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2022:蛰伏的王兴

AI蓝媒汇 | 顾盼 · 2023-01-30 17:03

过去一年的美团,属于“奴隶”王兴。

抛开商业大佬身份,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王兴,2022年有些“浑浑噩噩”。

“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众所周知,这是写在王兴最后的“精神家园”——饭否简介里的内容。

但进入主页,留给213570个粉丝的,只有“近三个月可见”下的一片空白。

按他自己的话说,少说也“浑浑噩噩”了三个月,但事实上,据饭否用户观察,2022这一年,王兴基本没有再发表过任何动态。

“网友”王兴,“浑浑噩噩”了一年。这当然是句玩笑话。

不过也确实,曾经的“话痨”王兴,曾经在饭否挥斥方遒的王兴,几乎缺席了整个2022年的舆论场。打开各类搜索引擎,几乎搜索不到他在2022年内发生的任何动作。

这一年,身价千亿的王兴就这样从公众视野中隐退,仅有的几次露面都出现在例行的财报电话会议中,除业绩阐述之外,绝不多言一字一句。

回归美团带队人的王兴,在蛰伏中选择低调:不再抬头望月,只求躬身赚钱。

“边界”

回顾王兴的2022年,可以直接与美团的2022年画上等号。但从数据来看,似乎只能评价“还好”。

即便保住了互联网市值第三的成绩,但纵向对比,一年削去了超过20%的股价,市值蒸发约3000亿港元。

大环境的影响,无需赘述。

众所周知,在此之前美团的核心业务分为两大块——餐饮外卖和到店、酒旅。这两块业务始终以精准的“二八定律”为美团承担不同的业绩任务。

占总营收两成的到店及酒旅业务,为集团贡献了超过8成的毛利率,养活了占据总营收八成的外卖业务。而外卖,则长期承担流量入口和营收规模的主要任务,却并不赚钱。

简单来说,外卖是赔本赚吆喝,到店和酒旅是养活公司及投资人的利润来源。

但2022年的情况,依旧是众所周知。疫情不断反复,多城市接连静默,精准打击在到店及酒旅业务上,盈利能力自然较此前更加艰难。

根据财报的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美团的期内亏损(溢利)分别为-57亿元、-11亿元和12亿元。

可以看到,即便艰难,进入到2022年下半年,美团再次迎来单季度的扭亏为盈。究其原因,是命运天平的此消彼长,失去了主要到店和酒旅这个主要盈利点,美团从外卖主业上找到了新的动力和红利——即时零售,或者按美团的说法,叫做闪购。

还是熟悉的外卖配方,但却在单纯的餐饮外卖基础上,拓展了王兴最喜欢的“边界”。

从数据上来看,这种“边界”的拓展,显然实现了王兴所说的规模效应,从最初的“赔本赚吆喝”,到收支平衡,再到逐渐显现出盈利能力。

“闪购”

回顾去年数次财报电话会议上,王兴的口径可以明显看到这种信心的转变。

年初复盘2021年年报时,王兴坦诚:“美团每送一单亏损一元。”

到6月初公布一季度数据的时候,由于已经看到了部分二季度的数据,王兴对美团业务的预期几乎触底:“鉴于第二季度受到疫情的影响更大,我认为第二季度的订单量增长相比第一季度还会减速。”

一季度的复盘,成了二季度的预警。作为CEO的王兴,在美团成长的过程中有过成功的喜悦,有过压力下的斗志,却鲜少向外界透露出简单直白的“无力感”。

数据骗不了人,美团的故事的确难讲。

这个时候,王兴还能对投资人讲出带有“信心”二字的业务,就是闪购。“从长远来看,我们对美团闪购的盈利潜力仍然非常有信心。”言简意赅,王兴如此承诺。

果然,第二季度闪购的表现,没有让王兴失信于投资者。在第二季度的电话会议上,王兴强调的业绩重点之一就落在了闪购身上:“美团闪购的长期单位经济效益潜力与外卖相似,我相信它们能够在未来发挥更大的协同效应。”

关闭了个人化色彩浓重的情绪出口,人前的王兴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只谈业务的商人。

从饭否上的碎碎念,到仅保留电话会议上有限的业绩阐述。王兴变得惜字如金,使得外界投资者不得不从只字片语中参悟美团的未来与“钱途”。

闪购,什么都不愿说的王兴,似乎只说了“闪购”。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进入2022年第二季度以来,美团在财报叙述上更改了分部形式,将原来分开计算的外卖及到店酒旅合并,再加上闪购业务,统一以“核心本地商业分部”计算,将美团优选、美团买菜,以及单车、网约车等业务统一为“新业务”计算。

事实上这种转变可以被充分理解,受疫情影响到店及酒旅业务受到重创几乎是意料之中,再单独列出盈利情况意义不大,反倒是应运而生的买菜等闪送业务,值得向投资人深入剖析。

或者说,值得向投资人展示信心。

形势不好了,靠嘴没用了,要赚钱,还是要脚踏实地。就像他在饭否主页里写的那三句英文一样:“像上帝般创造。像王者般施令。像奴隶般执行。(Create like a god.Command like a king.Work like a slave.)”

不同阶段的美团让王兴拥有不同的标签属性,显然“上帝”和“王者”的阶段已成过去。2022年的美团,属于“奴隶”王兴。

“奴隶”

这一年,公司在闪送业务上的重点发力,让投资人充分看到美团在逆境之下,化危为机的思路转变。

根据美团2022Q3财报显示,截止2022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及闪购的总订单量同比增长16.2%,日订单量最高突破6000万单。这其中,仅闪购一项,最高订单量就突破了970万单。

若是只谈收入,不计利润。显然危机之下,闪购已经成为了美团业务上“救世主”般的存在。

这就仿佛王兴即便已经从饭否“隐退”,但留在主页的flag仍至今指导着他的行事作风,把控着美团的航线。

脱去已成往事的“神性”和“王者”形象,2022的王兴带领美团像个真正的“奴隶”,埋头苦干了起来。

然而正当王兴为美团的阶段胜利短暂喘息之际,新的舆情接踵而至。2022年三季报发布前10天,美团遭遇了大股东腾讯的“分红式减持”,腾讯计划宣派9.58亿股美团股份作为特别股息,以11月15日公告日的收市价每股166.4港元,腾讯待分派的美团股份的总市值约为1594亿港元。

老大哥的“抛弃”,让王兴不得不再次出面答疑投资人。好在美团不是第一个,类似的遭遇在去年底已经发生在了京东身上,对于老大哥腾讯的投资战略变化,王兴也不必越俎代庖过多解释,仅向投资人简要表达未来走向即可。

“很多腾讯的机构投资者也是我们的投资者,这说明我们与腾讯之间有密切合作,我们会与股东保持对话,为投资者创造长远价值。”王兴回应:“我们同腾讯的现有商业合作协议将于 2023 年底到期,将讨论续约的可能。”

除此之外,再无多言。

这一年,王兴在给自己做减法,不光是在公众视野中隐身,亦是迫使自己在业务范围上更加聚焦。去年11月,工商信息显示王兴已退出美团打车股东行列,转而由美团直接持股。有消息人士分析,这意味着王兴已经从边缘项目中抽身。

“解绑”

回顾过去的2022,有创业者叫苦,也有投资人抱怨,这本就是排解焦虑的方式之一,无可厚非。

而王兴选择将那个“话痨”的自己隐藏起来,“浑浑噩噩”,却意外收获了一些脚踏实地的成绩。

寒冬之下,不失为一种蛰伏之法。

王兴已知天命,美团也走进了第13个年头。无论是创始人,还是公司本身,都或多或少洗去了天之骄子的年少轻狂,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沉稳低调的行事风格。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王兴再次回归他的精神家园,重拾与网友分享每日思考的乐趣,却再也不用“浑浑噩噩”来绑架自己,绑架美团。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

作者:顾盼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

  • 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协会
  • 苏州
  • 2023-04-01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3-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