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市公司并购与融资峰会成功召开

· 2019-11-01 14:46

2019年10月25日,由金融街企业家俱乐部、东鼎企业集团、久银控股、路演天下、中汇新视、证券传媒主办,太平洋证券、聚禾影画、君富资本协办、北京博睿汇智承办的以“投‘与‘融’新趋势 ‘攻’与‘守’新征程”为主题的2019 年上市公司并购与融资峰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9年10月25日,由金融街企业家俱乐部、东鼎企业集团、久银控股、路演天下、中汇新视、证券传媒主办,太平洋证券、聚禾影画、君富资本协办、北京博睿汇智承办的以“投‘与‘融’新趋势 ‘攻’与‘守’新征程”为主题的2019 年上市公司并购与融资峰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图片1.png

会议现场图

本次峰会邀请了来自上市公司、大型产业集团、金融机构、投资机构、新三板公司、知名律所的诸多业内翘楚,围绕上市公司产业并购、上市公司融资、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这三个核心问题展开对话,为上市公司产业并购方向及政策进行解读,为上市公司解决融资过程中的难题,并对目前市场最关注的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提供实操案例解读。近400位与会嘉宾共同探索企业发展之道,为资本市场提供了一场并购和融资的饕餮盛宴。 

产业并购是上市公司向上发展的最快方式

图片2.png

现场图:以上市公司产业并购为主题的第一场圆桌论坛 

在以上市公司产业并购为主题的圆桌论坛环节中,路演天下董事长张永刚作为论坛主持人,提出一个问题:“产业并购的本质是什么?交易!而交易又是为了创造财富和提升价值。那产业并购到底能不能够为上市公司的市值及营收规模贡献一个正增长?产业并购与增长到底什么关系?

久银控股(833998)创始人林开涛认为,产业并购紧接着就是财务并购,为什么上市公司既不横向并购,也不纵向并购,反而会并购一些亏损企业。其实这种并购是有财务价值的,可能会带来税收规划的好处。

东旭蓝天(000040)总经理任秉雄认为,上市公司并购是一个补短板形式,在发展过程中,并购助力快速向上,可能是最快的一个手段,也可能是最优选择。

华创深大合伙人姬翔以佳都科技为例解释了并购与增长的关系,他称,2009年佳都科技做了一次破产重组,急需重大转型。直到2012年,佳都科技开始进行一系列的投资和并购,包括投资的人脸识别独角兽云从科技及智能交通、智能地铁等项目。通过这一系列的操作,佳都科技的营收规模已经从10亿增加到20亿。如此快速的成长,可以说是重组企业的一个成功案例。

恒信东方(300081)董秘吴狄杰认为,产业并购是上市公司转型的重要手段,但并购需要注意三点:第一,注意细节;第二,产业并购是战略性并购,需要知道自己目标在哪里,方向在哪里,然后再进行产业并购;第三,注意周期性,明确上市公司处于初创期还是成熟期,选择在哪个期间进行并购。

聚禾影画(838679)总经理暴捷认为,整个影视行业从产品细分角度,可以分为院线内容、传统电视剧、网络剧、网络电影、微电影、纪录片、短视频、电视内容等产品。这些产品的生产线在开发、制作、投资逻辑、回收成本方面完全不一样。每个产业链的一个点都能形成一家具备一定盈利能力的有故事的公司。但现在这个那个影视行业内属于艺人经济,有公司花费数亿收购一位导演或者演员,这对行业是极大的破坏。所以,生产要素不应该跟资本走的太近,应该先踏实做好产业再做资本运作。

上市公司融资趋势  钱越来越向头部机构集中  

图片3.png    

现场图:以上市公司融资为主题的第二场圆桌论坛 

2019 年,降杠杆、产业转型、中美贸易战加剧、大股东股质爆仓这些问题使民营上市公司的生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也导致民营上市公司急需各类资金来纾困。

金融街企业家俱乐部联席理事长李超作为第二场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他称,融资是上市公司最重要的环节,没有资金就没有资格谈并购或者其他业务。近一年我们接触了几百家上市公司,总结下来,他们最重要一个需求就是融资,包括债权融资、股权融资等一系列的融资,那怎么解决资金问题?目前上市公司融资的市场环境如何?

清控基金首席投资官高春霞认为,项目公司跟财政政策、金融政策形成平行线关系,永远形成不了交集,这个时候就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我们金融机构来讲,目前可以说是资产荒,没有好的项目。所以,企业家在发展的同时,一定要抬头看路,一定沿着国家产业政策、金融政策布局走。当前我国产业已经在结构化调整,去产能尤其是去高污染产能,扶持高科技类企业,所以我们企业只有按照这个方向走,融资不是太大问题。

建信财富董事长黄建峰称,上市公司需要拓宽融资渠道,合理安排融资计划及融资节奏、突出主业、理清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让投资人感到幸福和满意。需要强调的是把材料做好,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但企业都不注意。自去年开始我参加过很多会议,每一次都会有人问,你能给我做什么?第二个就是我有些项目你帮我看看,当我问他3分钟时间把这个项目介绍一下,几乎没有一个人讲出来,都是转手项目。

有德基金总裁闫俊杰认为,现在融资是比三年前资管新规出台前困难很多。但这是一个大气候,现在处于去泡沫,去伪存真的过程。虽然现在很多基金公司加强主动管理,但最多以对赌协议的形式出现,整个行业风气还需要进一步改善。

亮马投资创始人杨永民认为,现在是一个非常快速、非常严格的去杠杆、去泡沫过程。这个过程中肯定有很多镇痛,但硬核科技企业也会发展起来。所以,上市公司需要聚焦自己的主业,在自己最强的地方发挥特长。这个时候的资金肯定更喜欢这样类型的企业。最起码从投资的风控角度讲,这类上市公司核心竞争力比较强、抗风险更好、投资也相对安全。

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诗伟称,钱并不是少了,钱是紧了。从两个角度可以看到,一是实体经济增速并没有大幅度放缓。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2%;二是从我们货币投放量上,也没有说是钱荒状态。所以,我们的钱并没有少;第二点是钱紧了,预期改变了,比如原来想投的钱花在了其他消费领域,反应在投资领域当然钱就更紧了。而且,因为一些规则要求被动改变,能退的钱退不出来。比如按照减持新规,大股东减持完大概需要21年的时间。因为理论来讲,过了限制期大股东都可以减持,其中控股股东是3年限制期,非控股股东是1年限制期。但根据这个减持规定,过了限制期,三个月减持不能超过1%,一点一点减持,21年才能减持完。在这种情况下,钱越来越向头部机构集中。

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成热议焦点

 图片4.png

现场图:以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为主题的第三场圆桌论坛 

从2018年以来,我国A股市场已经有至少20家上市公司向国企大比例转让了股权或控制权,A股市场也频频出现国企扫货的案例。国资通过“买壳”成为上市公司控股大股东的步伐,已在陡然加快。这既落实了《国企改革“双百行动”的工作方案》,借助资本市场平台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升值,也有利于上市公司实现优化组合。

太平洋证券投行部董事总经理王晨光作为本场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他称,从去年到现在,最重要的控制权转让话题是国企收购。那国企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在战略、资金、估值、定价、收购方案、整合、经验教训等方面有何特点?

新华联产业投资董事长王晶认为,现在低成本资金确实在国企手里,民企由于前几年加杠杆,加之2018年去杠杆环境,资金相对比较紧张。最近接触几个行业,发现大国企偏重拥有金融牌照的企业,对于人工智能、半导体等技术主导型民企以及医药、零售类企业都比较感兴趣;从上市公司的并购整合角度讲,国企并购后,国企即使成为大股东或者控股股东,也不希望深度介入经营管理。因为国企有很多激励方面限制,很难把人才聚集在国企平台之上,比如薪资限等等。但国企如果不参与管理上的控制,在人才流失或者未来运营方面都会存在一些担心。这大概是我对国企整合目前呈现特点的一个理解。

中泰证券并购部董事总经理孙建华认为,中泰证券现在专注于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自去年7月份到现在,我们有200多家上市公司资源,买家接近400家,其中80%的买家是国企。基于我们红娘经验,分享一下卖家心理和买家国企诉求,卖家诉求我们总结下来是6类:第一类是卖身还债,主流上市公司老板卖控股权,因为大股东质押爆仓没有办法;第二类是寻求靠山,主要以环保、工程这类上市公司为主。他们希望有一个大的央企或者国企国字买家站台,能够解决订单、融资、回款等问题;第三类属于强强联合,同业比较强的上下游企业或者同行做整合;第四类是实控人要退休养老,转让控股权。一部分上市公司老板年龄比较大,也有接近80岁老板。二代不接班,觉得做产业太累了,他们一代创始人想把控股权转出来。

北京国枫律所合伙人王岩称,实际上每年控制权转让案例非常少,不论是国资还是民资操作过程中,准备不足是非常典型的现象,主要有三点:一是资金筹备不足,双方签订了协议,但因为购买方配资出现大问题,不仅需要赔付违约金,后期还会面临诉讼;二是程序了解不足。根据《反垄断法》规定,企业合并属于反垄断法中的经营者集中行为,如果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则应该向商务部反垄断局进行申报。但大部分企业因为不知道,没有进行经营者集中申报,但是一旦被举报,后患无穷;第三是风控控制不足。比如风险和违约条款设置等都需要重视起来。

中国光大控股投资总监金正认为,国企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后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很多民营企业被收购时,在经营管理、内控上就已存在很多问题。国有企业收购完成后,对原来的经营团队造成的问题不能容忍,就会出现更换经营团队的情况;从申报程序上讲,大型交易需上报国资委、财政部,这过程中会有很多问题,使得并购存在不确定性风险。

北京新鼎资本合伙人董扬认为,自2018年开始,从所有上市公司控制权变化事件来看,收购资金大概有三类资金:一类是国有资金,虽然过程慢,但可以给企业带来充足现金。第二是一些新经济产业资金,例如阿里和腾讯,他们在寻求产业扩张或者说风口把控。但对于对于上市公司来讲,可能真的经营困难或者现金流出了问题,才会有这样的机会。第三是中小民营企业,他们去取得一些上市公司控股权。我个人认为这些中小民营企业拿到这些上市公司的股权后好好经营企业,对上市公司来讲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图片5.png

峰会现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