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有人退休,有人坚守

· 2019-12-25 15:04

在商业发展的历史潮流中,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2019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

在商业发展的历史潮流中,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风清扬”马云、“企业教父”柳传志将自身一手创办的商业帝国交棒到继任者的手里,从此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也有“饮料大佬”宗庆后、“科技巨人”任正非因为外界因素仍置身“战场”中心,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无论是退休还是坚守,这些商业奇才的奋斗事迹注定会在这个商业时代留下深刻烙印。

马云:退休后,回归教育

bJvQ-fxhuyha2301372.JPG

在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2019年9月10日,马云履行了他的诺言,在教师节当日宣布退休。这意味着,继2013年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后,马云将彻底退出阿里巴巴核心管理层。这一年,他55岁。

在他的辞职公开信中,他说道:“大家知道我是闲不住的人,除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为合伙人组织机制做努力和贡献外,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再说了,世界那么大,趁我还年轻,很多事想试试,万一实现了呢?我可以向大家承诺的是,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马云创造了一个电商时代,他亲手创立的阿里巴巴不断地颠覆我们的国民生活。如今的阿里已然是一家巨无霸企业,在企业不断创造奇迹之际,马云激流勇退,放下五千亿美元市值的商业帝国。他说,“我深知从能力、精力和体力的角度,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长工作。”

告别了马云时代,阿里依然健康发展。2019天猫双11成交额2684亿元,再次刷新纪录。11月26日,阿里正式“回归”港交所,股票代码为“9988”,开盘即涨6.25%。十年的准备,总算不负马云所望。

商业世界虽然不会再有“马爸爸”的新故事,但教育领域将迎来一个全职“马老师”。

马云公益基金会于2014年12月15日正式成立,重点关注教育发展领域,逐渐形成了一整套乡村教育计划支持体系,先后推出了“马云乡村教师计划”“马云乡村校长计划”“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马云乡村少年宫计划”等项目,持续推动乡村教育创新和发展,直接影响老师和校长已经超过10万人,影响学生超过100万人。

除了马云公益基金会,马云联合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等8名企业家发起成立了“湖畔大学”,其愿景是发现并训练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以及与阿里合伙人共同创建15年制的“云谷学校”,包括幼儿园、小学、初高中,希望能探索出一条具有本土特色的教育改革创新之路。

“教师是我最喜欢的职业”,马云不止一次向外界表达他的心声,而教育也会是他退休后投注时间最多的领域。但对于爱折腾的马老师来说,相信他还会在其他场合中看到他的身影。

江湖注定还会有“风清扬”的传说。

柳传志:企业教父退休,一个商业时代的落幕

柳传志.jpg

愿邀风云共年华。2019年12月18日,75岁的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宣布退休。相比马云,柳传志的退休相对低调,只有一纸告别信,以及宣布继任者。

柳传志之于中国商业江湖来说,就是一个传奇。

1984年,不惑之年的柳传志带领11个科研人员从中科院计算所起步,创立了中国科学院计算科技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1989年公司更名为联想集团。

2001年,柳传志闯进投资领域,创办了联想控股,进入金融服务、现代服务、农业与食品、房地产以及化工与能源材料等多个行业,开始拓展新的商业版图。

2004年,联想集团斥资12.5亿美元收购IBM的PC业务,改变了PC市场的格局,联想一跃而成全球第三大PC厂商。同年,柳传志辞去了联想集团董事长职务。

2009年,联想集团受经济危机冲击大幅亏损,柳传志复出,一年后联想扭亏为盈。

局面稳定后,2011年柳传志再度卸任联想集团董事会主席,之后他在联想集团只担任名誉董事长,扮演顾问的角色,不过依然担任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的董事长。

腾讯深网在报道中指出,柳传志所获得的巨大声誉已经超出了他所创办的联想本身,他带领联想这家中科院下属的国有企业,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和产权清晰化,其在特殊历史背景下所产生的示范效应影响极为深远。

创办了两家上市公司,在中国的高科技领域画上浓厚的一笔,柳传志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大佬。作为“企业教父”,柳传志也得到了许多企业家的尊敬和赞赏。在联想陷入“5G投票门”之后,柳传志发表了《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一文,在如此敏感的风口浪尖上,仍得到了马云、李彦宏、刘强东、雷军等百位企业家力挺,可见他的江湖地位。

在告别信中,柳传志写道,“不会忘记创业初期的一步步风霜坎坷,以及在那懵懂和艰辛中奔涌出的向上的力量。如今,那些奋力打拼、同生共死的老一代联想人都已是白发苍苍。让我们欣慰的是,早年间的这批联想‘园丁’能够享受到企业成长的果实,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告别联想,虽心中万千感慨,但如今的柳传志,也到了过着幸福晚年生活的时候了。

宗庆后:70岁退休的愿望落空,还想再干20年

宗庆后.jpg

今年4月,哇哈哈集团再次向媒体澄清,宗庆后目前并没有具体的退休计划,也没有要退居二线。

从1987年贷款5万元筹建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算起,宗庆后已在饮料界纵横打拼了30余年,如今74岁依旧奋战在一线。在各种场合关于娃哈哈的接班人问题,宗庆后已被屡屡问过。

相比柳传志定下“公司高层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的规定,宗庆后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自从2004年女儿宗馥莉从美国留学回来进入娃哈哈集团工作后,外界关于宗庆后把宗馥莉当成接班人培养的传言从未止息。

虽然宗庆后还未将这个饮料帝国交给宗馥莉,但也对她委以重任。2007年就把主做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杭州宏胜饮料公司分拆了出来,交给宗馥莉单独经营。这家公司承担了娃哈哈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营收约100亿元。

但也许从小接受的是纯粹西式教育,宗馥莉的思想比较激进,也更心直口快。比如在前段时间回应为何娃哈哈不和王力宏续约的原因时,作为品牌公关部部长的她就直言“他年纪大了,有审美疲劳。”这一言论也直接让她被大众诟病,认为她处事不当,给公司制造了一场公关危机。

对代言人如此,对她父亲,宗馥莉也不会口下留情。宗庆后在娃哈哈是集权式管理,所有的公司决定都是由他一个人拍板,所以宗馥莉也会在公开场合直接吐槽他非常独权。在管理上,父女两也是有矛盾,宗庆后讲人情,而宗馥莉只看制度和效率。

除了接班人还没做好接班准备外,娃哈哈的现状也不太容许宗庆后退居二线甚至离开。2008年,娃哈哈集团营业收入达到328.3亿元,2009年436亿元,2010年548.8亿元,2011年678.6亿元,2012年短暂下滑到636.3亿元,2013年达到顶峰782.8亿元。但从2014年到2017年,营收分别是720亿元、494亿元、529亿、464.5亿元,4年间营收下跌40%。

时代在变,企业发展的路子也需要与时俱进。所以,创新力不足、跟不上当前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是娃哈哈销量下滑的原因之一。

但娃哈哈没有在创新吗?有的。除了大众熟知的纯净水、AD钙奶、营养快线等,娃哈哈也一直在推出新品,从乳饮料、瓶装水、碳酸饮料到茶饮料、果汁饮料、咖啡、白酒都尝试了,但都收效不佳。

在渠道方面,娃哈哈也在尝试新门路。今年2月19日,娃哈哈集团宣布与杭州营养快乐新零售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打造线下生活馆,正式涉足新零售。

宗庆后希望,娃哈哈能回归700亿的销售额。而这样的目标对于如今的娃哈哈来说,难度不小。

2004年宗馥莉进入娃哈哈时,媒体问过宗庆后,什么时候准备让女儿接班,他的回答是,“等70岁吧,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我也可以轻松一下”。但目前看来,宗庆后还不能“享福”。“每天7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一周7天、一年365天”,这样的工作状态,宗庆后还想要再干20年。

任正非:攻艰克难,逆流而上

任正非.jpg

与柳传志同年的任正非,并不能像他一样在今年退休,并且看上去退休还遥遥无期。任正非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来都准备退休了,但美国的打压让他选择继续留在一线。

早在2018年,华为在美就遭到打压。今年危机持续升级,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

被列入实体清单的第二天,华为旗下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女掌门人何庭波发布了一封员工内部信,她在内部信中表示,海思将启用“备胎”计划,能够保障在极端情况下,公司经营不受大的影响。因此,在最为核心5G、光传输、核心网等领域,华为受到的影响并不算大。

不过,从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押到华为被美国“搞小动作”,任正非这两年在大众中的曝光史无前例的多。

在2019年之前,任正非几乎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为了应对外界大环境对企业的影响,任正非“被迫营业”,频繁地接受采访。据深蓝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任正非接受的采访,以及发表演讲、文章共40次。每个月都要接受3到4次采访,有时会在一天内接受多次采访。

任正非曾表示,华为并不期望通过媒体能解决什么问题,只是希望可以增进互相了解,增加透明度。

虽然被列入“实体清单”,但因此激活了整个组织,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所以华为的经营状况反而变得更好。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中,任正非也预测到,华为在2020年仍会增长,但是增长幅度不会太高。

在海外受到打击之后,华为调整了战略,加大对国内市场的投入。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为手机中国市场份额达到38%,到了第三季度,这一数据攀升至42.4%,较去年同期大涨66%。

所以,2019年对于任正非和华为来说,一直在逆流而上。虽然任正非对于华为在2020年的预测是相对乐观,但公司高层认为最难的可能就是在2020,如果顺利过渡,华为肯定会更好。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祝福华为。

部分资料来源于以下:

《宗庆后不会退休》中国企业家网

《教父印记》银杏财经

《余承东五十,华为知天命》腾讯深网

《柳传志退休:中国企业家“教父”与他的后联想帝国》腾讯深网

(以上为创客猫综合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门活动

技术掌舵人齐聚Gdevops北京站,解读数据库、智慧运维、Fintech转型精要

  • 上海市云计算产业促进中心、dbaplus社群
  • 北京
  • 2020-05-29

中国保险业数字化与人工智能发展大会2020

  • 上海瞻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