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三大城市场景,这家L4企业努力打通商业和技术双循环

猎云精选 | 王非 · 2023-05-22 18:00

已开启大模型相关研究。

“短期内不会规模化地推进Robo-taxi的商业落地,我们敬畏L4场景所带来的难度,所以更聚焦解决一个命题是:如何使得L4的商业落地和技术推进持续、健康发展。”

“大模型或者只说NLP,是今年刚好被大家所关注到的一个好现象。我们从Transformer技术架构推出时就有关注,从前年就开始追踪这个技术。”

在5月10日-12日举办的第三届BEYOND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上,酷哇科技创始人何弢对猎云网介绍了公司的最新发展进度,以及关于场景落地、大模型等热门话题的见解与看法。

定位于为城市复杂场景提供自动驾驶全栈解决方案,酷哇科技自2015年切入环卫场景后,在2018年确定了聚焦“市政环卫、城配物流和城市出行”三大领域。在2021年,酷哇凭借商业化规模快速增长成功入选猎云网2021「年度自动驾驶系列奖项TOP10」榜单。

酷哇科技已完成多次私募轮融资,截至目前,酷哇已收获亚投资本、软银中国资本、华金资本、创世伙伴资本、北汽产业投资等知名投资人认可,受到资本和行业广泛关注。

上交大同门师兄弟联手创业,组建近千人研发团队

在自动驾驶领域,上海交通大学的学霸们,占据了半壁江山。

商汤科技徐立、图森未来侯晓迪、黑芝麻智能刘卫红、青一科技孙一飞、易图通陆洪彬、追势科技蒋如意等均出身上交大,伯镭科技、盟识科技更是以上交大同门师兄弟联合创业,广受关注。

成立于2015年8月的酷哇科技,正是一家由上海交通大学几位同门师兄弟联合创立的自动驾驶企业。

何弢是自动驾驶领域著名算法专家,他于2008年在上交大完成电子信息学业后,前往日本东京工业大学,拜读于机器人大师Hirose Shigeo门下,并于09年和12年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

2012年底,何弢进入上交大自动化系任教,直到2015年创办酷哇科技。

来源:酷哇科技

酷哇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何弢

与何弢联手创立酷哇科技的,正是出身上交大的廖文龙。

酷哇科技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廖文龙,为上交大计算机硕博,是自动驾驶领域知名算法工程师,拥有10余年工业级实时操作系统软件开发和自动驾驶软件架构经验,曾负责多个智能网联项目。

在上交大任教的经历,也让何弢为酷哇科技扩充人才队伍时“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表示,“科技类创业项目,关键是找人。酷哇的用人策略是希望培养优秀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包括吸纳了大量自己母校上交的学生。”

基于这些考量,酷哇科技的研发中心主力设立在了上海。目前,“酷哇科技的研发团队在800人左右。”

凭借核心团队在自动驾驶领域的资深研究和技术经验,酷哇自主掌握了全栈自动驾驶软件的算法能力、自动驾驶数字基础建设、面向行业的整机结构设计、智能网联云平台等核心技术,可提供领先的、面向行业的自动驾驶软硬件一体化全栈式解决方案。

不只是环卫,也聚焦物流和出行“城市场景”

外界对于酷哇科技最多可能是以环卫清扫车身份亮相。

从故事发展的时间线来看,酷哇自2015年开始率先从环卫场景入局。之所以做此选择,何弢表示:“环卫场景由于路线固定,它的长尾问题我们是可控可解决的,更加符合无人化的商业应用。”

何弢认为,“自动驾驶在算法层面,可以细分为城市场景和非城市场景。城市场景下的自动驾驶技术不存在所谓的低速方案,都归结为Robo-taxi技术。”这也是百度等互联网大厂、车机厂商激烈竞争的焦点。

此外,“矿山、港区、港口、码头等这些非城市场景更偏向类结构化环境,自动驾驶的实现可以更多依赖自动化技术,即工厂AGV方案。”

在技术竞争层面,酷哇科技要解决的就是“开放场景下的Robo-taxi技术,它的本质是自动驾驶数字基建效率,即数据获取和数据循环”。

何弢表示,“酷哇科技是用Robo-taxi技术切入环卫细分赛道;提供从软件到硬件一体化的解决方案。我们也注意到大部分竞争对手的技术架构是针对封闭场景或是低速场景。别看环卫车辆运行的速度慢,只要是运行在城市开放道路下面,因为存在高速移动的车辆和复杂的车人流,它就需要和Robo-taxi一样的感知能力、算力以及算法。”

除了环卫场景,“我们觉得也是属于城市场景的固定路线,短期的一些长尾问题可控。所以酷哇也开始进行更多场景的拓展。”

从2018年开始,根据数据和技术能否迁移、场景是否具备扩展性,酷哇聚焦于市政环卫、城配物流和城市出行三大领域,布局L4级自动驾驶产品和服务,并以此为战略目标,稳步发展至今。

近日,阿里因业务调整将达摩院自动驾驶业务转入菜鸟集团,引发外界对互联网大厂智驾“明天”的关注。阿里“战略收缩”之余,根据消息指出,而离职的陈俊波以及王刚均选择清洁领域创业似乎也为自动驾驶“场景落地”指明了方向,这与酷哇科技的战略聚焦有异曲同工。

目前,酷哇科技已打造了面向城市道路全场景(人行道、辅道、机动车道)的1-18吨系列化自动驾驶环卫装备、面向城市固定路线的自动驾驶城配物流车、解决城市微循环的Robo-Bus。

值得一提的是,酷哇科技也是国内首家,能够在20多个区域实现自动驾驶城市服务营运规模化落地的企业。

来源:酷哇科技

酷哇L4级别自动驾驶环卫产品覆盖城市道路全场景

城市扩张最终比拼的是产品力,已开启大模型相关研究

目前,酷哇科技在上海(徐汇、嘉定)、芜湖、长沙、西安均设有研发中心,拥有多个规模化的超算中心。同时,酷哇在芜湖、扬州、金华等地设有装备制造基地,为公司城服业务提供自动驾驶装备产能支撑。

何弢表示,城市的扩张,归根结底还是产品力的比拼,“各大城市或地区对于自动驾驶环卫的需求日益增多,这些市场需求,最终要挑选的一定是,技术上最强、产品上最健全的一个公司,所以最终比拼的还是技术和产品。”

对于城市出行这一领域,据何弢介绍,“酷哇科技已经组建了Robotaxi的车队,在上海嘉定也取得了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我们不会去做商业,至少短期内不会去做规模化、商业化的运行。城市出行这种全场景点对点运行,还需要解决一系列长尾问题。可能离最后真正完全的无人化,还需要很长的一个过程。我们不会为了商业化而商业化。为了创造业绩,背离从研发到产品落地的规律性,反向去做强势落地其实很难,效果也并不好。”

何弢强调,“我们要把握一个节奏。首先要满足研发推动技术进步这个根本,然后要看数据从哪里来,只要这个核心矛盾能解决,那我们的商业化落地就会保持一定的‘战略定力’”

来源:酷哇科技

而在市场开拓之余,酷哇科技也凭借着庞大的研发团队,保持着对新技术或者说热门技术的敏锐关注。

对于最近形成“千模大战”局面的大模型,何弢认为,“对于自动驾驶来说,实际上我们更多的是用Transformer的一些边缘端架构。目前,酷哇已经开始尝试进行相关技术融合。”

据何弢介绍,“从前年开始,酷哇在追踪大模型技术的发展。从今年开始,我们尝试推出一些边缘一体化的计算,云端算力和边缘端算力进行一些合理的分配和优化,去更好地解决一些复杂任务和复杂策略,应对城市复杂场景时会更加智能。”

事实上,在自动驾驶领域已经有企业开始自建大模型,例如商汤发布日日新大模型,毫末智行发布自动驾驶生成大模型DriveGPT雪湖•海若。此外,小鹏汽车也联合阿里的大模型建立自动驾驶智算中心,斑马智行接入阿里大模型,还有诸多车企则选择接入百度文心用于语音和对话方面。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自动驾驶公司会发布大模型,试图从大模型的角度解决自动驾驶的数据长尾问题。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大模型确实会在自动驾驶领域数据处理方面带来一定的效果,但也不要寄希望于大模型成为迈向无人驾驶的阶梯。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5-28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4-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