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分时租赁

杨老师 · 2019-10-16 15:38

在盈利难、资金压力大、运营成本大等重压下,分时租赁行业已进入了洗牌期。

3.jpg

去年伊始,共享经济潮热度逐渐退却,从共享单车到共享汽车亡者无数。

在盈利难、资金压力大、运营成本大等重压下,分时租赁行业已进入了洗牌期,因此在新阶段,分时租赁企业能否实现盈利平衡以及效率提升至关重要。

目前,从一些数据方面来看,该行业正从至暗时刻走进光明,用户开始增长回流。

据易观研究显示,分时租赁平台的月活用户增长率已经从2019年初的-8%增长至5月份的9%,用户平均使用时长也有所提升,分时租赁平台正在度过此前押金和平台整合的负面影响。

误解一:跑不出头部企业

2017年初,一些分时租赁平台遭遇资金链吃紧等情况,究其原因,基本都出现在汽车自身成本+停车成本+充电费用+运维成本太重,从而导致一辆用于分时租赁的车辆面临过高的成本费用。

国内分时租赁行业起于2013年左右,至今已有六年时间,但大部分企业仍处于探索阶段,包括友友租车、EVCARD、盼达用车、立刻出行等,它们均依托各自地域优势或车企资源逐步推广开来。

放眼目前国内分时租赁市场大环境,多数平台相继出现资金困难甚至倒闭,给这个行业蒙上了一层乌云,近年来,分时租赁一直处于寒冬之中,但首汽集团旗下的GoFun出行共享汽车却是其中始终保持鲜活的企业。

日前,GoFun出行 CEO谭奕在接受「子弹财经」专访时称,分时租赁行业是他遇到难度系数最大的行业。“这是件非典型的创业过程,分时租赁或许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这个行业难度系数太大,不会上升很快,扩规还需要时间限制,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谭奕称,在这条路上,很多人都想跃跃欲试,但最后却发现没有想象中那样轻松简单。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增至2.85亿,这说明在当前国内买车需求日渐趋下的当今,出行需求却保持旺盛增长。

但在目前国内部分城市限车的情况下,一些有出行需求的用户在选择网约车之外,还选择分时租赁汽车来解决出行需求。据统计,2018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市场规模约为26.1亿元,同比增长633.1%,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190亿元。

因此,汽车分时租赁行业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未来企业将以平衡收支、教育用户和市场为主。

分时租赁相较于传统租车模式有着更大的灵活和便捷性,它是租赁的延展。在谭奕看来,分时租赁是一种适合中长途出行的解决工具,通常满足两到三个小时的驾驶需求。

谭奕觉得,分时租赁行业是一个牵扯方方面面的行业,各方资源相互制衡,并且前期很重资产,几乎没人能够跑下来。

谭奕解释道,这个行业不仅需要具备运营能力,还要具备互联网思维,它是一件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兼具的事。

“这个行业还是太重了,没做起来也是有原因的。”郑辉曾在途歌供职,他对「子弹财经」说,分时租赁行业的本质在于如何把增量市场变化为存量市场,并且运营好。因为这个行业会牵扯很多事情,包括资金链。

“重资产肯定会导致资金链出问题,因为那时资本市场都不看好这个行业,跑了这么多年不见头部企业出现。”用郑辉的话来说,拼杀六年始终没有杀出影来。

对于郑辉的担忧,有业内分析师称,分时租赁行业的需求依然旺盛,但前提是如何探索出一条符合自己企业实际情况的模式。“我依然看好这个行业,只是一些创业者在模式选择上有一定问题,这个行业最重要的是整合,而非流量。”

“分时租赁行业的增长势头会超越网约车,甚至比它的增长还要快,大多数投资人对该行业依然保持乐观看法,最终一定会闯出一两家企业。”一位出行领域投资人称。

误解二:烧钱就可换市场

创业者的信心是持之以恒的,但往往资本市场的信心是短暂的。一旦资本市场对一个行业失去信心,无论在如何用功也是前途未卜。

“拿钱买来的便利不是真正的便利。”谭奕斩钉截铁地说道。他认为,这个市场不能急功近利地做,要All in持久地做。“你得把它当成核心价值去做,短期是不可能挣钱的。”

同时,谭奕还称,“前几年GoFun出行一直在验证这种模式,放在今天这个大环境中,再去讲故事没人会相信,所以不如做出来看结果。”

“这个行业不是一味地烧钱就能行的,重资产有重资产的解决办法,但一般人不敢玩。”郑辉对「子弹财经」称。

重资产、重资源、重运营,这些都是分时租赁行业关键词,同时也是压在创业者身上的一根木头。

据郑辉透露,目前最大的成本依然是车辆成本,占到公司总体成本的百分之四十甚至五十,而其它基本是运营开支,像停车位、运维人员、充电桩等。

郑辉坦言道,分时租赁行业是共享汽车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能做好着实不易,且前期只能集中所有的精力和资本打磨,未来直到与产业链结合就能实现闭环与盈利了。

有业内分析人士称,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分时租赁行业格局未定,但不排除会跑出一两家头部企业。目前,整个市场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这是考验一家公司的技术实力、运营能力、资源能力、资金能力的时候,要把公司优势最大化才能冲出重围。”

“我们和别人的模式完全不同。”谭奕对「子弹财经」说,从进入该行业起一直都把它当成互联网+传统行业去做,我一直关注最核心的三个不一样。“一是车控、二是大数据、三是经验。”

谭奕解释道,首先要有对车控制的控件,大数据可以帮助我们积累用户使用习惯,当地主要竞争对手是谁,以及各城市使用数据等,最后是我们有了一定经验,知道分时租赁的坑在哪里,可以绕而行之。

在分时租赁这条赛道中,走错一步便全盘皆输,因此创业者本身战略定位必须可持续。途歌、友友租车的先例告诉我们,做重资产的事情风险犹存。

“我们是先从分时租赁开始做,但没有把它当成全部,其他人可能当成全部了。”谭奕称,这是GoFun出行在分时租赁上的一个验证的场景,它的确很重要,但同时GoFun出行还有其它场景可以做。“我们拥有的是全方位的积累,无论是技术还是经验。”

这是GoFun出行与其它分时租赁品牌不同的差异化竞争,无论从战略到实操高度,但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这种模式是否可持续。途歌、友友租车、盼达等创业企业都用实际证明了它们各自模式存在的弊端,而这个模式并非单纯依靠烧钱便可解决。

误解三:分时租赁行业无法盈利

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共同出台《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鼓励分时租赁规范有序发展”,支持汽车分时租赁创新模式。政策对分时租赁的支持,无疑给行业发展带来了曙光。

随着汽车合资股比的放开和“双积分”政策的实施,新能源汽车的国际竞争已拉开大幕。对于一些单纯靠补贴生存的车企将面临淘汰局面,并且目前中国主机厂商的出货量一直在持续下跌。

在谭奕看来,五年之内主机厂商仍面临很大挑战,同时销量也不会逆势上涨,原因在于下沉市场中的透支消费情况较为突出。“因为汽车金融,把大家原本的计划打乱了,本想买个便宜的车但最后买了一辆中档车。”

因此,这种格局的变化,将使得下沉市场中的车辆过为饱和,没有增量,取而代之的是存量市场。而在一二线城市中,由于车辆数管控较为严格,导致购车人群无法购买车辆,因此这部分人将成为分时租赁的受益者。

目前,GoFun出行平台上线运营的车辆包括新能源和汽油车型。GoFun出行方面称,不同的车型符合不同的出行场景,为了能够使出行场景更加丰富,也要追求对车型的差异化。

“我们也在逐步试验。”谭奕认为,目前大城市的增量市场已经完成布局,接下来将盘活整个存量市场。据悉,GoFun出行目前已在北上广深开展试验。

“未来我们要做三件事,提升技术水平、快速扩规、把直营模式的车试验得更好,以及城市加盟。”谭奕称,这是GoFun出行在明年要做的事情,而对于竞争,他显得很从容乐观。

谭奕很直白地讲道,他从不担心竞争,因为这个行业门槛非常高,用他的话说,并非一般人可以掌控。

“这种模式特别奇怪,不是先轻后重,而是一上来就重,但一旦重好了,轻起来会非常快。”谭奕称,因为重,所以成功几率很低,出来的可能性也不高。但是一旦跑通,未来的想象空间将非常大。

对于当前分时租赁市场来说,增量车源已经几乎到达顶峰,接下来的事情在于如何盘活存量市场,对此,GoFun出行推出了加盟模式。

谭奕告诉「子弹财经」,目前他们已经在做加盟2.0版本,即GoFun出行提供车辆,加盟商自己交首付或租金。“相当于我带着资金进来,我有剩余的能力,那么我可以直接把它给你。”谭奕对「子弹财经」透露,接下来他们将会推出加盟3.0模式。

而对于未来GoFun出行的发展,一方面要盘活存量市场,另一方面要加大研发的投入力度。目前,GoFun出行的研发人员为200人,对于研发,谭奕有着自己的打法。

“研发不一定人多,但一定要出活。我们不靠码人,开发一定要靠中高层,各研发阶段间相互服务。我们更多是在人员的控制,或者整体工程师水平和复用率上。”谭奕说。

在盈利方面,谭奕称,这个行业的模式和其他互联网行业不同,不能只看单纯的流量,而要有自己的一套打法和模式。“我们未来的目标不止分时租赁,它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要打造能够赋能整个汽车产业链的事情,包括车后市场。”

同时,GoFun出行战略与资本市场副总裁左禛也表示:“GoFun出行是从分时租赁业务作为切入点,未来目标是去做整合。随着车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GoFun出行愿意和更多的上游主机厂和行业形成一个合力,整合整个出行产业链的企业。”

“目前我们已实现盈利。”谭奕对「子弹财经」表示,GoFun出行在市场中已经能够实现收支平衡,而毛利基本上也有非常清晰的盈利路径。“已经盈利的城市很稳定,也有逐渐接近毛利率零的,越来越收窄。还有一些目前差距比较大的城市,因为战略性的调整。”

对于分时租赁的市场,谭奕仍充满信心,即便是对于当前该行业战况之下。“现在我们要证明给市场看。”他最后说。

(文章来源:子弹财经 作者:杨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