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2019的心情是淡定!当变数成为常态,就不再焦虑了

· 2019-12-10 15:40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机会,始终保持很好的心态,不停学习,才会使得一个公司能够具备基业常青的基因。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举办的“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与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展开的精彩对话。

微信图片_20191210162945.jpg

对于2019年,熊晓鸽用了“淡定”两字来形容。“因为当变数成为一种常态,就不再焦虑了,出现什么问题大家就解决什么问题。”他表示,做一个好的投资管理者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保持一个很好的心态。IDG在中国成功地度过了四个周期,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因素就是有一个好的心态。

IDG在中国发展了26年,仍然是头部机构之一,永远冲在最前线。如何让一家企业保持竞争力?熊晓鸽认为,这个过程中最重要是要形成一个体系,一个好的风险投资管理者,首先要像一个好的知识分子那样去共同学习、推翻成见。

“我们认同一个愿景,通过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一步步把公司做成百年老店。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机会,始终保持很好的心态,不停学习,才会使得一个公司能够具备基业常青的基因。”另外,他提到,业务层面,把握住每个时代的机遇也是保持势头的关键,未来,AI、精准医疗、5G、自动驾驶、智能制造等很多方面都会有很好的机会。

最后,经历了2018的“焦虑”和2019的“淡定”,熊晓鸽对2020年的预测是“激动”。

以下为对话实录:

26年投资超800家公司,超200家退出

中美竞合关系是一种新常态

倪正东:大家下午好。我们跟熊总的对话持续19年了。您常年穿梭于中美市场,也是把风险投资引入中国的第一人,你怎么看中美关系?

熊晓鸽:谈到风投不能不提到美国,因为风投就是由美国发源的,至今已经发展了50年左右,依然还是很年轻的行业。风投的确为美国创造了一批出色的科技公司,比如苹果、惠普等都是在风投的支持下做起来的。我在1992年得到美国国际数据集团董事长麦戈文先生的支持,做了第一支进入中国的外资投资基金。到现在已经投了超过800家公司,其中200家通过IPO或并购成功退出了。

我认为中美在投资领域其实具备很强的互补性。过去我们有很多还没有实现盈利的公司都去纳斯达克纽交所上市,因为国内资本市场对盈利上市有明确要求。当然,我们很高兴看到今年科创板的推出,给国内企业大大增加了上市机会,但在海外上市对于企业建立便利的融资渠道、建立国际化的品牌、开拓海外市场都仍然具有优势。所以我觉得中美怎么能够,尤其在科技投资方面形成一些共识和规则,通过协议把它固定下来,对投资是会有好处的。

另外我在美国见到很多LP和合作伙伴,跟他们谈中国的市场。大家很关心,但对未来的发展都是很有信心的。我们都看到每当双方谈判有一个好的消息时,两边的股市都往上涨,反之两边股市往下降,这说明中国和美国市场,对中美建立良好合作的互动关系是共同期待的。

倪正东:VC/PE是舶来品,过去20年中美的合作,助力创投行业取得巨大成功,而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中国依赖于美国的资本市场,中国排在前50名的VC/PE,特别是外资,70%、80%都来自于美国市场,未来竞合关系会是一种新常态,我们要适应这个关系。

熊晓鸽:我认为做投资,中国和美国的同行们,不是博弈的关系,而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2019——淡定

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推翻成见

倪正东:去年我们交流的时候,你用“焦虑”形容了当下的心情。2019年,用什么词形容?

熊晓鸽:其实去年是我们历史上IPO最多的一年,一共19个,但是包括我们在内整个业界对未来的发展不定性产生了很多的焦虑。而今年,我觉得可以用淡定两个字概括。因为当变数成为一种常态,就不再焦虑了,出现什么问题大家就解决什么问题。

所以我始终在讲,做一个好的投资管理者最重要的一点,要保持一个很好的心态。IDG资本至今在中国已经做投资做了26年的时间,完整经历了四个经济周期,每个周期我们都成功地度过了,这其中有一个好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支撑因素。

倪正东:IDG做了26年,经历了很多浪潮,仍然是头部机构之一,怎么能够让IDG永葆青春,永远冲在最前线?

熊晓鸽:首先,是中国巨大的市场给了我们一个契机。什么事情总得人先来做,在90年代初,因为美国国际数据集团麦戈文董事长看好中国市场,所以给了我们这个机会。1999年,我们率先启用合伙人制,从原本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下设的投资部门变成了独立运作的基金管理团队,当时也是国内第一家设立合伙人制基金管理模式的机构,这些完全都是我们在中国的土壤上、市场环境中边学习边做起来的。

回到你的问题,怎么让一个企业保持它的竞争力,能够长盛不衰,我觉得有几点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和我的同事们一直有个共同的愿望就是把IDG资本打造成百年老店。这个过程中最重要是要形成一个体系。我们公司有一幅吴冠中题的词“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推翻成见”。我们觉得一个好的风险投资管理者,首先要像一个好的知识分子那样去共同学习、推翻成见。

我们认同一个愿景,通过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一步步把公司做成百年老店。你看早一批中国很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创业者基本都是60后,投资者是50后。而现在80后都已经充当主力了,一代一代的传承从未停止。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机会,始终保持很好的心态,不停学习,才会使得一个公司能够具备基业常青的基因。

业务层面,怎么能把握住每个时代的机遇也是保持势头的关键。在中国,过去成功的公司基本是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因为赶上了绝佳的时代和中国这么好的市场。那么未来,AI、精准医疗、5G、自动驾驶、智能制造等很多方面都会有很好的机会。科技类的投资都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大概十年左右可能会出现一个所谓的主导技术,怎么能把握它顺势把企业做到一个新的规模和高度是很重要的。

干了26年投资,何时退休?

倪正东:很多人问我,今年好像没怎么见到熊总,是不是退休了?我知道你没有退休,现在仍然在全球飞来飞去,你准备再做多少年?打算什么时候退休?

熊晓鸽:其实过去一年多我也一直挺忙的,忙于和很多LP、大佬们见面谈中国的市场,未来投资的事。

谈到退休,孙正义跟我是同龄人,这点我要向他学习。孙正义的愿景是把软银做成三百年的公司。三年前他设立了一支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其中沙特投了最大的一笔450亿美元,今年我在东京见到他,并没有看到他满足于此,依然干劲十足,这点我要向他学习。

作为公司最早的一员,我未来可能会多花些精力去思考如何完善公司体系和帮助我们新一代的投资人成长。我们的李骁军、牛奎光、王静波这样的投资人一批批的上来,我们和新生代合伙人之间也需要做传承。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而我之前碰到一些做医药、医疗健康研究的人,他们认为人未来可以活到120岁,那就意味着退休之后还有60年的时间。退休后的生活怎么过,是个很大的问题。大家都知道马云50多岁就退休了,但前不久我看到他去非洲和台湾支持创业者,他仍然在做他喜欢的创业这件事情。

所以我觉得,考虑退休之前要先考虑好退休后做什么。

另外这也是一个投资机会。随着中国快速进入老龄社会,老年人将是个很大的消费群体。所以做个知识分子挺好,我一开始讲的一起来学习,市场上有什么样的机会,怎么样把我们资源用好投出很牛的公司。不仅我们自己成为百年老店,还能帮助所投的公司也具备成为百年老店的素质。

如果我们说IDG在中国做的比较久,能够把更多的心得,不仅跟我们的合伙人分享,还能跟今天新生代的基金管理者一起分享,对他们有所帮助,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刚才我在下面听台上有这么多年轻的基金管理者都讲的非常好,我们也非常愿意向他们好好学习。

2020——激动

新的主权基金LP可能出现

倪正东:刚才讲到孙正义,他是投资界的传奇。但是孙正义投的一些公司被很多人看衰,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对中国有什么启示?

熊晓鸽:在今天的中国投资市场,除了像我们这样的投资机构,还有BAT这样的巨头自己本身也都在做投资。在中国投资界的参与者确实比美国更多元,更热闹。这些公司继承了我们传统的风险投资,成为VC投资的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同时也是接盘者,这是中国和美国很大的不同。

孙正义现在推出的一千亿美元的基金其实有很大不同,第一他自己出了很多钱,第二沙特的PIF投了450亿美金,占了45%。投资方面他只是在后面的这一轮,相当于赛马跑道300-400米的时候,已经基本能看出谁能赢了再下手。

价格高不要紧,它这个策略能不能成功我们拭目以待。而现在我们正好在补像孙正义这样的路来走我们的路,也就是赛马前面的100到300米这段,我们有全面的覆盖,有VC基金,有成长PE,还有并购等这样的基金来合作。

另外,我们的基金里面也要出现新的LP,不是传统的母基金,公益基金等,可能要出现一些新的产业基金,还有主权基金作为我们的LP,否则的话,这个地方会留下很多的真空。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倪正东:你觉得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虽然面临很大的挑战。

熊晓鸽:我是觉得孙正义对技术的把握还是很好的,所以这点我不能说我们仅以每家公司上市成不成功来论英雄,这个为时太早。

倪正东:孙正义对中国、对全球的VC还是有很大的贡献,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由于时间关系,还有一个问题,刚才你说了中国目前行业面临很大的问题,不是退出的问题,是募资的问题。现在中国VC和LP的构成,基本上是这样的比例,国资65%,民资20%,外资15%,IDG因为有国资、有外资,也有民资,你怎么看整个LP市场的变化和将来的格局,对中国整个VC和PE的影响?

熊晓鸽:IDG资本是十年前开始管理人民币基金,成为当时最早管理社保基金的投资机构之一,非常有幸能够得到他们的信任与认可,同时我们也一直在管理美元基金。我觉得两者互补性很强,比如新兴的行业,甚至在上市以后一两年还不盈利的公司,用美元基金投资就有更大的优势,因为LP对这种风险有预期,承受能力更强;而那些比较传统的商业模式很清楚的,在A股市场上市的就用人民币投更有优势。

倪正东:我问一个简单的问题结束我们今天的对话。每年年底的时候你用一个词描述上一年,今年是淡定,2020年用什么词来形容,预测一下。

熊晓鸽:我这人向来乐观,因为大家经历了焦虑的2018年和淡定的2019年,明年应该激动起来。

(文章来源:投资界)

热门活动

技术掌舵人齐聚Gdevops北京站,解读数据库、智慧运维、Fintech转型精要

  • 上海市云计算产业促进中心、dbaplus社群
  • 北京
  • 2020-05-29

中国保险业数字化与人工智能发展大会2020

  • 上海瞻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