中早期基金,摆在其面前的,就是不可能去覆盖所有行业,必须要有所舍弃,把精力聚焦在合伙人擅长的领域上。因为聚焦可以提升效率,这样命中率也会更高。

除了摩拜外,熊猫资本也已投出米么金服、凹凸租车、一智通、开云汽车、Coterie等数十个明星创业项目。

三条准则决定投资与否

虽然每年投的项目不多,但熊猫资本的投资人并不闲,一名投资人一年可能接触上千个项目。他们每个月都会花时间建立人才数据库,希望更早认识到优秀的创业者。

接触了海量的创业者跟创业项目后,李论将熊猫资本的投资策略具化为三条准则:

1、项目在国内是否有1亿以上的用户。因为互联网公司做大的本质一定还是人口红利。

2、投后回报是否有20倍。理由是VC本身就有很高的死亡率,单个deal如果成功了,但不能挣到20倍,整个基金就不太能挣到3到4倍。

3、18个月内能否有6倍账面回报。一个早期项目如果能成功,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跑到龙头,市场不会给第三、第四名留机会。

最近李论关注的重点方向在于用新的技术,用新的硬件,创造了一个新的软硬件环境之下,重新改变零售领域人货场之间的关系,建立一个全新的商业形态。在他看来,过往三年里面便利蜂和瑞幸是中国在新的商业环境下非常大的创新,麦当劳、肯德基代表了老的模式,而瑞幸是代表了新的,可以在大量零售相关的领域被复制。

另外,他认为,现在是高科技真正黄金时代的刚刚开始,5G和IOT来了之后,都是万物互联,用户不单单指有生命的人,用户就是使用数据和产生数据的,宇宙爆炸级新的连接关系的出现,这就是黄金时代。

对于当下的资本寒冬,李论并没有太大的感知。在他看来,所谓的寒冬就是正常的周期性变化。一段时间市场比较热,整体都用力过猛,过一段时间自然要收缩一下。

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会跟创业者交流,建议他们的融资预期要调整,周期拉长。“我也希望他们不要死,能活下去。如果他连这个都扛不过去,那他不具有成为企业家的能力。”

对于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关系,李论是这样看的:

“第一,帮忙不添乱;

第二,我们对自己的决策是有非常清晰的定位和理解,我们跟被投企业的关系就是一个父亲和女儿的关系,驾驶员和副驾驶的关系。不是妈跟儿子的关系,因为妈扮演的是像保姆一样,天天唠叨,我们绝对不做这个事。我们绝对是像父亲和女儿一样,把你当宝,但又希望它在后面找到好的投资人,包括怎么退出,我们希望它有更好的未来,这是我们第一个愿景。而作为副驾驶,是因为我们不会越俎代庖,替代创业者去开车,而是告诉他说,这条路我走过,这个弯道你必须踩刹车踩到30迈,前面有个坑可能打一把才能过得去。别的地方我们就不吭声了。”

他指出,有很多时候教训要让创业者去经历,而不是你全部告诉他。

“伟大的公司都是自己长出来的,和投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从来不相信投后管理能够管出伟大的公司。”所以,熊猫资本想找的是那些真的有独立核心竞争力的创业团队,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判断、独立做大的野心。

(以上内容参考自新京报、36氪、中国企业家杂志的采访,以及李论的公开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