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泉灵:素质教育的目标不是教你弹钢琴

华创资本 | 华创资本 · 2022-07-01 21:04

做好家庭教育,从来都不是一方努力就有结果。

疫情之下,教育产业的每个参与者都在经受着一轮轮考验。从孩子,到家长,到老师,再到教辅产品的缔造者,每个角色都在学着建立自律能力和学习能力,学习直面冲突和情绪,学习修补情感缺失,学着给予,也学着得到。

做好家庭教育,从来都不是一方努力就有结果。

愿我们都能努力得到,努力也都可得到。

您将在本期节目中听到以下内容:

上小学的意义:学习社交能力和社会化能力

家长需要在两件事上培养孩子:多人竞争性体育项目;阅读能力

孩子7-8岁为何变内向?人生的第一个自信心低谷

少年得到帮助创造的是家庭教育环境

世界上最小发现恐龙的孩子

教育公司创始人的初心:帮助孩子建立语言思维习惯

创业就是“活久见”,少年得到盈利了

素质教育≠文艺体育=找到兴趣,建立终身学习能力

以下为节目内容,经过CGCVC编辑—— 

朱峰: 各位听友大家好,今天跟大家聊一聊疫情之下的儿童心理健康。今天的嘉宾是少年得到董事长张泉灵。 

张泉灵: 大家好,我是张泉灵,我之前在央视当主持人,现在的身份是少年得到的董事长,同时我家里有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今天我们一起来分享关于疫情期间的家庭教育。 

朱峰: 听泉灵老师的声音,我总容易出戏,觉得在看东方时空。我们还有一位嘉宾,老朋友海燕老师。 

吴海燕: 大家好,我是华创资本的吴海燕,过去跟大家聊过很多软件的话题,今天来聊小朋友。我有一个 10 岁的小朋友,在北京海淀的公立学校读小学四年级。 

朱峰: 所以这期节目是两位妈妈跟大家分享一些关于疫情和儿童心理健康方面的话题。海燕老师,我知道你的工作非常非常忙,疫情期间出差少了,你跟小孩相处时间肯定更多了,你们之间的交流是否发生一些改变呢? 

吴海燕: 出差少,对我跟我们家小朋友的交流应该是一个好事,对我的工作肯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有两个多月全部在北京,之前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出差,短则一两天,长则三四天。这次疫情,我有一段时间隔离居家办公,天天跟我们家小朋友在一起,因为孩子也要居家学习上网课。 

朱峰: 孩子跟小朋友们接触少了,都在家上网课,他们会不会对社会、世界的认知有一点不一样呢? 

张泉灵: 看起来不去学校上课,好像孩子有更多的自由,但很多孩子是想去学校的,那里有社交空间。 

朱峰: 那2019 年、2020 年疫情刚刚入学的小朋友,是不是没有接触过集体生活?他们在社交方面会不会有一些障碍或者问题。 

吴海燕: 我的观察是有一些负面影响,但也有正面的。孩子们现在玩耍的时间比以前多了,我们家小朋友以前最早下午3 点多放学,去年开始改成5点半放学,到家吃完饭基本上都晚上了,不再方便出去玩。但现在网课,每天上课的时间是有限的,因为他们是小学低年级,还没有那么大压力,上完课之后四点钟就跟院子里的孩子一起玩两三个小时,反而比疫情之前能跟小朋友们一起玩的时间变多了。 

负面的一点的确就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同班同学了。有时候上完网课也会在视频上聊几句,能感觉到他们挺想念彼此的。集体生活的确是变少了。本来周末老师会组织踢球什么,但最近疫情的影响,管控一直在变化,不让聚集。你自己私下玩可以,但是人多组织在标准球场就不行。 

张泉灵: 我还是希望提醒更多的家长关注。很多家长会忽略一二年级的小朋友,也是需要有集体生活和社交的。从教育的角度,为什么一个人要上学? 一个人之所以要上小学,一到六年级要分开学,除了知识点之外要学大量的东西。学习的方法、学习的习惯,要长期的养成。孩子的社交能力、社会化能力是我们教育非常重要的目标。 

吴海燕: 周末的足球队也有这个效果,但只是几个小朋友一起踢气球玩一玩就没有。 

张泉灵: 如果班里的活动变少,我建议家长提供支持。多 人竞争性体育项目,可以帮助建立目标感,也能提升抗冲突能力。冲突管理是锻炼竞争的能力,一定要有目标,要有赢的概念。 现在的孩子,佛一点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太佛了,在小时候没有建立竞争感,也很让人操心。所以如果孩子一定要有培训,第一个就是多人竞争性的体育运动。第二个是阅读,多读点书,这在疫情期间是非常有价值的。 

吴海燕: 理解。我们当时选择让他坚持周末踢足球,主要是为了让孩子们多一些户外活动。因为很多其他的体育培训,拳击、游泳、羽毛球都是放在室内的。 

张泉灵: 家长最看重的两个身体指标,一个是近视,一个是身高,都跟户外活动有关系。 很多家长可能不知道,保持好的用眼卫生是防止近视最重要的指标,并且要保证每天有一小时的户外。这对于防止近视有特别高的作用,远超过大家的想象。 

朱峰: 我突然又想到疫情期间热议的一个话题。天津有一天每一个学校通知家长晚上要开在线的家长会,并且明令不能让孩子听到。家长会讲什么呢?讲孩子在疫情期间的心理问题。 

张泉灵: 这个阶段产生心理问题核心的原因,是因为家庭冲突不能够控制和排解。孩子一直在妈妈的眼皮底下,是很容易产生冲突的。无论妈妈的学历多高,都一样。 

我们潜意识会继承我们父母的教育习惯,比如焦虑型的,不能控制情绪的,只要符合这两点,给孩子的压力就非常大。 家长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怎么让孩子合理地表达情绪,合理地提出目标和要求非常重要。 如果家长不会合理地鼓励表扬和批评,家庭气氛超低压,孩子有委屈还讲不出来,对孩子情绪的影响会很大。 疫情之后,少年得到专门开了家长课,第一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第二怎么跟孩子做有效沟通。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叫做你把自己气半死,又给娃带沟里了。

做家长的都希望孩子有好的学习习惯和学习能力。但是,疫情期间孩子在家里学习,他的注意力管理、时间管理、目标管理,学校帮不到了。这是我们家长课的第二个部分,叫学习策略。 

吴海燕: 我孩子的老师做得挺好的,因为我有时候会跟着他听。老师会不断地给孩子们提问,频率很高,这就是刺激注意力。 

张泉灵: 作为家长,要对孩子提合理的要求,要懂一点教育心理学。在家庭环境里面,最低的要求叫做,家长别用错的行为增加家庭的矛盾冲突和坏的可能性;中等的要求,叫家长明白怎么做,建立一个良好的沟通;高等的要求,叫做家长能够赋能给孩子自己的心理能力。 

朱峰: 泉灵老师,从数据来看,有多少家长在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情况下,就能做到最高要求的? 

张泉灵:我还没见过。当年我还在央视做主持人,专家的资源非常的好。举个例子,我儿子 8 岁的时候突然变得非常的内向,不想见任何人。我就去问心理学教授张怡筠老师,她告诉我不要认为内向是个坏事情,另外,孩子刚入学的时候是自信心低谷。 进入学校之后,跟其他孩子的横向比较进入到个人的品质、个人的特点方面,无论如何都能找到班里有别人比你强的点,所以他会进入到自我肯定比较弱的时期。 

这时家庭教育里,父母无理由的批评会加重孩子对自己的不肯定。7 到 8 岁是特别重要的语言突破期,正好他不会组织那么多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张怡昀老师告诉我,8 岁有个性格的翻转期,你认为他是内向的,8 岁极有可能翻转成外向的,因为他所有的跟周围社会融合的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过了愿意跟大家交往的临界点,就翻转了。即使不翻转,你也别着急,有的孩子就是内向的,你要看到内向的好处。所以,疫情期间我做这个课的核心原因,就是希望能帮助到更多家庭获得这样的专家资源。这个课主讲的老师就是张怡昀教授。 

吴海燕: 父母上岗的时候都是没有考证的,毫无防备的就上岗了,并没有体系化的学习。 

朱峰: 我突然发现似乎这样一个项目,不应该叫少年得到,更像家长得到。其实我们创造的是家庭教育环境。 

张泉灵: 我们有直接给到小朋友的课程,比如阅读类、素养类的知识服务,各种各样拓宽眼界的音视频的课程,都是直接赋能小朋友的,大人也能用。我们只是根据孩子不同的发展期年龄段,把这些目标拆解到更细,让他们学得会好。 

吴海燕 : 我儿子在少年得到上已经听了有上百门课了,他刚刚 10 岁。比如上下五千年,封神榜,三国演义,80 天环游地球,海底两万里,改变生活的六十大发明,生活中的元素课……他自己最喜欢的侦探类的小说,福尔摩斯、阿加莎东、东野圭吾,这是我 10 岁的时候完全无法想象到的知识输入。 

我有的时候会跟着他听一耳朵。给孩子讲的方式,比如元素课,从元素周期表里每一个元素,氧原子是怎么回事?钴元素是怎么回事?我听着都会觉得很有启发。我们还买了书,又一起把元素课再看了一遍。给孩子的讲法,让我们过去只是上过公立学校化学课或物理课的人感觉到耳目一新。 

张泉灵: 这一轮的教改有一些地方是非常好的,就是尊重教育的基本规律。家长原本只认为学科知识才是重要的,只用最后考试的分数来做衡量。但其实概念清楚才是绝对重要的,有兴趣才能深入,同时具备在这个方向上的认知想象力和连通的能力,才能做在这个方向上变成一个了不起的人。刷题是刷不到这些的。 

吴海燕: 刚好那天我在家听了一耳朵,很有感触的。我记得当时讲的课是用一个小翅膀的能力、放大镜的能力,用小翅膀飞到上面去整体看一看,整体看完之后,再带着放大镜去看细节,教孩子怎么去观察一个事物,从哪些角度去观察。 

张泉灵: 还有小沙漏的能力,用时间的维度去观察。作为成年人,我们观察三维世界,比如爱情,它是个抽象的概念。但如果观察一个具体实物,比如杯子,宏观、微观、时间维度三个维度,其实很多成年人没有受过这个教育。要问我的创业初心,我的初心就叫做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永远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能做一家公司重新整合资源,用互联网和营销的模式,可以让更多的人低成本地获得,还是有成就感的。 

吴海燕: 说实话,作为家长,有些内容乍一看其实不太适合给小孩子讲。比如很多侦探小说刚才提到的福尔摩斯、阿加莎、东野圭吾、古龙,里面有很多相对比较血腥或者惊悚的情节。8 岁、9 岁、10 岁的小朋友让他们听合适吗?怎么给他讲清楚呢? 

张泉灵: 我们就是把适合成年人的优秀内容,变成孩子能听的课,这里面有特别多专业的能力。首先要把关,聊斋几百个故事里面,到底哪些故事可以给孩子讲,哪些不可以,先得选一轮。其次,像阿加莎,把极其血腥那部分干掉。拍成年人的电影,肯定要增加惊悚的部分,孩子的减弱一点惊悚,保留悬念就可以了。 

吴海燕:少年得到这些课还挺有意思的。比如阿加莎、福尔摩斯,不仅仅讲情节和故事,有时候会跳出来给孩子们讲,阿加莎为什么要这么写?侦探小说有几个流派?我儿子听完一系列侦探小说之后,他开始自己创作侦探小说了。 

张泉灵: 侦探小说有自己的思考方式。怎么铺排线索,怎么误导读者。科幻小说意味着我要把你熟悉的一部分放到一个新的时空,这是他的创作手法。不仅听了故事,而且得到了故事创作背后的一些方法,也许还能慢慢地激起自己的创作欲望。 

吴海燕: 我希望孩子感兴趣的数理逻辑他就兴趣不大,但是他对科幻很感兴趣。《三体》他全部听了,听完之后他还去找原著再读一读。他虽然才 10 岁,《三体》的三本书全读完了,自己还要创作科幻小说。 

张泉灵: 按照阅读标准,四年级的孩子应该读整本的 20 万字的小说,你们家孩子直奔 80 万字的单本小说了。这是很牛的。 

吴海燕: 哈利波特也是。在少年得到上听了哈利波特的故事,然后又看了电影,又把七本哈利波特全部读完了。兴趣是渐进的,从听故事开始是最容易的。 

张泉灵: 如果能够给孩子搭一个降低门槛的事情,家长就特别了不起。 

朱峰: 不仅仅是孩子,很多大人也没有阅读习惯。因为他小时候没有建立这个习惯,大了之后已经没有机会去建立一个学习习惯,所以小时候还是很重要的。 

张泉灵: 阅读习惯大概是在小学四年级之前就要触发,到六年级已经有明显的马太效应,爱读书、会读书的人读得越多。不爱读书就更难进入阅读领域,阅读习惯真的要趁早形成。为什么很多人表达说 30 秒OK,说三分钟就乱套,特别怯场,就是因为没有结构化思考能力。 结构化思考能力对于认清一件事情的本质,对于流畅的长时间的表达,对于说服一个人都是非常有用的。但结构化思考能力的养成,起步的阶段是小学。 

吴海燕: 我作为少年得到的旁听者,还有一点感触比较深,就是教给孩子对大自然的好奇心。有几个课我印象比较深刻。一个是邢立达老师的恐龙课,还有神奇植物在哪里,会给孩子讲植物的由来,有趣的事情。 我儿子去公园,会说这是少年得到讲过的植物。去超市买西瓜,他会自己挑,说妈妈这个是三倍体的西瓜。 

张泉灵: 初中才能学到的三倍体。除了讲知识点,我们会讲中国发现恐龙种类最多的人,是怎么工作的? 不仅仅是恐龙相关的知识,还有科学家是如何思考的?科学家的热情是如何建立的?知识点不稀缺,但真正稀缺的是科学家是如何思考的?科学家的热情是如何建立的? 

我们恐龙课有一件特别牛的事情。有一个5 岁的小朋友回了姥爷家,那里有一座山叫做鸡脚山,因为上面有很多鸡的脚印。孩子第一反应说这应该是恐龙的脚印,因为他听了很多恐龙课。比较珍贵的是,他的妈妈和姥爷真的陪他上山找到了这个脚印。孩子一看,第一判断是食肉类恐龙。孩子去给邢立达老师恐龙课留言,你帮我辨别一下是不是?邢立达立刻判断,这是一个身高大概 1 米 5 左右的食肉类恐龙,而且在巴中地区以前没有发现过这种龙。这个孩子就变成世界上年龄最小的发现了恐龙足迹的小朋友。这是一个特别正向反馈的事,叫做我通过我的热爱和坚持,可以变成一个了不起的人。 

吴海燕: 还有天文课讲得也很有趣,我们北半球的天空,在什么时候能看到什么样的星星。 

朱峰: 今天海燕老师像少年得到的粉丝。所以,应该让家长先喜欢上少年得到,孩子们才能够从家长的喜欢里面受益。 

张泉灵: 我们希望更多的家长知道,少年得到提供了一个平台,上面有这么多能让孩子开拓眼界,提升思维能力、表达的能力,增加阅读能力的内容。我们希望能够给家庭教育助力。大多数的家长一开始自己判断了课的质量行不行?就把选择权交给了孩子,孩子自己选择课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独立阅读者的一项内容,其实就在于我自己知道我要什么。 

朱峰: 海燕老师在2019 年投资了少年得到,当时看中了泉灵老师哪方面的特质? 

吴海燕: 我印象中跟泉灵老师交流,最深刻的就是她对于教育的热情,以及她的方法论。包括孩子们吸收知识和学习的路径,如何按照孩子们的视角和他们一起去探索世界?教孩子们如何观察?现在市场上的内容有什么问题,他们来做内容,应该怎么去做?这种热情感染了我们。 我们当时没有选择投学科教育,反而对泉灵老师讲的教育更有感触,希望更多的孩子能接触到优质的内容。 

朱峰: 这些年有什么变化吗? 

吴海燕: 2019 年,我们当时在看教育培训赛道,见过很多同质化的项目。见了泉灵老师之后,觉得非常不一样。 她对教育真的是非常有热情,她对于孩子们思维方式、学习习惯的教育,以及如何探索世界,已经有一套非常成体系的思考,而且有热情去把它做出来。我们觉得,如果孩子们能建立这样的知识体系是非常美好的。所以当时希望支持泉灵老师把这份事业做出来。 

从亲身的体会来讲,少年得到已经成为伴随我儿子成长的好朋友了。他自己做了个叫表情包——“我可以听少年得到吗?”我要是没回他微信,他就一直不断地给我发这个表情包。 

科幻小说、侦探小说、历史小说、神奇动物、神奇植物、星座、阿加莎、福尔摩斯,他们已经变成小朋友的伙伴了。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孩子们挺孤单的。少年得到是我特别放心的给孩子的陪伴。 

张泉灵: 从2019 年至今,少年得到有了非常大的变化。首先,我们赶上了疫情之后行业的急速爆发期,线上服务非常受欢迎。过程当中又经历了市场竞争的高峰期,后来又有行业的政策性调整。 作为创始人,坚持初心特别重要。你到底为谁存在、为什么存在? 

我们的初心还是想帮孩子建立非常好的思维习惯、语言思维习惯,成为优秀的阅读者和优秀的表达者。 

从生意的角度,支持增长的引擎是什么?其实还是要孩子喜欢,家长喜欢,对他们有益,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也很快地进入盈利状态。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其他类型的教育,都要拼足够长的时间,才能够产生社会价值。 

吴海燕: 虽然是股东,但是我作为家长,也特别感谢少年得到能给孩子们带来丰富多彩的优质输入。我经常感叹现在小孩子跟我小时候相比,在教育内容的输入上不可同日而语。 

张泉灵: 今天孩子们接触的信息密度跟我们小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信息密度特别高对于孩子来说未必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因为他还没有很强的区分能力,也有可能养成更短的注意力,更差质量的信息输入。这个时候是家庭教育要承担这一部分责任的。 

朱峰: 你觉得教育的未来在哪里?孩子们学习的未来是怎么样子? 

张泉灵:大多数的家长其实没有认真地研究过孩子,也没有认真研究过教育,就当了家长了,成为孩子在教育道路上最主要的决策者。 所谓的素质教育,千万不要把它认为是文艺体育,是技能性教育。它的本质是让我们具有作为终身学习者的基本素质,包括怎么找到在一个方向上的兴趣,如何在某个兴趣上坚持,理解自己的心理以及学习素质,怎么能够具备结构化的思考的能力,怎么成为一个更优秀的阅读者,成为清晰的表达者,从而使学习能够进入正向循环。 

这是终身学习者的素质能力,其实少年得到是干这个事的。 

文章来源:华创资本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

  • 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协会
  • 苏州
  • 2022-08-15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2-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