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要改名“创业集团”?张磊的真心还是玩笑?

马慕杰 · 2020-09-15 20:56

高瓴改名“创业集团”的信息并非玩笑,基本属实。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高瓴的野心正在加速释放。

2020年9月14日晚,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与他的朋友们进行了一场超级对话,一起畅聊“请回答2020”,深度解读了“价值”的底层逻辑。

在这场90分钟的对话里,张磊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高瓴或可改名“高瓴创业集团”。虽然张磊以玩笑的方式幽默地传达了这个信号,但投中网获悉,高瓴改名“创业集团”的信息并非玩笑,基本属实。

“我们认为高瓴自己就是个创业者,只是恰巧还是投资人。We are entrepreneurs who happen to be investors。那么从这一点来讲,为什么我要留给自己足够的灵活度和空间,因为我认为自己是创业者,所以我觉得高瓴资本名字是不是都可以改改了,从我们的初心出发,我觉得是不是我们应该叫高瓴创业集团,大家一起去创业。”张磊表示。

实际上,经过十五年的沉淀与积累,如今的高瓴早已成长VC/PE圈里的“巨头猛兽”。尤其2020年以来,高瓴不断刷新自己的出手速度,“一出手就涨停”的高瓴效应更是格外瞩目。

根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2020年6月-2020年9月这三个月内,高瓴以定增的形式共出手了7家公司,掀起了多个涨停潮。

另外,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前8个月,高瓴(包括高瓴创投)对外投资数量共计54个,投资总金额达712.21亿元,投资金额比去年同比增长690%,为近三年同期投资金额之最。

某种程度上,高瓴甚至成为了市场风向标,“跟着高瓴买新股”一时间也成为了当下市场投资思路的新标签。

180天,高瓴在定增战投市场投出220亿

高瓴以“速度战”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番定增盛宴。

2020年9月8日,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联达”)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李树剑表示,公司本次定增引入的三个对象分别为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UBS AG(瑞银)和华融瑞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者看好公司的长期价值,引入新的投资者有利于公司的稳定发展。

事实上,早在2020年6月17日,广联达就已经发布了《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暨上市公告书》。

该公告显示,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总额为近27亿元。其中,高瓴资本(下称“高瓴”)获配金额15亿元,瑞银获配9亿元,华融瑞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配3亿元。

2020年以来,高瓴频现定增战投名单,并且尤其偏爱医疗生物股。而此次入局广联达,于高瓴资本而言,是其首次以定增的方式进入云计算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广联达立足建筑产业,围绕工程项目的全生命周期,是提供以建设工程领域专业应用为核心基础支撑,以产业大数据、产业新金融等为增值服务的平台服务商。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广联达成为中国工程造价软件行业脊梁企业。

根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2020年6月至今,高瓴在定增市场入局了7家公司,投资金额共达约220亿元。这其中,仅在7月12日到7月20日这一个星期内,高瓴就连续出手了3家公司。

1.jpg

2020年6月17日,高瓴斥资15亿元参与广联达的定增。紧接着第二天,即2020年6月18日,山东国瓷功能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瓷材料”)发布公告称,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对象为张曦(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珠海高瓴懿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共计2名特定对象。张曦拟认购8.55亿元,高瓴懿成作为战略投资者拟认购6.45亿元。

国瓷材料成立于2005年4月,是一家专业从事新材料领域,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产品主要应用在电子信息和通讯、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建筑材料、汽车及工业催化、太阳能光伏、航空航天等现代高科技领域,于2012年1月在创业板上市。

根据《山东国瓷功能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高瓴及战略合作伙伴与被投企业在医疗服务、生物医药、先进制造、新能源汽车和消费电器等领域有广泛的布局,与国瓷材料在氧化锆义齿、数字口腔以及电子材料等业务领域有较高的协同效应。

此公告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国瓷材料封上涨停。

时间尚未过去一个月,高瓴又再次出击了。

2020年7月12日,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健康元)发布公告称,高瓴拟以其管理的“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价值基金”,通过现金方式全额(近22亿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本次定增发行后,高瓴将成为健康元的第二大股东。

2020年7月13日,百济神州宣布向特定现有投资者以每股以14.2308美元的价格配售1.46亿股新股,集资额为20.8亿美元。作为百济神州唯一的全程投资机构,高瓴认购了其中不低于10亿美元(约合70亿元)的份额。这也是高瓴连续第八次投资百济神州。

此消息一出,涨停“如约而至”。百济神州大涨超12%,逼近涨停,而健康元更是连续两天涨停。

2020年7月17日,高瓴再次豪掷约100亿元入局宁德时代,成为后者第九大股东。三天之后即2020年7月20日,根据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正药业”)发布的交易预案,高瓴又将通过卖出瀚晖制药间接入股海正药业。在这则消息提振下,海正药业复牌直接涨停。

显然,高瓴仍“意犹未尽”。

2020年9月2日,高瓴又现身云南恩捷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恩捷股份”)的定增获配名单。根据相关报告,高瓴资本旗下的两家私募基金天津礼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珠海赫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获配9亿元与6亿元。

2020年9月4日晚间,生物医药公司天境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高瓴资本牵头的财团达成4.18亿美元的私募配售协议。

可以说,高瓴在定增市场的出手速度几乎无人能匹,自己的记录也只能由自己打破。

而纵观高瓴在这三个月内定增布局的7家公司,医疗生物领域企业占绝大多数。当然,这也仅仅是高瓴在医疗赛道撒下的“冰山一角”。张磊曾表示,高瓴在生物医药行业投资了1200亿元。

而当无数市场参与者驻足围观甚至质疑高瓴这场医疗领域的集体舞蹈时,张磊或许早已心有定数。在张磊看来,当前,中国的生命科学正处于寒武纪阶段,即生命大爆发阶段,各种各样的物种全部出现。如今,生物技术与生命科学的爆发正是源于天时地利与人和。

高瓴爆发进行时:狂砸700亿,1-8月共出手54次

若以年份评判基金的发展阶段,2020年,高瓴称得上是大爆发的一年。

2020年2月,高瓴宣布成立高瓴创投,首期基金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专注于投资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四大领域的早期创业公司。

近期,在与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的对话中,张磊直言,高瓴创投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0到1的过程,即穿越死亡谷。

“高瓴资本的投资金额太大了,不利于最微小的企业,所以我们单独成立了高瓴创投,只投最早期的。”张磊直言,“高瓴创投,成长期的投资,有高瓴的PE,二级市场马上很快就接上。”

而自高瓴创投成立以来,不仅继承了高瓴资本关注长期价值的核心理念,也保持着相当高频的出手速度。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1-8月,高瓴(包括高瓴创投)共投资了54个项目,总金额达712.21亿元,为近三年同期投资金额之最。去年同期,高瓴的投资数量为37个,总金额达90.18亿元。

2.jpg

不得不说,这或许是高瓴长期以来的蓄势在疯狂上演“成果战”。

2020年5月份,彭博社报道,高瓴资本启动了高达130亿美元的新募资,准备抓住疫情之下经济当中出现的新机会。这其中,近100亿美元将投入并购,而余下的则将分配给成长型投资和风险投资。

高瓴此次的募资规模也打破了自身的募资纪录。虽然高瓴并未对此消息有所回应,但投中网获悉,高瓴正在进行新一轮募资的消息属实。而且据悉,高瓴第三期人民币基金也在募资过程中。

在具体资金流向上,毫无悬念的是,高瓴仍偏好重仓医疗赛道。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这54个项目里,医疗健康项目达18家,数量最多。另外,IT及信息化项目有9家,制造业领域达5家,消费升级与金融领域各4家,教育培训与互联网领域分别达3家等。

3.jpg

不过,纵然不同投资赛道下投资逻辑各有差异,但可以确定的一个关键点是,在高瓴眼中,这些被投企业都有一条共性底层护城河,那就是不断并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

与此同时,这个逻辑也同样适用于高瓴在二级市场的投资运作。正如张磊在其《价值》一书中提到的那样,在广义的价值投资范畴中,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和二级市场的股票投资没有实质差异。

“正所谓‘一种基因,多种表达’,在什么市场通过什么形式投资都只是表达形式,价值投资的核心还是商业洞察力,即对人、生意、环境和组织的深刻理解。”张磊在《价值》一书中提到,在投资决策面前,许多投资机会的时间窗口是稍纵即逝的,最重要的是对关键时点和关键变化的把握。只有长期、动态地跟踪变化,投资人才能够对变化产生超出一般意义的理解。

文章来源:投中网

作者:马慕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