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经济」迈出关键一步,风口即将到来

极客公园 | 陈晨 · 2022-11-24 21:00

「要想富,先修路」,打造一个低空「交通系统」。

人类对天空的想象是无止境的,这可能是天文学爱好者的诗意表白,但对近十年的创业者来说,它更是一片待开发的「富矿」。

以 SpaceX 为代表的航天公司,让冷战后沉寂已久的「卡门线」再次热闹起来——从卫星星座到载人火箭,离地 100 千米的高空,成为创业者和冒险者的新乐园。

有上就有下,其实哪怕离地只有 30 米的空中,其实同样在酝酿一个「新经济层」。

从 低空载人的飞行汽车(eVTOL),到美团、顺丰等公司使用无人机对低空物流的探索,创业者们正在逐步搭建起一个「低空经济圈」。

11 月 22 日,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研究院(International Digital Economy Academy, 简称「IDEA 研究院」)主办的 2022 IDEA 大会上,创院理事长沈向洋发布了《低空经济发展白皮书——深圳方案》,他称「低空经济」是「激动人心的项目」。IDEA 更是希望通过一套低空系统,将这个「低空公路」打造成可计算、可运营的经济资源。

「低空经济」,正在逐步走入现实。

从自然资源到经济资源

2021 年 2 月,「低空经济」这一概念首次被写入《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简单来说,低空经济是一种组合型的经济形态,核心是飞行器和各种产业形态的融合,比如无人机+配送、直升机+跳伞。

低空领域的老牌飞行器首先是直升机。

2020 年,中国民航局和深圳市政府,将东部通航认定为中国低空改革试点单位,批发 001 号直升机跨境飞行许可,这是直升机在民用领域的一次尝试。

东部通航的主营业务之一是低空商务飞行,他们提供深圳宝安机场、珠海九洲机场、广州白云机场到深圳市内,以及粤港澳大湾区旅游景区、写字楼停机坪等地的私人订制飞行。乘客搭乘直升机之后,可以将原本长达一小时的路程,缩短至一刻钟。

最近国内以跳伞为代表的低空运动消费持续升温,光是跳伞基底相关企业就有 1100 多家,每年的跳伞人数也达到了 9 万人次。东部通航董事长赵麒介绍说他们也有城市跳伞的项目,除了商务出行之外,直升机还有很多应用场景,比如空中游览、应急救援。

无人机更是低空时代新的宠儿。顺丰和美团都是国内无人物流的重要参与者,他们在多年的实践中,摸索出了低空经济的更多样态。

丰翼科技脱胎于顺丰这家第三方物流企业,他们的定位更像是快递服务在低空的立体延展,立足于全场景,如今距离顺丰开始做无人机刚好十年。

丰翼的业务范围相对来说比较广泛,董事长冯黎说,主要业务有沿海海岛的商业飞行、帮助顺丰快递拉直线路,还有西部偏远县城的物流配送。

疫情期间,丰翼还发展了一项运送检测样本的业务,主要服务的地区是偏远的乡镇、村级检测点。

顺丰无人机用于医疗冷链运输,来源:顺丰科技官网

美团提供城市内的无人机配送,2017 年,美团配送突破一天 1000 万单的大关,与此同时面临的问题是运力不足,配送时间长,效率不高。也是在那一年,他们开始做无人机的外卖配送。

去年,美团在深圳·星河 WORLD 展开常态化运营。美团无人机业务部负责人毛一年介绍,中午一两个小时内,星河 WORLD 集中发出 200-300 单,无人机配送到周围四五个收餐点。

截止至今年 9 月,顺丰已在深圳累计获批 66 条航线,今年上半年,顺丰无人机在深圳物流配送飞行就超 2 万架次。据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提供的数据,美团无人机已开通 11 条城市场景常态化试运行航线,完成超 7 万单真实订单。无人机在低空领域的商业价值,已经初步得到了展现。

低空的打开相对于现有运输系统而言,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功能替代,而是能带来效率升级、体验升级。

丰翼的样本送检和美团的外卖配送业务,他们切中的场景共性是时效要求高、飞行频次高,无人机的使用能提高配送效率,以及提升用户的体验;商务飞行、城市观光等服务,则释放了更多的需求,打开新的市场。

「推开窗户,我们窗外的这片低空就是最近的无人区」,沈向洋说。在 IDEA 看来,低空可以成为新型商业和社会价值生产要素,成长成具有「超万亿级产业规模」的经济资源。

低空经济的「数字基座」

「1.0 是可以商业化,我们现在是 0.5,离真正的商业化还差一点点。」毛一年给了得出这个判断的原因,其中重要的一条是缺乏数字化基础设施。

赵麒也表达了同样的困扰,他介绍,东部通航目前建设和管理了三十多个直升机机场,拥有三十多架直升机。但是直升机运行的成本高,「没有数字化赋能,规模上不来。」

在低空经济发展的早期,美团、顺丰这些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基础设施都要自己搭建。

在一些比较成熟的领域,比如汽车行业,车厂只需要设计制造汽车,不需要操心修路、导航、交通规则这些问题。然而对低空物流企业来说,不仅是产品的研发,为了让无人机运行起来,他们还需要对区域地形建模做航线规划,深入到一个个地方去做起降点,搭建无人机的运营系统。

以顺丰的无人机业务为例,他们需要深入到偏远的乡镇,曾经他们还做过送松茸的业务,深入四川凉山。为了提高无人机飞行的稳定性,保证安全,他们需要自己去线路沿途扎信号发射器,给飞机和管理系统提供精准的数据。冯黎介绍说,团队只有几百人,规模不大,「我们研发的工程师们,有时候也得扛着一台信号发射器去架起来,这就是现实。」

而且,以公司、以项目为单位的基础设施搭建,还会遇到复用率低、ROI 小的问题。比如当时顺丰、京东等企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做了一些试点项目,为了让项目运营起来,他们做了很多投入,比如搭建团队建设基地,然而项目终止后,之前的投入也难以回收。

按理来说,之前搭建的基础设施,可以在其他有需要的项目中发挥作用。但是如果有其他公司想重新使用这套设施和体系,又会碰到如何为另一家公司的花费的精力、资源付费的问题。

毛一年曾经告诉极客公园,无人机配送是个系统性工程。为了让无人机配送运行起来,他们自己解决了城市内定位导航的技术难点,搭建了「空中交通」的实时监测和调度系统,把无人机系统接入到美团外卖系统中去。如此大体量的工作也导致了,只有大企业才有资源、有魄力去入局低空物流。

「企业又修路又造车,可能导致把空域给瓜分了」,IDEA 低空项目负责人李世鹏说,「空域是一个公共设施,需要由政府来主导建设。」

截止至 2021 年底,全国通用航空相关企业超过 9000 家,无人机相关企业超过 50000 家。越来越多的参与者也意味着,低空会有不同类型的飞行器、数个量级跃增的飞行密度、起降架次。

美团曾经向极客公园分享了一个故事,在美团的常态化运营区星河 WORLD 边上,是顺丰的五和物流中转站。有一次,美团无人机团队的成员发现两边的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靠的太近,于是打电话找到顺丰运营的负责人。最后双方找了一个咖啡馆共享各自的航线,避免飞行过程中的相互干扰。

为了让数量众多、来自不同公司、不同系统的无人机共同运行,也急需一个统一的数字化指挥调度平台,让低空参与者们能够便捷、安全开展各自的业务。

IDEA 智能融合低空系统 SILAS,来源:IDEA 研究院

而且不只是技术层面上的考量,让飞行器能够飞起来这件事儿,还得得到一众部门的支持和通过。「民航、交通局、工信、发改、公安、消防,还有城管、居委会,我们都打过交道了」,毛一年说。

面对低空飞行,中央和地方监管部门都没有成熟的经验,相关政策和规则也不一样。很多时候在信息和认知不足的情况下,监管单位为了保证安全,更偏向于谨慎的决策。十几个部门只要有一个部门说「No」,这件事情就很难推进下去。

李世鹏认为,这件事情的症结在于,我们需要为政府和监管部门提供可见的数据,让他们基于数据做出决策。IDEA 正在研发的智能融合低空系统 SILAS,正是为了提供连接各个参与方的可见可感、可被管理、可被计算的数字系统,协助监管部门精准管控。

技术的进步、产业链的支撑、政府的支持还有人才的培养,这些都为低空经济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建造一个低空数字系统,必然是一项需要政府、企业共同参与的大工程,但 IDEA、美团、顺丰丰翼、东部通航,还有很多在创新创造道路上没有停歇的人,正在深圳这块创新的试点上,说「开始」、「从我开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

作者:陈晨

编辑:靖宇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

  • 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协会
  • 苏州
  • 2022-11-26

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

  • 香港投资推广署
  • 香港
  • 2022-11-26