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系”收获首个IPO,市值428亿

直通IPO | 邵延港 · 2023-12-19 18:00

行业黑马背后,也是一场资本盛宴。

12月18日,“青山系”的第一个IPO瑞浦兰钧正式登陆港股市场。上市首日,瑞浦兰钧收报18.78港元/股,较发行价上涨2.62%,总市值达到428亿港元,超过中创新航,成为当前港股市值最高的锂电池厂商。

图片

来源:wind客户端

此次IPO,瑞浦兰钧发行定价每股18.30港元,募集资金总额约21.24亿港元,招股期间未引入基石投资者。

据悉,瑞浦兰钧是温州企业青山集团结合其自身丰富的矿产资源,在新能源领域进行投资布局的首家企业。瑞浦兰钧创立于2017年10月,由青山集团及其他股东成立,公司专注于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和储能电池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于2019年4月实现锂离子电池的批量交付。

前期靠着青山集团的扶持与输血,瑞浦兰钧很快成长为行业独角兽。此外,瑞浦兰钧的背后同样也是一场资本盛宴,据悉,瑞浦兰钧自成立以来完成3轮外部投资,累计融资额约85亿元。

锂电黑马背后的资本盛宴

2017年,不锈钢产业巨头青山集团笃定看好新能源领域的潜力,在温州成立瑞浦兰钧的前身“瑞普能源”,向锂电池产业进军。

依靠青山集团的深厚实力,在当年10月份注册公司后,仅过两个月,青山集团就为瑞浦兰钧拿下一块地,当月动工,半年后设备进厂。2018年10月,瑞浦兰钧温州一期3GWh生产线进行批量试产,并于2019年4月实现锂离子电池的批量交付。

在锂电上游原材料环节,青山集团同样可以为瑞浦兰钧提供支持。在三元锂电池技术路线中,原材料成本是三元正极材料的主要成本,占总成本的80%以上。其中,稀有金属镍在电池总成本中占比近30%,高镍、超高镍电池占比更高。而青山集团在坐稳全球“不锈钢产业一哥”后,陆续收购了不少镍矿,成为全球“镍王”。

除原材料和技术的扶持外,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青山集团通过关联方向瑞浦兰钧及其附属公司分别贷款4.64亿元、52.7亿元和21.84亿元,总金额近80亿元。

瑞浦兰钧出生条件得天独厚,也造就其后期夸张的成长速度。浦兰钧业务体系为动储结合,分别自2019年和2020年向客户交付储能及动力锂电池产品,其第一家储能电池客户为浙江艾罗能源,第一家动力电池厂商为上汽通用五菱。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凭借180Wh/kg高能量密度动力电池进入上汽通用五菱供应链配套体系后,当年动力电池装机量突破1GWh,瑞浦兰钧首次成为中国十大动力电池制造商之一。

2022年1月,瑞浦兰钧完成A轮融资,产业投资方青岛上汽与嘉兴上汽分别增资5亿元及22亿元,上汽一举成为瑞浦兰钧最大外部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为11.29%。

在2022年8月及9月的B轮融资时,IDG资本、深创投、芜湖闻名、平安投资、佛山基金等数十家机构入股。以芜湖闻名此轮投资8亿元,获得2.63%的持股比例计算,B轮融资后,瑞浦兰钧估值超303亿元。

按2022年装机量计算,瑞浦兰钧是全球第十大新能源应用方面的锂离子电池制造商。2022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在全球锂离子电池制造商中按全球储能电池装机量计算,瑞浦兰钧拥有8.8%以及5.7%的市场份额,分别排名第三以及第四;以在中国市场的动力电池产品装机量计算,拥有1.7%以及1.2%的市场份额,于这两个期间均排名第十。

为抢市场,三年半亏超22亿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瑞浦兰钧营收分别为9.07亿元、21.09亿元、146.48亿元及65.9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5327.9万元、8.04亿元、4.51亿元以及9.20亿元,在三年半的时间里,瑞浦兰钧合计亏损了22.28亿元。

但作为行业后发者,彼时赛道内已经伫立着几家巨头,瑞浦兰钧需要在价格上做出一些妥协来获得市场,然而低价策略,也是造成毛利率较低和业绩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中,在2023年,由于原材料价格迅速下跌导致电池产品售价下降,但瑞浦兰钧使用的更多是此前的高价库存材料,导致其存货的可变现净值低于其成本。

据了解,瑞浦兰钧的设计年产能已经从2020年1月的2.3GWh增长到2023年6月30日止的35.2GWh。同时,瑞浦兰钧也在加大研发投入,2020年、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瑞浦兰钧的研发投入分别为7270万元、2.46亿元和7.68亿元以及5.05亿元。

此次IPO,瑞浦兰钧募集所得资金净额将主要用于扩大产能;先进锂离子电池、先进材料和先进生产工艺的核心技术研发;以及偿还银行贷款以及用作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据瑞浦兰钧董事长曹辉透露,预计到2025年,其锂电产能将达150GWh。值得注意的是,瑞浦兰钧也预计能够在2025年实现盈利并产生经营现金流入。

瑞浦兰钧,如何突围?

招股书显示,大股东永青科技持有瑞浦兰钧约62.6%权益,包括约50.4%直接权益和通过温州景锂持有的约12.2%间接权益。而永青科技的背后是青山集团以及项光达。

青山集团经营全球最大的不锈钢及镍业务,市场中有“镍王”的称号,背靠青山集团是瑞浦兰钧与生俱来的优势。

由于业务相关,无论是瑞浦兰钧与青山集团的产品销售框架协议,还是瑞浦兰钧与永青科技签订的材料采购协议,瑞浦兰钧与青山集团的关联交易规模巨大。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瑞浦兰钧向青山集团及其关联方出售的电池产品的过往交易金额分别约为130万元、1530万元、8.6亿元以及8.33亿元。

此外,在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控股股东青山集团还是瑞浦兰钧五大客户之一,分别占总收入的5.9%及12.7%。这一比例的变化是瑞浦兰钧与永青科技、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之间的安排,瑞浦兰钧向永青科技供应电池组件,而永青科技再向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供应电池组件。

2023年,青山集团预计继续为瑞浦兰钧五大客户之一。

如今,这样一家锂电池独角兽,面临的是一个内卷程度已经起飞的市场。进入2023年以来,锂电池材料价格不断下跌,锂电池价格也不断回落,彭博曾预测,明年锂离子电池组均价将会继续下跌。

对于瑞浦兰钧来说,如今毛利率转正,但市场竞争强度会加大,价格战并不能让行业良性发展。瑞浦兰钧应该如何突围?

瑞浦兰钧在招股书中强调,“强大的研发实力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如今各大锂电厂商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比亚迪刀片电池,蜂巢能源的短刀,宁德时代的麒麟电池等,瑞浦兰钧也有自己的“问顶技术”。

“问顶电池”的创新之处在于缩短极耳长度,改变其与转接片的连接方式,采用一体化焊接技术,使得电芯内部结构实现了一体化的连接,把原有的顶部空间由15mm缩减到了8mm,使电芯内部空间利用率有效提升7%以上。该技术实现了高安全+长续航+低成本兼得,可应用于磷酸铁锂电池产品以及三元锂电池产品。

瑞浦兰钧以动力和储能产品双线发展,2022年,瑞浦兰钧储能电池装机量全球第三,动力电池装机量中国第十。在储能领域,瑞浦兰钧的优势更大一些。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

  •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4-04-23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