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自动驾驶老将章健勇将离职,近400人团队面临整合

36氪 | 李勤 · 2022-04-07 20:33

一场涉及近千人的团队重整

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蔚来自动驾驶老将章健勇,在蔚来度过7年职业生涯后,将于近期离职。章健勇是蔚来的自动驾驶助理副总裁,负责自动驾驶系统和集成落地,向蔚来董事长兼CEO李斌直接汇报。

章健勇自2015年加入蔚来,经历了蔚来自动驾驶研发体系从0到1的搭建,以及一代和二代自动驾驶平台交付。在此之前,章健勇任职上汽,参与了上汽自动驾驶开发工作。

消息人士透露,对于老将章健勇的离开,李斌也亲自主持了部门员工会,对章健勇在蔚来的付出表示感谢。而章健勇离开蔚来后,打算参与一个芯片项目创业,李斌也表达了明确的投资意向。

据36氪了解,章健勇治下的自动驾驶系统团队有将近400人的规模,其离开后,也将引发蔚来整个自动驾驶团队的重新整合。

蔚来的自动驾驶业务有四个团队,分别是硬件团队,由副总裁白剑负责,操作系统和数据安全团队,由副总裁王启研负责,以及任少卿负责的算法团队(AA),和章健勇负责的系统工程团队(AS)。这四个团队的负责人都直接向CEO李斌汇报。

章健勇离开后,蔚来似乎不打算继续保留自动驾驶系统负责人的岗位,而是将其负责的业务打散,整合进其他自动驾驶业务线。

消息人士告诉36氪,章健勇的自动驾驶系统团队内部名称是AS,包括了系统集成、摄像头等传感器开发、自动驾驶车队运营、仿真平台、算法等业务,初步的整合方案是“传感器和底层软件等硬件相关业务会进入白博(硬件副总裁白剑)的团队,运营业务暂时独立,其余业务都会整合进AA团队(自动驾驶算法)。”

但蔚来自动驾驶算法团队同样庞大。消息人士透露,算法团队也有超400人的规模,加上硬件团队,这将是一场涉及近千人的业务整合。而目前蔚来给出的一些整合方式,也在内部引发争议。

例如,自动驾驶系统团队合并进自动驾驶算法团队后,不少人面临降级。“AS的L2(蔚来内部职级,对应总监)过去,要向AA的L2汇报。”上述知情人士告诉36氪,“有些人会觉得憋屈。”据透露,已经有蔚来自动驾驶员工发出了farewell(离职前对同事的感谢信)。

就上述信息,36氪向蔚来进行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蔚来2014年成立至今,自动驾驶业务调整不断,其最早面临的选择是自研,还是和博世等供应商合作开发。确定自研路线之后,蔚来将研发重心设在北美,但到了2019年,因难以承受资源投入之重,蔚来开始收缩北美团队,将研发重心收回国内。2020年,蔚来业务面好转,获得大量资本输血,开始转向全面自研,涉及算法、硬件、芯片以及操作系统等等。

蔚来自动驾驶团队历次更迭,台前人物不断轮换,章健勇更多时间都在幕后。2016年,蔚来从苹果泰坦项目招募Jamie Carlson担任自动驾驶副总裁,坐镇硅谷,2020年,Jamie Carlson离开,回归苹果。而接棒Jamie Carlson这个角色的则是前Momenta的算法负责人任少卿。

任少卿加入蔚来后,在北京中关村搭建算法团队,和上海的章健勇分别负责自动驾驶算法(AA)和自动驾驶系统(AS)业务。此后,小米澎湃芯片总经理白剑加入蔚来,成立硬件团队,蔚来的自动驾驶业务进一步模块化。

这种以业务属性划分的小单元作战方式,是李斌从2018年底开始推行的管理策略。在此之前,蔚来北美分公司谋求独立上市,携资源自重,导致蔚来中美两地团队沟通不畅,自动驾驶和座舱功能交付进度受阻。此后,李斌开始逐步打散大的研发集群,推行更扁平化的组织架构。例如,2020年,电动力高级副总裁黄晨东离职后,其下辖业务就一分为三,分别进入整车、电机、电池等不同研发业务线。而2021年,采购高级副总裁钟万里离任后,其业务同样被拆分。

有蔚来员工告诉36氪,虽然章健勇的团队分工是系统工程,但因为经历了蔚来自动驾驶业务的各个时期,其团队业务实际上比较复杂,不光做系统集成,还有项目、运营、摄像头等传感器的硬件研发、算法等等,以及2021年从英伟达招募技术大牛Steve谢来负责仿真业务。

“光AS团队就有快10个L2(蔚来内部职级,对应总监)。”消息人士告诉36氪,而每一个L2就负责一个小业务组。

这就意味着,蔚来在梳理架构,推行模块化作战方式时,章健勇“杂而全”的团队难免受到冲击。有蔚来人士透露,2021年,主阵地在北京的算法团队,开始快速扩张,与上海的系统团队就发生了资源冲突。参加过蔚来自动驾驶招聘的人员告诉36氪,“同时面了上海和北京的团队,岗位都是一样的。”

到去年下半年,不少AS团队员工明显感到业务被挤压,即选择离开,加入同城的极氪汽车等造车公司。

而在当时,就有章健勇离开蔚来的消息传出,但李斌很快出面否认。消息人士透露,今年3月末,蔚来轿跑ET7和自动驾驶系统NAD顺利交付之后,不少投资人开始接触章健勇,这再次促成了后者离开。

有蔚来员工向36氪表示,站在全局的角度,章健勇离开,AS、AA以及硬件等团队进行重整,“不见得是坏事,用一个团队来主导自动驾驶研发,肯定是效率最高的。”

自动驾驶已经被新造车行业视为核心竞争力,小鹏汽车依靠在自动驾驶和数字座舱领域的持续投入,支撑其树立起科技形象,主力车型P7今年3月的销量突破9000辆。

理想汽车和蔚来在资本市场获得充裕资金后,也都开始投入自动驾驶自研。理想汽车从2021年初确立自研方向,如今已经交付高速领航功能NOA,追上小鹏汽车同类功能NGP。而在今年,理想汽车又开始宣讲其自研AEB(前向紧急制动)功能。

一向在新技术领域抢跑的蔚来,也在去年初,推出了二代自动驾驶平台NAD,这在蔚来内部被称作“自动驾驶的航空母舰”,搭载4块英伟达Orin芯片,算力达到1016TOPS,同时配备等效500线激光雷达、800万像素摄像头等硬件。

而为了追赶自动驾驶研发进度,李斌亲自带队4个自动驾驶研发业务VP,“一周有一半时间都花在研发上”。

自动驾驶领域快节奏的比拼,不光引发了高价抢人大战,也对团队架构和效率提出挑战。小鹏汽车就在去年中,对自动驾驶团队进行了重新梳理,国内的自动驾驶系统总监肖志光因此离任,产品总监黄鑫也在同时期离职,不久后加入蔚来。

今年初,承接理想汽车智能化研发重任的CTO王凯也宣告离职,总工程师马东辉总揽理想汽车研发大权。

作为汽车行业一个新的研发体系,自动驾驶在车企的角色应该如何定位,组织架构如何搭建才能效率最优?这估计会成为造车公司掌舵人长期思考的话题,而相应的团队迭代和调整显然也不会间断。

文章来源:36氪

作者:李勤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4-03-02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4-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