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8个IPO之后,老牌VC创东方说:上市不再是投资的首要标准

投中网 | 陶辉东 · 2021-02-24 19:54

在注册制红利下IPO仍方兴未艾之际,创东方又在悄然进行一场大变革。

2021年1月21日,科创板上市公司金博股份发布了一份超预期的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净利润将达1.62亿至1.72亿元,同比增长108%至121%。公告一出,金博股份股价当天直接涨停。

翻开金博股份的股东名单,可以看到老牌本土VC创东方(深圳市创东方投资有限公司)位列第六大股东,持股3.71%,市值超过6亿元人民币,账面回报已经超过150倍。在注册制改革之后,创投圈已经快要对IPO“审美疲劳”的情况下,这样一个含金量极高项目令人眼前一亮。

除了回报之外,金博股份对创东方来说还有另一层特别的意义。创东方2007年投资金博,伴随这个天使项目由初创成长至IPO的同时,创东方自身也发展成本土VC的龙头机构之一。

2020年创东方也交出了一份足以排到行业前列的业绩单:多达8个项目完成IPO或过会,除金博股份外,还有专注于智能投影和激光电视领域的极米科技(688696)、国内病理诊断领域首家上市公司安必平(688393)、国内领先的电子信息装备供应商科思科技(688788)、科技型互联网保险产品与服务平台慧择(HUIZ)等优秀企业,分别于科创板、创业板、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

另外还有20余个项目实现退出,收回20多亿元的现金回报。

从这8个上市项目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共性,就是“科技”二字,创东方正是抓住了一批中国优秀科技企业崛起的机会,帮助它们成长,从而享受到了中国科技产业升级以及资本市场改革的巨大红利。就像创东方管理合伙人肖珂所说,创东方乘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铁”,稳稳地把钱挣了。

而未来十年,这列“高铁”又将有新的内涵。创东方是本土VC的佼佼者,十多年来抓住了创业板、科创板等每一次资本市场红利,却每每在市场的高潮期大象转身。在注册制红利下IPO仍方兴未艾之际,创东方又在悄然进行一场大变革。

All in下个十年的核心资产:科技

创东方管理合伙人金昂生,2007年就加入创东方,是创东方的“一号社招员工”。他十年前曾投出过创业板首批上市公司网宿科技,在科创板也已经斩获了多家上市公司。谈到这十年来的变化,金昂生向投中网感叹:“现在上市公司的整体科技含量比过去要高得多。”

创东方内部的共识是,十多年来,在中国做科技产业投资的机会从没有这么巨大。2020年3月,肖珂多次在交流场合分享中提出了一个观点:中国的核心资产正在从房地产向科技创新领域发生实质性转移。“中国的企业在国际产业分工里,以前只是在底端,现在向顶端靠拢,也出现了越来越多更高价值的公司,它们的市值天花板越来越高。”肖珂向投中网表示。

作为一家已经成立十四年的老牌基金管理人,创东方很早就嗅到了市场变化。2018年,科创板还没正式推出,“硬科技”的概念还不像现在这么流行,创东方就已经提出要改变过去以中小型的科技型企业投资为主的做法,砍掉了传统产业项目和纯消费类的项目投资,“坚定地做科技型创投”。

这一轮调整实际上远远比这几行字描述的更加深刻,两个关键词都值得细说。

其一是删除“中小型”。目前科创板100多家上市公司,大部分都是市值不足100亿的“中小型科技公司”,拿掉了“中小型”,意味着要放弃很多投资机会,由此可见创东方变革的决心。

其二是强调“科技”,这意味着方向的聚焦,创东方要从一家过去不强调行业属性的偏综合性的创投机构,转变为一家专业型的创投机构,这是对未来路径的长期战略选择。

这背后是做减法,动刀子。金昂生对此有切身体会,过去创东方也看环保产业,金昂生曾投出过先河环保、维尔利等三家环保领域上市公司,成绩斐然。但在聚焦科技之后,环保赛道就被放弃了,这并不是因为环保赛道不好,而是因为要集中力量深耕科技。

金博股份就是促使创东方坚持做科技型创投的原因之一。2007年金博股份刚刚走出中南大学的实验室,当时创东方也刚刚成立,金博股份是创东方投资的第一个天使期项目。从技术原型、产品化、量产再到产能爬坡,创东方陪伴金博股份一步步从0到1地成长为一家全球细分市场龙头公司。

2020年光伏产业爆发,金博股份研发的碳基复合材料是光伏产业链上游的关键材料,产品供不应求。高增长、确定性强、核心赛道,金博股份被认为是A股最优秀的“光伏铲子股”,备受市场追捧。2020年5月上市以来,金博股份的股价最高涨到5倍。

对于创东方来说,判断项目好与不好,上市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

以科技的眼光看待其它赛道

从2007到2021年,创东方成立14年来先后经历了创业板、科创板推出,也经历过多轮周期。按人民币创投基金通常“5+2”的期限设计,14年还正好是两个完整的基金周期。穿越周期的经历,让创东方在做取舍时更加理性,对风险也更加敬畏。投资自己看的懂的项目,是多年来累积的经验。

在投中网的采访中,创东方的合伙人们很喜欢用一个词“靠谱”,投靠谱的项目,赚靠谱的收益。合伙人谢玉娟博士说:“一个不靠谱的项目成功了,可能有几百倍的收益。但这种事创东方是不能干的。创东方应该投能够看得懂、看得清、回报可以经得起分析的项目。”

2021年1月26日极米科技科创板上市注册生效,这是一家在智能投影仪领域排名第一的消费独角兽。极米也是创东方为数不多的多轮重仓投资的科技消费型项目。作为该项目曾经的投资经理,康文胜合伙人表示:“我们投资极米的时候,其实不完全是基于消费的逻辑,并不是因为对消费非常敏感,有很深的理解。这个项目正好处在科技和消费的交叉点,我们基于对科技产业和制造业的分析,去做的投资决策。”

创东方在投资极米过程中,考察了几个问题:首先,如果智能硬件品类会成功,那么投屏电视则是最符合该品类优势和要素的产品,未来将会有比较好的渗透率。其次,好的项目往往意味好的产品、好的团队与更高的估值,坚持选择更优秀的,而非更便宜的。最后,创始团队技术出身,对产品品质有极致的坚持和追求。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产品本身带来价值。这才是一家企业持久发展的最终动力。

2014年7月,创东方成为极米科技A轮领投机构;2016年7月,创东方参与C轮投资;2018年,创东方再次加码D轮投资。连续追加投资,就是为了把靠谱的事坚持做下去。

创东方定下科技型投资的主线,是基于创东方14年来的积累的经验和认知。这种坚持在认知范围内做投资的理念,也是一种成熟之后的“靠谱”。肖珂开玩笑,现在美妆很热,机会很大,但创东方一群理工男确实看不懂。放弃了求“大”、求“全”之后,创东方也能够更加从容地看待市场风云变幻。

当下中国的创投行业正在经历一轮剧烈的洗牌,所有投资机构都在寻找在未来中国创投版图中的位置。创东方却保持着“佛系”心态。跟肖珂同样是清华毕业的金昂生表示:“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把自己的策略做好,做到极致,无论市场如何变化,长期来看都是合适的。”

不是第一的,宁愿不投

“如果你投的公司成了一家平庸的公司,那就会感到遗憾和失落。”在创东方深圳总部的办公室,肖珂向投中网谈到未来投资逻辑的变化。尽管2020年是个“大丰收”,肖珂却花了很长时间谈当前创投面临的多种挑战。

对资本市场改革红利,创东方并不陌生。十年前的创业板开板,创东方就投出过首批上市公司,第一期创东方成长基金更是创下了整体10倍回报的神话。但创东方很清楚,任何红利都只是暂时的。

在肖珂看来,科创板起步的时候是大水漫灌,大家好像都上得去,也赚了钱。但肖珂提醒:“不要把利好当成理所当然,好像科创板是给创始人和投资机构套现的。”实际上,肖珂认为科创板未来会从“漫灌”变成“滴灌”,发展不好的公司还得从科创板下来。也就是说,类似金博股份这样业绩出众,同时被投资者追捧、带来良好回报的公司一定是少数。这样的公司必定只会出现在比较大的细分市场上,而且必须做到第一。

这对投资机构而言其实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市更容易了,但赚钱却更难了,投资的门槛反而更高了。

肖珂这样形容新市场环境下投资标准的提升:只投“唯一”或者“第一”,如果一件事有好多个团队都能干,都很优秀,那么创东方可能一个都不投。

如果一家公司以“即将上市”作为最大卖点,大概率是通不过创东方的投决会的。金昂生告诉投中网,过去一年多接触过很多拟上市的项目,因为不符合投资标准放弃了投资。后来它们也确实成功上市了,有的公司现在的股价表现还不错,有的股价差强人意。对此,金昂生认为没必要后悔,因为股权投资的周期很长,跟风投资是行不通的,也是没有专业价值的。尽快上市,不再是创东方投资的首要标准。

科技创新是件长久的事情,投资科创更是件需要耐心与毅力的事情。创东方曾经陪伴科创企业共同成长,现在从科创中获得回报,未来也将乘着中国科技力量崛起的东风一路向前。

文章来源:投中网

作者:陶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