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IP,幸有余年可庆

梁嘉烈 · 2019-12-18 10:05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男频IP近几年的发展,那“绝处逢生”再恰当不过。

以《三国演义》《大秦帝国》等为代表的严肃“男人戏”衰落后,热门网文男频IP改编成为热潮。虽入局者众多,但奈何前几年除《琅琊榜》外,很少有热度口碑双收的优质作品。于是,男频IP从接棒大女主戏的有力选手,变为了观众之殇,市场之痛,直至2019年。

在众多大IP沉沦后,或许没太多人相信《庆余年》能爆,但该剧播出后确实爆了。豆瓣评分8.0,多日猫眼全网热度实时排名第一,为男频IP交出了又一张满意答卷,成为继《全职高手》《从前有座灵剑山》后,打破男频IP是伪命题呼声的又一力作。

v2_0fb1c88182b344389da9740042530e97_img_000.jpg

成功之路从无捷径,只有尊重原著内核并做出适应当下市场的创新改编,专心做高品质内容,才是唯一硬核的市场通行证。

男人戏的精品时代就像一场轮回,从《三国演义》到《庆余年》,男人戏走过20载光阴后或将再迎黄金时代,迎可庆之余年。而这场蜕变,也与影视市场大环境的趋良和IP开发方法论的成熟密不可分。

男频IP精品时代再到来

男频一词本是网络小说中男生频道的简称,不过,广义概念下男频IP改编作品与男人戏的范畴并无相差。纵观男人戏在国内的发展,可谓走过“巅峰-低谷-回温”的曲折历程。但好在渡过迷茫期后,男人戏又回归了精品时代。

《三国演义》《大宅门》《走西口》《我的团长我的团》《大秦帝国》等高口碑作品频出时代,是男人戏的一个巅峰期。这些剧涉猎战争、商战、历史等多元题材,主旨恢弘,演绎的不仅是历史的沉浮、家族的兴衰,更是悲喜交加的人生。《大秦帝国之裂变》的导演黄健中曾豪言:“《大秦帝国》让你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中国男人,他们的魅力和性格。”

巅峰时期,市场上的男人戏多由严肃文学或经典名著改编而来,虽然当时影视工业水平并不发达,但行业内专业影视院校出身的人才众多,戏骨云集,共同成就了黄金时代。不过,随着中国进入市场经济,港台影视资本入局内地市场,包含男人戏在内的严肃剧集创作开始衰落。

市场商业化步伐加快后,偶像剧、韩剧、大女主戏在国内大行其道,后大女主戏趋冷,以网文男频IP改编为主流的男人戏崛起,《盗墓笔记》《青云志》《武动乾坤》《莽荒纪》《海上牧云记》等为一代人信仰的大神之作纷纷被改编。但“大IP+大流量”的男频IP改编作品却与大女主戏全然不同命,屡屡扑街。

这个阶段,市场将开发重点放在了玄幻题材领域,但“修炼升级,称霸天下”的鸡血草根逆袭史看多了索然无味,流量演员的单薄演技、缺乏咀嚼的价值观、剧情魔改或注水也成为了拉垮三要素。可以说,男人戏在经历了发展断层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开发都处于粗放、原始的阶段,加之对流量和IP效应的迷信,更是让男频IP改编成为了重灾区。

经历低谷期后,市场亟需多元化、精品化的男频IP改编作品,不少敏锐洞察到市场风向的制作方把握住了这波机会。今年,《从前有座灵剑山》《全职高手》,尤其是《庆余年》的出现,让男频IP一举突破此前的刻板印象。《从前有座灵剑山》幽默搞笑,《全职高手》深耕垂直题材,《庆余年》主旨浑厚,这些都为男频IP改编打开了新思路。

市场回温阶段,制作方开始跳出玄幻题材,寻找更细分、更多元的内容。同时,男人戏进入精耕细作和产业协同的时代,更多的创作者开始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挖掘IP内容价值,讲述好故事,让男人戏在智斗和文斗上更有看点,与观众在价值观上实现共鸣。此外,以IP为核心实现多文娱形态产品的协同发展,也是新阶段的重要看点。

内容为主,产业协同为辅

作为今年男频IP改编作品中的代表作,《庆余年》的成功值得细细研究。

不管是刚开播时#范闲婉儿鸡腿定情#、#郭麒麟承包庆余年笑点#的微博热搜、还是近期的#陈萍萍上线#、#庆国神仙男团#、#庆余年是部科幻片#等话题引起的热议,都不难看出《庆余年》的不二热度。作为2007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连载至今,持续保持在历史类收藏榜前5位的神作,《庆余年》原著的超高人气为影视剧奠定了根基。

空有IP,却栽在改编上的作品并非没有。《庆余年》能被称为2019改编最成功的电视剧,首先在于阅文集团和新丽传媒对原著故事内核、价值观及粉丝需求的尊重。作为IP内容和粉丝源头的阅文,在IP开发过程中积极参与探讨,并组织原著粉丝进行提前观影,在改编过程中给予建议。

时代在变,一味死守原著也不是正解,《庆余年》就在保留原著精神的基础上做出了大量创新改编。风格上,《庆余年》原著是一部悲剧色彩浓厚的作品,为避免给观众带来太大压力,剧集选择了厚重话题轻松讲,在剧情推进中加入了“狗血”、“相声”、“智商盆地”等趣味性高、互动性强的梗,用年轻人更喜欢的表达风格实现了剧集轻松幽默的气氛与原著深沉内核间的平衡。

在人物塑造上,《庆余年》不是一出英雄逆袭的戏码,而是真正的男性群像戏。为了构建极致的人物和人物关系,原著中腹黑且杀伐果断的范闲,在剧中的人设增添了幽默和俏皮感,性格上更为接近现代人,滕梓荆则完全重写,连王启年这种原著中的龙套角色也被大力润色,变得更具人间烟火气。这些改动也令剧中人物更加精彩、复杂,更利于剧情冲突的呈现。

在故事内核上,为了避免原著中浓厚的理想主义气息造成与现实的割裂,《庆余年》删除了大量金手指大开的情节,以文学青年的视角叙述古代故事,以现代思维和古代制度的碰撞诠释"现代思想烛照古代时空"的内核。可以说,《庆余年》的成功,在于它满足了核心粉丝和更泛化的影视群体的双重需求。

对于《庆余年》的开发和推广,阅文祭出了组合拳模式,这也是《庆余年》热度口碑双收的有力推手。《庆余年》播出期间,阅文旗下QQ阅读、起点读书、红袖读书等平台联合在站内推出主题征文等活动,大量用户自产UGC内容不断推高原著和剧集热度。此外,阅文还打造了书影联动营销场景,让QQ阅读、起点读书等与腾讯视频在APP内相互导流,实现了阅读场景和看剧场景的无缝切换。

剧版《庆余年》计划用五年时间总共制作三季,这意味着在IP深度开发上拥有巨大空间。阅文集团、新丽传媒和《庆余年》的另一出品方腾讯影业将联合规划IP联动,据悉,游戏开发已率先启动,在视觉设计和联合推广上都在尝试与剧集进行打通。届时,以小说IP为核心的多产品联动赋能,将更深层挖掘《庆余年》这一IP的价值。

阅文与漫威,殊途同归

观众从对男频IP改编不具信心到看到曙光,或许只需两三部精品的问世。男频IP告别粗放式发展,进入精品化时期后,市场潜力势必会被激活。如今,不少男频IP改编作品就已突破了受众性别限制,《庆余年》的女性观众比例甚至超过了男性。

放眼全球,男人戏都是极具潜力的存在。美国市场上漫威及DC旗下男英雄的衍生电影,如《钢铁侠》《雷神》《海王》等本土卖座同时,在中国的票房也多在10亿量级,此外,《兄弟连》《纸牌屋》《绝命毒师》等男性向美剧的全球热度也经久不衰。

在国内市场,不仅《全职高手》《将夜》等网文IP出海后成绩不错,国产男人戏也在不断拓荒海外市场,如今正在国外视频平台同步更新的《庆余年》就吸引了不少海外网友追剧,海外单集播放量达到了66万。由此可见,真正优质的男频IP改编作品是具有全球影响力,可以吸引全量用户的,问题只在于国内制作方如何去探索、开发这一领域。

中国虽没有美国这种超级英雄IP待开发,但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网文在国内的地位正如超级英雄之于美国影视行业同等重要。其实,《庆余年》这一IP的拥有方阅文集团,与美国的漫威也很是相似,他们都手握海量IP资源,关于IP开发的发展史也如出一辙。

自七八十年代起,漫威便开始将旗下许多英雄角色的电影版权出售给其他工作室,直到2008年,漫威才掌握制片大权,将漫威电影宇宙的概念搬上银幕。相比于授权形式,漫威自制的优势在于作为IP拥有方,对粉丝更加了解,更利于把控改编尺度。更重要的是,自制为超英电影留出了更大创作空间,让漫威英雄间的关联性成为可能。过去十年多时间,在高度协作、集中管理的体系下,漫威影业实现了稳定输出能力。

和漫威一样,阅文集团最开始走的也是将IP版权出售给电影、电视、网剧、游戏制作公司的发展路线。不过,如果说漫威在“放版权”时期尚诞生了《蜘蛛侠》《X战警》几部热门作品,那阅文在“放版权”时期面临的则是国内良莠不齐的IP开发水准和难以预估的影视改编成品质量。

于是,作为IP源头的阅文近几年不断强化“体系发展”思路,完善从上游IP到影视游漫开发再到衍生品销售的全产业链布局,收购新丽传媒便是极为关键的重要一环。与生产过《我的前半生》《白鹿原》,投资过《妖猫传》《夏洛特烦恼》等高品质内容的新丽联动,让阅文在电视剧、电影领域的自制空白被填补,向后端IP开发再深入,提升了平台在生产上的话语权和对IP的掌控权。

了解网络文学价值的阅文与了解影视剧市场需求的新丽联手,最终指向的将是网络文学价值的链条化。从IP价值的甄选到抓住精髓并创新改编的开发思路再到后期与多元文娱产品的联动,贯穿IP一整个创作过程的宏观方法论的成型和经验积累,才是如今泛娱乐开发思路下男频IP影视化的 “正确打开方式”。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作者:梁嘉烈   编辑:于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