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谈创业:当你不甘平庸 你应该怎么做?

创业邦 · 2015-08-13 09:26

潘石屹在很多场合谈及,改革开放30年,中国第一代创业者是农民,解决了人们温饱;第二代创业者是开发商们,解决了居住等问题,今天的创业者是第三代,贴着“互联网”的时代标签。所谓“时代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最终是你们的,”当曾经的创业者迈过无数坑,成为那1%成功者、“大佬”,他们希望做些别的,提供些或物质、或精神式帮助,美其名曰“传承”。

潘石屹在很多场合谈及,改革开放30年,中国第一代创业者是农民,解决了人们温饱;第二代创业者是开发商们,解决了居住等问题,今天的创业者是第三代,贴着“互联网”的时代标签。所谓“时代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最终是你们的,”当曾经的创业者迈过无数坑,成为那1%成功者、“大佬”,他们希望做些别的,提供些或物质、或精神式帮助,美其名曰“传承”。

今天,在潘石屹的非定期著名线下创业咨询活动“潘谈会”上,潘石屹和俞敏洪针对创业,谈了些合作,聊了些鸡汤,嗯,经验。

先说合作:如今不搞创业孵化的大佬不是好开发商,潘石屹的soho 3q蒸蒸日上,俞敏洪近期也做了一个创业服务项目:创业服务器。这个服务器号称整合基金公司、新闻媒体、公关公司、咨询公司资源,要24小时*365天的为创业者提供两类服务,第一帮你解决工商、法律、税务等一切琐碎问题;第二帮你思考营销、渠道、公关、企划、品牌等,还会为好项目寻求靠谱投资。

作为大佬的项目,资源不详述,例如今天潘石屹的soho 3q就同其签了合作。

再说鸡汤,当创业被贴上不甘平庸的标签,你如何成为这样不甘平庸的人呢?

俞敏洪答:有4要素,有理想指路,“守正出奇”、勇于突破自己、找一个榜样、把自己变成领袖。

潘石屹答:对世界、别人要有谦卑的态度、一个谦卑的心态才会带来团结合作的精神。不信,你看俞敏洪。

具体如何解?以下为俞敏洪的演讲,一起来品味一二。

1390417288


不甘平庸的人有几个要素:

要素一:理想,理想不是明确目标,而是心态:“守正出奇”。其中守正是要坚持做正确、长远、对社会有正确影响的事情。所有事情要有底线,不能违法,不官商勾结;出奇:商业上如何获取成功,要突破一些红线,做快做好。这可能是国家一个可能不合理的政策、需要遵循的规矩、某种意义的论资排辈,可以突破。表面上一件事不能做,如果做了可能会带来一个领域的发展。

新东方准备上市时,政策规定培训机构是事业单位,注册学校不能股份化,这两条把新东方上市的路挡死了,但我做了两件事:第一成立公司,说服教育局变更公司作为法定代表人;把所有研发、产品、创新等放在总公司,学校收入变成公司部分收入。上市时,我还和教育部好几个主管去聊,去说服他们;上市后,我又做了几件事情,和政府开了一个庆功会,成立了一个自强自立奖学金。

所以说,创业要有灵活打法,随时出手。

要素二:勇于突破现状,突破自己。如今的时代是需要自我打拼的时代,要突破自己心里的局限。大学时候,我特别好面子,不敢去做学生活动,谈恋爱也是一样的心理状态。刚开始创业时,我每次都在大半夜11、12点去北大贴小广告,穿着军大衣、带着墨镜、口罩、帽子,生怕我的学生看到。但这样的装扮更吸引了大家看我,我的学生认出了我,在接下来的一年半里都是他们帮我贴广告。其实,只要把面子放下就可以。

现在,我每天会收到50多个项目,很多人被拒绝了一次就不来了,这其实我可能是在犹豫,或许是有更好的项目,但如果你再来,多聊几次,我可能觉得你精神状态或理想状态不错,有所改观,就投了。

要素三:需要寻找创业的榜样。最近有个电影,叫《模仿游戏》,讲的是图灵的故事,图灵是乔布斯最崇拜的人。

要素四:要把自己变成领袖。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不可能成功,领袖是可以培养出来的,领袖气质又有三内涵,即能够用理想光辉引领大家,这个理想不是承诺实现财务自由,而是在一件小事做成精品的概念,所谓有意义不是事情做的多大,而是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第二,要建立格局,格局案例可参考毛泽东、刘邦、项羽的故事;第三,要有用人的能力。一帮哥们式创业,到最后决策时谁说话都不算数,可能就会倒闭,案例可参考著名的万通六君子。。。

新东方创立时,我1个人做了3年,到美国去找徐小平和王强时,新东方已经是年收入5000万的企业,我已经奠定了第一创始人的地位。我不是天生领袖,但这个机缘下,我是自然创始人。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学习,慢慢总结领导一个企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现在,我40%的时间是去寻找合适新东方的人,其实人越贵越便宜,越节约,创始人要有这个意识。

谈现在创业者的问题:

我不认为创业者中有骗子,但创业者有几个问题要注意:

第一,创业要想清楚。有些创业者本身没想清楚,准备不充分,编了一个商业计划书去融资。但前段时间的股灾之后,其实创业项目的估值下降,投资人更谨慎。股灾以前,我自己投资的项目平均每个投入量在600~800万,占股10%,现在300万~400万。其实在硅谷,每个天使项目投资在20~50万美金,而对比中国是50~150万美金,现在被拉回来是好事。

第二,团队搭建。一些项目找我聊时,几个人一起,第一个人在说,第二个、第三个会插嘴,没有领袖,没有统一意见和分工,这种我是不会投的。所以创业一定要有唯一决策人,很多临时凑起来的,往往不靠谱。

第三,长远发展要琢磨。商业模式好,但要有长远打算,要循序渐进。宁可估值理性一些,宁可股份稀释多一些,长远发展、活下来更重要。

其实中国创业者的问题在于95%都没有技术壁垒,中国的互联网创业更多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但这非常容易被模仿。因此创业公司应该在技术壁垒上下功夫,商业模式可能被模仿,所以要快、要做到极致。

谈互联网教育:

其实,现在谈某个领域的互联网化已经过时,互联和移动互联更类似水、电,处处已离不开它。过去两年左右,100多家公司打出了“颠覆新东方”的旗号,但用互联网颠覆教育是不可能的,变成大公司的难度也很大。我不否认互联网对教育的影响,但各种系统最终只有一个目的,帮助孩子更加快乐、高效学习。

因为校园文化很重要,教育培训机构颠覆也不容易。教育以18岁为转折点,以上和以下非常不一样,18岁以上的学生自觉性可能会更高,但18岁之下的自觉性有多高呢?我们对北京的中学生进行调研,即使最优秀的中学生里,只有15%左右认为自己会自觉学习。而面对屏幕、在虚拟空间,这些的前提是孩子自觉想学。因此,线上教育不太容易取代线下教育。新东方正在做的事情是探索个性化学习、分散式学习和吸收全球优秀资源。(文章来源:创业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