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天使的对话:2019,开放型的创业与投资

| 创客猫 苹果 · 2019-01-15 10:01

开放和共赢是创业和投资圈子里最重要的主色调。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9中国天使创投潮白论坛暨中国青年天使会第六届年度峰会”上,顺义区人民政府副区长郑晓博、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中国天使会理事&飞马旅创始人袁岳、中国天使会理事&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围绕《开放型创业与投资,预见2019》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对开放共赢的天使投资、2018年创投圈热点、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创投行业如何改进等问题展开探讨。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主席、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徐小平担任论坛主持人。

微信图片_20190114095958.jpg

没有开放就没有天使投资

徐小平:现在难道还有封闭型创业投资吗?为什么这个时候谈开放? 

牛文文:创业在中国开花结果,本身就是开放,没有开放就没有天使投资

中国整个天使投资和投资来自开放,来自硅谷的启发。创业更是如此,创业项目竞争很激烈,可是创业者最善于开放和共赢,都明白要有生态要有平台要开放。

刚才小平讲创业者失败之后在中国的处境。我觉得创业和投资领域是最阳光的领域,最文明的领域。在中国商业界里创投圈是最有规则,最有开放精神和共赢精神。我从来没听说,中国的创投界把哪个创业者告上法庭,送上监狱或者把他关起来那种事。

如果说开放和共赢是创业和投资圈子里最重要的主色调的话,就是我们这群人,我们明白创造力来自于自由,来自于天性的释放,来自于创造力的奔放。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创业也没有投资。心灵不自由的人,不能充分获取信息的人,不能拥抱竞争、开放,跟别人合作,就不太可能在创投圈里出来。

我们应该在这儿提倡开放精神,并且向外界不断地说,中国的创业者一定还是有春天的,中国的投资人一定是做多中国的。

牛文文.jpg

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

新时代开放带来的两点变化

徐小平:对顺义来说,在开放共赢方面你们是怎么做的?顺义能给在座各位带来什么?

郑晓博:徐老师提到的关键词就是开放,开放从来不是什么新的东西,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开放。

前两天国家博物馆举行了一个展览,是大唐盛世的活动,我们看到里面有很多古希腊罗马风,这是开放时代。大航海时代之后,无论你是主动发现新世界,还是被动打开国门变成半殖民地、殖民地社会,都是自觉或不自觉中融入到开放世界当中。

开放不是新东西,历史上它是传承的,但对于我们新的时代,开放又赋予新的意义。我个人认为,开放至少体现了一些特征:

一是我们的行业和我们的产业之间的壁垒更加模糊了,或者说我们的行业和产业之间更加融合。也就是说某一种基础创新可能带来一个或多个行业的产业变化,以前壁垒特别细的分工可能很难找到。

二是我们的创业者和我们的投资者之间的身份、角色也不像以前那么明晰了。

我发现创业者、投资者在这种行为有非常明显价值创造体系,他会利用自己的网络帮助自己投资的企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的投资者比创业者还要辛苦,投资者也是一种创业者。

而目前有很多创业者,他也体现了某一种投资者的角色。所以在开放经济下,我们的壁垒更加小,更加模糊了。

徐老师问我,顺义能给在座的各位带来什么?我们知道开放的重要特征就是口岸,顺义有什么?我们有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航空港首都机场,我们有北京唯一的航空口岸天竺综保区,我们与世界上300多个国际机场互联互通,我们天竺综保区进出口额超过65亿,这就是顺义口岸的优势。

另外顺义有很多政策优势,144小时京津冀的互通,过境免签,产城融合试点城市。促进高精尖产业发展,顺义政府以更加开放胸怀支持企业发展。

所以这个时代是顺义历史上最开放,也是政策最全面的时期,也欢迎大家到顺义来享受开放的氛围。

郑晓博.jpg

顺义区人民政府副区长郑晓博

开放指的是不受权威观念的约束

徐小平:袁岳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对开放问题应该有很多深刻的思考,你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为什么大家突然担心开放不开放的问题?

袁岳:我认为投资圈是很不开放的。最近权健正在被调查,我不幸是权健老总的老乡,他的做法是把大家思想统一到他的思想,生意是这么做的。

但不管是创投圈还是天使投资圈都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大佬们,思想统一到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底下兄弟们看徐老师投什么,我们跟着徐老师投,你觉得是不是跟权健有点像。

我不是专业主持人,我也不是专业投资人,我除了搞数据专业,其他都挺业余。业余投资人具有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开放,开放的基本特点就是大家都说的我基本不投。

我认为开放型是指思维视野要宽不受权威人和大咖的主导,天使投资最重要的特点是遍地开花

我到现在为止认为中国1985年以后年轻人最可怜,他们想要的绝大部分的东西和服务都没有了。四分之一90后结婚时希望自己的婚礼是cosplay婚礼和cosplay婚纱,根本没有。

92年出生的人买了房子装修时,希望他们家风格是二次元和三次元风格,他根本不可能买到三次元的家具、灯具等。

说明什么?说明不仅是小米之家,人都有广泛的需要,哪怕是单品我认为都有机会。每个人有自己的路线。开放型是指我们不要受权威观念的约束。

政府说大数据一体化,行政力量能够做到,难道我们真的整个创投界就绑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不能干其他的吗?这个开放性完全不够。我觉得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公司。

倪正东:有时候是自己一个投,有时候是大家联合投。

袁岳: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有很多人以为要听倪总说什么可以投,我是指这种思维,我说的是思维的开放性。

倪正东:确实非常对,每个人有自己的市场,有自己的判断。如果没有就不要投。

杨向阳.jpg

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

2018年大家为什么会焦虑?

徐小平:为什么有人说2018年创业的黄金十年结束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一种悲观心情?

杨向阳:我们谈很多话题时是在说特别正确的废话,就像很多企业价值观,求新、务实、团结,这都是正确的废话,一点意义都没有。开放共赢就是类似于这么一个题目。

谈点现实的问题,2018年大家都觉得是蛮焦虑的一年。这个问题形成以及未来会是怎么样?我想从这个角度看一看。2018年确实发生很多的事情,从中美贸易战开始,在它的前前后后中国开始去杠杆。

前几年,经济发展的GDP增速大概一直保持比较平稳,其实也没有说一路高歌,增速已经在下降。但是前几年造成这种乐观的情绪以及金融系统放水,上市公司和民间的杠杆是很危险的,对于整体经济实质性的东西是跟不上的。

我们创投、创业和中国的经济很多表象,都有点虚火,而这个虚火背后一定有它的原因

前面的黄金十年,有一个特别大的背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

互联网作为一个划时代的技术,本身从技术的经济规律影响了一批估值很高,效果很好的企业。这样从投资界到实业界,不管做什么,大家都可以向这个看齐。所以这里边很多东西虚高,降杠杆和中美贸易战也差不多在同时发生,就会造成很多问题。

打个比方,为什么这么多上市公司会出问题?比如现在一个公司的市值是300亿,我有30%的股份,我就有90亿,这个90亿因为我也不能解禁,不能卖,不能套,而这个时候银行又来鼓励我说,你去拿这个90亿我给你贷30亿,这30亿你可以投资干别的。中国企业家往往还是觉得投资好,这个投资等于是又放入杠杆。当他的投资非常成功时,又能够快速收回现金时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旦他的投资并不是那么好,或者说很不好,而这个时候又要去杠杆,这个时候就会引起下跌。

徐小平.jpg

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主席、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徐小平

投资不要投战略性方向,要投战略性产品

徐小平:你有没有遇到过爆仓的企业家?

杨向阳:我身边就有三四个。

徐小平:他们怎么样?

杨向阳:有一两个企业已经不是企业的老板了。还有一两个是政府采取措施救市。

这个问题都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有关,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本身并不能代表任何一个。每个行业都跟这个比,你投资这个企业跟互联网企业去比,我靠砸很多钱就能把企业砸起来,这个不现实。

整体形式我们有很多冒进,包括很多政策的推动都造成了虚火。所以去年造成这么一个恐慌,而这个恐慌我觉得对未来是一个好事,我们还是要回归到常识,回归到一个比较本质的东西,来看经济,来看投资。

第一,我们不能够人云亦云。比如我的投资风格是这样,以前我是从硬科技出发,后来我发现从硬科技出发不行。我是从市场出发,首先选对市场,从市场里看未来能不能找到这样的技术,找到这样的应用。

我们现在的投资以及我们的跟风问题在哪儿?我特别喜欢用一个词,战略性产品。战略性产品和战略性方向它不是一码事,战略性方向是一个正确的废话,战略性产品才是实质。

打个比方来说,人工智能、AI是战略性的方向,但是这个战略性方向,你能不能找到战略性产品?所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在前面的黄金十年,它的成功概率很高,因为头部不是很大。

我们开天使会也好,青年天使会也好,来的投资者也好,来的创业者也好,大部分都是互联网,所以这是前面十几年。

但是现在互联网已经不是那么好创业的时候了,又回归到十五年前的创业时代。但是未来的时代和十五年前不一样在哪里?现在大家已经学会造概念了,以前大家只说几个板块,医疗板块、金融板块、房地产板块,现在叫赛道,所以赛道是AI、大数据、VR。新的黄金十年,我觉得对选对了方向、选对了业务、做对事的人来说,依然是黄金的。

倪正东.jpg

中国天使会理事&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

如何开启更美好的白金十年?

徐小平:为了让未来十年变得更好,你觉得我们应该做哪些改善?或者我们有哪些不足?

袁岳:第一句话真的要好好锻炼身体。我们创业者的失眠率92%,它远远高于普通白领50%几的失眠率,说明了心理承受的问题,好好锻炼身体。

第二句话,尽管说战略方向不是我们投的地方,但是战略方向的确会成为基础支撑。我们每个人的起步、年龄、背景不一样,但是都需要学习新知识。当我们都听到人工智能又有新的东西时,我们对新的东西第一时间要学习

第三句话,每个企业能做到6到8个月融资,企业、估值快速成长,但是人不能够很好的跟上。因此要有一个人才培育机制体系,甭指望大学,甭指望教学方式什么,只有靠自己。

能够支撑你的公司发展,除了财务之外,还有人力资本。因此要有很好的人才培育机制,发展是战略性产品,但是有很重要的知识才能得以快速成长很重要的方面。

所以这三个方面,身体、新知和人才。

杨向阳:宏观的层面来讲,两个词,信心和增量。很多时候,信心很重要,如果没有信心就没有劲头。

第二个,他们有了信心以后,你如何给个开放的环境让他们来创造增量?其实现在我们的整个经济,世界经济也好,中国经济也好,一个企业的经济也好,最重要的是未来增量。增量的创造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宽松的、美好的环境,在大家有信心的情况下,再给他环境,我相信中国人智慧、进取一定能成功。

如果能够做到信心和增量有机的处理,我觉得未来可能不是一个白银时代,应该是一个钻石时代。

牛文文:“行知合一”。我们有时做投资、做创业你要做你相信的事,信你做的事。而现在很多是做别人相信的事,相信别人做的事。

你能不能坚持下来核心取决于你是不是做你相信的事,是真心相信而不是听别人说。一个投资人不能把所有的赛道都投,你信什么你就投什么。你要相信自己,你不能相信别人。

我们是投产业创业,我们相信赚钱的人是有投资价值的。绝大部分融资能力超过赚钱能力的人都没有太多投的价值,只有自己会赚钱你才能投它。

我认为今天创业界投资,回到自己的本源,你能不能靠自己赚钱活下去,你能不能靠自己的判断投你相信的项目?这是我对信心的理解,信心是跟你相信的事一起,不要坚持自己不熟悉的事,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去做。

靠别人的钱成就自己的梦想,别人不给钱,这个梦想就成为被嘲笑的对象。你对你知道的东西不相信,这是最可怕的时代。

倪正东:因为我读历史书比较多,一个国家强不强大,管理上其实就是外交和内制。我觉得外交比内制还要重要,但是个人来说,未来十年,大家在不确定性环境下,我们练内功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标签,我们不可能有很多的标签,我觉得我们未来十年,有方向的人就坚持把这件事情做下去,没有方向的人选择一个方向把他坚持做下去。人生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我其实最反对动不动就all in到哪个点,二十年的市场,二十年的观察,动不动all in到不熟悉的领域,最后都死得很惨。

还有一点,我们提倡企业家精神,提倡投资家精神,但其实中国的五千年文化,中间有一种精神我们觉得是“匠人精神”。

投资家把投资投得非常好,企业家把自己的企业做得很好,把产品做到极致。我觉得今天我们还是要传承我们的“匠人精神”,匠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情,“以不变去应万变”,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看好我们的国家,反正我自己永远不会低迷。

郑晓博:从我个人而言,未来能做的就是全力推动营商环境的优化。我记得在经管学院读博士时,我们老院长有一次回到院里,他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们每个人都能搞好一个企业,中国经济就有希望了。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全力做好营商环境的优化。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