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被封杀,东北的新支柱产业要完吗?

2018-02-13 13:09 · 首席人物观


timg.jpg

像gai一样,天佑最终也没能逃脱被封杀的命运。

今天一早,天佑、五五开等主播就遭遇全网禁播,这次禁播意味着这些主播以后不能在各大平台进行直播或者短视频录制。

其实,对于凭借喊麦式演唱方式走红的天佑来说,突然被封杀并不是意外之外的事情。

“喊麦哥”李天佑

随着今日头条、新浪微博因为内容低俗色情陆续被网信办责令整改,YY直播平台也开始慌了。1月底,YY直播平台连续发布两条公告,规定所有主播昵称和直播标题都不允许带MC、喊麦、文玩、交友、两性、校园等字眼。以及一份禁止在YY直播上演唱的歌单。

而被禁的77首热门喊麦歌曲,其中就有天佑的代表作——“女人们你们听好了”。

许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天佑的微博也发生了变化,昵称也经历了“MC天佑呀”、“天佑吖”到现在“李天佑”的变化。微博简介也从“网络MC麦手”、“ 直播红人、歌手、演员”改为现在的“演员、歌手”。

不难看出,天佑正在企图揭掉自己身上“直播”和“MC”的标签。但是,努力求存的天佑还是没能逃脱被封杀的命运,记得上一个有如此旺盛求生欲的选手是《中国有嘻哈》的冠军gai。此时,曾经互相看不上眼的喊麦、嘻哈两种文化倒成了难兄难弟。

虽然两人结果相同,但是自称“中国喊麦第一人”的天佑收获了更多的掌声和追捧。

天佑凭借一曲《一人饮酒醉》的喊麦式演唱火遍大江南北,被称为“喊麦哥”,收获了一大批名为“佑家军”的粉丝。

据2017年7月一篇报道所说,天佑在YY直播和快手共拥有超过4千万粉丝,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IP,所以成为各大直播平台争抢的对象。

去年5月份,有媒体爆出今日头条旗下的《火山小视频》以2000万签约天佑,虽然双方对此都没有过正面回应,但是那段时间天佑确实开始尝试在《火山小视频》露面。

除此之外,草根出身的天佑宛如受人追捧的体育明星一样,一段时间就会有他签约哪个公司,哪个直播平台的传言。不过与《火山小视频》2000万的签约费相比,还有媒体传出“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熊猫TV要以8000万天价签约天佑的消息。

虽然从最后的结果看,天佑签约熊猫TV只是传言,但是,这也确实反映了天佑昂贵的“出场价”。

借助群众的力量,拥有众多粉丝的天佑,也迅速从网络直播平台走上了主流舞台,比如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吐槽大会》,甚至还曾以压轴嘉宾参与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据传其出场费比天后蔡依林还要高。

2015年,天佑成立了自己的公会“天佑传媒”,开始带新人,甚至还自己开始收徒弟。后来他还因为自己的徒弟公开叫板吴亦凡。事情是这样的,天佑的女徒弟参加了《中国有嘻哈》的盲选,表演了一段师父的拿手活喊麦,正好是吴亦凡作为导师进行考核,最后淘汰了天佑的女徒弟,并表示不认识天佑,叫板由此而来。

天佑和徒弟在连线直播

后来,天佑在直播中怼吴亦凡,“不懂时尚,喊麦是潮流”。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天佑也曾对金星表示,“喊麦是国粹”。

但是,不得不承认东北人似乎在直播上有着特别的天赋。随着直播的兴起,以MC天佑为代表的东北网络主播几乎占领了直播行业的半壁江山。在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东北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喊麦。

但是,在直播还未兴起之前,以本山大叔为代表的东北二人转深受观众的喜爱,本山大叔带来的小品绝对是每年春晚必看节目之一,东北喜剧也开始进入观众的生活。

比起赵本山的小品,直播的兴起对东北有更重要的现实意义。

受困于长期存在的裙带关系、因循守旧的思想,东北的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等新兴业态的严重滞后,传统产业的下降,东北各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经济下行。当传统产业和总体经济形势无法满足东北人对于“体面”工作的追求和提供更好生活的时候,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选择自己寻找出路。

这时,直播的兴起给东北经济带来了新的生机,越来越多的东北年轻人选择一头扎进直播的怀抱。

除了“喊麦哥”天佑,“二姐Alice”投身直播中更符合当时东北的社会背景,是在寻找出路时候离开东北,后来做起直播的。

在做主播前,“二姐Alice” 是一个舞蹈演员。17岁的时候离开东北到杭州闯荡,后来机缘巧合了解到直播,发现“手机还可以赚钱?”从此以后,她先前人生经历中学到的各种技能,就都被她展示到了手机镜头前,开启了自己的“直播”人生。早在2012年,“二姐Alice”在直播平台映客就拥有237万粉丝,每月平均每月至少二十万的打赏收入,是最早靠直播改变人生的东北人。

网络红人“二姐Alice”

像“二姐Alice”和天佑这样靠直播改变人生的东北人不在少数。据某直播分享的年度数据,东北主播占平台主播的3成,在各家排名前20的主播,有一半都是东北人。

与赵本山掀起的曾经风靡全球的二人转相同,东北人天生爱唠嗑、幽默、会抖包袱、表现能力强使得他们迅速成为直播间最受欢迎的网红。

只是还没能到“喊麦”像东北二人转一样火的时候,封杀就先到了。如果说歌唱祖国的gai被封杀,意味着中国嘻哈彻底变凉,那么随着天佑被封杀,作为东北新支柱产业——直播似乎也面临着同样的生死境遇。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东北直播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