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资本李川:在技术的驱动与颠覆下,文娱与消费产业有哪些机会?

创客猫 · 2019-09-26 10:49

在整合过程中,技术是最重要的一个力量。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融资中国主办的“2019(第七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上,CMC资本合伙人李川发表的《技术对文娱与消费产业的驱动与颠覆》主题演讲。

vbox12052_A55I1836_095854_small.JPG

李川在演讲中指出,中国在文娱和消费领域还是处于发展速度比较中高期的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产业的格局还是非常分散,整合机会比较大;另一方面,中国的改革开放为行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基础设施比较完善,产业链非常完整,中国很多产业对新鲜事物比较愿意尝鲜,对试错容忍度高。这两方面因素给中国的文娱与消费产业带来了比较独特的机会。

他表示,在文娱与消费的发展中,技术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在内容方面,以前是以媒体从业者生产的PGC内容为主,现在随着智能终端的极大普及,普通用户产生的UGC内容也有可看性和高质量,所以创作的演化、生产方式的重构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一个巨大的推动和颠覆作用。在渠道方面,变化也是很明显。传统的电视、电台、纸质书籍都迁移到线上了,创业者抓住了渠道迁移过程中的红利,从而诞生了爱奇艺、网易云音乐、阅文集团、喜马拉雅等企业。

李川提到,因为技术的推动,对用户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一个是体现在用户本身的分层,出现了二次元用户、下沉用户、老年人等不同的用户群体,围绕这些群体的项目也产生了很多的商业价值。另外一个是个性化的推荐,用户被打上很多标签,一方面是可以精准推送内容,使广告进行价值最大化;另一方面是用户反向参与内容制作越来越明显,增添了用户跟平台之间的黏性。

vbox12052_A55I1781_094246_small.JPG

以下为李川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非常感谢主办单位邀请我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CMC资本这十年来从文娱起家跨界到技术和消费的投资经验。技术对文娱和消费的驱动和颠覆也是CMC资本之后几年非常重要的投资主题。

一方面从宏观来讲,中国在文娱和消费领域还是处于发展速度比较中高期的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产业的格局还是非常分散,整合机会比较大,产业集中度基本上还有很大的空间。怎么整合?我们认为技术是进行整合最重要的一个力量

从另一方面讲,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科技在各行各业也进行了渗透,但是也是一样,不管在技术层、服务层还是应用层,和美国相比,基本上渗透率和应用触达率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改革开放这几十年对中国的发展非常重要,也是奠定了后面行业发展的基础,尤其对我们这些投资机构来说,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还能找到成长的空间,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基础设施是比较完善的。中国基本上是全球唯一一个产业链非常完整的国家,因为产业链已经比较完整,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另外中国的改革开放基本上对新鲜事物比较容易愿意尝鲜,与很多欧洲发达国家甚至美国相比,中国整个社会非常愿意尝试新的技术,试错的意愿是比较强,也比较宽容。这也是中国很多企业在前面20年的时间、在消费互联网不断地进行迭代,所带来这个产业的巨大变化,以及这样一个比较独特的机会。

与美国的Netflix相比,中国的互联网视频代表----爱奇艺在短短四年的时间内付费用户就达到14个亿。以前中国电视是一个永远的痛,付费电视一直没做起来,之后做起来了就是BAT下面的视频网站。而爱奇艺是一个比较好的亮点,投资者看到它的收入构成里面有一半是付费的收入,比广告收入更稳定,这也是一个跨越式发展的案例。

总结起来就是技术是在中间,对文娱是内容,对消费来讲是产品以及产品的分发渠道,以及触达的消费者都起到了翻天覆地重新定义的这样一个作用。

内容被进行了重构,产品的创新方式方法用户也有了更多的参与。渠道就更明显了,大家投资消费互联网就可以看到,一开始大的独角兽互联网技术都在渠道,因为中国在传统渠道效率非常低。在文娱这个领域,从线上转到线下所谓的渠道大迁移,在这个过程中诞生了巨无霸的独角兽出来。另外现在消费者也不是被动地消费,所以内容、产品、渠道、消费在传统的文娱或者是消费产业体系里定位比较清楚,各做各的,但在新的环境之下以及边界比较模糊的情况下,互相都是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先从文娱展开一下。内容的重构和内容形态的创新方面,以前都是PGC,像新华社这些新闻稿,这些从业人员、内容生产者我们都归成PGC,都要专业设备,接受过专业培训的人员才能做好这方面的内容。但是随着智能终端的极大普及,以及功能不断的强大,这样普通的用户也非常容易能做UGC,而且可看,而且质量非常好。

最近这几年UGC又产生了PUGC,整个终端功能越来越强大,消费者的品位也是越来越高,从业人员的素质也是越来越高。所以这些传统的文娱或者媒体从业人员很多失业了,因为从用户这边可以产生很好的内容,比如抖音本质上是一个PUGC的平台,所以创作的演化、生产方式的重构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一个巨大的推动和颠覆作用。另外内容的形态也是技术在背后推动的,没有这些技术的成熟,很多内容的模式是没有被消费的可能,包括这些游戏的直播是因为带宽足够宽,时延要足够短。

在渠道这边的变化也是非常的明显。传统的电视、电台、传统纸质书籍这几个领域全部迁移到线上了,所以视频领域就诞生了像爱奇艺、腾讯视频这样的巨无霸,音乐领域就诞生了QQ音乐、网易云音乐,文学领域就诞生了掌阅、阅文集团,电台内容就是喜马拉雅、荔枝,这些都是渠道迁移过程中产生的红利,创业者抓住了机会从而诞生了大的互联网企业。

另外,因为技术的推动,实际上对用户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一个就是用户本身的分层,比如所谓的二次元用户,通过B站、弹幕这些虚拟互动这方面的内容,来提供和不同用户互动方面的形式;比如说下沉人群,以前的消费更多是在一二线城市,最近这几年像拼多多在电商的领域,趣头条在新闻信息类这方面的领域都是比较典型的,包括快手,都是通过技术的手段触达到三到五线的下沉用户,也诞生了小镇青年这方面的经济,产生了很大的下沉创造。还有蛮多企业针对老年人对使用互联网不是那么熟悉的情况,给他提供设备,让这些内容的呈现是容易阅读、容易使用,这方面产生了很大的商业价值。

在个性化的推荐方面,用户现在经常被打上很多标签,以此来区分各种类型的用户,一方面精准推送内容,另外把这些数据和广告系统匹配起来,使广告进行价值最大化。所以个性化的推荐变成了现在新媒体一个必备的标准打法。用户反向参与内容制作也是越来越明显,像网易音乐这边非常大的一个亮点就是用户的歌单,所以他的用户黏性跟简单的播放器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vbox12052_A55I1821_095517_small.JPG

消费领域同样也是这方面的逻辑。比如说教育领域,现在用AI来提高教育的效率,原来只是一对一,现在是一对四,一对八,但是从用户这边来讲没有体会到这个老师不是专门跟我一对一上课。现在越来越多的从业者也在数字教育这方面通过科技手段提供很好的服务。

在消费领域,渠道由于技术所带来的迁移也是非常的明显。比如说在物流领域,我们投资的满帮,它是撮合长途通车以及需要运力的厂家,原来没有这样的公司提供服务,司机都是要在现场政府提供的产业园进行手工的运力和货物匹配,现在这些司机在路上就能通过手机预先匹配好,通过这样的方式产生巨大的交易量,公司也成为了超级独角兽。

课外培训领域是个千亿的市场,但非常分散,传统的线下培训是非常难做的生意,全国性的运营也只有新东方跟学而思两家公司。我们投资的掌门一对一是一对一的,用户的积累和线下完全是两个轨迹。学而思第一个为一百万的学生提供服务花了十五年的时间,线上的平台基本上就花了三年的时间,第二个一百万就不到一年的时间,甚至一个夏天就能获取一百万的用户。现在K12的培训大家很多的精力都转到线上。我们对教育进行比较系统化的研究,看这个技术里面起怎么样的作用,是不是能产生很大的企业,在这方面我们的投资也非常有心得。

另外,因为科技,不管对个人消费用户或者企业用户,现在的触达比以前都是容易非常多。比如微医是给药房提供远程的诊断,医生在病人买药的时候远程也可以花点时间做一些比较简单的诊断,也可以开处方,所以药店本身这方面的产出也是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CMC资本管理五支基金,管理规模150亿元人民币,行业从文娱跨到科技和消费,目前投资了差不多50个项目,有二十家企业已经上市或者已经退出了。谢谢大家!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