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供应商集体上门维权,曾承诺绝不跑路的刘立荣还会回来么?

| yorke · 2018-10-01 17:02

随着承诺时间将至,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动静,近50家中小供应商于是组织了这次大规模的上门维权事件。

43c3ad7943ac441a9be2d6803e8e09a7_th.jpg

图片来自网络

曾承诺绝不跑路、会一步步偿还债务的刘立荣,已滞留香港数月未回了。

自去年12月金立陷入债务危机,至今未能给出自救方案。9月27日,近50家中小供应商聚集在深圳金立总部讨要欠款。部分供应商表示,去年9月后,便未再能收到回款。

一拖再拖的重组方案

今年1月16日,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被爆出41.4%股权被冻结,金立由于资金链危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但金立在上海和深圳同时陷入多起诉讼被曝光,金立多家子公司陷入动产抵押、债权转让的纠纷也浮出水面。

资金链危机爆发后,金立官方称,“自发生危机以来,前期我们采取了引资保生产方案,现在将采用裁员降费用的方式。为保证生产线正常运转,金立工业园不仅保留了约50%的员工继续生产,同时还有ODM厂商协助生产金立手机,为金立在国内与海外的订单供货。”刘立荣也曾承诺绝不跑路、会一步步偿还债务。他表示金立正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必要时可以放弃公司控制权。

此前,曾有传言海信可能接盘金立,但后来这一消息被金立否认。今年5月,有消息称一具国资背景的企业将全面接手金立,不日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详细重组事宜。对此,金立官方回应:有意向,还未确定,一切以官方公告为准。但这一等就是三个月没有动静,难免这令金立的众多上游中小供应商们不安,恐重组生变。

8月30日,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曾在金立总部举行了小规模的供应商债权人会议,他表示,除了重组,金立也在考虑“债转股或者把债务打包成信托”等方式,“如果信托运作产生了一些收入,可以分给大家,目前我们的移动互联网是有收入的,也可以剥离出来,我们手机品牌运营的利润也可以分给大家。”此外,据说金立方面还曾承诺“9月底重组方案出台”。

但随着承诺时间将至,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动静,近50家中小供应商于是组织了这次大规模的上门维权事件。

中小供应商最受伤

截至目前,金立方面的代表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已经向大部分供应商完成了相关债务的尽职调查。对于金立的实际总债务金额,此前,有媒体曾报道:金立实际债务超过了200亿元,但在今日的债权人会议上,何大兵对此予以否认,称“尽调的结果显示实际欠款额比这个(200亿)少。”

金立的债权人主要有银行等金融机构、上游供应商、广告商以及其他债权人,其中,金融机构和规模较大的供应商大都已采取法律手段申请财产保全。

2017年12月,手机供应链龙头厂商欧菲科技在一场投资者电话会议中表示,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约6亿元,并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随后,包括深天马在内的多家供应链企业开始跟进,金立的资产被逐渐冻结。其中包括金立所持有的微众银行、南粤银行的股份,以及深圳金立大厦、东莞金立工业园在内的多个资产。

目前,金立有价值的资产基本都被查封,刘立荣夫妇个人资产亦被冻结。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金立当前涉及民事诉讼124件。其中,债权人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的有15件。

但是金立的其他中小供应商只能选择选择与金立进行协商谈判。但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供应链商来说,即便是1000万元的欠款,也足以让他们深陷泥淖。

金立的供应商除了频繁讨债、诉讼,还停止或减少对金立的货品供应。不但上游供应商集体倒戈,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金立曾经的优质资源渠道关系也出现裂痕。由于货品的积压导致资金链的断裂,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金立赖以生存的下游渠道商也开始反水,金立面临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清货这么简单了,这让金立的资金回笼更加困难。

金立能否东山再起?

刘立荣曾对外透露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原因:2016年和2017年金立的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

公开资料显示,金立曾投资8000万元持有微众银行3%的股份,以及投资12.53亿元获得南粤银行9.49%的股权。此外,金立还拥有位于深圳的在建写字楼——金立大厦,总投资12.35亿元。

此外,自2016年7月以来,冯小刚、余文乐、徐帆、吴刚、薛之谦以及刘涛等6位娱乐明星先后成为金立代言人。因为刘立荣个人对围棋的痴迷,金立连续10年赞助中国围棋甲级联赛,并邀请世界围棋第一人加盟金立的豪华代言人团队。除了明星代言,这两年时间里金立还冠名赞助了12档综艺节目。据计算,金立在2016年和2017年用于赞助综艺节目和电视剧的费用超过30亿元。2017年金立曾对外表示,本年度仅用于S和M系列产品的推广费用约19亿元。

在营销上不惜砸下重金学习OV的金立,却没有获得理想的结果。刘立荣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立这个样子,只有做到全球年销量1亿台的规模,企业才会安全。”但根据研究机构GfK的数据显示,2017年金立手机在中国的销量为1494万部,排名第七,份额仅为3%。这与刘立荣在2017年初设定的在国内至少要卖3000万部的目标相比缩水了一半。而2018年金立手机上半年的销量已经仅为373万部。

20180930151564146414.png

近年来,“华米OV”一直不停的拥抱新技术,纷纷将AI、物联网等运用到自家产品,不断增加产品的科技感,来提升自己的品牌形象。根据市场研究机构Kantar World panel数据,2016年苹果和“华米OV”(指华为、小米、VIVO、OPPO)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79%,2017年这一数字变成91%。曾经的“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一度成为国产手机的领军厂商,不过几年已经易主,成为了“华米OV”的天下。

一线手机品牌正在慢慢蚕食掉其他品牌的市场份额,而且马太效应愈发明显。未来,专注技术创新的手机品牌势头越来越强,但是技术落后的手机品牌面临的形势则会越来越不堪。

(文章来源:投资界(ID:PEdaily2012) 作者:yorke)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2-07-04

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

  •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2-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