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宁王,最强IPO收割机

天天IPO | 刘博 · 2022-09-21 20:23

东莞今天又冲出一个IPO。

东莞松山湖今天又冲出一个IPO。

投资界-天天IPO消息,今日(9月21日),捷邦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捷邦科技”)正式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此次IPO,捷邦科技发行价51.72元/股,收盘市值36亿元。有趣的是,这个IPO背后再次出现了宁德时代的身影。捷邦科技创始人辛云峰是一名70后,在2007年于东莞松山湖成立了捷邦科技,主做精密功能件,并被应用于苹果、谷歌、亚马逊等一众消费电子巨头。后来,捷邦科技开始进军碳纳米管行业,得到了宁德时代的青睐,先是获得晨道资本出手投资,后又成功杀入宁德时代供应链。这并非个例。正如华为哈勃投资把一家家半导体供应商送上市,万亿宁王也在新能源赛道复制。短短一个月,包括德邦科技、帕瓦股份、金禄电子在内,宁德时代至少4家供应商成功上市。给钱给订单,宁德时代还有更多IPO正在赶来。

49岁吉林人在东莞干出一个IPO,宁德时代间接投了

严格来说,这是宁德时代“准供应商”上市了。

掌舵者辛云峰,1973年5月出生于吉林省延吉市。虽然关于他本人的公开资料少之又少,但透过招股书可以得知,在上完中专之后,辛云峰没有继续求学之路,而是早早地进入社会开始打拼。

1996年,23岁的辛云峰来到深圳华泰电子厂工作。一年多之后,他加入了深圳市泰明电子有限公司,担任销售经理一职。随后在2002年1月,辛云峰又进入深圳市友事达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任销售副总经理,在这里一干就是6年。

直到2007年6月,辛云峰决定辞职创业,正式在东莞松山湖成立了捷邦科技。这家初创公司定位于精密功能件和结构件生产服务商,产品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产品本身或其制造过程,有利于实现电子设备的轻薄化、多功能化等特性。

一路走来,辛云峰将捷邦科技的创业之路划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2007年至2013年的初创阶段,这一时期的捷邦科技产品结构单一、功能单一,主要为防护类、缓冲类、粘贴类产品;2014年至2017年则是捷邦科技的成长阶段,产品类别扩展至热管理类,缓冲类及屏蔽类等传统精密功能件;而进入2008年后,捷邦科技开始重点扩展柔性符合精密功能件,金属精密功能结构件产品,下游应用领域也扩宽至无人机,3D打印,充电桩等行业。

官网显示,捷邦科技斩获了富士康、比亚迪、伟创力、蓝思科技等一批标杆客户,产品也最终应用于苹果、谷歌、亚马逊、SONOS等知名消费电子终端品牌,公司还在2018年财年进入了苹果前200大核心供应商行列。

营收更是水涨船高。招股书显示,2019至2021年,捷邦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07亿元、8.57亿元、10.01亿元。同期,捷邦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6855.57万元、6912.05万元和8 964.39万元。

这样的一家公司又如何跟宁德时代扯上关系呢?这要从捷邦科技新业务说起——进军锂电池领域,开辟了碳纳米管业务。所谓的碳纳米管,是管状的纳米级石墨晶体,有优秀的力学、电子、热学等性能,可以用于提升锂电池的能量密度及改善循环寿命。

随后,捷邦科技身后开始浮现宁德时代的身影。招股书披露,2020年9月,因公司业务发展的资金需要,经各方协商,引进长江晨道、国信资本、宁波天睿、业峻鸿成和超兴创投五名新股东。彼时,捷邦科技增资前估值为11.85亿元,新股东按照每股23.7元的价格,以货币形式对公司进行增资。

而在捷邦科技引进的新股东中,长江晨道基金的第一大LP正是宁德时代旗下的问鼎投资。招股书同时透露,捷邦科技已进入宁德时代供应链——“在动力锂电池领域,公司已经成为塔菲尔、多氟多的合格供应商,并实现供货;宁德时代已开始少量下单。”

随着捷邦科技成功登陆创业板,宁德时代又斩获一个IPO。按照规划,捷邦科技接下来无疑会成为宁德时代的供应商。

宁王给钱给订单,将一个个供应商送上IPO

捷邦科技IPO只是一抹缩影,宁德时代如今正在批量收获IPO。

9月19日,德邦科技成功挂牌科创板,最新市值113亿元。这家坐落于山东烟台的“小巨人”企业,主要从事高端电子封装材料研发及产业化,包含集成电路封装材料、智能终端封装材料、新能源应用材料、高端装备应用材料四大类别。

至于动力电池封装材料方面,德邦科技主要为宁德时代等众多动力电池头部企业供货,后者还在2021年上半年成为了德邦科技排名第二的大客户。而在德邦科技背后的投资方阵容之中,长江晨道同样位列其中。去年3月,长江晨道以18元/股的价格增资入股德邦科技,在IPO发行前的持股比例为2.61%。如今,德邦科技最新股价为79.69元/股,意味着短短一年多时间,长江晨道的这笔投资收益就已翻了4倍多。

与德邦科技同一天登陆科创板的帕瓦股份,同样与宁德时代渊源颇深。成立于2014年的帕瓦股份,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三元正极材料前驱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创始人之一、总经理张宝为中南大学冶金物理化学博士、化学工程与技术博士后,曾任中南大学冶金与环境学院党委书记、中南大学新能源材料与器件科带头人。

2021年6月,宁德时代投资的宜宾晨道基金与多家机构,以24.81元/股的价格入股帕瓦股份,并持有3.6% 股份,为后者第十大股东。随后在同一年年末,帕瓦股份开始进入宁德时代供应链,并向宁德时代控股公司湖南邦普、广东邦普供应单晶型NCM5系三元前驱体产品。

不止于此,在稍早些的8月26日,金禄电子登陆创业板,其正是是宁德时代第一大PCB(印制电路板)供应商。招股书披露,2018年-2021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直接或通过精华电子、伟创力、海能达、长城开发等供货商,给金禄电子贡献了10.82%、11.25%、9.41%及9.65%的营收。直接或间接采购金禄电子刚性 PCB 的金额,更是占据宁德时代刚性 PCB采购总额超60%。

相似的一幕出现了,宁德时代不止是客户,还是金禄电子的股东。2019年1月,金禄电子增资扩股引进深创投、晨道投资等多家投资方,后者更是持股9.59%为第一大机构股东。

湖南湘潭即将诞生一个IPO,同样离不开宁德时代。今年6月,湖南裕能创业板IPO首发获通过,成为今年第2家IPO过会的湘企。作为一家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供应商,湖南裕能的背后聚齐了宁德时代、比亚迪两大新能源巨头。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湖南裕能对宁德时代及其相关公司实现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8.79%、59.98%、53.9%。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在2020年12月低调出手湖南裕能,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8月下旬刚刚首发获通过的石家庄尚太科技,又是一家宁德时代撑起的负极材料企业。招股书披露,尚太科技从2017年9月开始向宁德时代送样,经过小试、大试、实地审查等环节,于2018年7月实现批量供货,当年宁德时代就跃升为前者第一大客户。此外,宁德时代还通过长江晨道间接入股尚太科技,后者目前是尚太科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4.4%。

这样的一幕远未结束:一博科技、腾远钴业、日联科技、首航新能源、凯金能源……宁德时代既给钱又给订单,凭着一己之力撑起了一个个IPO。

今年最凶猛CVC沿着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不知不觉,宁德时代俨然成为新能源产业链最凶猛的捕手。

回想去年11月,宁德时代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透露,截至2021年9月30日已投资75家企业,合计认缴金额达154.6亿元。其中有48家企业为长期股权投资,合计认缴金额109.7亿元,截至9月末账面价值100.3亿元,长期股权投资主要围绕产业链布局、市场拓展等开展;其余28家企业为加强产业链合作及协同开展的产业链相关投资。

而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目前公开投资事件共有84起,分布在动力电池、储能、锂电池材料、锂电池智能装备制造、充换电、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乃至芯片等多个领域。

先是上游原材料——今年8月,锂电池正极材料研发生产商融通高科,宣布完成超50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80亿元。此轮投资方阵容颇为豪华——包括一汽、东风、上汽、蔚来、小米、象屿等上下游合作伙伴,也有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和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等产业资本,晨道资本也位列其中。官网显示,宁德时代同时也是融通高科的标杆客户之一。

稍早些的4月份,杉杉股份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杉杉锂电完成增资,除了杉杉股份全资子公司宁波杉杉新能源,还引进了四位战略投资人——问鼎投资、比亚迪、宁德新能源以及中国石油旗下昆仑资本。其中,宁德时代旗下的问鼎投资一口气投了3亿元。

至此,杉杉锂电完成首轮融资就跻身独角兽公司行列。本次增资完成后,上海杉杉锂电的注册资本将由原来的 8.77 亿元变更为11.82亿元。以此计算,上海杉杉锂电投后估值为118.2亿元。

来到下游,在与动力电池绑定最深的新能源整车领域,宁德时代更是接连投出多只新造车独角兽,个个都是大手笔。

去年11月,长安汽车旗下子公司阿维塔科技获得首轮24.2亿战略融资,引入的投资方包括:宁德时代、福建闽东、重庆承安、两江西证、南方资产、南方工业基金等,堪称豪华。在这份公告中,宁德时代的入局尤为引人注目——交易完成后,宁德时代成为阿维塔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今年8月完成A轮系列融资后,阿维塔的最新投后估值已近百亿元。

在此之前,宁德时代还曾投资过另一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2021年5月,宁德时代通过全资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问鼎投资有限公司入股爱驰汽车,占股0.3%,当时爱驰曾对外透露双方将联合探索研发下一代动力电池。此外,宁德时代还曾与英特尔资本、B站、博裕资本等共同出资了吉利控股集团的新品牌极氪汽车,金额5亿美元。

当下最火爆的赛道之一储能,也是宁德时代继新能源汽车之后重点布局的领域。例如刚刚完成新一轮融资的德兰明海,便是宁德时代的落子之一。今年2月,宁德时代参投了德兰明海数亿元B轮融资,后者最近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行列。此外,宁德时代还布局了国网时代、永福股份、时代星云、时代科士达等储能企业。

毫无疑问,宁德时代成为当下最凶猛CVC。一位美元基金合伙人表示,宁德时代来势汹汹,出手十分阔绰,直接搅动了整个一级市场的投资风云。“宁德时代的这种打法,可以绑住产业链上下游,形成一种‘内循环’,从而守住核心的电池生态。如果它和产业链联系太松散,来之不易的霸主地位很容易被后来者取代。”

产业资本给钱给订单,来势汹汹,大多数财务性VC/PE机构难以正面竞争,于是退而求次跟着宁德时代、华为哈勃后面投。时至今日,产业资本的“四大金刚”雏形已然形成——宁德时代、比亚迪、华为、小米。他们沿着产业链投了一家家公司,筑起了属于自己的版图,气势惊人。如果说华为哈勃已经成为半导体江湖最活跃的投资人;那么宁德时代,也正在新能源赛道上复制这一幕。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天天IPO”(ID:pedailyIPO)

作者:刘博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

  • 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协会
  • 苏州
  • 2022-10-05

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

  •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