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600亿基金实验:蚂蚁拓荒,银行起舞

逸凡 · 2020-10-16 10:00

做大206万亿蛋糕,而非同室操戈。

支付宝独家代销600亿蚂蚁战配基金的消息,如同一颗石子投入200万亿财富的湖水中激荡起涟漪,将银行基金销售的焦虑置于公众的放大镜前。

蚂蚁IPO在即,它到底是颠覆者,还是拓荒者?

拓荒者:而非同室操戈

喧嚣媒体制造的风波,让银行业高管感受到这个国庆中秋双节过得无比漫长。

答案终于揭晓。

10月8日晚,五只蚂蚁战配基金,历时4个交易日再加10个假日终于售罄。600亿总规模,超过1000万人认购,人均投入仅6000元。

懂财帝与一些基金公司人士交流,他们很多人认为,在9月市场疲软的情况下,预热三天即开卖18个月封闭期产品,此战果已相当不俗。事实上,整个9月,蚂蚁的新发规模占比在30%以上,也已创下了封闭期一年以上新发基金的规模记录。

这次,支付宝为何要搞独家销售?

在懂财帝看来,这更像是一场蚂蚁的基金销售实验,也是一场对支付宝与用户的回馈以及深度财富管理交流。

最后,部分媒体口中演变为蚂蚁与银行的硬刚,可能远超蚂蚁预期。

究竟,蚂蚁会不会颠覆大象?

从实际效果来看,蚂蚁并没有抢走银行渠道的基民。数据最能说明问题:认购用户人均投入为6000元,超8成来自于非一线城市,首次在平台购买权益类基金的人数占到4成,其中又有7成人平均投入不到500元。

虽然蚂蚁国内年度活跃用户7.29亿,但因互联网平台的特性,更多都是小额、高频的用户。无论年轻人还是中年人,人均投入资金量均不高,和银行忠实用户并不相同,更偏长尾用户。

这部分新增基民,在蚂蚁上培养健康的理财习惯,从一开始购买为期18个月的基金,免受市场情绪干扰,这是蚂蚁这次发售的初衷。

蚂蚁作为移动互联网平台的“轻模式”与银行线下代销模式不同。它大幅降低门槛,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投资者操作相对更便捷,因此更多吸引了小额、高频的群体。

这场600亿的实验,它是蚂蚁自2013年余额宝变革实验的又一次延续。余额宝,是货币基金,其底层资产——风险小的货币市场工具。此次600亿战配基金,底层资产——风险较大的权益类基金。

如果说余额宝开启了人们低风险稳定收益理财的启蒙,那么这次则是对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的一次互动。

也正是2013年,公募基金代销牌照向第三方独立代销机构开放。由此开始,基金代销主流渠道之外,支付宝错位服务小微群体,为行业开荒,打开新空间。

相较之下,银行、券商等代销渠道主要服务于客单价较高的高净值人群,而支付宝理财平台主要服务于长尾人群。

这场实验,最终演变成世上最大一次基金经理与用户面对面交流互动。5只蚂蚁战略配售基金,在支付宝开设了118场直播为新发基金路演,累计观看超7000万人次。

券商、银行基金销售主要采取线下模式,多为高净值人群,交流更为深入。而互联网渠道,基金经理采用直播方式,直面千万一线用户,降低沟通成本。

在蚂蚁集团财富事业群总经理王珺看来:“资管新规的浪潮之下,支付宝理财平台希望与资管机构合作伙伴一起,通过多样的投资者教育形式,帮助投资人建立更为科学和健康的理财观念,更好地助力他们实现理财进阶。”

权益类基金长期投资,蚂蚁再一次成为吃螃蟹者,为行业拓荒。

206万亿蛋糕:机构投资者的春天

站在更长的角度看,中国二级市场正经历一个去散户的过程,公募基金作为机构投资者面临着史诗性的历史机遇。

中国股市的资金量,长期以来个人投资者占比8、9成,机构投资者仅有1、2成。

中国1.6亿散户——个人投资者的躁动,如同四季周期一样循环往复,带着极度的狂热与恐慌,引发股市过山车般的剧烈震荡。

华尔街同样经历了中国股市一样的波动,经历了痛苦的去散户过程,如今机构投资者资金量占比8、9成,而只有1、2来自个人投资者。

这个过程,就是股民变为基民的过程,个人将资金交给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打理。

与此同时,这个过程无比漫长,美国股市经历了上百年的演变与清洗,才变为以机构投资者为主的市场,中国资本市场才三十年。

今年,中国注册制正式落地,海外机构资金进入中国股市,中国资本市场开启史诗性变革,这也是稳健市场的开始,机构价值投资者的春天。

与此同时,中国资本市场开始落实资管新规,加速散户投资向机构投资者转型。

根据瑞信研究院2019年统计,除房地产除外,居民财富规模达到206万亿。而截至10月10日,A股总市值为78万亿元。

而截至2020年8月底,中国公募基金资产规模达到17.8万亿元。

这意味着,中国公募基金还有数倍的增长空间。作为基金销售渠道,互联网平台与银行,面对无穷大的机会。

从整个市场来看,银行与蚂蚁,未来更大的是合作,而不是硬刚。

以零售之王招行为例,招行零售用户数1.51亿,零售总资产8.26万亿。而蚂蚁零售用户10亿,零售总资产4.1万亿。

v2_a224082c77f74159b7771a5639c1bb31_img_000.png

目前,招行和蚂蚁资管规模加起来才12万亿,占206万亿不到6%。

而根据统计数据,在整个居民金融资产中,存款和银行理财、信托规模超过一半,真正符合资管新规导向的净值型产品占比不到20%。

回到支付宝600亿元的基金,它更像是中国股市机构化进程的一个碑石,让国民关注到蚂蚁与银行的竞争,最终让国民正确认识基金,认识风险和收益平衡,认识长期投资,才是胜利。

从这个角度上看,它是一场银行与蚂蚁的双赢。

蚂蚁与银行,面对200万亿的大蛋糕,将同向奔跑,将蛋糕做强做大,而非同室操戈。

倒影的数字世界:蚂蚁与银行的联手

银行的优势,蚂蚁没有;蚂蚁的优势,银行没有。

蚂蚁与银行合作,在数字世界里拓展了的双方商业边界,让更多小微用户享受到了银行服务。

过去16年里,蚂蚁发端于支付宝,从线上线下高频支付中崛起,倒影了现实生活中的数字支付世界。它服务于小微用户,小额、高频。

而银行的历史数倍于蚂蚁,它积淀了高净值客户。

以招行为例,其2020年中报显示,其零售客户数达1.51亿户。其中,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指在本公司月日均总资产在50万元及以上的零售客户)达291.79万户,占比约为1.93%,但金葵花及以上客户的总资产余额即占全行管理零售客户总资产余额的81.75%。

招行人均零售资产达到5.47万元,而蚂蚁人均零售资产为4100元。

如上文所述,银行服务高净值人群,蚂蚁服务小额高频用户。

支付宝与银行,从来不是对立关系,它们有竞争,更有合作。从趋势上看,它们的合作将大于竞争。

16年来,支付宝与银行一直都是互补与合作关系。正是因为10多年前,支付宝与银行合作快捷支付,才开启了中国的移动支付时代。

如今,银行向支付宝开放所有专业服务。

平安银行、交通银行、浦发银行等数十家全国性银行入驻了支付宝小程序。在这些小程序里,可以办理银行卡、购买理财产品、开具存款证明等。

银行的核心主业吸收存款与放贷。蚂蚁不向公众吸收存款,从根源上与银行不构成竞争。

在信贷领域,央行目前上有4亿人没有征信记录。蚂蚁通过16年的技术积淀,重塑整个金融信贷链条上的主体和要素,构建了新的信贷价值链。

蚂蚁通过开放平台,与银行合作,实现信贷余额2.15万亿。它极大扩展了银行服务的边界,二者实现了双赢。

在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看来,支付宝和银行合作的时间已经有15年了,现在和支付宝合作的银行超过200多家。

今年包括中农工建等100家银行还与蚂蚁旗下网商银行一起,向2900万小微企业提供了“无接触贷款”。

数字化大潮面前,蚂蚁自研数据库如今在大型银行IT架构中广泛使用。

最近,中国工商银行重要业务系统——对公理财系统完成从大型主机到分布式架构改造,运用的是正式蚂蚁旗下的OceanBase分布式数据库。

此外,南京银行、人保健康险、常熟农商行、苏州银行、广东农信等数十家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也均拜托了昂贵的外资it架构,都用上了OceanBase。

结语

蚂蚁与银行面对的不是同一群人,蚂蚁更像是基金拓荒者。基金销售之外,蚂蚁与银行的全方位合作远远大于竞争。

这场600亿蚂蚁战配基金,更像是一场实验,从外界来看似乎是蚂蚁与银行的“硬刚”,而深入肌理来看则是一起相互促进的陪伴式长跑。

如果拉长历史看,今年600亿的蚂蚁战配基金引发的金融业大讨论,可能是一个基金销售历史的分野。

整个中国狂奔在数字化的道路上,银行也不例外。

创新者蚂蚁用数字化的方式,如同杠杆一样撬动中国,用科技改变中国金融。银行业中也开始了大变革,如招行也开始了以APP为马。众多国有大行早已联手蚂蚁纷纷启动数字化征程。

微软CEO纳德拉在《刷新》中写道:“每个人、每个组织乃至每个社会,在达到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数字化,是蚂蚁所处时代最大的红利,狂奔的过程中,它携手银行,让更多小微企业与用户触摸到银行。

蚂蚁拓荒,银行大象数字化,翩翩起舞。

说明:数据源于公开披露,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懂财帝”(ID:znfinance)

作者: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