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们今年不挣钱

投中网 | 陶辉东 · 2022-12-03 19:53

哈佛、耶鲁的捐赠基金也没顶住。

全世界2022年都在承受资产贬值的痛苦。

上个月投中网曾发文《Q3,PE巨头们白干了》。实际上白干的不仅是PE,近期美国公共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大型LP们也陆续披露了2022财年报告,它们也在经历着十年未见的亏损。

当然,对于2022年的亏损怎么理解,那就各有各的说法了。

哈佛、耶鲁也没顶住

美国最大的公共养老基金CalPERS(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近日宣布,其2022财年(截至2022年6月底)的投资收益为-7.5%。2022年7月份CalPERS曾公布2022财年的投资收益为-6.1%,但私募股权投资业绩比年报滞后三个月披露,因此未将2022年二季度的亏损包含在内。CalPERS的总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7.5%的投资损失意味着一年亏了300亿美元。

巨亏主要来自于2022年资本市场的“股债双杀”。CalPERS首席投资官表示,上市公司股票和固定收益资产出现了同步下跌,“这在金融市场上是罕见的”。

因为2022年休突如其来亏损,CalPERS的资金充足率已经从去年的81%进一步大幅降低至2022年的72%,已经有人担心加州政府可能要通过加税来保障养老金的支付。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不是个例,彭博近期的一篇报道认为,10月份英国养老金系统发生的崩盘事件(英国国债突然大跌导致大量养老基金被动平仓)应该被看做一个“警示”,美国的养老金系统也并不安全。

美国的大学捐赠基金近期也陆续公布了2022财年投资回报。规模达509亿美元的哈佛大学捐赠基金在2022财年(截至2022年6月)的总投资回报率为‑1.8%。哈佛管理公司CEO表示,过去一年有多个市场因素对业绩产生了负面影响,其中最重大的影响是全球股市表现不佳。他还提到,2022年许多机构投资者通过投资于传统能源大大增加了总回报,而哈佛捐赠基金因为ESG的考虑没有参与其中。

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也披露了2022财年(截至2022年6月)的业绩,全年投资回报率仅0.8%。再加上基金支出,基金的总规模也出现了近十多年所未见的缩水,从423亿美元下降到414亿美元。不过耶鲁首席投资官马特·门德尔松对这样的成绩表示满意,他表示,“在全球金融市场如此动荡的一年里,我们很高兴保护了耶鲁的资本。”

2022年惨淡的投资收益,会直接影响这些基金的支出。美国名校的运营支出一般有三分之一以上来自捐赠基金的投资收益,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哈佛、耶鲁2022年的预算会发生突然变化。

当然,这里关心的是,公共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都是美国私募股权基金的主力LP群体,它们2022年的普遍性亏损会造成什么影响?

哈佛担忧估值继续下降,CalPERS大干快上

虽然各类资产2022年的表现都不太好,但另类资产类别相对而言受到的冲击最小,抗周期效应明显。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哈佛大学捐赠基金在2022财年亏损,而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依然守住了正回报。众所周知,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以大胆投资另类资产而闻名,超过30%的资产配置在PE、VC基金中。而哈佛大学捐赠基金在这方面一向保守,配置比例还是个位数。

哈佛管理公司CEO在致信中特别提示,在2022财年风险最高的资产类别表现最好,其中包括VC、PE、房地产的私募投资组合,他表示“这有点违反直觉”。他认为原因可能是私人市场估值调整的滞后性,也就是说GP们尚未充分调整它们投资组合的价值,以反映市场的实际状况。众所周知,GP们通常是按照最近一轮的融资估值来标记投资组合的价值,在市场急剧下行的时候,它会大幅偏离实际的公允价值。

他举例道,虽然哈佛大学捐赠基金的VC基金投资组合仍然取得了近10%的正回报,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2022财年VC基金的回报表现主要取决于投资组合中上市公司比例的多寡,VC基金的回报水平随着IPO的增加而减少。

因此哈佛管理公司强调,对私募投资组合的“前瞻性回报”持谨慎态度。言下之意私募投资组合目前账面上的良好回报可能只是暂时的,还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根据PitchBook最新发布的美国风险投资估值报告,2022年三季度估值最高10%的交易中公司的估值相比于去年同期急剧下跌了50%以上,后期项目的估值正在快速接近IPO市场的估值水平。

比如,腾讯、Coatue在2021年以30亿美元估值投资的美国杂货配送初创公司Gorillas,据称最近正在谈判以10亿美元的估值由其竞争对手Getir进行收购。这种戏剧性的估值下降在硅谷正变得见怪不怪。

但并不是所有LP都像哈佛大学捐赠基金一样强调估值下调的风险。

CalPERS对私募股权的态度非常的热情。11月25日,CalPERS宣布了对私人资产投资政策的重大调整,核心内容是“大干快上”的增加对另类资产的配置。

例如,对私募股权基金,CalPERS的首席投资官以前的权限是单只基金最多投资10亿美元,现在则提高至30亿美元;对于基础设施基金,以前的权限是20亿美元,现在是60亿美元。同时CalPERS还任命了新的私募股权投资负责人Anton Orlich,他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将CalPERS对私募股权的配置比例从8%提升至13%。

这一大刀阔斧的改革有其背景,CalPERS对于通过加大对私募股权的投资来提高收益率寄予了厚望。在此前的一份报告中,CalPERS认为,因为过去放弃对私募股权的投资而损失的潜在收益高达110亿美元至180亿美元。CalPERS新任首席投资官Nicole Musicco认为,CalPERS因为放弃了对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而经历了“失去的十年”,她表示,“由于我们来晚了,所以现在有更多的空间投更多的私募股权基金。”

考虑到CalPERS超过4000亿美元的巨大规模,CalPERS大概是眼下全球一级市场最引人关注的LP爸爸。

手握1.2万亿美元,当下华尔街最爽的金融公司是PE

某种程度上,当前的金融市场动荡对私募股权机构们来说其实是利好,因为它促使更多的机构投资人像CalPERS一样,把在资金从亏损惨重的股票市场转移到私人市场。投中网此前在《Q3,PE巨头们白干了》一文中指出,2022年PE巨头们虽然投资回报也大幅下挫,但AUM的增长却非常强劲,管理费收到手软。

虽然黑石在Q3录得9.2亿美元的投资亏损,但黑石CEO苏世民在财报电话上依然表示,机构投资人已经发现仅仅靠投资传统资产类别很难实现目标收益率,所以全世界的LP们都在选择增加对另类资产的配置,尤其是增加对黑石的配置。

摩根士丹利最近的研究则估计,随着投资者寻求收益和对抗通胀,私人市场资产管理规模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将增长12%。

这导致当下PE市场的处境很微妙。一方面是市场肉眼可见的冷清。咨询公司JA的数据显示,相比于2021年以来,2022年私募股权融资和交易显著下降,大型基金下降5%至10%,中大型基金下降15%至20%。另外PitchBook的数据显示,退出活动在2022年也是举步维艰,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总交易规模仅2930亿美元,而去年同期是8630亿美元。

另一方面,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手中却握着处于历史高位的可投资金。PitchBook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全球PE的干火药(可投资金)总规模达到1.2万亿美元之多。

这也是为什么2022年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华尔街的投行们都在降薪裁员,而黑石、KKR等大型PE机构却似乎完全免疫于金融市场的大环境,没有任何裁员的迹象。甚至,美国猎头公司Jensen Partner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萨沙·詹森近期还表示,她公司的数据并未表明PE机构的招聘有任何放缓,而且PE的薪酬水平继续保持在高位。

当然,这种情况也让PE机构承受着一些压力,LP们不会高兴白白交管理费,当下微妙的市场形势显然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下半年以来,PE们所谓的抄底动作也在增加。一个最直接的迹象是,高盛的一份报告指出,杠杆收购已经从2022年初的缓慢势头中大幅回升,下半年有望达到2021年的水平。另一些预测更是认为,2023年将会发生一轮“并购潮”。

11月30日,黑石总裁乔恩·格雷发表演说,表示近几个月的动荡市场正在创造投资机会。私募股权领域,一些增长最快的行业估值正在下降;在房地产领域,通货膨胀推高了建造成本,使得基本面强劲的“硬资产”变得更具吸引力。他总结道,回顾黑石的投资组合会发现,“我们一些最好的投资正是发生在混乱时期”。

文章来源:投中网

作者:陶辉东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3-01-31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

  • 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协会
  • 苏州
  • 2023-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