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创投梁颖宇:谈这场投资医疗健康的“恋爱”,终身无悔

| 人民网 · 2017-04-24 15:02

梁颖宇是该基金的5位主管合伙人中唯一的女性,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被称为“中国最懂医疗领域的女投资人”。

640_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jpg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李药业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 梁颖宇女士

梁颖宇是该基金的5位主管合伙人中唯一的女性,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被称为“中国最懂医疗领域的女投资人”。

2016年新基金募集完毕后,启明管理的基金规模已达27亿美元。16年上半年发布上市招股说明书的甘李药业是启明在生物医药领域的首笔投资。进入2016年,启明创投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逐渐迎来收获期。

1,重回创投路 押注甘李药业

我在去年出版的《奇遇——我在中国的创投日子》一书中,讲述了我与启明创投相遇的机缘:2005年,前美国软银风险投资高管Gary Rieschel到上海着手成立启明创投,邀请我做医疗方向的合伙人,但我当时只答应做启明创投的兼职合伙人,原因在于我那时创立的一家医疗公司还未找到合适的管理团队,我不愿意半途而废。

我的学业比较顺利,康奈尔大学管理学学士、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毕业后就职于Mobius风险投资公司,后任美国加州风险投资公司PacRim Ventures投资合伙人。2003年,我选择回国,陆续成立了三家分别从事肿瘤医疗耗材、医院和专科药的公司。

直到启明第二支基金成立,我才从兼职合伙人转为全职加入。而我带领启明创投投资的首个生物医药类项目就是甘李药业。

7年前,国家为改变看病难、看病贵的就医难题大力投资扶持仿制药的研究生产,国内90%以上的药厂都聚集在仿制药领域。我们经过行业分析和调查后,将投资方向调转,寻找生物药领域的投资标的。而在当时,国内能生产生物药的企业不过4家,其中就有甘李药业。

至今,我仍记得当初与甘李药业一行人见面的情形。那场会面,我和甘李药业创始人等约在了一家餐厅。“甘李的产品非常有趣,我们聊得非常兴奋。以至于点了一桌菜,我们四个人基本还没来得及吃,便又匆忙赶去参加下一个会议。”我选择投资甘李的另一个因素是,甘李团队在支出方面非常谨慎,“当时的甘李办公室又旧又小。”

当时也有一部分人对于投资甘李提出质疑,原因在于: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众多药企聚集在胰岛素行业,甘李是否还有冲出围墙的机会?但我始终坚持,“与其它药企不同,甘李药业生产的是第三代胰岛素。”

2009年,国内胰岛素市场还停留在第二代胰岛素时代,这代药物每日需注射两次,相比而言,升级后的第三代胰岛素中的长效药每日仅需注射一次,极大方便了患者。而当时国内能够生产第三代胰岛素产品的不过甘李药业一家。即便是如今,全球也仅有两家拥有第三代胰岛素全产业链产品的药企,一家是甘李药业,另一家是美股上市公司诺和诺德,目前市值已超1000亿美金。

此外,甘李此前已几乎连续三年没有业绩增长也备受质疑。但我的判断是:这不过是时机未到。2009年,国内第三代胰岛素的市场占有率仅有9%,而同期的美国已达70%,这意味着第三代胰岛素在中国市场有极大的拓展空间。此外,随着人口基数的增加,以及饮食习惯的改变,未来中国糖尿病人口总数只会愈来愈多。不久后,启明创投便投资了甘李药业。

而我的团队给甘李的不仅仅是资金支持,介绍行业人才、对接全球十大药厂、寻找有价值的投资方,甚至某段时间,我50%的时间都扑在甘李药业。

这笔从2009年延续至今的投资也终于即将迎来收获。

2,细致钻研练就投资眼光

投资甘李过后,启明创投在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渐次开启。但这四五年来,我对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愈来愈谨慎。当行业的机会期逐渐暴露,泡沫也随之奔涌而至。

在美国新药研发到过批需要3~4亿美金,而在中国大概需要3000万美金,这对众多跨国公司、跨国药厂有着巨大吸引力。“整个生物药市场容量依旧巨大,也依旧存在诸多市场机会,但需要小心遴选投资标的,激烈竞争会影响投资者回报。”其中,类风湿、心脏瓣膜、疫苗都是梁颖宇特别提到的投资方向,去年底,启明创投就曾宣布投资疫苗研发与生产企业康希诺生物,主营业务为儿童疫苗的全产业链产品。

我对投资医疗的“懂”源于她的执着与用心。

对于我主持投资的每家被投企业,我不仅利用最好的资源和人脉帮助这些企业,平时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研读被投企业相关领域的大量专业资料,如专业医疗期刊杂志和医学论文。对于新药和新技术的研发,我不但走入企业,还经常走进医院,同医生和病人进行面对面沟通,了解他们的使用反馈。正是如此的细致和钻研才成就了我对医疗领域超出同行的敏锐的投资眼光和独到的认识和领悟。

3,为下一个十年绸缪

这十年,启明创投医疗团队投资了50多个项目,涉及生物医药、医疗耗材、医疗诊断、医疗服务等领域。其中,贝瑞和康已于2016年8月借壳天兴仪表登陆资本市场;甘李药业、透景科技、艾德生物已经申报IPO;今年年底还将有多家公司上报材料。在医疗健康行业深耕多年的启明创投,正逐渐迎来一个大规模的收获期。

在不同阶段,我都有不同的投资想法,比如7年前,开始投资生物医药,比如4年前,开始投资DNA与诊断,比如现在,开始为下一个十年绸缪。

2016年,启明创投在医疗健康领域依旧投资了诸多公司。“非常看好医疗耗材,投资了一些此领域公司;还有医疗诊断;新药研发公司估值增幅较大,但也有涉及;对互联网医疗有所保留。”

在不断的加码医疗健康领域的过程中,我和启明也逐渐发现,如今的医疗健康投资已与十年前大不相同,随着整个医疗健康机会期的到来,从创投基金到A股老板、房地产老板都在不断挤进这个看似肥美的市场。“需求的增加、新技术的引进、市场的刺激,未来十年的医疗行业,将迎来比过去十年更猛烈的爆发期。”

曾有媒体采访中问过我,为何对医疗健康行业情有独钟,我的回答是,“投资健康医疗是对人类本身最好的投资,是对生命质量和尊严最本质的尊重,也将给人类自身带来最大的回馈和收益。谈这场‘恋爱’,终身无悔。”

(本文转自搜狐网,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