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颖:错过跟沈南鹏的PK很遗憾 红杉和经纬是有底线的厮杀,相互间非常尊重

| 创客猫 番茄 · 2016-12-08 18:51

没跟沈南鹏对话上很遗憾,红杉一直以来是我们最最尊重的投资机构,这样的尊重还是来自于我们两家之间有底线的厮杀,也是通过很多项目的争取,然后我们抢得很凶,慢慢互相了解。

(创客猫北京报道)12月8日,在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联想创投联合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倪正东与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创客猫作为特约现场媒体到场进行独家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进入直播现场)

以下为两人对话要点:(经创客猫整理)

1、没跟沈南鹏对话上很遗憾,红杉一直以来是我们最最尊重的投资机构,这样的尊重还是来自于我们两家之间有底线的厮杀,也是通过很多项目的争取,然后我们抢得很凶,慢慢互相了解。

2、早期优秀的项目,真的是有我没有你,对同行不用太客气。我们跟红杉大多数的时间是有底线的厮杀,然后偶尔的合作。我们互相非常尊重,但是这个厮杀是非常非常惨烈的。互相都会把优秀的创始人摁在办公室里面,希望能早点签掉。有时候我跟老沈或跟一些其他优秀的基金有聊说,合作不要抢项目,但实际情况是每个人心里面都会说,让老子先签下。

3、谁都想吃独食,我们就是要找到最优秀的创业公司。我不相信分散风险,我只相信风险的集中,追求回报的最高效。

4、焦虑是想做得更好。滴滴、快的,猎豹、找钢网等公司,他们的成功成就了经纬的辉煌。未来3年、5年甚至10年,经纬能不能做到继续在高位徘徊,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有没有办法抓住下一个腾讯,下一个阿里,我心里也不清楚。我有很高的理想和目标,自然就会极其的焦虑,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5、过去八年我们错过了无数的优秀公司,现在只要有人跟我交流时,提到京东、YY、唯品会,我就会出现贫血晕倒,这是唯一的遗憾,我觉得油门应该踩得更猛一点。

6、现在的焦虑点,一是对明星项目的焦虑,二是警惕不让团队成员太有优越感,很多人在经纬这个平台上会有种优越感,把自己当大爷。我经常去提醒自己的同事们,我们是做投资的,我们是甲方。在这样的位置上时间久了,如果没有非常刻意的反思,刻意的自我提醒,人会有松懈的,会有大爷的心态,跟人家打交道会让人家不舒服,让创业者不舒服,这一点万万不可以有的。

7、尊重、聚焦、极致、厮杀和团队是经纬脱颖而出最厉害的5招。经纬今天有这样的成绩,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抓住了70%的天时地利,剩下30%的人和中,如果按100%算,我大概只占20%,我们很多优秀的项目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我们的核心团队做的。

8、经纬有一个中国投资界最强的PR团队,就是第一名,第二名我就看不到是谁。PR重要吗,重要的,但是建立在层级的基础上,一个投资界创始人还是要想得比较明白,90%还是来自于业绩,如果没有好的项目,没有好的退出,再去做PR也没有任何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9、我也不知道怎么保持经纬的经久不衰,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焦虑了。当你看到今天的成绩,或者今天一个公司快速的下滑,其实原因已经发生在两年前,只是一个大的机构,或者一个不错的公司会有一定的惯性,两年之后你才能看到风头,或者看到他的衰弱。今天你看到我们的一些成绩,跟成果,跟声誉,是因为两年前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做对了。

10、同意沈南鹏说的下一个浪潮是信息技术,同意了之后,就回去要厮杀。我非常同意信息+,不管是信息+还是信息-,想清楚了大的方向,最后要落地到能不能找到好的创业者,能不能找到好的项目,能不能找到足够的股份。

11、所有未来优秀的公司超过50、60%的概率应该发生在北京。创业的聚合效应,在北京是越来越集中了,而不是越来越分散了。

12、徐传陞是我的第三个贵人,没有他,也没有今天的我。

13、90%以上的创业者,其实都应该思考一下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跑道,换一个自己更加适合的,更加实际的一个点去爆发,去创业。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

以下为巅峰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现场编辑整理)

红杉和经纬是有底线的惨烈厮杀 但互相之间非常尊重

倪正东:其实这个时间本来是我约好张颖跟沈南鹏对话的,老沈临时有一个重要的事,只能上午我跟他对话了。这个时间给张颖同学,我们两个人是基友,VC界只跟他同床共枕过,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是很特殊的,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因为我们平时之间不用称呼的。今天我叫张颖同学。

张颖同学,上午跟老沈有一个对话,中间也提到了你,特别是他说他也玩只是不晒照而已,对上午的我跟老沈的对话有什么点评?

张颖:我比较遗憾,他现在不在。我觉得红杉一直以来是我们最最尊重的投资机构,这样的尊重还是来自于我们两家之间有底线的厮杀,也是通过很多项目的争取,然后我们抢得很凶,慢慢互相了解。最后我跟老沈在好几个董事会上,也一起共事过,包括博纳影业,包括陌陌,对他有更深刻的了解,这么多年也看到了他的性格越来越好,越来越不焦虑,越来越不暴躁。本来没有任何兴趣来这样的会,我觉得有这么多赞助商,那么多牛的人,跟我对话完全是浪费时间,结果老倪说你跟沈南鹏PK同意吗,我就同意了,后来老沈因为有事,那就跟你对话。

倪正东:经纬的风格还是比较凶猛的,你个人爱憎分明,这是我们知道的。你对经纬凶猛的风格,凶猛两字你觉得怎么理解?

张颖:我们今天早晨还在内部聊,我觉得聚焦,把自己每个细分的阶段做好,尽量对创业者无底线的好,要学会换位思维,要考虑到他们在融资方面,很多时候还是比较焦虑,比较茫然的,所以尽量把细节做好。毕竟我们一年最多的时候也就投90个公司,我们看的公司所有的同时加起来,连1%的成功率都不到,99%的时候都在拒绝别人,怎么能把细节处理好,让人家走出这个门的时候,最大程度的不受到伤害是我们在做的。

另外是体现在早期查案的时候,对同行不用太客气,因为我觉得早期优秀的项目,真的是有我没有你,我们跟红杉大多数的时间是有底线的厮杀,然后偶尔的合作。我们互相非常尊重,但是这个厮杀是非常非常惨烈的。互相都会把优秀的创始人摁在办公室里面,希望能早点签掉。有时候我跟老沈或跟一些其他优秀的基金有聊说比如说合作不要抢项目,实际情况每个人心里面都会说,让老子先签下。然后你想进,你来找我,那天如果心情好,就让你进一点,心情不好,就找一个理由。有几次我们碰到几个案子,有几个我们赢了,有几个他赢了,他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的进,我说我神经病,被你凌辱吗?

倪正东:你不是吃独食吗?

张颖:谁都想吃独食,我们就是要找到优秀的创业公司,但还找的不多。

倪正东:谢谢你还能分一点给我们?

张颖:你要的不多。5、6百万的资金,一线的基金都能把这些钱花掉,为什么要跟别人分呢,我不相信分散风险,我只相信风险的集中,追求回报的最高效。

倪正东:相信就是要抢到,PK,抢到,吃独食后,分一点给兄弟。

张颖:对,我们也有一些基金合作的是非常好的,像DCM、启明,IDG,其实是蛮多的,当我们这种紧密合作比较好的时候,大家如果电话找上来,我们还是会尽量去考虑,再一定的平衡,要有先后。好几次真格基金徐老师,先签下来,我们上去,我们前后去分,如果我们去抢下来,徐老师要额度,也是百分之百会给。有一些合作起来不顺畅的,我觉得价值观不一样的,这些人心里面也知道他们是谁,这些人就不用来找我们,自取其辱。

倪正东:DCM、启明、IDG,都可以合作,好像没有提到红杉?

张颖:有红杉。没有提到的,是有时候我忘记了,不代表不合作,红杉过去3、4年投了我们至少20多个公司,我们反过来投过他们好几个,更多有底线,有尊重的厮杀。

焦虑是想做得更好 有很高的理想和目标自然就会极其的焦虑

倪正东:投了300多家公司,红杉跟你们合作20家,合作是5%,不到6%。老沈越来越淡定,越来越稳健了,越来越平和了。你经常提到有点焦虑,特别焦虑,有时候感觉特别孤独,只有摩托车相伴,你是怕什么呢?

张颖:我怕跟你打交道,怕你要案子的股份。

倪正东:有点焦虑什么,还是怕什么?

张颖:我想做得更好,我觉得从08年我们成立,到出一些成绩,然后在高位振荡,到现在也就是3、4年左右,我之前也说过,任何一个基金一两年成为大家关注的有非常好的成绩的明星机构是踩到狗屎运,如果把这个时间拉长,能在5、10、15年都在高位徘徊,有很好的业绩,这是比登天还难,在中国做到没有几家,红杉和IDG这种公司是我们的榜样,他们在高位徘徊了多年,有了三四年的扩充期,也可能是我们走运了,抓住了几个公司,是滴滴、快的,猎豹、找钢网这一类的公司,他们的成功成就了经纬的辉煌。

但是在未来3、5、10年,经纬能不能做到继续在高位徘徊,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有没有办法抓住下一个腾讯,下一个阿里,我心里也不清楚。同时我有很高的理想和目标,自然就会极其的焦虑,压力也会越来越大。状态可能不是非常好,但是我觉得自己能消化。

我们经常跟人民币,跟美金的LP打交道,他们有时候也会问我,哪一类的资金值得投资,我说很简单,过去有一定的成绩,你今天看到这个创始人眼里面还有激情,还有欲望,还在一线厮杀,这样的基金我觉得就应该投,我们就是这样的基金。未来能不能做好,我觉得就是看天,看团队,看自己。

错过京东、YY、唯品会很遗憾,以至于现在一提到他们我就会出现贫血晕倒

倪正东:我是最早知道你跟邵亦波创办经纬中国的前几个人之一,那个时候06年、07年的时候,赚一千万美元就够了,十年可能要涨十倍,或者更多。我想问你,经纬在中国确实做得非常好,非常出色,假设你让可以重来的话,经纬再做一遍,你觉得有什么事是不会做的,有什么事是要做的?

张颖:这是非常好的问题,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倪老板还是很有水平的。如果回顾过去的八年多,如果你要说哪一件事情可以做得更好,我们投了370家公司,如果能做得更好,这应该是570家公司,就应该投得更多。在全世界只有硅谷,跟以北京为首的中国是创业的中心,而且有持续的生命力,中国人创业的渴望浪潮,是越来越凶悍,既然在这个浪尖上,还有资金无限的支持,当然要狠狠的投。

我们要提高自己的判断,过去八年我们错过了无数的优秀公司,现在只要有人跟我交流时,提到京东、YY、唯品会,我就会出现贫血晕倒,这是唯一的遗憾,我觉得油门应该踩得更猛一点。

倪正东:因为你的油门都踩到摩托车上去了。

张颖:我觉得投资是一个工作跟生活高度融合的一份工作,我在哪里不重要,我的脑子在想什么重要。

现在的焦虑,一是对明星项目的焦虑,二是警惕不让团队成员太有优越感

倪正东:下一个问题,你是骑摩托车那么长的时间,06年我们一周见四五次,做经纬之后,很久才见一次,虽然微信和群里面有在交流。

张颖:差不多半年一年见一次。

倪正东:你那么多时间在外面,你想什么?那个时候你在思考什么?看到蓝天、白云、沙漠,广阔的道路,或者是没有道路的地方,当时你在想什么?我想肯定不会想美女,美食也不会想。那你想什么?想经纬的项目吗?

张颖:你戴着头盔骑摩托车的时候,我从12年开始就转型骑越野摩托车,在深山老林里面,跟几个摩托车技术比较好的同事和朋友一起,那时你就想自己怎么判断路矿,从A到B点,经常穿越是有目的地的骑行,头盔拿下来,一两分钟之后,就会想工作。想工作就是一件事情怎么样做得更好,怎么把之前所有的光环,所有的成绩都撇开,然后重新开始做得更好。

现在焦虑的方面是很多的,一个是明星公司方面的焦虑,另外经纬品牌也不错,我们员工也多了,将近100人,很多人在这个平台上会有这种优越感,把自己当大爷。我经常去提醒自己的同事们,我们是做投资的,我们是甲方,在这样的位置上时间久了,如果没有非常刻意的反思,刻意的自我提醒,人会有松懈的,会有大爷的心态,跟人家打交道会让人家不舒服,让创业者不舒服,这一点万万不可以有的。我有这种强烈的意愿,以身作则去执行,渗透到每个同事,让他们执行得非常完美,这是非常难的。我在外面碰到一些创始人,我们的同事在一些细节处理得不够好,对他们不够客气,或者有些项目判断得不会很精准,这些事情让我很焦虑,只要一有时间就想工作,怎么变得更好。

尊重、聚焦、极致、厮杀和团队是经纬脱颖而出最厉害的5招

倪正东:骑上摩托车你看的是风景,放下摩托车想的就是工作。这一波浪潮之后,确实把经纬推向中国创投的最顶尖之一,在座的各位不是特别清楚,经纬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假设有最牛的招术是什么,为什么经纬能脱颖而出?

张颖:我觉得尊重、聚焦、极致、厮杀。

倪正东:我觉得少了一个,团队。说一下团队。

张颖:经纬今天有这样的成绩,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抓住了70%的天时地利,剩下30%的人和,如果是100%,我大概占20%,我们很多优秀的项目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我们的核心团队做的。我只是一个经纬的公众面孔之一,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我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比较放肆的言语,没有他们也没有我一天到晚可以一两个月出去一趟骑摩托车,所以我心里面是非常明白的。

今天任何一个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和IDG,不是建立在某个人的身上,而是建立在团队的身上。在团队方面,我又非常非常自豪,不光是我们有一个稳定的,流失率极其低的投资团队。另外我们也有一个在行业没有任何一家比我们做的好的投后团队,我在很多的场合也说过的,也刺激过很多的投资机构。

经纬的PR团队在投资界就是第一名,第二名我就看不到是谁

倪正东:经纬有一个中国投资界最强的PR团队。

张颖:对的。

倪正东:很多机构跟我说,你给我支招,我说经纬PR团队确实很强,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张颖:就是第一名,第二名我就看不到是谁。而且PR人也非常少,但是我觉得我们做得非常好。

倪正东:在投资界做PR,第一只有经纬,第二没有,大家没有公众号就建公众号,明年做一个投资界公众号的评选。

张颖:不要害这么多机构了,你说PR重要吗,重要的,但是建立在层级的基础上,就是一个投资界创始人还是要想得比较明白,90%还是来自于业绩,如果没有好的项目,没有好的退出,再去做PR也没有任何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按照这个惯例,在VC也没有多少家有持续的业绩,在持续业绩上去做PR,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创始人要持续的保持对这个小组的关注、支持,然后一起打造。在这一点我也很清楚,没有一家一线投资机构的老大,能够在这一点以身作则,持久把它做好,所以我才会这么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保持经纬的经久不衰,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焦虑了

倪正东:你怎么能保持经纬的经久不衰。

张颖:我也不知道,我知道就不会那么焦虑了,我觉得很有可能做不到。我们10年底抓住了移动互联网这一波,人海战术,从行业里面招了很多没有投资经验的产品经理,帮助我们厮杀,抢项目,然后慢慢的聚焦,疯狂投了两三年,奠定了后来几年高位的徘徊。我刚才跟一位老总聊天,当你看到今天的成绩,或者今天一个公司快速的下滑,其实原因已经发生在两年前,只是一个大的机构,或者一个不错的公司会有一定的惯性,两年之后你才能看到风头,或者看到他的衰弱。今天你看到我们的一些成绩,跟成果,跟声誉,是因为两年前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做对了。

两年之后经纬这个牌子是快速的下滑,还是继续保持高位振荡,像红杉和IDG,我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是一个未知。但是我知道的一点有几十倍的资金杀入这个行业,然后有几十倍新的基金,每天都在产生,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冲击,也是一个更加残酷的竞争环境。我们只有把行业的切换,之前是B2C,现在我们考虑更多的是企业服务,AI,交易平台,文化和医疗。如果我们在这个方面,这几年做不好,两三年之后,我们就会像很多之前一些知名的基金衰落,然后没人搭理。

同意沈南鹏说的下一个浪潮是信息技术,同意了之后,就回去要厮杀

倪正东:我们作为兄弟,还是祝愿经纬经久不衰,而且越做越好。上午跟沈南鹏对话的时候,因为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经纬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现在是这个行业处在期待下一个大的浪潮,老沈说下一个大的浪潮是信息技术+,不是互联网+。您对他的观点怎么评价?或者你觉得下一个大的浪潮是什么?

张颖:同意,同意了之后,就回去要厮杀,我觉得我们从两年多前就在企业服务聚焦,到现在已经投了40多家公司,中国经济的转型,人力成本的提升,然后公司在追求高效化,这一切说明服务这个行业非常值得投资的。08年成立,就系统性的拼命投交易平台,有生态链,有买家卖家,投了80、90交易型的平台公司,BAT也奈何不了他们。另外在一年不到之前,我们也组建自己的小组,现在在拼命看项目,内部的思想已经完全统一,知道应该投哪些,不投哪些,所以现在就是要看厮杀,我非常同意信息+,不管是信息+还是信息-,想清楚了大的方向,最后落地到能不能找到好的创业者,能不能找到好的项目,能不能找到足够的股份。

倪正东:在座的也听到了张颖和沈南鹏都说,其实下一轮浪潮还是在信息技术+,或者是人工智能这一方面在布局,投资界也是一波一波的浪潮,O2O这些事情已经成为往事。可能新的一波浪潮正在酝酿。

未来优秀的公司超过50、60%的概率应该发生在北京

张颖:我觉得未来最优秀的公司,从现在开始十年以内,市值最高的十家,20家公司,大概率事件会出现在北京。因为创业的聚合效应,现在北京是越来越集中了,而不是越来越分散了。很多LP都会问我们的投资人,怎么看中国其他的城市?我就跟他们说,我们在上海和杭州都有办公室,上海的办公室,具体的地点我记不清楚,每次到了那一栋楼,我要想一下在几层。杭州办公室建立了一年半,我都没有去过。

现在所有一线投资机构里面,很多的大佬都搬去了香港,他们现在都是军长、师长、将军,我现在还是一个营长,我还在战壕里面厮杀,还是住在北京,有可能雾霾减几年的命,但是我觉得这是精彩的,所有未来优秀的公司应该超过50、60%的概率应该发生在北京,这就是事实。这种聚集效应,这些人下班,互相找一个茶馆和餐厅去聊天,去碰撞,再发生化学反应,再成立下一个公司,变成下一个今日头条,下一个美团,下一个饿了么,这都是有可能的。

倪正东:我们以前讨论过现在经纬还没有到十年,你准备再干多少年?

张颖:我73年的,现在欲望只是越来越强,这一份工作对我来说,老天爷的恩惠,我之前学医的,也做过五年半的基础癌症跟免疫系统疾病的研究,后来也做过投行,2001年进入投资行业,08年创建经纬,10年开窍,到今天我心里面很清楚,这一份工作是老天爷的恩惠,今天有这样的团队,有这样资金的支持,有这样的平台,这样的高度,如果不把这件事情做好,持续的延续下去,我觉得对不起很多人。那就是彻底的是一个傻子,所以你不用跟我说退休,我现在的欲望是越来越强,而且这种工作对我的刺激,已经把很多其他的东西淡化到毫无感觉。我对吃,对住,对穿,几乎是零兴趣,将近十年我没有买过车,没有买过房,物质方面也希望越来越简单,穿衣服可以一件穿好几天,前两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个特别装,特别豪华的车,就是倪老板的车,特别棒,蓝光的内饰,我觉得很好,很久没有坐给很好的车。

倪正东:我们是为投资界服务的。

张颖:你不用解释,每个人对物质生活有自己的判断和理解。我不是攻击你,我真的觉得那个车很棒。我上去之后,发了一个朋友圈,这是他的车。

徐传陞我的第三个贵人,没有他,也没有今天的我

倪正东:最近这几年,有没有增加新的贵人?

张颖:帮我们基金赚了大钱,都是我们的贵人,不用说帮我们赚了钱,任何帮经纬赚了钱的人,我心存万分感激,没有他们没有今天的我们,今天能够坐在台上能够被媒体稍微关注,是他们的牛跟执行,成就我们靠他们吃饭的投资人,在我们这里面最优秀的公司,通常我们的帮忙是没有的,所有的成绩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对他们是无限的感激。我这句话也是希望激励他们能帮我们赚更多的钱。

倪正东:还有第三个人吗?

张颖:我的创始合伙人徐传陞,没有他,也没有今天的我,跟今天的经纬,以我这种臭脾气,爱憎分明,经常得罪同行,如果没有他这样一个人,有时候会帮我解释,然后人又特别好,分析能力又很强,帮我分担很多的东西,所以就没有的今天。

倪正东:我看到徐传陞在北京开会聊天,我觉得第三个人就是他,你还是说出来了。

张颖:废话,当然了。

2017年有可能是初春,我是信心十足

倪正东:最后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每隔两三年,市场稍微一不动的时候,就会有几个人跳出来说是资金的寒冬,第一个跳出来就是张颖。现在又说今年出现了寒冬,2017年我们投资界有春天吗?或者2017年这一年你怎么看?

张颖:寒冬这件事情,我曾写了一封信给经纬内部自己的CEO,这不是一个炒作,我只是跟我们的CEO说,在2014年10月份的时候,我当时觉得有点太疯狂了,我们做了一定的判断,然后做了自己一定的分析,只是希望我们经纬CEO加速,赶快融资,以面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资本低谷,没想到他们把这个东西发出去了,其实对他们是没有利,导致后来很多人都开始加快速度去融资。从那之后我没有说过太多,很多都是自己的见解。还有人更加荒唐的觉得是阴谋论,你一说寒冬,大家就不肯投,大家就都不投了。我这样一个傻子,把我放在这样的地位,我默默给他们万分的感谢。

倪正东:据我们统计,只要张颖说寒冬,他投的项目就很多,今年投的项目也不少,70多个。我经常也去忽悠,其实我们也是悄悄在投资,资本寒冬的时候,反而是砍价的时候。

张颖:今年清科做得非常好,投资也做得非常好,好几个很好的退出,而且你们的速度也不慢。我不觉得有什么寒冬。

包括今天创业的成功,也被很多人稍微放大了一点,在我心里面,我觉得有90%以上的创业者,其实都应该思考一下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跑道,换一个自己更加适合的,更加实际的一个点去爆发,去创业。什么叫做创业成功,对我来说,你在北京有一个两三家店的连锁餐厅,每年有上百万的利润增长,就蛮有成就感的,能照顾好家人,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看世界,这就是成功。如果你有两个煎饼流动摊,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这也是一种成功,这样的创业根本不需要来找我们。所以很多人以为的那种成功,必须变成下一个滴滴,下一个美团,下一个58,下一个猎豹,下一个陌陌,如果他们坚持、死磕,但又不是自己擅长的事情,最后的结果是非常苦逼和悲催。成功经常聚焦在某些最成功的案例,大家都是一窝蜂往那里厮杀,夜深人静的时候真的要好好去想一想。

倪正东:2017年你预测一下。

张颖:我预测不出来,我能预测的是我们继续豪赌中国,继续踩油门,不会放慢节奏,不会担心美股最近上不了,A股要排队,退出远远看不到,我们关心的唯一一点就是再拼命去找优质的创业者跟优质的创业公司,尽量早一点变成他们的股东,未来自然会非常的美好,我真的对2017年没有什么太多的展望跟预言。更多的预言是,经纬会带更多的CEO,不管是经纬系或者非经纬系,我们也带了很多红杉创始人和CEO,出去看世界,出去玩,这一点是肯定的。

倪正东:2017年用春夏秋冬来形容一下。

张颖:如果真的要我说,我觉得两极分化会越来越厉害,就像投资界你也很清楚知道在两极分化,差距越来越大,创业公司也是这样子,有一小部分的创业公司能得到80、90%资金的关注,很多的创业公司在2007年面临的挑战跟考验,要比2016年还要严酷很多倍。反过来这句话是废话,自强则万强,想尽一切办法把公司做得更好,资金永远不会少。

倪正东:明年是春天,还是夏天、秋天,还是冬天?

张颖:我想不出来。我觉得2017年有可能是初春,我是信心十足,我们觉得今年我们投了70家,明年应该不会少于70家,还会继续踩油门。而且从退出的角度来说,这两年的退出,我们还是回了很多钱给LP,明年最重要的一个目标,就是在人民币基金的方面,加大我们退出的速度,把更多的钱回给人民币的投资人。

倪正东:2017年是投资界的初春,张颖终于说了。由于时间的关系,就不多问了,还有什么问题想说的。

张颖:完全没有。

倪正东:感谢张老板,张大大。

张颖:谢谢倪老板。

(以上,创客猫现场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