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R正式换帅!两位联席CEO身家超10亿美元

投中网 | 喜乐 · 2021-10-13 20:36

KKR成立45年里,最重要的人事变动。

这项举动被视为是KKR自1976年创立以来——也就是45年里,最重要的人事变动。

投中网消息,KKR官方宣布公司正式于10月11日换帅,48岁的Scott Nuttall和49岁的Joseph Bae成为公司的新任联席CEO;两位高龄创始人Kravis和Roberts则退居二线,作为执行联席继续参与公司的运营。

KKR更是高调表示,自四年前Bae和Nuttall正式成为Kravis和Roberts的两位高管以来,KKR的股票价值增长了两倍,其管理资产和可分配收益增长了一倍。周一上午,KKR的股价也随之上涨2%,到每股68.8美元。 

Nuttall和Bae的继任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早在四年前二人就被KKR和外界以掌门人继任者的身份看待。

不过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KKR这次正式换帅似乎也是一个美国家族企业如何正确选择接班人的模范案例,也是老牌金融机构迎来新一页篇章的缩影。

KKR,一部美国PE成长史

KKR的发家史实际上也是一部美国20世纪80年代的资本运作(杠杆收购)崛起史。

在书籍《门口的野蛮人2》中,书里有句话形容得十分到位,“KKR公司的合伙人恰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

Kravis和Roberts两位表兄弟作为战后婴儿潮那一代人,对资本的力量和杠杆的魅力都保持着相当的好胜心。还原到当时的美国经济市场,美国经济处于上行阶段,社会上下大力举债。 

可以这么说,KKR早期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也象征着华尔街自由市场的巅峰。

当然,现在的KKR早已不是当年“门口的野蛮人”。就像Kravis曾说的“那些用1美元杠杆换32美元的金融工程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自1976年以来,KKR已从纯粹的私募股权投资者发展成为一家多元化的全球投资公司。KKR通过多元化经营,管理多种另类资产类别,包括私募股权投资、信贷和房地产。 

而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机构,KKR也正在对中国释放越来越多的精力。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0年至2020年的10年内,KKR在中国的已投项目数量达34例,覆盖赛道包括消费、互联网、医疗、教育、农业等,累计投资超过40家公司,投资规模超过60亿美元。

根据福布斯的统计,Kravis和Roberts的身价分别约为91亿美元和87亿美元,跻身美国最富有的100人之列。

根据官网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KKR资管规模为4290亿美元,而上一财年公司资产组合持有的公司总共实现2440亿美元的营收。 

接班人的选择

对任何一家大型企业来说,选择合适的接班人向来是一个生死命题。他们必须考虑的是,至少接班人是否有能力守住创始人数十年的家业。

Bae和Nuttall的履历自然是意料之中的耀眼,从宏观角度来看,二人和两位创始人颇有相似之处:年纪不相上下,都于1996年就加入了KKR,分别都在著名华尔街金融机构(前者在高盛,后者在黑石)待过一两年,都是华尔街忠实的拥趸。

但如果光凭这几项,相信类似的华尔街精英在KKR内部遍地都是。问题是,为什么是Bae和Nuttall?

在2017年,Bae和Nuttall被提拔为联席总裁和联席首席运营长时,Roberts曾暗示过,“我们的业务和在世界各地的运作模式都十分复杂,需要两个人。”这句话奠定了KKR将会一直延续联席CEO模式的基础。

而在那一年的官方声明里,两位创始人提到了一些关键语句:“他们是我们最为成熟的两位业务领袖,有着管理大型团队的成功记录,都开拓了新的业务……”

的确如此。 

根据公开资料,Nuttall在KKR的上市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包括在2009年时将公司与一家在阿姆斯特丹上市的基金合并,继而于2010年在纽约完成上市。 

而Bae在KKR亚洲业务上向来突飞猛进,2005年派往香港后完成了首只KKR亚洲基金40亿美元基金的募集。 

两人的分工亦有所不同。 

Nuttall一直是华尔街分析师与高盛分析师季度财报电话会议的固定者,同时也负责KKR的资本市场、保险、信贷、对冲基金和筹资活动等。

Bae则被KKR称为是向亚洲扩张的“建筑师”,这位韩美交易撮合者还担任KKR全球私人股本业务的投资委员会成员,负责私募股权、基础设施、房地产和能源投资的部分。

曾经的“门口的野蛮人”也在这次换帅中公开表示将取消双重股权结构,普通股股东将能够就所有重大问题进行投票,包括董事会选举。而这些举措将通过KKR实体合并网络实现,后者将于2026年完成。

根据KKR的年度报告,自2017年以来,Nuttall和Bae都获得了超过1.2亿美元的薪酬(不包括股票奖励)。仅在2020年,他们就获得了近3600万美元的附带权益现金支付。

此次换帅后,据《福布斯》计算,Nuttall和Bae都已经是亿万富翁,Nuttall的财富估计为12亿美元,Bae的净资产为11亿美元。

在过去几年中,包括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 Inc.)在内的私募巨头都任命了新一代的年轻高管接替富有的创始人。很显然,10月11日的声明标志着KKR四年继任计划中的最后一环,也折射了私募行业中最重要的代际转换。 

如一位美国分析师所说的,这是他们目前正试图谨慎管理的事情,看起来并不意外。

有意思的是,这位分析师最后还透露了一条消息,KKR竞争对手的继任计划“显然遇到了一些困难”。

文章来源:投中网

作者: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