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超级LP正在悄悄崛起

投中网 | 杨博宇 · 2023-01-28 21:27

“其实广州的创投氛围一直挺浓”。

2022年,新成立基金总规模最大的城市是哪一座?

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是广州。根据投中研究院的数据,2022年1-11月新成立基金数量及规模统计中,广州新成立231家基金,总规模312.63亿美元位列全国第一。

当我将这一数据分享给投资人时,他们不约而同地向我表达了三个观点:第一,“广州的创投行业确实越来越活跃”,这是他们的普遍共识。第二,广州的创投行业“与北上深相比还有差距”,这是客观事实。第三,广州的创投市场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这一点让我印象尤为深刻。

何为结构性的变化?

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投资人后,得到了3个关键词:粤系资本、政府引导基金和独角兽。要理解广州创投市场的结构性变化,我们不如就从3个关键词入手。

冰山下的粤系资本

2017年,科技部火炬中心和长城战略咨询联合发布了《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一共有113家企业上榜。其中北京65家、上海26家,杭州12家、深圳12家,合计占比88%。

而作为老牌一线城市的广州,却非常尴尬,仅有2家企业上榜。一家是在线旅游资源平台“要出发”,另一家是从奇虎360拆分出来的“360健康”。

当时,要出发共计获得4轮融资,融资总额约8.4亿元。主要投资方是创新工场、祥峰基金、红杉中国、天图投资、众信旅游、金鼎资本、中信建投、架桥资本。360健康则于2015年独立,2016年完成一轮融资,投资方为礼来亚洲基金。

两家企业都是刚刚飘过独角兽估值门槛,排在榜单80名开外。排名位置甚至不如天津、珠海等二线城市的独角兽公司。

再加上当时网易迁出,广州陷入了一场关于产业衰落、创新乏力的争论。不论是行业媒体还是产业人士都在追问,广州的独角兽都去哪儿了?

政府也不例外,在一次广东政府主办的活动中,广州官员就自爆家丑地说到,“深圳科研投入比广州多很多,光是华为一家公司去年的投入就达到了400亿,已经超过了广州全市的投入。”,痛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力不足。

不少人把广州衰落的部分原因归结到投资机构上。2016年广州的创投机构数量仅为深圳的五分之一,更与北京上海相去甚远。业内对于广州投资人的评价是,“过于务实,缺乏想象力,对黑科技和战略性的项目根本不去关注。”

但问题来了,谁能代表广州的投资人?在要出发和360健康的投资方中,没有一家广州本地的投资机构。广州的投资人仿佛是一股隐形的存在。

后来,在广州某知名VC供职的李杰向我提供了答案:粤系资本。

“其实广州的创投氛围一直挺浓”,李杰向我说道,“但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VC/PE机构来主导。而是由不少上市公司、家族企业的幕后老板来推动。”

过去几十年,广州诞生了一批实业起家的上市公司和家族企业。这些企业或是为了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或是为了培养下一代接班人,都不断地在市场上进行投资。

比如,成立于1999年的智光电气,在电子、电气和新能源领域,有着广泛布局。据天眼查显示,其公开投资案例7起,典型案例如投资南网能源、广立微。又比如国内最大的改性塑料生产企业金发科技,一直是材料领域的重要投资者。天眼查显示,其公开投资事件11起,在2022年就出手了两次,分别投资了盘锦金发和宝盟新材料的天使轮。

“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李杰意味深长地说道。言下之意,还有大量的案例隐藏在冰山之下。

这些暗潮涌动的投资动作,给广州创投市场打上了传统粤系资本的烙印——务实。

甚至是过于务实。

李杰向我分析这种投资风格:第一个特点是追求确定性,要求一定的把控力。“粤商对行业的认知比较踏实,希望企业一步一步地来。”第二个特点是粤商建立信任需要更多时间,“对他们来说慢就是快。”另一位驻地在广州的投资人王松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广州企业家更加本分,更喜欢投资实业,代表了真正粤系资本的风格。”

而且这种风格不仅影响着投资,也影响着初创企业。不少广州创业者在早期阶段,“但凡能够在亲属朋友那里拿到钱的,一般都不太愿意拿投资机构的钱。”

可见,粤系资本的风格与互联网赛道是相冲突的,对烧钱圈地的打法更是保持怀疑。这也解释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为什么广州的表现差强人意。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做的不好,”李杰认为从结果来看,这些商界大佬的打法其实值得称道,“如果你拉通来比,不少老板的业绩足以吊打大部分主流投资机构。只是很多东西都是统计在外的,没有在大家的视野中。”

所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粤系资本补充了广州创投市场的不足。并与市场化的机构和国有资本构成了一个三角结构:粤系资本占据了广州创投市场的较大比重,甚至是三角形中的钝角,而两个锐角则分别是是市场化的机构和国有资本。

国有资本冲锋

但现在这种结构变了。

粤系资本的投资一直比较稳定,“他们有机会就投,没机会就不出手,都是根据产业链的需求来的”。

而市场化的机构却在不断发展。2016年IDG资本将南方总部设在广州,是市场化机构在广州秣马厉兵的缩影。此后,外来机构在广州大消费和医药领域出手越来越频繁。最典型的表现,是广州不断诞生新消费品牌。如已经上市的完美日记、名创优品和尚品宅配,还有成为超级独角兽的SHEIN。

但真正让投资人感到“结构”变了的,还是国资的崛起。不止一位投资人向我说道:以政府引导基金代表的国有资本崛起,真正改写了广州的创投格局。

“其实全国都在搞政府引导基金,但是广州确实是做得比较早的。”一位投资人这么说到。

广州的政府引导基金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此后不断探索。2017—2019年,广州连续三年将设立产业化引导基金写到政府工作报告。比如2018年就写到:“设立科技成果产业化引导基金,扩大科技型中小企业信贷风险资金池规模,发展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创业投资。”

同时,为了调动国有资本的力量,2018年广州市出台《关于市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关于促进国资国企业改革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支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市场化的方式,对基础性、公共性和战略性的产业进行投资。

于是在2018年前后,广州的政府引导基金密集落地。2017年,广州市新兴产业发发展引导基金、广州市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黄埔人才引导基金相继成立;2018年,广州市科技成果产业转化引导基金、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发展基金成立;2019年,国企改革创新投资基金成立。

“从2019年到现在,广东省属和广州市属的这些国资的基金,大范围的崛起成了最显著的变化。”李杰如此说道。南粤基金投资二部总经理黄嘉辉也认同这一观点,广州创投环境更为活跃的关键事件,“应该就是各类政府引导基金和国资基金的成立。”

而近两年,广州的产业引导基金设立得更为精准,出手也更为阔绰。

比如,2021-2022年设立面向半导体的广东半导体及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设立面向汽车制造业的广州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基金,设立面向超高清视频产业链的超高清视频产业投资基金。其募资金额也一路飙升至数百亿人民币,2022年广州产投集团甚至官宣了2000亿的大手笔:包括1500亿产业母基金和500亿创投母基金。

各类母基金的设立改变了广州创投圈的格局。全国GP也如潮水般涌来。

就以广州科创母基金为例,2022年先后三次遴选合作GP。去年4月,选择了明势资本、武岳峰资本、大米创投、亦联资本、元璟资本、越秀产业基金、幂方资本、中科创星、丹麓资本、海汇投资10家作为合作机构。

10月,投资软银中国、国聚投资、中金资本、阿米巴资本、光速中国、金沙江联合资本、高捷资本、云九资本、创钰投资等17家合作机构。

今年1月,又选择了联想创投、海松资产、德福资本、长石资本、弘章资本、德同资本、元生资本、国投创业8家机构。

此外,广发信德、创钰投资、越秀产业基金、科金控股等本地创投机构;广汽资本、广药资本、平云资本、工控资本等当地龙头企业设立的投资机构都越来越活跃。正如李杰所说,“(这些)产投的崛起,让整个广州市场资产管理规模急速上升,这是行业比较大的变量。”

另据《光尘内参》统计,广州市政府引导基金及其子基金出资比例常年超过65%。2010年至2022年10月,广州市当地国资出资数百次,涉及各类投资机构92家,基金254只。

所以结构性的变化就发生了:国有资本开始成为三角中的最大一角,主导着广州的创投市场。而且“这个风格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延续。”

创造独角兽

结构性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产业竞争特别是硬科技的竞争逐渐白热化。

硬科技项目资产重、投入大、周期长,企业的需求肯定远远超过普通的财务投资。拥有产业优势的国有资本必然成为主导。

从广州新诞生的独角兽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据CVSoure投中数据显示,2022年1-11月中国VC/PE市场重点融资案例前10中,广州上榜两家:排名第二的广汽埃安和排名第十的粤芯半导体。

广汽埃安至今完成2轮融资。去年10月完成的A轮融资金额高达182.94亿元。背后的投资方包括人保资本、国调基金、深创投、金石投资、国投创益、广州产投、广州基金、粤科金融、南粤基金等53家投资机构。

粤芯半导体先后获得4融资。2022年7月完成A轮45亿元融资。背后的投资方包括广州产投集团、粤财基金、农银投资、建信投资、上汽资本、越秀产业基金、盈科资本、广发证券、兰璞创投、华登国际等30多家投资机构。

与2017年的情况相比就会发现,广州的独角兽不仅在融资金额与估值上大幅增长。更重要的是投资机构名单里,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机构来自当地的国资产投。可见广州的国有产投资本,在硬科技项目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那么对于本地的市场化机构而言,是不是意味着挤压?王松否认了之一说法。

恰恰相反,“反倒是对本地的财务投资有一定的吸引作用。像粤芯半导体和广汽埃安都吸引了蛮多财务资本参与。”而李杰所在的机构,其策略之一就是跟着国资一起投。

广州金控基金公布的一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广州金控旗下的科创母基金认缴出资19亿元,撬动社会资本73.61亿元,放大3.87倍;旗下国企创新基金认缴出资合计10.15亿元,撬动社会资本164.10亿元,放大16.17倍。

可见“国有资本引导,撬动社会资本参与”,已经成为广州最主要的打法。

另一点值得注意,国有资本“要服务地方产业经济发展的大局”,除了要求返投和招引企业外,广州更将投资与构建完整产业链相结合。按照广州的说法,这是“依托核心企业,投资布局产业链上下游具备产业协同效应的优质项目。”

比如在智能汽车领域,依托小鹏汽车和广汽埃安两大核心企业。广州密集投资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如自动驾驶赛道的文远知行和小马智行。充电企业奥东新能源和巨湾技研。专注汽车关键领域芯片的芯聚能半导体和芯之联。聚焦汽车后服务市场的华胜科技和巴图鲁。通过纵向的密集投资,构建了完整的智能汽车产业链。

此外,广州的打法还有一点非常独特:建立市区协同的多层次的引导基金政策。广州的11个区分别设立了区级基金管理公司。重点挖掘本辖区内的优质早期项目,同时辐射全国,进行投资。据投中研究院的统计,截至2022年8月末,这11家区级基金已投资项目累计上市34个,其中广州项目12个,占到累计已上市数的35.29%。

那么通过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广州的成绩单到底怎样?

还是回到独角兽的话题上来。2022年12月广州了发布《2022年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榜单》,有206家企业上榜,其中23家独角兽、82家未来独角兽、51家种子独角兽、50家高精尖企业。与北上深的距离进一步缩小。

未来的广州还将培育出多少大鱼?“世界上最大的渔场都分布在冷暖洋流交汇的水域,广州就是这样的地方。”一位投资人这么说道。

(应受访者要求,李杰、王松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投中网

作者:杨博宇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4-17

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

  •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4-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