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优爱腾”买会员的年轻人,还愿意为“抖音们”掏钱吗?

锌刻度 | 黎炫岐 · 2023-11-28 23:46

是时候戒掉短视频了?

你或许已经习惯了“优爱腾芒”等长视频平台的“套娃式付费”,也为抖音、快手的微短剧付花了不少钱,但当短视频也要付费观看,你还能放心大胆地靠短视频消磨时间吗?

近期,抖音开始测试视频内容付费服务,即用户在平台观看部分视频内容时,需要付费才能解锁全部的内容。刚一试水,这一消息便冲上热搜,不少网友表示,“这是最好的防沉迷方式”或是“好的,可以戒掉短视频了”。

事实上,在短视频试水内容付费以前,长视频平台的付费路经历了诸多曲折也曾引发不少争议,而短视频平台则从2020年前后开始尝试微短剧的付费生意,但也是直到2023年才迎来爆发期。

显然,短视频平台的野心不止于此,但消费者是否甘心被“收割”,还得打个问号。

付费短视频,定价权在作者不在平台

“什么?现在刷个短视频也要付费,这是逼我戒掉吗?”

“刷着刷着突然发现有的抖音视频要付费观看,我震惊了,是嫌用户太多了?”

“家人们,刷视频还要付费,以后会大面积收费吗?”

……

近日,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有不少网友发现,在抖音平台刷到了需要付费购买完整版的短视频。在微博上,#抖音测试付费短视频#的话题迅速登上热搜,阅读量高达2.1亿。

对于网友的各种疑问,抖音官方客服回应称:“遇到付费视频可能是作者开启了付费功能,如果不想看可以划走。视频内容是否付费取决于作者是否开启这一功能,抖音无法干预,具体收取的费用也是由作者根据相应规则自行决定。”据介绍,目前这一功能针对10万粉丝以上、账号状态正常、无违规情况、原创度高的部分个人开放内测,后续可等待内测范围逐步开放。而抖音官方也明确表示,付费内容的收益,平台与作者或将3/7分佣。

不过,锌刻度留意到,也有部分粉丝人数未达到10万的创作者同样发布了付费视频。

锌刻度留意到,目前已有不少内容创作者发布了付费内容,且定价各不相同,付费作品左上角会标明“付费”,且试看几秒钟,想看完整版则需要以抖币支付,目前有定价高至300抖币的,也有低至1抖币的(按照抖音的充值规则,1元人民币可充值7抖币)。在目前的付费视频评论区,也不乏网友表示“不理解这种操作”“付费来浪费我时间?”……

根据《抖音付费内容购买须知》,购买付费短视频后,除遇不可抗力或政策原因之外,付费内容可在付费服务期内重复观看;付费内容为虚拟内容,应制作方或版权方要求,购买后不支持退款;付费服务还有设备限制,购买后最多支持在5台设备上登录观看,未成年人禁止购买付费内容;部分播放、互动功能暂不支持在抖音网页版、抖音PC端使用,具体可用功能以页面展示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抖音测试的短视频付费内容有“付费服务期”,付费用户可在付费之日起,至该条/该系列内容更新完毕后的7日内可观看,并且平台有权视活动情况缩短或延长付费服务期。这意味着,付费用户无法获得所购买视频内容的永久观看权利。

不过,有别于用户端怨声载道,资本市场的反馈却较为积极,11月17日,抖音付费概念股集体高开,多只股票一度涨停。

微短剧付费在先,短视频紧随其后?

试水短视频付费,足以看出短视频平台急切想要增加盈利渠道。

事实上,在此之前,微短剧已经更早一步尝试内容付费的模式,早从2021 年抖音就开启短剧付费测试,每集最低 1 元起按照集数进行付费。彼时,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并不买账,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根据当时收费的短剧《超级保安》的点赞量来看,免费剧集平均点赞量在30000左右,而付费剧集的平均点赞量在2500左右,以这个比例来估算,目前仅有8%左右的观众愿意付费观看。

但两年后,微短剧付费模式已经逐渐成熟且被用户接受。

目前,微短剧付费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交365元年费,可随意看平台内短剧;一种是按集付费。以近期在抖音热播的《温言如故错赋流年》为例,前11集免费,12-99集每集需要支付200抖币,追完整部剧至少需要支付129.8元。

据“新腕儿”,目前国内全平台的付费短剧每日充值消费已经在6000万元左右,遇到国庆这样的档期,峰值甚至已经超过1亿元。而6月的数据显示,当月日平均付费在4000万元左右。

不过,虽然不少消费者乐意为土味短剧激情付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同样甘心为质量良莠不齐且长期免费的短视频付费。“科技猩球”在微博发布的一个调查显示,不愿意花钱刷短视频的网友占比高达97%,愿意的网友仅3%。

或许从长视频的付费路也可预测到,从免费过渡至付费,短视频平台必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毕竟,在长视频推出付费制之初,很多人也只愿意花20多元买一杯奶茶,却不愿意充一个月视频会员。

回看长视频平台的路径,早从2010年前后,就有长视频平台推出付费频道或是会员专区,但是直到2015年长视频平台付费会员模式才进入“黄金发展期”。而此后的“超前点映”等等付费制,也曾引起诸多争议。

所以,短视频平台如今要从试水付费到大规模付费,并非易事。正如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表示,目前花钱刷短视频还不能成为业内趋势,因为大部分用户还是习惯于免费观看短视频。

要想打通这一盈利渠道,首先还是得重新培养用户习惯——而这一步,就是最难啃的骨头。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4-03-02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