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甄事了拂衣去

连冉 · 2020-06-01 09:45

字节海外高管本地化更合时宜

柳甄的告别总是这么诗意。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

1.jpg

今天凌晨零点52分,柳甄发出了这样一篇微头条,作为告别感言。配图是一张灯火依稀的三元桥夜景。对于柳甄的离职,字节跳动给到媒体的回应是,柳甄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尊重她的个人意愿并祝她顺利。

2016年9月底,柳甄在内部信中宣布了自己离开Uber中国的消息,那封信结尾写道:“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送给所有看星,摘星,追星的人。”

当年10月,柳甄加盟字节跳动,后出任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负责企业战略投资方面的工作。

在3年前的一次演讲中,柳甄的发言意气风发,“当你感觉过于舒服的时候,也许就是你的人生需要改变的时候:你需要去拓展自己的边界,直到疼痛为止。我相信这样做之后,你一定会为自己取得的成果而惊喜。”

这之后,柳甄鲜少公开发声。在她离开之前,字节跳动刚刚完成海外战略和组织人员的大调整,张一鸣亲自出任全球CEO,主抓全球战略和发展,聘请迪士尼原2号人物凯文·梅耶尔担任字节跳动COO、TikTok全球CEO。柳甄此时离开,意味着她在字节跳动的使命已然完成。

在柳甄加入今日头条之前,曾有消息称易到有向她发出邀请,而其创始人周航又与柳甄有很好的私交,不过柳甄并未接下这条橄榄枝继续在共享出行领域战斗,而是转换了全新跑道,选择加入风头正盛的今日头条。

提及当初加入头条的原因,柳甄曾对媒体谈到CEO张一鸣的野心令她印象深刻,而且他能够包容多种文化背景的人才。在2016年11月的央视《对话》节目中,她还评价到张一鸣是一个很实在、踏实的人,“一般人都会说,你来了之后如何如何,比较讲情怀那种,但是我觉得一鸣真的是一五一十。我现在加入公司大概三周多一点,有人问我有没有什么特别惊讶的事情?我说没有,因为跟一鸣说的真的是非常的一致,他永远会通过他的实在、踏实,让你有一个非常好的预期,我感觉到整个公司的风格也非常像他。”

2.jpg

张一鸣和柳甄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在2016年11月17日的乌镇西栅河边的转角咖啡馆里,字节跳动张一鸣、美团点评王兴、 滴滴程维之间那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闭门论坛上,张一鸣说自己拉柳甄加入团队,绝非因为她是柳青的堂妹或者之前Uber是滴滴的竞争对手,用当时主持人骆轶航的话来说,张一鸣是正好碰上柳甄事业与情绪上的转变期,正好就请过去了。

程维跟张一鸣说,柳甄是好同志,对于柳甄加入今日头条,他既鼓励也祝福,对这场”两个特点相差最远的人的搭配“,他的预期是”会有很强的化学反应“ 。

柳甄的加入,一度被业内认为是张一鸣加速推进新融资和国际业务的信号。不同于在Uber任职时常高调亮相发言,在今日头条时柳甄很少代表公司在公开露面,不过在今日头条的多项重大投融资项目尤其是国际业务扩张中,可以看到柳甄的影子。

在柳甄加入前,今日头条花费2500万美元在2016年10月投资了印度市场最大的本地新闻聚合平台Dailyhunt,当时有媒体分析称此举是在为今日头条的出海练兵,尝试趁此机会做出一个“印度版今日头条”。而在柳甄加入两个月后,今日头条即敲定了近10亿美元来自红杉资本、建银国际等方面的D轮融资,估值提升至110亿美元。

此外,据媒体报道,今日头条在2017年2月对美国短视频公司Flipagram的全资收购,同年11月对市场估值近10亿美元的北美知名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的全资收购(而这也是字节跳动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海外收购)中,都有柳甄的身影。

在完成对Musical.ly的收购后,今日头条将旗下抖音和Musical.ly进行合并,这也成为TikTok日后在海外发展壮大的基石所在。而TikTok如今已是字节跳动海外布阵中的排头兵。

应用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TikTok的应用在全球的下载量约为19亿次,其中在美国的下载量为1.72亿次。在新冠疫情肆虐期间,其受欢迎程度有所增加,今年第一季度,TikTok的下载量为3.07亿次,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应用程序都要多。

TikTok的受欢迎程度、处理个人数据的方式——通过运用精密复杂的人工智能,根据用户在应用程序上的行为来进行视频推荐、字节跳动的中资背景,使其在美国政府方面面临着深深的不信任,包括几乎所有军事部门在内的几个政府机构,都禁止员工下载或使用该应用程序。

2019年11月,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斥资10亿美元收购社交媒体应用Musical.ly展开国家安全审查。Musical.ly是TikTok的前身。事实上,在美国,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质疑中国政府对该应用程序的影响。

这些声音对于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的开展显然形成了阻碍,尤其是在美国与中国因为贸易、技术、新冠疫情等问题上关系愈加紧张的特殊时期。于是张一鸣亲自上阵,今年3月12日,他发出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全面升级,自己将出任全球CEO,接下来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

字节跳动最近一次的国际化任命是在5月19日——原迪士尼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出任字节跳动COO、TikTok全球CEO(任命将于2020年6月1日正式生效),原来的TikTok总裁Alex Zhu则转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

从柳甄的淡出和凯文·梅耶尔的任命可以看出,字节跳动海外战略在人员配置上的思想已经从“派出制”转变为“本地化”。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美国化,任命一个美国高管来统领海外团队,显然比派出中国籍大员更合时宜。

在加入字节跳动之前,柳甄是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当初她告别9年多的律师生涯,从开始谈到决定加入Uber中国,只用了短短20多天。2015年4月,柳甄加入Uber中国,出任高级副总裁,带领团队从零做起,将Uber中国在国内专车市场的份额做到了7.8%,但在资本疯狂互轧的出行市场,这似乎也不能代表太多。

3.jpg

2016年8月,在经历无休止的烧钱大战后,正打得激烈的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滴滴收购Uber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柳甄输给了堂姐妹柳青,当初带着创业者的热情和感情加入到Uber中国的一些愿景戛然而止。国庆节前一天,柳甄在内部邮件中宣布了从Uber中国离职的消息,末了还以一句颇有诗意的话结尾: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送给所有看星,摘星,追星的人。似有几分遗憾在当中。

当时与她同在共享出行战场的柳青,如今依然在带着滴滴前行,在最近一次CNBC的采访中,柳青谈到滴滴国内乘车量已恢复60%至70%,滴滴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核心业务在疫情前已经盈利。

3年前,柳甄以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的身份在哈佛中国论坛开幕式上做了一次演讲,主题是《不设边界,直到疼痛》,回顾了人生当中的三次重大转折点:第一次是去美国的康科德做高中交换生,在那个时候,她就意识到意识到要真正了解一件事,即便是自己非常熟悉的事情,有时只有跳出去,用一个外部视角,才能对这个问题有更客观、深刻的思考和认识;第二次是决定加入Uber中国为其拓展中国市场,成为创业者的柳甄从身边人学到了一点,“应该不断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应该持续拓展自己的边界,直到疼痛”;第三次就是刚结束的今日头条之旅,没学过编程、没有技术背景、也没有在本土互联网企业工作过的柳甄,再次体会到“在做不会让自己特别舒适的事情”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创业精神所在。

在那次演讲的最后,柳甄慨言,“当你感觉过于舒服的时候,也许就是你的人生需要改变的时候:你需要去拓展自己的边界,直到疼痛为止。我相信这样做之后,你一定会为自己取得的成果而惊喜。”

不知在离开字节跳动后,柳甄又会选择哪里作为征途的下一站。 

参考资料:

投资界《程维、王兴、张一鸣乌镇对谈,他们聊了柳甄、下半场、技术、团队和盈利!》

燃财经《张一鸣、程维、王兴的全球战役》

时代财经《今日头条副总裁柳甄离职,曾主导多个重大投资项目》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

作者:连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