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花了90多亿,让VR行业再次“跳动”

投中网 | 郑玄 · 2021-08-30 21:02

瞄准Metaverse,字节投资VR硬件这道开胃菜花了90亿。

周日早上一觉起来,就看到朋友圈有人转发字节跳动90亿元收购了Pico,着实有点感慨。

从2016年初开始到2019年上半年为止,我在VR媒体工作了三年半的时间,前前后后参加了几百场发布会,很巧的是,最后一场就是Pico的发布会。

2019年3月,Pico发布两款新产品G2和NEO2,会场没有选择在酒店或者体育馆,而是在世宁大厦新装修好的办公室。对于Pico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却是我在VR行业的终点。

6838010700103680.jpg

2019年Pico新品发布会

而看到Pico融资的消息,很多像我一样离开VR行业多年的朋友都被“炸”了出来,大家除了祝福Pico,调侃Pico的小伙伴“入职”了字节跳动。不少人还提到一句话:风要来了。

这不难理解。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成立不到2年,连一个消费级产品都没有的Oculus,也开启了第一波VR浪潮。不少经历过那个时期的VR人、投资人都在想,字节收购Pico,会不会是第二个OC时刻。

谁是Pico?

Pico成立于2015年,公司的全称是北京小鸟看看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做VR一体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与需要连接手机、电脑或者游戏主机使用的VR眼镜盒子、PSVR、HTC Vive等VR头显不同,VR一体机将CPU、GPU以及捕捉人体运动的传感器集成到VR设备内。换言之,只需要一台头戴设备,不需要连手机、电脑就能进入VR世界。 

VR一体机的概念最早是由国内厂商提出,之后由扎克伯格通过旗下的Oculus推广到全世界。目前主流的VR一体机主要有2种形态: 

第一种被业内称作3DoF一体机,这种产品分辨率较低(一般相当于在电脑看480P视频),只能实现三自由度的追踪(只能左右转头看,不能自己移动),但价格一般比较便宜,便宜的只需要几百块,最有代表性的产品是Oculus 2018年推出的GO。

第二种被称作6DoF一体机,这种产品分辨率更高,运行更加流畅,更关键的是可以实现和PC级VR产品一样的六自由度追踪,玩家可以在VR世界里自由走动,还没有线缆的束缚。但相对之下价格也更高,最便宜的也要超过2000元,2019年、2020年Oculus推出的第一代和第二代Quest,399美元一直是亏本在卖。 

Pico也同样拥有这两类VR一体机,甚至比Oculus做的更早。早在2017年Pico就推出3DoF VR一体机Pico G系列产品,并在次年推出6DoF VR一体机Pico NEO系列,分别比Oculus早了一年左右的时间。 

说到Pico,另外一家公司不得不提,就是A股上市公司歌尔股份(以下简称:歌尔)。歌尔因为是苹果供应链企业而在二级市场小有名气,包括给iPhone提供音频元器件,以及代工AirPods等苹果TWS耳机。但鲜为人知的是,歌尔还是VR硬件领域的“台积电”,索尼和Oculus的VR产品主要都是由这家青岛公司代工生产。

Pico的创始人兼CEO周宏伟是歌尔股份前VP,董事长姜龙是歌尔股份总经理,也是歌尔董事长姜滨的弟弟,被字节收购前大股东歌尔股份占股约26%,更关键的是,歌尔股份是Pico的OEM,后者所有产品的光学和硬件方案都是由歌尔提供。Pico的硬件团队也主要Base在青岛,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业内会把Pico看成是歌尔的自有VR品牌。

歌尔的存在,是Pico渡过过去两年VR寒冬的关键,2018年以来,Pico已经推出了两代小怪兽和三代NEO一体机,几乎一年迭代一次产品,这在当时的国内VR行业,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奢侈。

国内VR投资热从2015年开始,随着2016年底VR妖股暴风的倒下骤降至寒冬。研发VR硬件需要大量的资金,当时VR硬件品牌的年出货量只有几千或者1、2万台,这点现金流别说投入研发新产品,就连采购新型号芯片都不够用。所以在融资断了之后,VR硬件公司要么倒闭关门,要么转型ToB赚点快钱维生。

2018年底时我采访了一个VR硬件的创业者,他们之前也是国内这个领域Top3的厂商,当时已经转型ToB 1年多时间,天天和教育、消费、党建打交道。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VR未来的机会是消费市场,现在转去ToB,哪一天C端的机会来了的不是又要错过。

他讲了半天VR在B端的市场潜力,硬件技术在两个市场的通用性。最后无奈加了一句,我们不是Pico,不是小米、爱奇艺,背后没有大公司支持。做(ToC)的话是今天死,不做还能再撑撑,你没看,就连HTC也养不动,VIVE都去做ToB了吗。

幸运的是,Pico不是没得选择,周宏伟也没有为了短期利益把精力放到ToB,所以剩者为王的Pico,等来了字节跳动。

为什么是字节跳动?为什么是Pico? 

上周第一次看到字节计划收购Pico,我是感觉非常惊讶。

在VR领域布局的互联网巨头、手机巨头不在少数,但字节跳动并不是其中之一。不论是腾讯、阿里,或者是小米、华为收购了Pico都不会令我惊讶。根据36Kr报道,在这笔交易中腾讯也曾有意收购Pico,字节跳动是在竞价中胜出,最终将交易价格抬高到90亿元。

考虑到今年3月Pico刚刚完成2.42亿元的B+轮融资,根据天眼查,这一轮融资Pico出让约10%,投后估值约为25亿元,这意味着不到半年时间,Pico的估值涨了整整3.5倍。 

此前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2020年的收入超过2300亿元,90亿元对于字节来说不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数字,但这依然是字节跳动投资历史上仅次于沐瞳科技的第二大交易,甚至比当年收购musical.ly时的价格(约10亿美元)更高。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收购Pico可能是VR领域布局的开始。目前从全球范围来看,拥有Facebook、instagram的Facebook,拥有QQ、微信的腾讯和拥有抖音、TikTok的字节跳动,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 

Facebook是最早布局VR的大公司,腾讯也从2015年开始低调发展VR部门,2017年时行业盛传腾讯有一只千人规模的VR团队,马化腾更是在2020年的全年总结上,特别强调VR/AR作为下一代全息互联网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逐渐确立短视频霸主地位的字节跳动,开始寻求布局下一代消费互联网产品不足为奇。

同时从产业角度来看,VR行业已经到达一个产业发展的新拐点。一方面是因为当下资本市场热炒的元宇宙(Metaverse),一部分媒体还在把robolx这样的产品当成是一个游戏平台,这样的理解非常片面。元宇宙的最大意义是让每个全息互联网的网民,创造属于自己的3D空间,就像3G时我们写朋友圈,4G时拍视频,下一个时代人们将分享的是自己的虚拟空间。

这样的概念对于80后甚至90后们还有点陌生,但对于Z世代早已不是什么超前的事物。从《我的世界》到《摩尔庄园》,00后中广受欢迎的这些游戏,都以打个人空间作为重要的产品卖点。之前和一个在抖音、快手上有着千万粉丝的VR直播KOL交流,他的粉丝80%以上都是00后。 

另一方面,VR硬件的出货量也进入到一个临界点。2017年时和一些资深从业者交流,普遍认为1000万台出货量将是VR发展的拐点,在这个出货量级上,资本、硬件、内容都有动力去投入,最终形成正向循环。但2016年高端VR产品出货约200万台之后,接下来几年这个数字几乎没怎么增长,VR的发展也陷入停滞。

但在2020年Oculus推出第二代Quest一体机后,市场反响出乎了所有从业者的预料。Quest推出两个月后销量近300万台,上市5个月后的销量就已经超过历代所有Oculus产品的销量总和。

就连代工的歌尔也因此受益,在苹果业务低迷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歌尔实现营收超过300亿元,同比增长90%以上,歌尔称增长主要源于虚拟现实收入增长,换言之就是因为Quest销量大增。

内容、硬件水到渠成,后知后觉的字节跳动开始布局也是理所应当。而选择Pico的原因,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是字节为什么要从硬件切入,第二是为什么选择Pico这家公司。

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目前国内VR硬件的出货量每年也就百万量级,对于产品动辄千万,数亿月活的字节跳动来说,布局VR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解决硬件普及这个基础问题。此外,2019年字节跳动整合锤子后成立了硬件中台新石实验室。根据36Kr,今年字节还挖来苹果资深工程师李晓凯,后者在苹果期间主要负责光学和显示技术研发。

字节跳动的硬件中台之前只做了两件事,维护锤子产品线,研发了一款教育产品大力智能台灯。但随着锤子手机彻底关停、教育部门停摆,字节跳动已经没有一个推向市场的硬件产品。而字节跳动不可能在杀入手机、PC这样的红海,VR、AR也就是最好的选择。

VR/AR已经发展了六七年,字节跳动显然没有从零开始的必要,Pico也几乎国内市场上唯一的选择。

Oculus无法进入国内,国内市场现在是Pico一家独大,根据IDC,Pico产品的销量在国内市场占比超过50%。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样,在创业公司纷纷倒闭、转型,爱奇艺、小米、华为等大公司投入有限的情况下,Pico在国内VR硬件市场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而能等到字节跳动,除了歌尔在背后的支持,Pico团队自身的坚持也十分重要。2019年Pico的发布会后,我在Pico的办公室里采访了周宏伟,我们聊到了ToB、ToC的话题,周宏伟当时说的很多事情,现在看来一语成箴。

当时业内的普遍观点是ToB能赚钱,ToC要缓缓等市场好一点再说。但周宏伟和Pico没有这样做,他的原话是:“我们做Pico的初衷,我认为To C的品牌对我们有足够的吸引力,我希望将来每个人都可以有一副这样的眼镜。2B市场也很大,足以养活我们,但对于Pico来说,我们绝对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ToB再怎么做,做几百万也就到头了,而ToC是一个可以以亿计的市场。”

“在一个新品类做品牌,做ToC的渠道销售、推广,其实是很烧钱的,我们还得坚持。而从月活数据来看,我们认为VR ToC离我们越来越近。”

那个时候还没有Quest,更没有Quest2的爆发,Facebook也因为Oculus Go销量不佳而受到分析师和科技媒体的一致批评。

周宏伟和Pico没有放弃,他们坚持到了今天,等到了张一鸣的字节跳动。

文章来源:投中网

作者:郑玄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

  •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4-04-23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