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亿,今年最大一笔募资

投中网 | 陶辉东 · 2024-02-05 18:50

全球各大资管巨头们都在投入重金进军基础设施投资。

2024年1月31日,KKR宣布其第二期亚太基础设施投资基金(KKR Asia Pacific Infrastructure Investors II SCSp)已完成最终交割,规模为64亿美元(约459亿元)。该基金获得了全球新老全球知名投资者的大力支持,包括公共和企业养老金、主权财富基金、保险公司、捐赠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等。

据悉,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只亚太区域基础设施投资基金。随着这只基金关闭,KKR继续巩固了自己作为亚太地区领先的基础设施投资机构的地位。2021年,KKR募集了其首只亚太基础设施投资基金,规模为39亿美元,当时也是亚太地区最大。

KKR亚太区联席主管兼亚太区基础设施业务主管大卫·鲁博夫表示,“基础设施是KKR全球和区域战略的关键支柱。我们很自豪能够在很短时间内建立并扩展亚太地区领先的投资平台。”

《金融时报》近日撰文认为,绿色能源、AI等技术和产业的升级,再加上地缘政治导致大企业专注于国内供应链,催生了大量新的基础设施需求。《经济学人》则写道:“全球经济正处于‘基础设施革命’的风口浪尖。”

最近一年,从黑石、CVC到贝莱德,全球各大资管巨头们都在投入重金进军基础设施投资。

经济不稳定时代的“稳定器”

基础设施投资业务是KKR近年来表现最为亮眼的明星业务板块。

KKR于2008年首次建立基础设施投资团队,目前这个团队人数已经超过90人,在亚太地区的悉尼、孟买、首尔、新加坡均设有办公室。截至2023年9月末,KKR基础设施业务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达到560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完成了80多项投资。

KKR的基础设施投资分布广泛,石油、光伏、交通运输、医疗、建筑、通信等均有布局,几乎是无所不包。在亚太地区是KKR重点布局的区域市场,有多笔重磅投资。2018年KKR投资了阿布扎比的ADNOC石油管道公司,阿布扎比98%的原油都通过这家公司的管道运输。

KKR也重视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2022年投资了智慧停车平台汇泊停车。

KKR合伙人布兰登·弗里曼近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础设施:潜在的经济减震器》的分析文章。他认为,全球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利率上升一直是金融市场不确定性的根源。而在经济面临较高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私人基础设施投资是一种相对稳定的投资类别。

布兰登·弗里曼引用历史数据显示,私人基础设施投资的波动性低于大多数其他资产类别,同时也产生了有吸引力的回报。在传统的“60/40投资组合”中,60%资金被配置为股权,40%资金配置债券。布兰登·弗里曼发现,如果将这一组合调整为50%股权、40%债券、10%私人基础设施投资,那么超额收益率几乎没有变化,波动性却可以大大下降。

7160091765637121.png

布兰登·弗里曼认为,与其他投资类别相比,基础设施投资有几大独特的优势。

首先,基础设施为整个社会提供基本服务(诸如电力、供水、数据中心或光纤到户网络等),是经济和社会的基石。无论经济状况如何,对这些基本服务的需求通常都保持相对稳定。

第二,基础设施通常有很高的进入壁垒,在一个区域内往往会形成垄断格局。这使得基础设施项目的现金流高度稳定,而不用担心频繁的市场竞争。

第三,基础设施项目的收入通常基于长期合同,有些合同可以长达数十年。因此基础设施项目的现金流具有高度可预测性。

因此,尽管当下全球PE行业投资活动低迷,但基础设施投资却异军突起分为活跃。包括KKR、黑石在内的PE巨头都不断有重磅投资落地。KKR的最近一个重磅投资是,1月17日,其以220亿欧元收购意大利电信的固定电话网络业务的交易正式获得意大利政府批准。

顶尖PE纷纷进军基础设施投资

基础设施投资已经成为全球顶尖PE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作为全球PE老大的黑石,进入基础设施投资领域相对较晚,但近年来也是奋起直追。黑石在2017年宣布进入基础设施投资领域,2018年时任黑石总裁托尼·詹姆斯表示黑石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将这一领域的管理规模做到400亿美元。但黑石只花一半时间就达成了这一目标——2023年末黑石的基础设施业务管理规模是410亿美元。

Blackstone基础设施业务首席执行官Sean Klimczak此前表示,黑石未来最看好的领域主要有四个,分别是能源、交通、水/废水处理和数字设施。

目前,黑石正在美国亚利桑那州运作一个超级大的基础设施项目。黑石计划斥资25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的沙漠里建造一个占地面积相当于60个足球场的超大数据中心,这是黑石历史上最重要的投资之一,也会是黑石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标杆项目。

在搞大动作的并不只有黑石。

加拿大PE巨头Brookfield在2023年底关闭了其第五期基础设施投资基金,该基金规模达28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封闭式基础设施投资基金。Brookfield基础设施部门首席投资官Sikander Rashid表示:“由于脱碳、数字化和去全球化的趋势即将到来,我们对未来两到三年的未来感到非常兴奋。”

过去没有涉足基础设施投资的PE巨头们,也在匆匆往这一领域赶来。

2023年9月,欧洲PE豪门CVC资本宣布将收购欧洲基础设施投资机构DIF。DIF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在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等地均有业务,资产管理规模达160亿欧元。CVC资本过去主要专注在私募股权和私募信贷,收购DIF是CVC资本进军基础设施投资的第一步。CVC主席兼联合创始人Rolly van Rappard评论这次收购表示:“鉴于基础设施的长期增长趋势及其与我们现有战略的相邻性,扩展到基础设施领域对我们来说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

1月16日,美国知名PE机构泛大西洋(General Atlantic)也被证实了收购专注于新兴市场基础设施投资的Actis。

甚至是过去主要做指数基金的贝莱德,也要大举跨界进入基础设施投资。1月初,贝莱德宣布了其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斥资125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纽约的基础设施投资机构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的管理规模约1000亿美元,目前正在募集一只200亿美元的新基金。这笔收购将让贝莱德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投资机构之一。

《金融时报》近日撰文认为,绿色能源、AI等技术和产业的升级,再加上地缘政治导致大企业专注于国内供应链,催生了大量新的基础设施需求。《经济学人》则写道:“全球经济正处于‘基础设施革命’的风口浪尖。”

继私募股权和不动产之后,基础设施有望成为另类投资的新一个主流投资类别。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4-03-02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