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再找BAT这样的公司,投出比BAT更牛的公司

| 创客猫小指 · 2017-04-14 11:02

熊晓鸽在变革与机遇的风口上看股权投资

4月13日,由投中网主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投资进化论”在上海举行,会上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作了《在变革与机遇的风口上看股权投资》的主题演讲。创客猫作为特约媒体到场进行独家图文直播和报道。(点击进入图文直播现场)

58f02c2f55b73.jpeg

熊晓鸽在演讲中感谢投中网给了IDG五个奖项,熊晓鸽表示他个人最看重的两个奖是“投中 2016年度中国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二十年成就奖”和“投中2016年度中国创业投资最佳募资团队”。熊晓鸽表示现在讲过去的业绩意义并不大,过去IDG投了腾讯、百度等,这都已经是过去并不重要,未来能不能再找BAT这样的公司,投出比BAT更牛的公司,这点才是重要的。

熊晓鸽认为做投资就是生活。熊晓鸽早年是做记者出身的,会去寻找一些新的东西。做投资的时候会跟合伙人一起分享,投下去以后再说这是我们投的。这么多年会发现做投资就是一个生活是一个工作,喜欢的话,每天觉得很开心。

IDG创始人兼董事长麦戈文过去他是熊晓鸽的老板,今天熊晓鸽做他的全球董事长。麦戈文曾提过三点对熊晓鸽影响很深,第一个乐趣做你喜欢和有激情的事情;第二个乐趣你要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工作,我可以在这理解很聪明的人;第三个乐趣,不断的实现一个又一个的梦想。基于这三点熊晓鸽表示,大家在中国市场上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要怎么做成、做大、做强,做成世界性的工作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熊晓鸽最后演讲中提及中美关系,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中国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还是第一大经济实体,美国很多的原创技术、商业的模式对中国会很有用。习主席和特朗普的会面给我们开了很好的头。在未来的4、5年时间我们要做的是好好地琢磨,美国的中国基金公司在中国该怎么做,要如何更好地结合起来。熊晓鸽认为未来的风口很多,还有很多机会,完全可以投出一些比BAT更好的公司,投出他们没有做到的领域。

58f02fffc9970.jpeg

以下是熊晓鸽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整理)

熊晓鸽: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能到上海,在这样一个场合讲话。为什么在这里有点感慨呢?其实我们IDG第一支基金就成立在上海,1993年5月31号注册在中国上海,是中国的第一支风险投资基金。那个时候IDG董事长麦先生给了我一千万美元,让我在中国找一个合作伙伴,经过半年多的时间,跟上海的科委,在当时上海市政府的副市长支持下,我们成立了第一支基金,科委主任和党委书记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就这样开始了我们在中国的投资之旅。

原来IDG并没有风险投资公司,也是第一个在上海做起来的。麦先生在三年前过世了以后,家族把这个基金,所有公司的资产让基金会来管理。去年的时候,基金会做了一个决定,把公司的业务全部出售,把钱转到基金会,来做公益和慈善业务和理财。麦先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他发现了很多人疾病来自于大脑,尤其在20多年前的时候,他调研发现全世界有5亿多的人脑患有各种各样疾病,有1亿多在中国。他那时候就想做脑科学研究院,来解决由于大脑等原因产生的疾病,像脑溢血等,还有更多精神方面的疾病,比如自闭症。他做了以后,捐了三亿五千万美元做了这样一个事情,目前来讲也是全世界最好的,水平最高的脑科学研究院。

大家知道陈天桥最近也是捐了很多钱,在加州理工学院做这样一个事情。我想说一点,现在人类由于科学的进步, ipad游戏来了以后,出现自闭症的人数反而在上升。大家要关注这个领域,脑科学院成立第三年就出现了诺贝尔奖,下一个获得诺贝尔奖有一个张丰,还不到40岁,也是我们学院的。另外我也帮助麦先生在清华、北师大还有在深圳的研究院,给他们提供各方面的支持,也做各方面的研究。请大家关注一下,麦先生虽然离去了,但是这个家族的基金会,麦先生的基金会,还会在脑科学研究领域,在美国、在中国,还会发生很多的影响。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说,就是IDG有一个变革。我们有一个同事也参加竞购,IDG美国的投资业务、中国的投资业务还有越南、韩国还有印度的投资业务,我们全部收购过来,继续管理。跟大家介绍一下,为什么IDG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实投资交易是在大年三十完成的,后面IDG过去的市场研究、信息服务,我们跟一个非常好的公司,中国泛海集团一起,我们还跟其他公司,光大控股、中国银行跟我们一起联手做成了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是按时完成了,大家都知道过去海外并购有很多限制是需要我们按期完成的。

在这里,借这个机会对我们的合作伙伴表示感谢,同时也想跟说一下,我们IDG未来在中国投资业务,会有不同的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跟大家了解的可能有所不同。我们希望能够跟在座很多的朋友,一起打造更好的投资。

我一直在说,我觉得我们这些人能够站在这里在中国做一些事,投一些了不起的公司,还给社会提供一些就业机会,给国家提供税收等等。能够做成一些事,非常重要一点,两个字“幸运”。我们确实赶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你很难发现中国历史上有这么大的一个时期,国家比较稳定,也非常支持发展经济做这个事情,加入WTO。还有一点,赶上了主导技术,进入中国和市场就是互联网的技术。大家可能觉得这个有什么了不起了,已经有很多年。实际不是这样,我认为互联网确实给中国经济腾飞,带来了一对翅膀。移动互联网,在未来会做很多了不起的事情。作为基金来讲,也必须要与时俱进。大家都在讲,都知道雷军同学的一句名言“在风口上风来了以后,猪都可以飞起来”。大家都在寻找风口,我认为这种等待不太好办,一个人老是处于等待也有点办法。最重要的一点,你必须老在这里面走来走去,你有一个团队你怎么样抓住机会这点很重要。

这次非常感谢投中网还有集团的排名,给了我们五个奖。我们的团队做得很好,得到VC第一的排名。我个人在这里面最看重两个奖,第一个是20年的成就奖,可能目前来讲没有哪个团队有20年的历史得这个奖,我这里有一个提议,是不是5年有一个奖,这样有25年的奖,明年我又可以得一个,这个奖好像永远是IDG的,这个比较好。25年奖、30年奖,这样我认为比较好。

第二个奖,我们得了一个最佳融资奖。去年资本市场是冷下来了,市场很冷的时候融到一些钱,说明含金量还是比较高的。但是高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来的,我非常感谢LP对我们的一些支持。但也有一点,LP投资无非看几点,你是一个有历史的公司,它看你的数值。还有一些新领域,你觉得它很认同你未来想做的一些事情,而且你有团队做这样的事情,投资人愿意给你钱。讲过去的业绩意义不大,未来我们看到了什么样的机会。我在很多时候都在说,IDG投了腾讯、百度等等,这都不重要已经是过去了,未来我们能不能再找BAT这样的公司,投出比BAT更牛的公司,这点非常重要。因为任何一个公司,中国人有句话叫打造百年老店,但是真正做出一个百年老店的,尤其是技术型公司非常少。BAT他们说像三座大山,我们很难再有新的发展,大家要知道在技术型公司里面发展是非常快的。

我刚到中国做投资的时候,老去深圳,那时候在中国最有名的公司根本不是微软,排不上,那时候最牛的公司是摩托罗拉,那时候有大哥大,那时候是很牛的事情。但是这种公司不见了,我在想哪一类公司可能是未来BAT这样的公司或者能够超越BAT的。BAT做的非常好这就不说了,但是BAT跟国外对标公司比的话,我们可以找到机会的,一个是国际化,市场国际化,产品能多到国外赚钱,更国际化。像腾讯和百度,它可能对标的公司是美国的google、facebook,可能这类公司,尤其像facebook它18亿的用户没算中国,还在继续成长。大家知道,美国总人口才3亿,它很大一部分在国际化。google也是同样的,它主要的业务很大一部分来自国外,苹果更是这样,苹果如果只靠在美国卖的话,根本不可能成为今天这样的规模。我不是说国内市场不重要,国内市场我刚才谈到幸运很重要的一点,因为我们靠中国市场已经足够大到能够出现BAT这样的公司,我们并不需要国外的公司。但是未来,我们能不能找到更多的公司,不仅在国内行,在国外更行。我们中国泛娱乐的市场,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可是我们在这方面挣的钱非常少。

非常有意思的一点,中国的游客特别多,我到任何一个国家看,最多的游客,一个是中国,花的钱一定比在中国旅游的最多,国内的旅游到了长假节简直拥堵不堪,每个人花的钱非常少,因为我们投了乌镇,这个非常好。你要是说人均每一个人消费的钱,跟他们到国外消费的钱,没有办法比。现在在国外,很多游客是购物,尤其买了很多东西,还有退税,当然这是很好的事情,旅游也是很好的事情。这点上有很多潜力,我们没有发挥出来。

我们做投资,就是拿出解决方案,帮助他们提供生活的质量。哪些质量呢?衣食住行都有事情可做,就是看你怎么样形成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能够把它做成非常大的规模,并且能够发展下去。

跨境的并购也非常重要。因为在国内很多公司有很多优势,举个例子来说,大家都知道做汽车,未来的制造业。但是现在很多的设计、方案,原创的东西都在国外。当然我们更多做一些产品,做产业链,但是在技术生存的方面,在美国和欧洲很多的国家,都有很多资源我们可以用起来。另外一点,我们中国的制造是长久以来,大家有点在说我们产自中国,但是挣的钱比较少,国外很多公司赚了很多钱。现在我们也做跨境并购,除了IDG还把华灿等一块并购了欧洲的基金,这样的话我们也取得在海外市场分销的渠道,我认为这也是很有意思。电商同时一样我在我家乡投了湖南的海翼电商,成立了不到4年的时间,25亿销售,主要市场是在国外,利润也非常高。

我刚才讲,我们想要投出超越BAT这样的公司,我们自己本身也要超越自己。IDG有VC基金我们有成长基金、PE基金,也有并购基金,同时也做母基金合作等等。中国风口确实很多,问题你要去寻找。

最后一点,我想给大家一个建议,很多同事在这里。我认为做投资别看的那么神秘,做投资就是一个生活,你喜不喜欢这个事情。我喜欢做投资,我原来做记者出身,老是寻找一些新的东西,找一些有意思人聊,做投资的话跟合伙人一起分享,投下去以后再说这是我们投的。这么多年,你就发现做投资就是一个生活就是一个工作,你喜欢不喜欢。你喜欢的话,每天觉得很开心,见一些人发现新机会,事情把它做大。我想跟大家说,我想起两个人,这两个人给我的印象非常深,这两个人做出了很了不起的事情。一个叫张忠谋一个叫郭泰民。我当记者采访过张忠谋,这个人快90岁了,还在台湾做,他是做半导体代工的,全世界很大的半导体市场是在他那里。郭泰民先生,现在全世界的消费电子,差不多50%是他生产的,但是主要在中国生产。这两个人为什么我觉得很有意思,90年代我就认识他们,而且1993年我融了第一支基金,在硅谷参加了一次他们做的会,这个会就是张忠谋主持的,我和王军先生我们一起做了演讲。最近几次见了郭泰民,那个时候台湾做代工的公司非常多,90年代初80年代晚期他们请了哈佛一个很有名的教授,做了研究报告。说台湾未来怎么定位,这位教授说,台湾是最好的运营中心,它可能利用周围做代工服务的事情,他们效率会很好。那时候出了很大一批做代工的公司,现在做的最好就是这两个公司,全世界的第一名。我就在想我们哪天能出中国的第一的公司,中国市场这么大,也能做,苹果80%iphone在中国做的,ipad90%在中国做。我们什么都能做,但主要是卖到国外去了。我们不能够做一些更好的东西在中国用吗,中国市场是最大的,汽车也好,这是我们需要想的。我问过郭泰民先生,我说这帮人为什么你就做成了,他确实每一天拼命的工作,同时跟一些很聪明的人在一起工作。跟我们投资也相同,你很努力工作你喜欢这件事情,跟一些聪明人在一起做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也是非常有趣的。你做到最后,你无非是想对这个社会有更多的贡献。你想出名也好,我认为这是一份工作,但最重要的是你要喜欢做这个事情,能够找到跟你一起共事比较开心的,你能够实现你想做成的梦想。

麦先生我跟他工作了22年,受到影响最深的一点,他确实是每天拼命工作。我问他,我说我有你那么多钱我早就退休了,他说人死了不能拿钱跑到天堂去。他说最重要的一点,你做什么事开不开心,我说你什么时候最开心,他说我妈妈教了我一句话,人生有三个乐趣。第一个乐趣做你喜欢和有激情的事情;第二个乐趣你要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工作,我可以在这理解很聪明的人;第三个乐趣,不断的实现一个又一个的梦想。这是人生的三大乐趣,这三点对我影响很深,我们IDG过去他是我的老板,今天我做他的全球董事长。这一点,没有什么变化,无非是想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像麦先生讲的,实现人生刚才说的三大乐趣。我们在中国市场上非常幸运,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怎么做成、做大、做强,做成世界性的工作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最后一点,中美关系,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我们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还是第一个经济实体,但是美国最有用的对中国来讲,很多的原创技术、商业的模式都可能会很有用。美国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次习主席和特朗普的会面给我们开了很好的头。现在有100天的时间,我们在想,怎么能够改变目前中国和美国在贸易方面的情况,来寻找机会。中美关系一定是未来45年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能把未来45年,好好的琢磨琢磨,美国的中国基金公司在中国怎么做,要想好结合起来。我们完全可以投出一些比BAT更好的公司,投出他们没有做到的领域。我觉得未来的风口很多,也有很多机会,但是怎么样做,可能要靠大家的努力,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跟大家一起交流和合作。再一次感谢投中集团请我来参加这个会,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也给了我们很多压力,唯一没有压力谈时间的话,明年再给我们一个25年的奖。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