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如何面对募资难?把DPI、IRR做好,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

创客猫 · 2019-10-23 14:06

对于人民币基金而言,一个新的发展时代正在开启。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投中信息和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熠美投资合伙人何忆洲、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元禾辰坤合伙人王吉鹏围绕《人民币基金的大江大河》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担任嘉宾主持。

vbox11146_056A4023_112629_small.JPG

相比2015年、2016年、2017年,到2019年Q3末为止,根据CVsource的统计,差不多350多家基金完成了募集,总规模达到970亿美金,预计2019全年会低于2018年的数据。针对募资难的问题,场上的LP、GP都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作为LP,王吉鹏认为,制约股权投资发展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到今天没有太多长线的钱。资管新规出现后,上游的闸门关掉了,整体上大家会觉得压力比较大。但他也表示,中国并不需要两万多家GP,现在是自然淘汰的过程,好的基金还是能融到钱。想要成为好的GP,还是在你自己的核心投资策略上、你的方法论上,包括你的团队配置、成员的背景经历,要求你比以往做得更细致、更专业才可以。真正打动LP的,是让LP看到你与现有市场上其他GP的不同点。

何忆洲表示,中国的GP市场是比较碎、变化非常快的,很多都是小基金,LP在这种情况下的选择过程中,也就造成了整个融资效率不是特别高。另外,国际市场上募资的话会有很多信息丰富的第三方机构,增加了融资的效率,但国内在这一块还没有很好的发展。各种因素之下也就造就了LP跟GP双方对资金的用途和产生的回报预期目标有不完全一致的情况。但他也指出,这个过程是有周期性的,会慢慢过去。

作为GP,田立新提到,在大浪淘沙的过程中,他希望可以生存下去,然后为中国的VC/PE接着发展做一点贡献。因为GP就是拿着LP的钱,让它产生更大的价值,得到更好的回报。“把DPI做好,把IRR做好,最后让我们整个创投生态系统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闭环,就是募、投、管、退,我们把钱投好了,把钱还给大家,大家接着往里投。”

季薇指出,在华映资本的发展过程中,随着市场的变化,非常注重去找更多有出资能力以及战略方向上跟他们更协调一致的长线资金。同时她提到了几点感悟。第一,最近行业内的一些消息让所有的GP会更加反思注重企业的内在价值,而不仅仅是它的交易价值;第二,无论是企业还是GP,要有一个长期作战的准备,对于稳健的作战方式跟比较大的安全边际要有充分的考虑;第三,要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找到自己的边界,建立自己的壁垒;第四,任何困难的时候都要保持信心。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王继鹏.JPG

元禾辰坤合伙人 王吉鹏

如何解决募资难的问题?

唐劲草:我们第一个议题还是讲这个行业的痛点,想请四位嘉宾讲讲目前最突出的问题----募资难,因为咱们在座的有三位是母基金,两位是直投基金的。先请元禾辰坤的王总谈谈对目前募资难的看法,以及有没有一些可能解决问题的建议。

王吉鹏:这个话题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延续下来,资管新规以后,确实从2018年比2017年下降了大概40%。2019年相比2018年肯定还是有比较大的下降,不管是融资还是投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整个行业确实是感觉到压力都比较大。

2015年到2017年这三年市场的流动性非常充裕,所以人民币进行募资、投资还是比较容易的。然后2017年资管新规以后,出现了上游的闸门关掉了,所以整体上大家会觉得压力比较大。刚才唐总讲痛点,制约我们股权投资发展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到今天来看没有太多长线的钱

我们讲真正长线的钱像险资,但是险资某种程度上一方面在股权上有一定的选择标准,包括对GP的要求。第二,因为他们自己的考核体系,所以他们的钱每年要有一些回馈的,包括现金流包括财务,包括有一些指标管理。虽然是长钱,但是目前来看让他们投很长期的基金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过去是银行通过理财产品的期限错配,使得短钱长做,造成了市场比较丰裕。现在闸门关掉了,发现中国市场还是缺少长期的钱,所以融资很难。但是回过头来从LP的角度来讲,我们的选择更容易,中国原来有2.48万家GP,但其实不需要那么多。今天是自然淘汰的选择,很多的资金向头部效应聚集,好的基金还是能融到钱怎么能成为好的GP?还是在你自己的核心投资策略上、你的方法论上,包括你的团队配置、成员的背景经历,要求你比以往做得更细致、更专业才可以。

2012年以后大家向更专业的基金在转,其实今天都是做专项基金,做生物医药、做to B的企业服务,今天出来融资的基本上都是专项基金。在今天的时点上,你是不是在这里面做更进一步细化或者更新的组合。好的GP应该去考虑怎么设计好你的主要产品,然后让LP看到你跟其他现有市场上GP的不同点,这才是能真正打动LP的。

田立新:今天的话题是人民币基金的大江大河,“大江大河”这四个字意义很深远,我想配四个字,“大浪淘沙”,从微观的GP角度来讲,的确感觉到大浪淘沙。

首先这个行业四个环节,募、投、管、退,募资来了一个当头一棒,本来以前几个月花时间,现在可能半年甚至一年,所以募资非常难。当然大环境对宏观方面的事,包括中美贸易战,中国未来的GDP到底减速会减成什么样,我觉得从我本人来讲我没有办法控制。我们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大浪淘沙的过程中希望我们能生存下去,然后为中国的VC/PE接着发展做一点贡献。

我们GP就是做一件事,就是拿着LP给的钱,让它产生更大的价值,给他们最好的回报,说白了近期更好的DPI。我们和我们的团队也是这样的,天天要在基金投资组合如何能够做一些早期的投资,用一些特殊机会的投资,然后最终在DPI给大家非常好的答卷。同时把IRR做得好,就是要专注专心,专注在某些行业。

把DPI做好,把IRR做好,最后让我们整个创投生态系统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闭环,就是募、投、管、退,我们把钱投好了,把钱还给大家,大家接着往里投。我们就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

季薇.JPG

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 季薇

季薇: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的体现不单是募资难,还有比如说注册难、备案也难,退出的时候资本市场对于机构投资人的分阶段的退出也难,甚至包括行业本身的一些,比如说互联网的红利使得我们在To C领域上很多的竞争趋于饱和,大家都会转看To B的方向,其实在这么一个转型的过程中也是难的。

所以在这样的大风大浪过程中,作为一家GP究竟需要拥有怎样的能力,才能在大风大浪的航行当中保证安全,不翻船,能够持续的航行下去,驶向胜利的终点?我觉得每个团队都自我反思的过程中。

当然首先要解决募资的问题,就是唐总刚刚的问题。从五六年前开始我们的投资人就是纯机构的投资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机构有持续的出资能力的问题,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觉得第一个是随着市场的变化,去找更多有出资能力以及战略方向上跟我们更协调一致的长线资金,我们会非常非常看重。

当然最本质的还是自己要做好,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可能以往的机构投资人到现在新一期募集的机构投资,我们发掘可能有50%左右的转化率。当中抛开一些持续出资有问题的机构,其实这个转化率还是非常多的。所以也让我们要确定我们自己要做好哪些事情,然后让LP更多的会认同,以及大家能够长期的走下去

我觉得有几点是我们最近特别有感悟的,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最近行业有很多的消息,让所有的GP,不管是人民币为主还是美元为主的,会更加反思注重企业的内在价值,就是他本身对于社会的商业价值在哪里,他有多大,以及他自己的商业模式能产生多少的经营性收入和现金流,而不仅仅是它的交易价值。交易价值对于二级是股票的价值,对一级市场是融资的价值。最近有很多的事件让大家更多的反思注重企业的内在价值,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去坚持的。

第二,要有足够大的安全边际

我看到的数据是中国和美国到去年2018年的一季度的时候,投资规模应该是持平的,但现在中国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中国在这个方向上GP投出去的钱减少得很厉害,肯定上游募的钱也会减少得很厉害,这已经是一个结果了。投出去的钱减少了很多,包括美元和人民币,代表企业能拿到的钱也很少,代表着真正好的企业的成活率会小一些。所以不管对于企业还是对于我们GP,要有一个长期作战的准备,对于稳健的作战方式跟比较大的安全边际要有充分的考虑。

第三,华映一开始就是做专业性基金,一开始就定一个方向,当然也会与时俱进。在整个十年的过程里,我们一直在反思,我们自己专注的是什么、我们的核心能力圈在哪里,在当下尤其要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你的核心能力圈并不是你想转就转、你想建就能建起来的。

投资最关键的,我们投的是人,我们自己也是,我们自己的团队是最重要的、我们的能力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自己内部也有一个能力认知的提升、能力的培养、经验的积累的过程。到现在这个时间点,可能我们第一批投资的公司已经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龙头、成为上市公司,我们已经可以跟他一起去围绕着我们认为好的生态去做上下游的布局,更多的去进行更深度的学习和投资。我觉得不管是企业还是投资机构本身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找到自己的边界,然后建立自己的壁垒,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任何困难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有信心,我觉得如今这个信念是特别特别重要的。我个人对于GP这个事,包括我们的团队,大家既然是做这个事,一定要把这个事做好,还是有很多的机会,我们还是有上升的空间的。所以保持狼性和学习能力是永恒的,前进也是生存的唯一方式。

何一舟.JPG

熠美投资合伙人  何忆洲

何忆洲:从我们今年运作的情况来看,我发现有三个现象:第一,就是刚刚所说的包括头部基金在内的GP,都会产生一些融资上的压力;第二,二手份额越来越多了,而且这些二手份额是好的二手份额,原因是因为其他的LP产生不少后续投资的能力,所以影响到了GP本身的运作;第三,包括我们自己支持的一些GP,他在融其他的资金的时候都会遇到时间长、比较慢的过程,包括注册也比较难,包括其他跟进的资金都比较难。

对我们来讲,一方面我们看到可以投的基金的确是选择多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也希望这些基金能够健康发展。造成这样的情况,大家多多少少也看到了很多因素,从LP的源头和GP两个角度来看,我自己做一些补充。从GP端来说,王总说我们最近几年增加了好多好多GP,这是非常鲜明的一个现象。如果把这个数据掰开看的话,其实里面有很多是裂变,而且有很多的基金是小基金。中国的市场比较碎、变化又非常快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LP在不断的选择中,所以这就造成整个融资的效率不是特别高。

第二,从LP的角度来讲,大家知道很多LP的资金源头其实都是掌握在政府手里面。很多的地方政府的市场化还是在进行过程中,有比较强的地方属性、有比较强的产业属性,也有很强的招商方面的要求。我觉得在市场化的过程,政府引导基金本身所具备的市场和管理能力都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还有一点,大家做过美元基金的朋友会觉得在国际市场上募资的话会有很多非常市场信息丰富的第三方机构,虽然他们会收钱,但是他们的确大大增加了市场融资的效率,这一方面中国也没有很好的发展起来。

反正有各种各样的市场原因造成了信息不通畅,资金的出资方和GP方,双方对资金的用途和产生的回报预期目标有不完全一致的情况。所以在目前整个市场比较趋紧的情况下,可能大家对自己的诉求看得越来越重,所以也会产生一些比较大的摩擦在里面。但是我觉得总是有一个周期性的,我觉得会慢慢过去。

田立新.JPG

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  田立新

LP要选什么样的GP?GP会青睐哪些行业?

唐劲草:接下来咱们讲第二个话题,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请两位母基金讲一讲,目前你们做母基金的投资,你们会有哪些重点关注的,或者说你们比较愿意投的?也请咱们两位直投基金从你们的角度聊聊,你们现在比较偏向于投哪些行业,以及你们对中国的母基金、对中国的LP又会有哪些希望?

王吉鹏:因为元禾辰坤从2006年开始做母基金,核心的定位还是投偏VC跟成长基金。我们今年有一个定位,发掘扶持陪伴中国优秀的股权投资团队。因为偏VC跟成长的投资其实更多的是投一些新兴的技术、新兴模式和行业。我个人认为,VC还是从年龄上有代际的。

到今天我们到底要找哪一类的3.0时代的VC呢?这一代人可能会跟产业结合得更紧密。我们最近看很多从产业出来的人,包括一些很细分偏新兴行业的产业。包括过去两年非常多的产业公司自己在做所谓的CVC的基金,未来的VC大部分不是这种,还是一些有产业背景,在某些领域特别专注的VC,他们在新的领域上能比别人更早发现机会,能更多做提前的布局。

大家今天专注在一个领域里,如果你拉长时间看,因为行业都是有周期的,包括外部的经济环境也有周期,因为行业也在不断的成长,我们认为行业发展的早期,你投天使到A轮是非常有机会能投到大的独角兽的。当一个行业进入到成熟期,只有行业的前三名才能赚到钱的。而且以今天的环境来看,行业的头部企业的溢价价值比以往更有体现,所以一个GP是要伴随着一个行业成长去选择那个点上最好的阶段。

我们有一个观点,如果你定了行业就不要定阶段,如果不定行业你可以定阶段。因为今天看到很多的GP,当然也有LP的要求,在行业和阶段上必须双定,这从长周期的发展来讲有一定的危险性。可能你在一个好的点上,你的基金规模做的回报非常高,因为你的高回报你融了一个更大的基金,但是你还是固守原来的投资逻辑和方法论,外部环境在发生变化,它会造成基金的回报的不稳定性。所以其实我们也在考虑我们会再配一些小综合基金,可能这里面会有一些组合抵抗这个行业的风险。我们也会在一些新兴领域上配一些基金。

田立新:从GP角度来讲,我们只能做到更专业,然后更专注,更专心。为什么呢?我们GP其实就是找到好项目,最终让利益最大化,给大家挣钱。如果这个做得不到位,我们就会被抛弃,当然这也是我们的使命。

季薇:从GP的角度讲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方向,在To C上面目前大家可能有共识,因为红利不在或者竞争非常激烈,所以to C上面出大公司的机会不大。但是在很多的细分领域,比如社交、电商这些领域是不是已经完全的竞争饱和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的变量,所以我们特别会关注一些针对细分人群、针对品类、品牌,有新的变量发生过程当中的一些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

比如大家可能都比较关注新时代下沉人群、出海,我们最近也在研究银发人群,因为中国老龄化是一个趋势。但是现在从供给的角度来说,我们能够为老年人提供的好的产品和服务是少之又少的。所以从供给的匹配来说,我们认为这类企业有比较大的机会。

B端,我们更加看好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端大规模快速蔓延的红利机会。具体来说包括数据的安全、数据的保存,包括5G和物联网,以及数字内容领域,以及工业互联网、物联监测领域,包括IT升级方面,我们看好方向上面的研究和布局。

至于说GP对LP的要求,我觉得首先看LP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我自己的感受LP这一两年来第一非常关注现金流,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因为人民币基金的关系还是比较注重现金流的。但是有的时候要看一下短期的利益跟中长期利益里面的平衡,这个我们会跟LP去商量。

第二,确实拿的钱里面国资的比金融机构的钱越来越多,这个过程当中的合规管理方面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正向的提升。

何忆洲:从熠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关注的更多是中小型偏早期的基金为主,原因是因为我们喜欢支持有经验、有专业能力的、有行业基础的,同时也有行业的投资能力的团队。而且在这些中小型能够保持自己基金规模不是快速增大的这些团队,他能够更多的聚焦他的核心目标,不是以管理费为主的目标,他的目标可能更加和我们保持一致。我相信对于我们来讲,这个定位也是相对比较合适的。因为中早期的基金比较小,他们无法直接做尽调,这也是我们自己团队的一个价值体现。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