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00后,创业不一定非要成功

燃次元(ID:chaintruth) | 姜 辉 · 2022-11-24 20:40

一种新的尝试。

对00后来说,创业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周林便是其中之一。

对视频制作极其感兴趣的周林,在大学期间便和朋友合伙开了公司。2021年,周林大学毕业,也就顺其自然成为了该公司的老板。

与很多人口中的“不景气”相反,周林公司的业务一直发展得还不错,快速增长的业务量也让他的生活变得很繁忙,“近两个月,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白天除了工作,根本没有时间想其他的事情。”

如今,周林把广告公司经营得有模有样。与周林不同,即便同为00后创业者,Liya则显得从容了很多。

“我相信很多年轻人都有过开咖啡馆的想法,我这个想法其实也是一次偶然的灵光闪现,只不过我没有让这个想法一闪而过,而是很快规划好了开店步骤,然后去执行。”在北京市平谷区开了一家咖啡馆的Liya表示。

Liya告诉燃次元,从设计门店logo到选址装修,再到工商注册与人员招聘,每一步都走得有条不紊,“大概历时两个月的筹备,我的咖啡馆就顺利步入了正轨,目前已经实现了盈利。”

同样因为兴趣成为老板的,还有在北京开了一家古着服装店的小冉。

只不过相较于Liya的“说干就干”,小冉的创业之路“筹备期”更长一些。

“我是在计划卖掉自己的一部分古着服装的过程中,慢慢地结识了不少拥有相同喜好的朋友和顾客。”小冉告诉燃次元,最终,依托这些顾客的口碑,成立了一家专注女性顾客的古着服装店。

事实上,不管是周林、Liya还是小冉,他们都只是众多00后创业者中的沧海一粟。

当网友还在羡慕00后“整顿职场”的勇气时,殊不知,这些朝气蓬勃、个性张扬、勇于创新的年轻人,早已成为了创业大军中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

《2022天猫双11社会价值报告》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淘宝净增120万商家,00后商家总数已接近100万。而在今年“双11”天猫第一波售卖期中,淘宝“00后”商家的整体交易额同比去年增长了23.7%。

不只是电商平台,其实00后的身影,正或多或少地出现在不同领域的创业者队伍中。

《创业企业调查(三期)报告》显示,报告中涉及的创业者,年龄最大为78岁,最小为20岁。其中,36-44岁的创业者占39.6%,26-35岁的创业者占35.4%。而6年前,中小企业创始者的平均年龄为44岁。

另一组来自《中国青年创业发展报告(2022)》的数据显示,青年创业呈现出年轻化、高学历、启动资金规模小的特征,近七成创业青年启动资金规模在10万元以下,并且在3年内开始营利,一半多的返乡创业者是大学生。 

“有强烈的信念感和目标感,身上有一股冲劲和狠劲,拥有浓烈的创业者气质。”对00后创业者有过投资经验的投资机构源码资本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曾表示,在他们看来,00后是一群个性很鲜明的创业者,身上大多有着相似的“信念一跃”。

兴趣、热爱和勇于尝试

周林大学毕业的时间是2021年,但他的创业生涯在2019年就已经开始了。在彼时的周林看来,“创业无需太多犹豫,只是做一件想到了就去做的事情。”

旅游管理专业出身的周林,并没有系统地学过视频制作,之所以选择和视频相关的领域创业,更多地源自他成长过程中敢于尝试的个性。

就这样,同年10月,可以说完全是凭借爱好,周林注册了一家广告公司,主要承接视频类的广告。但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每天都是挑战。”周林说,创业近3年,已经经历了两次创业失败。

“第一次是做一些视频广告,第二次是依托视频技术做MCN公司做校园网红IP。如今第三次创业,做的仍然是和视频相关的业务,主要制作广告宣传片和纪录片,服务的客户中,也有一些的互联网头部企业。”如今再次谈起这些,周林轻松了许多。

“从最开始一个人单枪匹马,空荡荡的办公室中,只有两三张桌子和几台显示器,到如今,业务的快速增长下,设备和人员已经挤满了整个办公室。”

“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很喜欢摄影。高考结束之后,本来是去麦当劳做小时工,但去的第一天就深知,这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便转而去了朋友的公司兼职做摄影。”周林告诉燃次元,也是在这个时候,自己获得了大量视频制作相关的专业知识和经验。

上了大学后,周林开始用自己兼职学到的视频制作技术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本来抱着试试的心态,但没想到收到的面试邀请还不少,一天能面试四五家公司,我也借此认识了不少行业前辈。”周林回忆,那时正值短视频赛道发展的黄金时期。

2019年,预判到行业将会迎来红利的周林,果断决定自己创业“接活儿”。如周林所期,开始正式运营的公司很快就赚到了“第一桶金”,周林也顺利支付了自己第一辆车的首付。

但并不是每一位00后创业者,都像周林这样充满“鸡血”,相反,“佛系创业”在00后身上或更为普遍。

家住北京市平谷区的Liya,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数据分析。为了减少通勤时间,Liya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但每周往返朝阳区和平谷区,单程3个小时的车程,让她觉得舟车劳顿。

今年7月最后一天,Liya突发奇想——“返家创业”。

第二天,她就列出了一份长达19个步骤的待办清单。这份清单非常详细地规划了开店的步骤,包括初期的产品定位、logo设计、选址、租房;中期的设备和食材采购、人员招聘、以及后期的小程序搭建、菜单设计、会员运营等等。

随后,Liya大致调研了平谷区的咖啡市场环境,并做了一份小小的调研报告,也因此认识了不少回平谷区创业的年轻创业者,这更加让她确信了这个突发奇想的决定的可行性。

Liya告诉燃次元,平谷区还没有通地铁,也没有成片的写字楼,即便是有商场和热闹的街市,大多也是平谷本地人居多,这让她在选址上下了一番功夫。

“通过调研,我发现,平谷喝咖啡的群体主要是在银行、事业单位等工作的年轻人、小区的年轻业主,以及爱喝奶茶的高中学生。所以,综合考虑之后,我把地址定在了这四类群体有交叉的地段。”

相比周林有点“打鸡血”的工作状态,燃次元在Liya的咖啡馆里,看到的是一种闲庭信步的淡定。

因为喜爱咖啡,也喜爱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就真的去做了。在这个被“内卷”围攻的时代,Liya展现出了年轻人的另一种生活状态。

“年轻人的消费需求还得靠年轻人自己供给,自给自足,良性循环。”Liya如是说道。

相较于周林的踩准风口和Liya的热门赛道,小冉的“创业”则不那么“主流”。目前还是高中生的小冉,和家人一起,运营着一家古着服装店。

小冉从小就对服饰搭配感兴趣,还喜欢创作插画。在创作插画的过程中,小冉发现,自己的设计天赋比画画天赋更好一些,便决定在服装设计方面深造。

对于小冉来说,开店只是偶然,“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待在家没事干,便开始收拾东西出售闲置物品。”

“本来是线上销售,但后来发现很多买家小姐妹都在北京,基于大家有着相同的兴趣和爱好,我就约着让她们来家里自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以我家为‘据点’的‘姐妹之家小店’。” 小冉介绍,这家小店主要经营古着服装和首饰,其中还有不少是自己的个人原创衍生品。

随着小冉在几个主流社交平台上隔三差五发布宣传文案,小店很快就吸引了很多前来探店的消费者,“来店里的多以女性为主,年龄小到9岁,大到50多岁,很多都是艺术专业的学生。大家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沙龙,经常聚在一起聊心灵成长、原生家庭以及个人经历。”

热情不是万能药,经验更重要

对于创业,最让Liya自豪的是,自己仅用了10万元就开了一家咖啡馆。

带着这份“得意”和“喜悦”,Liya还以“挑战十万元开咖啡馆”作为话题,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的开店经历。

不过,获得成就感的同时,麻烦也随之而来。

刚开始装修的时候,因为不满意设计师设计的门头,又不想二次花设计费,Liya不得不自己完成,“最初设计费白花了不说,一起装修好的墙体立柱也因一些客观因素被要求拆除,又白白损失了3000多元的成本。”

装修之外,管理问题也给Liya“上了一课”。

“上个月,我店里唯一的一名咖啡师离职了,这不仅造成了线下门店经营的中断,因咖啡师对咖啡品控把控的不到位,还给线上的运营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Liya坦言,这也是自己的管理失职,没有制定相应的薪酬体系制度,没有给咖啡师建立一定的鼓励机制。

“这些或许会让他觉得,不管怎么干,都拿一样多的钱,所以,渐渐地对店里的日常工作变得怠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Liya决定,“设置一位店长,把日常行为规范建立起来。”

也是这次教训,让Liya意识到,就创业这件事来说,用人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对于咖啡这个品类来说,其实新手咖啡师只需要1-2个月,就可以熟练操作咖啡机,但是咖啡师的工作态度和服务意识,才是能否留住顾客的关键条件。”Liya告诉燃次元,很幸运,在此次沟通的三天前,自己招到了新的咖啡师和一位有着丰富餐饮经验的店长。

但下一个问题接踵而至。Liya原本对咖啡店的定位是“社区走咖”,所以整个20平米的门店基本都是操作间。但随着天气转冷,Liya发现,“社区走咖”并不适合北方的气候,很多顾客抱怨“想在店里坐着喝咖啡,天冷了不能坐在室外”。就这样,Liya不得不再次重新装修店铺,把10平米的空间改为堂食。

“虽然前前后后花了不少冤枉钱,但如今咖啡馆已经小有盈利,客流也渐渐稳中有增,甚至‘回本在望’了。”

Liya直言,做老板之后,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转变了不少,“以前上班时,经常不理解领导的一些做事逻辑,总觉得自己给企业创造了很大的价值,但却好像得不到应有的认可。事实上,老板和员工,因为身份不同,思考问题的角度有很大区别。”

“很多事情还是得亲身经历,自己体会了才更有话语权。”Liya如是说道。

同样遇到用人问题的还有周林,但与Liya相比,周林的麻烦显然大了很多。

周林第一次创业失败,是因为股权问题。

2021年,公司业务量不是很乐观,周林和股东们每天都在发愁如何提高业务收入,而这一切也导致股东们的矛盾渐渐浮出水面。

“一方面,哪一位股东该负责哪个板块的责任没划分好,权责不明确;另一方面,股东们对公司的发展方向也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无法达成一致。最终,公司不得不散伙。”

“开始不懂,大家都在摸索中,也因此将精力过多放在了业务上,人的问题便随之被掩盖了。”

这次失败让周林意识到,哪怕对于刚起步的创业公司来说,股权分配也要非常谨慎,“一定不能太想当然。有时候,小公司甚至可以‘独裁’。”

现如今,在应对用人问题方面,周林已经颇有心得。尽管还很年轻,但他始终保持着一种简单直接的管理态度,“我的管理准则很简单,就是凭借我的专业能力,让员工信服。”

周林认为,领导团队的关键还是需要自身能力过硬,“我觉得领导力是要锻炼、也是可以锻炼的。你总得有一项能力让员工心服口服,或业务能力好,或技术很厉害,你得帮助员工成长,大家知道你做的事情对他好,对公司好,自然就好管理,也会服从你。”

提到经营,作为一位即将出国读书的高中生,小冉虽没有将古着店“做大做强”的压力,但却也在精心维护着小店的运营。在她看来,这家小店,更多地是一个联结女性情谊的空间。

一定要“成功”吗?

今年4月,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00后群体就业选择偏好调研报告》(以下简称“调研报告”)显示,00后的就业心态比较开放随和,他们虽然也重视工作前景,但更加注重生活氛围和宜居程度,更能够接受二三线城市。

这一点,从Liya给咖啡馆起的名字——“不期而遇”就能看出。名字的灵感,来自于她曾经做雅思题目时读到的一篇文章中的一个长单词“serendipity”。Liya告诉燃次元,看着自己亲手设计并装修的咖啡馆,每天都很想从这儿路过,然后喝上一杯让自己满意的咖啡。

在Liya看来,像平谷区这样的远郊区,仍然有不少商业创新的可能性可以挖掘。据悉,除了正在经营的咖啡馆,Liya也在计划新项目,但对于新项目的信息,Liya表示,“暂时保密。”

不过Liya透露,成不成功不重要,但这是一种新业态的尝试。

同样勇于尝试的还有小冉。对小冉来说,古着店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尝试,自己更希望这间店提供给女性的,是一种暂时摆脱社会压力的空间。

小冉直言,“‘姐妹之家’,像家一样,不管是来买东西,还是来聊天或者参加活动,我都希望大家来到这之后,能感觉像在家里一样放松。”

小冉解释道,产生这一想法的根因,则是自己之前在逛一些服装店时,经常会觉得不自在,“有种被死死盯住的感觉,尤其是遇到态度不太好的店员时,所以我希望,来‘姐妹之家’的姐妹,可以不必忍受这种‘痛苦’。”

小冉告诉燃次元,结束日本的学业之后,自己计划去法国继续学习服装设计,并希望可以创立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一定要追求“成功”,“比起社会普遍意义上的成功,我更在意自己现在是不是幸福、健康、快乐,更在意做的是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每个人的活法都不一样,没有什么是应该的。”

但周林始终没有放弃小冉口中,“普遍意义上的成功”。

“倒不是纯粹只为了‘成功’这两个字,‘成功’只是创业带来的潜意识。”周林表示,自己的父母都是商人,也可以被看成是创业者,基于此,自己既算是一位“商二代”,也是一位“创二代”。

谈及创业的意识,周林说,父母并没有专门灌输过什么商业意识,更多地是靠言传身教,“打破舒适圈、逼自己做自己不擅长但有成长性的事情、延迟满足……这些都是从父母那里学来的,也是这些习惯把我培养成了一位创业者。”

周林曾在社交平台上写下一句话,“创业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是为了做选择题时多一个选项,多一份拒绝他人的底气。”这句话的背后,是他的一个遗憾。高中毕业,周林本来希望去美国读金融专业,但因为没有足够的费用,只能作罢。从这个层面来看,创业也是他“曲线救国”的一个途径。

或许正如上述几位00后创业者所说,他们仍然渴求成功,但成功不再是唯一选项,只是万千生活选择中的其中一项。

*文中周林、Liya、小冉为化名。

文章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作者:姜 辉 

编辑:曹 杨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2-11-26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

  • 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协会
  • 苏州
  • 2022-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